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八十九章

第八十九章

    晴空满是疑惑的眼神让凌冽有些受伤,在她眼里,他就如此不可信?

    不过,那一抹受伤只是一闪而过,他已经惯于隐藏自己的情绪和情感,更何况是她,他不想让她看出自己心思。

    “只是奖杯……”淡淡的他又补充了一句,晴空虽然疑惑,不过还是把奖杯拿了出来并递了过去:“喏,你要,就拿去吧。”

    反正家里的奖杯都已经多到摆不下,少一个也是无所谓的。

    凌冽反而意外了,这么简单的就给他了?

    “你……可以不留着纪念?”话一出口他就有些后悔,本就是问她要的,如果她再要回去,只怕就有些麻烦了。

    原本,也就是逗她,谁知道她竟然这么容易答应,顿时让他有些无措,又有些无趣。

    “恩,这个无所谓的,反正也不是大比赛,就是比着玩玩儿的。”晴空倒是完全无所谓,反正奖杯都是镀金或是镀金,倒是没有一点儿价值。而她原本就是无聊才来参加比赛的,虽然也有累积实力和经验的原因,但是别人生日都开口了,她哪有小气不给的道理?

    晴空没有看见,凌冽那突然一脸的黑线。

    比着玩玩儿的……所以毫不在乎的奖杯可以给他?

    这丫头……真是让他哭笑不得,又欢喜又是恨呐!

    很快就到了一家西餐厅,晴空跟在凌冽的身后走了进去,餐厅里灯光琉璃温馨,还有小提琴声低低的传来,晴空不由自主的望去,看见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正在陶醉的拉着为了一旁的一对儿情侣表演。

    晴空蹙了蹙眉,她虽然没有那个女人的年纪大,但是她却听得出来,好几个调子都没有对,而且指法错误!但那是别人的工作,她不过是个消费者,当然也只是在心里挑剔一下,面上并无什么表情的只跟着凌冽到了似乎是提前预定的位置坐下。

    “喜欢吃什么?”凌冽抬头唤醒又莫名走神的晴空,暗笑,这丫头还真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坐在他对面却轻易走神的女生……她可是第一个!

    “哦……牛排就好了。”晴空不怎么挑食,所以点了一个主食便让凌冽自己做主。

    凌冽点好了餐,发现晴空又在盯着刚刚走神的地方,于是自己也抬头望去,这一看,凌冽便笑了。

    “你真的很喜欢小提琴?”这丫头从一进来便一直盯着那个拉小提琴的女人,还说什么随便比比,要是不喜欢,怎会去比赛。他竟然险些就着了她的道……

    晴空恍然,抬头才发现,她竟然又认真的去挑别人的错处了……真是强迫症,是病啊,她一定得治疗。

    “倒不是因为喜欢才看的……”努力的将自己的头转了过来,捧着水杯强空才喃喃的道,“她拉的太差了……让我忍不住的总去想纠正一下……毛病,毛病,呵呵……”倒不是自傲,觉得自己有多厉害,这是自小爸爸亲自教导出来的毛病,不能有一丝错误,哪怕不拉。

    低头的晴空没有发现凌冽的表情已经在听了她的话之后那多番的变化,想哭想笑却又无奈,这丫头……总是那么特别。

    很快美食便都上桌了,晴空早已经是饥肠辘辘,所以也没什么客气的便拿起刀叉吃了起来,反正在凌蛋蛋面前也不需要维持什么形象,大抵是因为不怎么在乎吧,所以也没有注意对方在她拿到差的时候是拿起了红酒酒瓶。

    听到声音晴空才抬头发现凌冽竟然在给她倒酒,晴空立即阻止道:“我不喝……”她还是未成年,好么。

    凌冽手下的动作一顿,只睨了她一眼便淡淡道:“今天我生日。”

    晴空声音一顿,想着,生日又怎样?奖杯也要了,要陪吃饭也来了,怎么就还要陪喝酒呢!

    “不行!”晴空想了一下捂住自己被子口便十分严肃又正经的道:“我是未成年,不能喝酒就是不能喝酒,你要我陪你吃饭可以,但是你也要尊重我。”

    凌冽原本就是想逗逗她,谁曾想她竟然把未成年都搬了出来,他哪里会真的害她,于是挑了挑眉便真的作罢了。

    “也好。要喝什么饮料?”他也不生气,反而带着一丝微笑看她。

    但是这微笑太熟悉了,熟悉的让晴空莫名一个寒颤便想起他多年以来对自己的虐杀……

    “额……如果你真的要喝酒,我可以抿一口……”她觉得自己刚刚太冲动了,惹怒了他,没有好果子吃的,还是自己。谁让她竟然真的跑来陪他吃饭,这不是自找虐么!

    凌冽一笑,举起酒杯,晴空刚刚的坚持立即就给抛开了,同凌冽一起举杯,然后说了句‘生日快乐’便仰头干了。

    凌冽的眸底闪过一抹惊讶,然后从她的脸上找到了‘悻然’的神色,终于明了,笑了笑,自己也干了。

    自然,没有再给她倒第二杯,明天是周日,她应该是要去学校补课的,他可没忘记这丫头已经高三了。

    “给我拉个小提琴,好么?”凌冽突然又提议,打断了正在奋力解决最后几块牛排的晴空。

    晴空一怔,抬头看凌冽,虽然有些迟疑,不过还是呐呐的道:“生日礼物不是送过了么……”

    “餐后甜品。”凌冽一笑,只是想看她为自己一人独奏,也想让这丫头出点儿风头,刚刚不是看那职业小提琴手哪里都是毛病么?他并不了解小提琴,但是却想知道差别究竟有多大。

    “我可以拒绝么……”晴空并不想在这里给人拉琴,再者,他丫的究竟把自己看得多重要?她才不原因,嘤嘤。

    “你觉得,你可以么?”凌冽眯了眯眼睛,再次微笑。

    晴空立即站了起来,几乎是条件反射的便朝那服务台走去。

    “你去哪儿?”凌冽立即半起身抓住她的手腕,要是她突然逃跑,那就不好玩了。

    晴空气馁的扭头看他:“大少爷,我小提琴在你车里,我去借个,行不?”

    凌冽笑着放手,看着晴空的背影摸着自己的下巴一脸微笑,总算知道……这个丫头原来真的害怕自己啊……难道他小时候就真的给她留下了那么多的阴影?

    晴空倒并不是真的怕了那凌冽,只是不想再落入他的魔爪而已,再者便是,今天是他生日嘛,而自己竟然是他唯一陪着吃饭的人,心里以为凌叔叔和念阿姨都是太忙了所以没有空陪他,而他刚回国或许也没有朋友,所以心里就善良了一下,还有便是……真的想要让那个以为在这里有了生存之道便不好好拉小提琴的女人听听!

    从经理那里借来小提琴,晴空今天正好穿的是比赛的礼服,所以拉起小提琴颇有架势。

    缓然的走到凌冽和自己的餐桌边,晴空也不作它想,提起琴弦便闭目认真的拉了起来……虽然她很藐视某些选手的实力,但是每次只要一拉琴,她就会全身心的投入,用自己百分之百的诚心和热情,妈妈说,那是遗传自爸爸,爸爸年少的时候,也拿过琴,只是爸爸没有自己这么幸运,家里并没有人也没有任何条件允许爸爸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所以,她的梦想叠加,总是更加的努力。

    一曲《卡农》毕了,晴空睁眸,发现凌冽竟然一直在盯着自己,而且十分的入神……她拉的还是不错的,所以他会走神,她毫不意外,只是一笑便转身准备将琴还回去,却丝毫没发现,不只是凌冽,整个餐厅的人此刻都在听着她,然后她脚步一迈,如雷鸣般得掌声便扑了过来,瞬间将她淹没。

    这是晴空在家和比赛之外的第一次拉琴,没想到竟然获得如此多和热烈的掌声,而她也愣住了,没想到……竟然又是另一番心情,不是作为比赛,也不是在家里自己练习,而是在外面,被陌生人的认可。

    晴空有些不好意思了,将琴还了之后,却没料想那经理竟然拉着她热切的问她愿不愿意来餐厅工作,他愿意以高薪聘请……然后凌冽就走了过来将她拉了出去。

    回到车里,晴空那砰砰直跳的心才平缓了一些。

    而凌冽一直未言一语,直到将她送回家,车子停在他们别墅的门外,他才扭头看她。

    他虽然不懂小提琴,却在刚刚那一瞬间看到她最美的光彩,也在那瞬间直到,这丫头并不是在给自己一人独奏,她是闭着眼睛自己在那里享受……而且,还被所有人给欣赏了。

    他知道,她拉的很完美。

    但是她全程都没有和他对视一眼,所以才让他心情极为复杂。

    她不小了……十七了,这些年他一直心心念念想让她快些长大,可是这一刻却又觉得她十分的陌生,不再是小时候他所认识的那个可以任由他欺负然后看着她哭自己心情就会很好的小丫头了,可是却又觉得,她真的成长的十分美好……浑身所散发的光彩,在那一首曲子里几乎将他所有的目光夺走。

    真是,极为恐怖的一件事。

    “哦,我到家了。”晴空没有注意凌冽那千百个变化的心境,自己转身便推门准备下车,这晚上没有回去,不知道爸爸妈妈还有小舅担心没?

    不过,他们都没打电话过来,应该是不担心的吧。

    晴空安慰了自己,下了车说了声拜拜便准备进门,也不邀请凌冽。

    凌冽有些无奈,却快步冲了上去,一把抓住晴空,并将她拖到一旁去,地叹了一口气,问她:“就这么走了?”

    “欸……?”晴空愣了一下,不然……呢?

    “是不是该好好的说个再见?”那么敷衍,看来他真的需要狠下一番功夫才能将她视线调落到自己身上才是。

    “那……再见?”晴空真不明白,这个凌恶魔今天是转性了么?还是因为是他的生日,所以才整个人看起来和往常不太一样?

    “……恩。”凌冽虽然口上应着,却并没有立即放开晴空,而是依旧用淡淡的目光瞅着她,丑的晴空心里都有些慌了。

    “那个……我、我还要回家……”

    “过些天我再约你,出来。”凌冽终于放开了晴空,并退了小半步,在路灯的阴影下看着她洁白的小脸。

    晴空眨着眼睛,心里想,可以不么?约她出来?她心里慌慌的,立即摇头。

    “不许拒绝。”凌冽突然一笑,伸手摸了摸晴空的脑袋,也不给她继续拒绝的话出口便转身上了车然后扬长而去。

    晴空抱着自己的小提琴半响才诺诺的低声嘀咕道:“这人是蛇精病犯了么……我和他有那么熟?”还约她出来,不许拒绝?难不成下一次才是重新恶整她的开始?

    晴空一阵恶寒的摇了摇头,转身推门进了自己别墅的大门。

    “妈妈,我回来了。”一进门晴空便看见坐在沙发里的妈妈,正在看文件,看来爸爸还没下班回来呢,不然妈妈才不会在客厅里坐着。

    “你小舅呢?”薄荷抬头看向晴空空荡荡的背后,没问晴空怎么回来这么晚,却问了晴空也不晓得的问题。

    “小舅?”晴空回头,小舅难道还没回来?

    妈妈薄荷随即才解释道:“打你电话你关机,所以你小舅担心你,非得去门口等着,怎么,你没看见他?”

    “门口?大门口?”晴空这才从包包里逃出自己的手机来,一看竟然是没点关机了,她还以为……晴空心里一阵内疚,又想到刚刚凌冽和自己在门口说话但是也没有看见小舅,小舅不在门口去哪儿了?

    “妈妈我去找找。”晴空立即放下小提琴转身便又出去了。

    “拿着电筒。”薄荷起身,将电筒递给晴空,然后才问了她句:“是没电关机了?”

    晴空老实的点头:“恩,没电了。不过阿诺呢?”阿诺怎么没有陪着小舅?

    “他和你爸爸在一起,快去找吧。”薄荷看向外面,晴空也不再犹豫立即转身便跑了出去,手里拿着手电筒。

    也丝毫不怀疑妈妈为什么不跟着自己一起去找,她知道,妈妈是想让自己照顾舅舅,她要照顾舅舅,余生都要照顾,接替妈妈曾经所做的一切,所以妈妈只是看着,因为找小舅,只是自己一人的责任而已。

    “小舅?”晴空在花园里盯了两分钟又跑出大门,刚出门便看见一个高高身影正从远处走来,不正是小舅白一羽吗?

    晴空松了口气,立即跑上前去,站在白一羽面前有些着急的问:“小舅你去哪儿了?你不是在门口等我么?怎么不见了呢?”她还以为他迷路了……整颗心现在都还着急的乱跳。

    白一羽这才将手里的东西拖出来,在路灯的灯光下显现出来一直纯白色的小狗,正可怜兮兮的趴在小舅的大手里。

    晴空疑惑的抬头,只见白一羽露出一丝微笑道:“我看见了它,去追它了,他好像迷路了,我们把它带回去好不好,苗苗?”

    晴空这才注意小舅是披了一身叶子和青草甚至还有几瓣碎花的,看来为了追小东西他吃了不少苦头,所以他真的只是着急的去追小狗了?

    看着他的笑,晴空不忍拒绝,也伸手去摸了摸那毛茸茸的小东西,出乎意料的柔软和舒服,而且小狗好讨好舔了舔她的手指,晴空笑着终是点了点头,并笑眯眯的双手摸着那小东西道:“我们养了吧,叫它什么好呢?”

    “圆圆。”白一羽立即急急的道,像是早已经想好了似地。

    “圆圆?”晴空一愣,虽然是个好名字,但是……“为什么?你什么时候相好的?”

    “圆圆,眼睛圆圆。”小舅指了指小东西的眼睛,晴空讶然的低头看去,惊讶的咦道:“果然呢……”

    后来才知道,这小东西竟是一只吉娃娃,被人丢弃在山上,也没有人来找过,后来就真的让晴空和白一羽一只养着成了湛家重要的一员。

    晴空也没再问白一羽刚刚去了哪儿,此刻热衷的抱着小狗和白一羽慢悠悠的回家,白一羽跟在晴空的后面,看着晴空的后脑勺他暗暗的松了口气。

    这辈子……第一次撒谎,虽然很不安,但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问出口。

    心里有些难受……因为刚刚那一幕,所以他躲在暗处并没有出来。

    然后,晴空进了屋,他则刚好看见一只小狗躲在草丛里,于是轻步的走了过去,正要将那小狗抱起来小狗却跑了,于是他追,等追到正准备回来就看见晴空气喘吁吁的出了大门,看见他,然后大步的跑了过来。

    他没有提刚刚所看见的,她也没有问……他却还是觉得自己撒谎了。

    对苗苗,他从不撒谎。

    但是他却无法问,为什么他等了两个小时,腿都麻了,只不过到旁边的树丛里想给她摘一束花,却看见她下车,正要站起来的他又看见另一个男生从车里出来,然后……他就看见他们拉手了。

    白一羽不懂心里那一刻的慌乱是怎么回事,只是看见那男人将小苗苗拉到旁边的墙下,两个人似乎靠的很近,说话的声音也很低,他整个世界突然变得苍白和无力起来,心里像是有一个小人儿正拿着锤子在击打着他的心脏,很疼,很闷,又很慌乱。

    白一羽不懂那是怎样的感情,但他却选择了假装没看见,没看见……就是没有发生过,这是他认为的最简单的遗忘方法。

    只是,噩梦骗不了自己,那天晚上,他再次梦见了那个扰乱他心绪的场景……(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