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八十八章

第八十八章

    虽然他说话还是那样轻慢,可是这一刻苗苗听着却是无比的安心。

    这说明,小舅是真的好多了,他从不撒谎。

    “可是你待会儿……能当伴郎吗?”苗苗还是有些忧心,毕竟好多了,可不是痊愈的意思。

    新娘桐儿也望了过来,眼底也是担忧,她虽然没有苗苗那样紧张小舅,但是对小舅的感情也是非常的深的,她和白一羽从小一起长大,也颇为照顾这个小舅,和这个小舅一样,同样不是这个家族里血缘关系的亲人,却比真正的亲人之间的感情还要深厚。

    “小舅,要不我再找个人来替你,好么?如果真的不适,不要勉强。”虽然桐儿想要亲厚的人陪着出嫁,但前提却是亲厚的家人身体都无恙,她不能在自己的幸福基础上伤害亲人。

    “可是这个时候……还能找谁?”问话的是夏幽幽,她说的却是实话,半响揪着眉道:“五越和你家男人话都没说过两句……”这样并不是熟的人来当伴郎并不妥当,而其余的男人几乎都是结了婚的,包括庄毅甚至……少主。

    “有个人……”苗苗虽然不太愿意却突然打断道,“那个……凌家的……”心里叹了口气,要不是担心小舅的身体,她才不会愿意和那个恶魔一起做伴郎伴娘呢。

    “凌冽么?”桐儿随即想起来,那个凌冽虽然才二十一,但是却是个不错的人选,而且这两年阿笙和凌家也有了生意来往,最重要的是,爸爸妈妈和凌家叔叔阿姨关系不错。

    “要不我出去找你母亲问问……”夏幽幽作为桐儿的闺蜜却不能当伴娘已经很是内疚了,所以当即便主动了起来,想着总能做一些事。

    就在大家想好了出路事,那个原本让大家无比担忧的正主却突然发声道:“我……可以……”

    桐儿和晴空皆是一怔,就连夏幽幽都顿住了脚步只向他望来。

    沙发里坐着的人缓然起身,他很高,这个家族只怕他如今是最高的,一米九六,这些年竟然长到了这样让一般人都要仰着头的身高,就连苗苗着一米七四再穿着高跟鞋的人都直到他的下颚。

    原本,他这样高的人,又长得瘦一定会像竹竿一样,身材并不见得好看。

    但偏偏因为他从小就勤于锻炼身体又习有武术,所以他的身材即不十分健壮庞大又不是十分瘦弱,反而男人该有的宽厚结实都有,苗苗甚至知道,她的小舅竟有六块腹肌呢……只是肌肉并不吓人,而是十分的好看,就像那塑像:大卫。

    白一羽不仅高,还长得十分好看,虽然整个人总是十分的安静,但只要他坐在那里便是一幅画,一副净白的山水画……不是浓艳的油画,只是一幅山水画,却能让人联想那山水间的辽阔和秀美。

    “小舅,你别逞强哦。”虽然提前有排练,也不怕他出错,但是晴空就是不放心,所以反握住他的手仔细的问。

    白一羽却是十分稳重的点头并认真的缓缓道:“我想看着桐儿结婚,看着她幸福。”

    晴空傻了,小舅这么的有主见……她实在不好拂逆他的意思啊。

    桐儿是一脸的感动,倒是夏幽幽一声笑了出来,并转身又回到桐儿的身边并淡淡笑道:“看来是我多管闲事了,你这个小舅倒是真心实意的想看你幸福的。”

    桐儿也不疑有他的看着小舅,这个男子,总是将最真挚的感情交付给他所有在乎的人。

    *

    婚礼开始的那一刻,桐儿还是无比紧张了。

    虽然,恋爱这几年,他们早已经由最初的激情到如今的温暖如水,爱情也沉淀了下来,彼此间已经无比的信任,无比的深爱,相信着谁也不会离谁而去……相信着彼此的生命只会有彼此,可是,她却还是紧张了。

    她始终有些无法相信,年少时的爱恋,竟然能伴随一生,更无法相信,那个自己喜欢着的人,如今也这般的喜欢着自己……

    挽着父亲一步步的走向那白色身影,桐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是新娘,是他的新娘,带着他的骨血,正在一步步的走向他。

    真好……不是别人,是他。

    难以言喻的温暖和幸福陇上心头,她从来都不怎么会表达自己的感情,就连当初表白……也是磕磕绊绊,似乎都是他先主动,而她总是那么被动,这些年,他所做的,她所拥有的,她何曾不明白?

    对她的维护,对她的保护……似乎他的喜欢越来越多,而她却更多的去接受。

    桐儿有时候心疼,他却说,这样很好,他很幸福。

    能付出,也是一种幸福,更何况,他的付出她是有接受的。

    “以后,我就将她交给你了,你不能让她为你掉一滴眼泪……”父亲湛一凡是个沉默寡言的男人,但却也是个深情似海的男人,他对母亲,就如同阿笙如今对自己。

    桐儿突然想哭,是这个男人,是他们给了自己一个新的家,而如今她才能拥有阿笙,拥有这么多幸福,她的人生,竟然是如此的幸运。

    “爸爸……”桐儿带了一丝哭腔,湛一凡却大手拍了拍她的手,然后将她交给了阿笙。

    阿笙低头,看她微笑:“今天,不能哭。”

    于是桐儿憋着泪,生生的挤出微笑。

    宣誓,神圣的宣誓。

    他们都是以彼此最真诚的心来宣告,他们愿意。

    下面坐着许多人,亲朋好友们,也有生意上来往的。

    可此刻,心里最复杂的,当属上官瑾瑜。

    当初怎样也无法想象,终有一日他会看着她出嫁,看着她幸福……而如今,虽然心里失落万分,却没有什么不甘了。知道她的心,知道她的感情,而他早已经在当年逐步的丧失了还能拥有她的资格……

    “我愿意。”

    “我愿意。”

    全场都是低低的微笑,包括台下捧着戒指的晴空。

    “小舅,我把戒指端上去就好了,你一会儿就陪着喝几杯酒,知道了吗?”晴空知道交换戒指的环节要来了,立即仰头低声的对一旁的男子道。

    白一羽点了点头,很是听晴空的话。

    两个人默契的交流自然也落在旁人的眼里,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今天的主角身上,唯有一人,从头到尾的视线都是落在一旁那小伴娘之处。

    不是别人,正是凌冽。

    他眯了眯好看而又凌厉的双眸,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和她的小舅还是那样亲昵……虽然知道他们是亲人,但是没来由的,凌冽的内心有一丝不安。

    因为,谁都知道,那个有着缺陷偏又完美的男子与湛家甚至白家都并无真正的血缘关系。

    在交换戒指的那一刹,桐儿百般交集的倒在新郎的怀里说了三个字:“我爱你……”

    她从未说过,可是这一刻,她不知道该怎样表达自己的幸福。

    于是新郎在台上愣了五秒,五秒钟之后他捧着新娘的脸便吻了下去,于是婚礼的最**出现了,便是那几乎有三分钟时长的火辣舌吻……看的台下的众人皆是脸红心跳,便是安静都忍不住‘啧啧’声叹,夏幽幽直接捂住自家女儿的眼睛笑着摇头。

    婚礼,完美的结束。

    *

    结婚后的桐儿自然是要跟着去华城市的,这边的琴行生意便只能交给别人搭理,而华城市又开张了一家三层楼的高档琴行,自然,是罗玉笙送给湛桐儿的聘礼,每一家钢琴的卖价都不低于七位数。

    桐儿一走,晴空觉得有些落寞。

    从前相依在一起的姐姐嫁出去了,而他们家少了一个人,此后家里就只有自己一个女儿了。

    别说湛守诺那个不太靠谱的,年纪小小整日的就喜欢研究经济,一些晴空都不同的期货、倒卖他竟然都在干……而爸爸竟然颇为欣赏,于是整日的除了上学就是在公司里,才不过十六岁的人,竟然都已经老练干成的像个商人了。

    于是,晴空除了和龙凤胎还有兔兔玩之外,依然只能和小舅玩儿。

    偏小舅最近课程繁忙,于是晴空只能勤加练习自己的小提琴,无聊之余又去参加比赛……然后不小心,又得奖了。

    晴空有点儿小提琴的天赋这一点儿,是爸爸说的。

    可是一开始她还十分的兴起,但是后来由于她得奖的次数不少,爸爸妈妈太忙,也不再每场来看,于是她的兴致也渐渐减淡,就好比今日这个比赛,她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自己比赛,然后自己拿奖,然后一个人在后台默默的收拾着。

    因为入秋,所以他披了件针织衫,然后才提着小提琴准备从后门出去。

    刚刚出门,却不料想迎面竟然进来一个人。

    这个人,她认得,凌冽。

    晴空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没有回日本!不过,也是姐姐婚礼后,第一次见他。

    “呵,找你女朋友呢。”晴空抢先冷笑了一声,然后侧着身子,像是再给他让路。

    凌冽却止步不前,眯着眼睛看晴空,笑了笑:“是啊,找女朋友。你见到她了吗?”

    原本是不想他找自己茬所以晴空先开口想要堵他,但没想到他竟然真的是来找女朋友的。

    愣了一下,随即一笑,灿若那漫山遍野的鲜花:“我可不知道你的女朋友是哪个,不过你要说名字,我可以进去帮你找找,毕竟……我们两家也算是世交了嘛!”

    谁让爸爸妈妈和他爸爸妈妈关系不错,真是甩不掉的‘世交’啊!

    “哦……据说她今天得奖了,得奖的有哪几个?”凌冽盯着晴空慢悠悠的道。

    “嘁,不就是我还有……”晴空话语一顿,抬头有些疑惑的看向那凌冽,这坏蛋不会又在给她下什么套子吧?虽然十几年没有再经受过他的折磨了,但是童年的阴影却是挥之不去的,只要这凌恶魔说一句话她都会设想,是否又是圈套等着看她笑话?

    话锋一转,她果然不再愚笨的继续说下去,而是凉飕飕的竟道:“除了我,都在里面,你自己找去吧。”

    说完就要侧身离开,凌冽本就是专程来后门接她,怎么可能让她这么容易离开?

    伸手一把握住她的手腕,将她往前欺了两步,就笑眯眯的将她压在门框上,而后微笑:“不要装糊涂,你知道我是专程来找你的。”

    晴空愕然,想要挣扎,奈何他劲儿大,她竟然脱不了丝毫。

    只能气呼呼的抬头瞪他:“你不是来找女朋友的吗?”

    凌冽挑眉,随即道:“这是你的说的……”

    晴空哑口无言,总是败在他手上!

    “你找我做什么?”跌跌撞撞的被她拉着手腕走,晴空有些跟不上步子,只能喘息着一边小跑一边问。

    打开车门,凌冽将晴空摁进车里,然后自己也将头钻了进去,伸手便将安全带拉过去亲自替她系上。

    晴空片刻的窒息……看着眼前的脑袋,有些糊涂,他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体贴?他和她,还没熟到这个程度吧?

    凌冽系好安全带,抬头看向近在咫尺甚至可以说此刻靠的很近的小丫头,勾唇一笑:“找你陪我吃顿饭。”

    “找、找我陪你吃饭?”你秀逗了吗,先生?她和他很熟吗,先生?她很无聊吗,先生?好吧,的确无聊,但是谁要陪他吃饭啊!

    “我不……”晴空拒绝的话还没出口,凌冽便已经按着她试图去解安全带的手,眼里闪过一抹懊恼,才叹息道:“你就不会温柔点儿?善解人意点儿?总是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

    不待晴空再说话,他已经伸手用一根手指抵住她的唇,并道:“今天是我生日,我们家就我自己,算我的请求,ok?”

    晴空顿住了,终于没有再去解安全带……虽然她很喜欢拒绝勉强自己的人,但是眼前的这个理由,她似乎还真没有办法完全冷心拒绝。

    只是,他的生日……关她什么事吗,先生?

    他没有别的朋友吗?他为什么会是一个人?叔叔阿姨呢?今年没有party和宴会?突然过来找她过生日,晴空有些不懂了。

    少女有些扭捏的坐在车里,哪里都不太适应。

    *

    待车子刚刚开走不久,一辆奥迪悄然的又停在后门边。

    一只修长又白净的手推开车门下了车,一个高而修颀的年轻男子走了下来。

    男子生的美貌,路过的旁人都忍不住侧目望来。

    不仅美貌,神情疏然却又十分干净,而且身高也特别的修长啊……真是让男人羡慕,让女人爱慕。

    男子朝着会厅里走去,虽然已经散了场,但依然有人陆陆续续的进出,包括那休息室。

    男子进入休息室,不一会儿便又出来了,然后回到了车上。

    小丁见一羽竟然是一个人回来的,立即回头关心的问:“怎么了,一羽少爷?苗苗小姐不在休息室吗?”

    一羽神色有些不安的看向小丁道:“她们说,她二十分钟前就已经离开休息室了……和一个男人……”

    “和一个男人?”小丁蹙眉,小姐会和谁走啊?虽然一羽少爷今天有事没有来看她比赛,但是哪次她比赛完了不都是一羽少爷和他来接的呢?今天怎么就先走了?

    “要不一羽少爷你给小姐打个电话吧?”小丁有些担心,却见一羽举着电话眉头皱得更深的道:“电话,关机。”

    “你说小姐关机了?”小丁心里大骇,立即给夫人打电话过去,这大晚上的,要是小姐出事了那就不好了。

    打完电话小丁才发现白一羽的额头上已经密密的出了一层汗,然后嘴里还不停的低喃:“苗苗……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她一定是生气我来晚了……”

    “一羽少爷你别担心了,夫人都说苗苗小姐不会做出格的事情……”小丁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智商虽然不太高,与普通人有一些不一样,但是偏偏又完美的不像话的少年是多么的疼爱苗苗,哪怕苗苗只是感冒打个喷嚏都能让一羽少爷紧张的失眠一晚上。

    可一羽还是一脸的怔然,颇为担心。

    五分钟后,电话来了。

    小丁立即接起,听了电话才又安心的立即去安慰一羽道:“你放心吧,是凌家少爷把小姐接走了,晚点儿吃完饭就会送回来的。”

    一羽听了小丁的这话才松了一口气,不过片刻后他又抬头看向镜子里的小丁问:“凌家少爷,他是坏人吗?”

    小丁莞尔,和一羽少爷对话,永远都是那么轻松。

    “不坏啊,你也见过的,忘了吗?就是小时候总把小姐惹哭的那个……”话还未说完,小丁就差点儿咬断自己的舌头,可是要缩回却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果然,一羽立即严肃的坐起并沉声道:“我要去接苗苗。”

    小丁顿时满头大汗,少爷啊……我这大晚上,去哪儿逮人家在哪儿约会呢?

    晴空觉得耳朵有些发热,不知道小舅有没有去接自己……但是手机一直没响,应该是没有的吧?他这几天特别忙,虽然也不知道究竟是忙什么,总说上课,晴空也没去验证,但是忘了来接自己应该也是有可能的。

    晴空殊不知,自己的手机已经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

    “那个……”车内的气氛有些怪异,晴空轻咳了一声便主动打破僵局,“既然是你生日,我都没有机会准备礼物……”

    “恩,不用准备,现成就有。”凌冽一笑,直视前方,淡淡却笑着截断晴空的话。

    晴空差点儿咬舌,她只是客气一下,他怎么能脸皮厚的就直接要了呢?

    “我不知道我有什么事能送给你的……告诉你,别妄想轻薄我啊。”晴空双手交叉挡在胸前,一副防范模样。

    早些年上了当,现在可不会那么傻。

    凌冽失笑,瞥了晴空一眼,半响才笑笑道:“放心吧,我不啃嫩草。我要你……今天的奖杯,不过分吧?”

    晴空愕然,不啃嫩草,他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当年她才六岁,才六岁啊!难道不能吗?甚至只是一颗刚发芽的嫩苗苗!

    还有,他要奖杯干嘛?

    晴空,深表疑惑,他是否再次用心不良?(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