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八十七章

第八十七章

    但是她十分高兴,因为他还是来了。

    她知道,他们早已经不再是从前……

    四年前那一别之后,他们几乎再也没有见过。

    就算她回来,回来云海市投身进入工作之后,他们竟然也没有见过。

    她知道,四年前的那个夏天,他母亲去世了,而她回来出席葬礼,那竟然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

    她打着伞,穿着黑色的裙子站在雾霾之中,而他作为郑女士唯一的儿子,也是那一天唯一主持者葬礼的主人,只是面无表情,连一点儿悲伤也没有。

    流着上官家血液大的人,那一天,只有他。

    就连他的父亲都未曾出现过……而出席葬礼的亲朋友好,也是寥寥可数。

    外人始终都不曾知道面前这个墓碑里的女人和那显赫的上官家族有怎样的关系,甚至以为她那唯一的儿子都是上官家正房夫人所出的三子,墓碑里的这个女人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一分应该属于她的荣耀……她的这辈子,便如此不堪却又寂静的落了幕,怪只怪她错将一生的爱情都交付给了那个根本不值得的男人……

    上官瑾瑜并未在意桐儿的出席,直到桐儿离去的时候,一直久久的望着他他才动之分毫,抬头看见是她,眼里并无诧异之光。

    桐儿知道,当初她在医院里的那番话,伤了他的自尊,甚至伤了他的心,还让上官妈妈也对她失望了。

    可是她也知道,不该给的希望,永远都不能给。

    正如她一直以来所说的,所做的,哪怕他并不稀罕,她却依然作为他最好的朋友的身份出席了这份葬礼,哪怕三天后便是考试,她也奋不顾身的回来了。

    她只是伸手,握住他同样冰冷的手。

    “阿瑜,节哀顺变。”她只说了这六个字,而他沉黑的眸子一直盯着她,半响之后才哽咽着说了两个字:“谢谢。”她明明从他的眼底看到了晶莹的泪光……他并不是不悲不伤不痛,只是不愿意将那伤口露给世人看,而她永远都是他那特殊的意外。

    从那以后,她便再也没有见过他。

    后来,回到云海市,也常常听人说起他。

    彼时,他已经搬出了亨睿山庄,回了上官家。

    他怎样雷厉风行,怎样手段狠绝,而上官老先生颇为重视他,两个儿子都是从基层干起,偏偏他已进入公司就是人事部经理……年纪轻轻的他竟成了云海市多少年轻姑娘们眼中的金龟婿。

    再见,便是此刻。

    他已经成为上官家下最大一家子公司的总裁,气势和实力已经扛上他那两个哥哥,再也没有人能轻视他,将他推入江中,或是暴打一顿然后关进那木屋之中。

    四年不见,他已经二十七,而她二十五,自他们相识以来,竟已经过去十二年了。

    “你好像还是没变,永远都是个丫头的样子。”坐到院子里,虽然有些热,但是却是个聊天的好去处。

    有太阳伞还有冰凉的果汁,桐儿只是有些热的脸红之外,倒也没有什么不适的地方。

    桐儿听了上官瑾瑜这话,只是笑:“你的眼神还是这么不好使,明明我眼角已经有一丝鱼尾纹了。”

    上官瑾瑜嗤之:“是啊,我眼神不好。现在十八岁的小姑娘熬了夜第二天都有的东西,你竟然拿去装老?”

    桐儿笑了,为什么这么久不见,他们却好像还是从前那般?

    “听说你……现在过得不错?”扭头看向他,更想问,有了重新喜欢的人吗?她当然不会认为,四年不见,他心里还住着自己。

    “恩……你在琴行工作?”

    “恩……我在卖琴。”桐儿只笑,其实也干过别的工作,但是都没有什么大的情绪,反而卖琴这样看似悠闲却也并不是十分悠闲的工作还比较上心。

    上官瑾瑜摇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手下有三家高档琴行,你都是老板。”

    桐儿噎住,她总不能说……两家是阿笙给开的,一家是爸爸妈妈送的吧?她都是个吃软饭的……桐儿摸摸脑袋只笑,也不好意思说自己真的只是个卖琴的……虽然这三家的收入全都是自己的。

    “他对你真的不错……我曾经以为,你们只是谈个恋爱,不会有多久,可是他似乎……真的不错。”说着上官瑾瑜将视线落在桐儿的脸上,她变漂亮了许多,他当然知道,那是爱情的滋润。

    同时也知道,自己真的该放手了……这四年,他虽然忙着与那两个哥哥争斗,但是也从不忘了去关注她,知道她什么时候回的国,知道她在哪些地方工作了却又不合适的辞了职,知道她每次琴行的开业,知道她在今天举行party,因为明天就是她的婚礼。

    他从来都无法移开落在她身上的视线,就好像从前,站在那天台之上瞧着她,并不是为了让她发现,只是想让自己安心。

    如今,他终于有了去追求她的资本,却似乎已经没有了资格。

    也许,从来都是没有机会的。

    说起丈夫,桐儿的脸上自然都是笑容。

    “阿笙啊……”桐儿笑了笑,那个男人的确是用他所有的行径向自己表明了他的温柔和对她的感情。

    他如今已经彻底的掌控了罗氏,甚至报了仇,但是他同时也没有忘记好好的保护着她,最危险的那段时光,她在意大利,而他在华城市,她虽然没有陪着他,但是她很好的保护了自己,却也是让他后顾无忧的。

    后来回到云海市,他也很少来找她,目的依然是不想让别人将实现投在她身上或是起了什么不良之心。

    再后来,他们做什么都是不用顾忌的了……因为那整个化城市对她来说,都是安全的。

    于是,他求了婚。

    桐儿只说了这三个字再也没有说别的,却让上官瑾瑜是满心的嫉妒,那个男人,真的让她爱到如此地步了吗?

    “阿瑜,我们还是好朋友吗?”桐儿突然扭头打断上官瑾瑜那心里最后的一抹吃味。

    上官瑾瑜怔了怔,久久才道:“……如果你当我是,那我便是。”

    桐儿笑的一脸灿烂,起身的时候无意识的摸了摸她的肚子,然后低声附耳告诉他一句悄悄话:“好朋友,这话我只问你一次,你愿意做我孩子的干爸爸吗?”

    说完灵俏的眨着眼看他,似有一丝期待。

    上官瑾瑜惊愕的低头向桐儿还完全平坦的小腹看去,他所知,他的求婚也不过两个月前……难道他们是奉子……

    “当然不是!”桐儿一眼便看出上官瑾瑜在瞎想什么,红着脸才叹道:“其实,才一个多月……我谁也没告诉,你是第一个。”因为他的到来,她太开心了,所以忍不住想要和他分享。

    这是她和阿笙的第一个孩子,他从前颇为谨慎,但是自求婚之后那份儿谨慎就给丢了,因为他说,也该准备要个孩子了。

    只是没想到,孩子来的这样快。

    上官瑾瑜听自己竟然是第一个知道的,连孩子他亲爹都没自己知道得快,心里顿时有些得意。

    看着桐儿目光又温柔了许多,豁然的便笑道:“当然。我不做干爹,谁有资格?”

    夏光无限好,桐儿心头的幸福,再次以无限的速度放大,飞扬。

    *

    湛晴空穿着小礼服从洗手间出来,没想到,竟会在洗手台遇见凌蛋蛋。

    他几日前回来了,她知道。

    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在卫生间重逢。

    十七岁的晴空从镜子里望了眼便快速的低了头,洗手,擦干,然后转身准备离去,仿佛完全没看见那个人似地,只有她自己知道,心底是在说:快些走,快些走,不能和这个魔头共处一室……

    显然,她还是低估了凌蛋蛋。

    那个已经二十一岁的年轻男人一把就抓住了她的胳膊,然后不费任何余力的将她拽回洗手台边,双手撑着她身后的洗漱台,低头看着她,勾起一抹笑来。

    “小姐,跑什么,跑得这么快,见鬼了?”

    他好看就像是她手腕上束着得那朵蓝玫瑰,妖冶,却又冰冷的神秘。

    晴空心里咯噔,没想到终究是没跑过去,这个混蛋。

    “你、你快放开我!”虽然他长高了,但是一米七四的晴空也不是摆设,几个挣扎就真的差点儿从他胳膊下闪了出去。

    但是,凌冽是男人,晴空是女人。

    她怎么可能逃得出去?

    “别跑!说,见到你冽哥哥,为什么跑那么快?我就这么吓人?”凌冽心里是有丝愤怒的,四年不见,这丫头越加放肆了,竟然对他视而不见?

    要知道,他在这卫生间门口逮她,已经等了五分钟了。

    “冽哥哥?”晴空差点儿呕吐出来,他怎么这么自恋呢?

    她可没忘记每次在这个恶魔手里吃了多少亏,小时候只知道哭,甚至被夺了初吻都没什么反应,长大了好不容易摆脱他的魔爪,他凭什么一回来还自封哥哥?他哪点儿好意思了!?

    凌冽把晴空的反应瞧在眼底,很少,这些年没有怎么笼络关系,到让她对自己产生了‘厌恶’这样的情绪了,是该好好教训一番了。

    “怎么,我不配?”凌冽眯起长长的眸子,似笑非笑的看着晴空。

    四年前一别,他们再也没见过,但是这一次晴空一眼见她就认了出来,到没像从前那样还经过人三番四次的提醒,只是凌冽不曾知道罢了。

    “我可没把你当做什么哥哥!”晴空被他这样束着,心里早已经怒气腾腾,配着这句话,脚下也是十分不客气猛的便踢出一脚,然后趁着他‘嗯哼’一声,便迅速的推开他,逃了出去。

    凌冽眯着眼追了出去,却只看见那丫头像风一样已经快消失在走廊尽头。

    “忘了告诉你,我以后不回日本啦!”

    果然,那身影猛的一僵,但也只不过两秒,然后她就以更快的速度消失在了视线里。

    凌冽失笑,他就那么恐怖?不过,她没把自己当做哥哥,可是完全符合他心意的,毕竟……谁要当她哥哥?

    晴空如果遭遇了洪水猛兽似地逃入大厅,妈妈薄荷看见她脸色苍白的样子里,立即蹙眉伸手将她招了过去。

    “怎么了?”因为今天是桐儿的婚礼,所以晴空自然的就成了伴娘,谁让桐儿的女性好朋友几乎都结婚了,所以伴娘这事儿只有落在晴空身上。

    薄荷瞧着小女儿脸色苍白的样子,顿时有点儿担心。

    晴空抬头,岁月似乎没有在她母亲身上留下一点儿痕迹,还是照片里那二十八岁的模样,皮肤光滑,红润光泽,清丽佳人。

    哪怕和姐姐站在一起,就是姐妹的样子,甚至……连姐姐都比不过妈妈的容貌。

    “妈妈……”晴空想起那凌冽,心里就有些委屈,什么嘛……总觉得又被他欺负了一顿似地。

    “到底怎么了?”

    “就是被恶狗吓到了……”

    薄荷失笑,摸摸女儿的头道:“不怕。快去看看你小舅,他今天要当伴郎,我有些不放心……”

    “小舅?在哪儿?”说起来晴空才注意自己没有瞧见那明晃晃应该是最高的人身影。

    “你姐姐那儿。”

    “新娘休息室?他一个大男人跑去做什么?”晴空虽然如此抱怨着,但还是立即放开了母亲转身便向休息室的方向而去。

    薄荷看着女儿活泼跳跃的身影只无奈的摇了摇头,刚刚她看见那凌家少年的背影似乎也是向着卫生间去的……只怕丫头又被她欺负了。

    晴空推开新娘休息室,果然瞧见小舅坐在沙发里小憩,而新娘则坐在另一边似乎在和她的好朋友夏幽幽正说着悄悄话。

    “姐。”晴空进来,桐儿便看见她了,晴空主动笑着打了招呼:“幽幽姐,你也来啦?”

    夏幽幽牵着个两岁左右的小女孩儿朝着晴空微笑,她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明媚的女孩儿,而是已经低调内敛的如同一枝寒梅的女人,只因为……她的未婚夫在婚前一个礼拜突然逝世,只留下她独自一人,并且在八个月后生下一个小女孩儿,名字叫亦云,谐音忆云。

    不过是三年前的事,那个时候姐姐还奔赴回来,只因为夏幽幽几欲自杀,最后被姐姐带去了意大利,生了孩子之后才带着孩子回到云海市回到栾家,从此那个笑着都乱颤的女子便变了一个人。

    姐姐说,有的人是为爱而生,夏幽幽便是,她为了郑云而生活在栾家,却也为了郑云而放弃生命愿意去死,如今又为了郑云和亦云活着。

    晴空也见过那个郑云,看不出有多特别,但是看得出来他很喜欢夏幽幽,晴空甚至还以为郑云喜欢幽幽多过于幽幽喜欢他呢,但是姐姐却这样说……只是夏幽幽的爱,是别人看不见的。

    晴空也惋惜,惋惜那个郑云说不见就突然不见了……惋惜夏幽幽独自一人拉扯一个孩子,但是夏幽幽却并不顾虑旁人的视线,她生活的似乎也颇为惬意,只是这辈子怕她都不会再接受任何人了。

    “小舅他头有些疼,我就让他在那儿休息,你小心一些叫醒他。”桐儿自然知道苗苗是来找小舅的,而晴空笑着去捏了捏亦云的小脸便转身去叫白一羽了。

    小舅怎么会头疼呢?没什么事吧?心里有些担心,便伸手去小心推了推小舅的身子。

    “小舅?小舅你怎么样啊?”原本心里对他稍稍的一丝不满此刻都没有了,换而全是心疼。

    自从两年前,那个莫先生去世之后,小舅似乎就患上了头疼之症,每个月,总会有那么一次。痛起来的时候,小舅整个身子都会蜷缩起来,然后全身瑟瑟发抖,虽然他不发一言,只是咬着唇忍耐着,但是只要伸手去摸就会发现,他的额头,全是凉汗。

    没想到,他今天头疼之症又发了。

    “小舅?小舅你要不要吃些药……”晴空心疼。

    她知道,其实小舅从来都是明白的,明白那个莫先生是他的亲生父亲,明白那个栾小姐是他的亲生母亲,但是他却不去相认,直到莫先生因为早些年积累下来的一些病根引发了脑癌而去世,小舅才深受打击……

    晴空那天晚上安慰小舅的时候,发现他在哭,像个孩子一样……然后晴空才知道,原来小舅是那么的在乎。

    于是她整晚的抱着小舅,直到两个人都在床边的地毯上睡着。

    小舅的头疼也让晴空非常担忧,因为莫先生是因为脑癌去世的,而晴空担心这个病会遗传,所以求着妈妈带小舅去看看。

    不过还好,检查下来说,小舅身体非常健康,头痛是因为他的心病,吃中药都是看不好的。

    晴空才更深的了解到,小舅对于失去重要的人,原来能在乎到如此地步,只怕……唯有时间才能治疗和愈合他心里的痛了。

    可是,每次她都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舅在这里疼。

    所以,一边问着,手指便已经摁上了白一羽的太阳穴。

    躺在沙发上的年轻男子缓然的睁开自己的眼睛,已经二十四岁的白一羽褪去了最后一丝的年少和青涩,已经完完全全长成了一个成熟男子,除了他的心智之外,静静的站着或是坐着的他,总能让周围所有的女子疯狂,他的容貌,他淡若白合的清雅气质,都是他的魅力……可是啊,只要他用那纯洁的目光和淡淡微笑看向桐儿时,晴空都只能无奈的一声叹息,小舅,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天使,所以‘啪啪’那些女子都滚开吧,少来骚扰!

    沉黑却又纯洁的眼眸在睁开看到桐儿时,满是欣喜。

    “你来了……”他淡淡的说着便坐了起来,伸手握住晴空给他按摩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包裹在自己的掌心里,温柔的看着晴空轻声笑道:“我没事,已经好多了。”(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