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八十五章

第八十五章

    罗玉笙回来的那天,正是复活节。

    桐儿刚和同学们从街上参观游行回来,怀里抱了一堆同学们送的彩蛋和各种用食物材料做的小兔,也是许久没有这样疯玩了,还有便是不想一个人回来面对空荡荡的大城堡,所以桐儿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桐儿不想有人在这一天都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己,所以早上是自己开车出去的,至于后面是否有人悄悄的跟着她倒并不是在意,所以自己开车也自己开车回来,将车停进车库,桐儿就看见有女仆已经守在门口等待自己。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那女仆看见桐儿似乎很是松了一口气,桐儿有些疑惑的看着那女仆,她怎么觉得她这话的语气这么奇怪呢?

    “小姐你下次别再让我们的人跟丢了,如果安全出了问题,我们的命可就都危险了。”那女仆似乎也看出了桐儿的疑惑遂解释道。

    桐儿哑然,似乎……她下午在人群中是挤散了,倒也不是故意让那些人在后面跟丢自己的,现在听女仆这样说心里也有些过意不去,虽然阿笙不在,但他们却还是把自己当做主子一样对待从来也没有过不敬,就连那尤金和莫妮卡都来了好几次,倒不是来为难她的,更像是看她过得怎么样,稍有一丝差池便会拿了仆人去呵斥,桐儿也不笨,知道必定是阿笙担心她,所以他们才这么照拂自己。

    “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桐儿微微笑了笑十分温和的道,那女仆顿时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只是低着头退到一边去,背脊却是一片汗,差点儿就露了馅了……

    桐儿也不疑,捧着东西进了屋遂上了楼。

    桐儿早已经拥有自己的房间,房间里有浴室,还有一个小小的更衣间,都是罗玉笙亲自给她张罗的一切。

    费力的打开双开门,灯还来不及开桐儿就从黑暗中直接扑向沙发边的小桌子,将怀里的东西都放下才又转身摸向床边的台灯。

    房间暖灯一开,桐儿起身便从墙上的看到了一抹……不属于自己的倒影,修长而又伟岸的另一陌身影!

    “啊——”桐儿吓得惊呼,身后的人却更快,一手捂住她惊呼的嘴,一手从后面猛的抱住她,将她较弱的身躯拖入怀里。

    桐儿吓得全身发抖,她房间里面怎么会有男人?嘴被捂的死死的,桐儿只能发出无力的‘唔唔’声,可是又不想就这么被缚着,随即脑袋一转,拔脚便狠狠的向下跺去。

    桐儿穿的是有跟的皮鞋,这一脚下去,对方要是不中招喊疼绝对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桐儿是用了十成力的!

    但是她显然低估了身后的‘陌生男人’,一脚下去竟然踩了个空,对方显然因为对她的动作非常了解,所以在她拔脚的时候便向后退去,连带着将她也拖了过去,所以那一空脚踩下去才没有伤了自己的脚踝,反而被带的和那个人一起跌在了欧式大床上。

    “恩……”桐儿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嘤咛,自然是喊不出声的痛的,但偏偏听在男人的耳里就不是这个意思了。

    一个翻身,男人非常快速的将桐儿压在身下,甚至举起她的手搁在头顶,放开她的嘴便去脱她的大衣。

    “你是哪里来的登徒子!色狼!救命啊……”桐儿一被放开便放声大喊。

    “你叫啊!就算今晚叫破了喉咙也没人来救你……”男人俯首低头在桐儿耳边压抑着嗓音竟道,完全一个痞子流氓!

    桐儿一个激灵,他什么意思?

    的确,这个城堡到处都是阿笙安排的保卫人员,要是往常她这么喊一声绝对已经有人冲了进来,可是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然……竟然毫无动静?

    惊慌的桐儿没有发现自己再惊恐之下喊的是中文,而男人回应自己的也是中文,甚至没有察觉男人那刻意压低的嗓音是否有那么一点儿熟悉……

    “你、你想干什么?快、快放开我!这不是你放肆的地方!”

    “我想干什么?”男人低笑一声,桐儿觉得耳朵一热,顿时全身一僵……他、他竟然在舔她的耳朵?

    桐儿只打开了床头灯,灯光太暗,男人又一直将脸埋在她的颈窝里,她根本就看不见他的脸。

    “你说一个男人大半夜的闯进一个女人的房里,是想干什么?”男人一声坏笑,已经顺利的解开了桐儿的大衣扣子,而大衣里面只穿了一件T恤,男人伸手一拉便将桐儿平滑的腹部露了出来。

    “变态!”桐儿已经吓得魂不附体,心里甚至绝望的想着,难道今天在家里面也要遭遇这躲不过的劫难吗?她甚至咬住唇想,如果今天真的被这身上的变态侮辱了,她就去死!

    “真正的变态你还没见过呢……”男人头一转堵住桐儿的嘴,随即便在桐儿的嘴里尝到了一股浓郁的腥甜,显然……那是她的血,她刚刚已经咬破了唇。

    桐儿狠狠的瞪着眼睛,似乎在用她的眼睛告诉身上压着自己的男人,如果他要做什么,她一定不会吝啬自己流更多的血……多么恐怖有血腥却又具满了威胁性的话。

    真是……让他心疼的要死。

    男人大手一握,隔着小衣揉了揉桐儿那只有C大小的柔软。

    然后头一抬,终于将自己的脸露出阴影之中,盯着身下那神情已经开始错愕的人坏坏才道:“丫头,害怕了?这是给你晚归的惩罚!”

    桐儿的衣衫已经不振,头发也有了些凌乱,但就算她刚刚心里充满了恐惧眼睛里也没有一滴眼泪,可眼下看着男人突然露出的脸,她的眼泪竟然倾然而下……

    “你……你……”桐儿语句不整,看着罗玉笙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能委屈的掉着眼泪。

    “别哭啊。”男人终于放手,并上来有些惊慌的帮她去擦眼泪。

    “你变态!”终于得到自由的手,桐儿抬手毫不客气的便锤上男人的胸口,一锤不过瘾,桐儿又多锤了十几拳头,然后才缩在男人的怀里呜呜咽咽:“你怎么这样对我……唔唔……”

    她还以为真的是什么坏人,吓得已经魂不附体,甚至连死都想到了,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他的恶作剧!

    这么久不见……他竟然送给她恶作剧,他怎么会怎么坏呢?心里越想越是愤怒!

    “好好,我变态……我变态……”罗玉笙终于知道刚才或许的确是过分了些,软下声音来开始给她安慰。

    渐渐的终于给他哄了下来才对自己刚刚那番‘变态’行为作了一点儿解释:“我在家等了你几个小时,打你电话又是关机,所以才想着这么惩罚你一番。我知道过分了些,好了别生气了,恩?想死我了……”

    说着罗玉笙又低头去想要吻桐儿,却被桐儿快速的躲开,并撑开他的肩,看着他认真的道:“那你现在才回来,我又该怎么惩罚你?”

    罗玉笙一顿,眯了眯双眼看着身下的小人儿,这丫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桐儿只觉得将他撑开之后身上有些凉凉的,这才看到自己的衣裳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给撩了上来,而且他刚刚似乎摸了她胸部?

    桐儿脸一红,立即推开身上的男人,急忙的起身想要将衣服拉下来,男人的手却更快,握住桐儿的手将她拉进怀里,低头看着她笑:“现在才害羞不觉得晚了吗?”

    桐儿眨了眨眼,想起今天朋友们问她的问题,问她和男朋友发展到什么地步了,她当然是诚实的回答,只不过拉拉手亲亲嘴了,可是朋友们却不信,非得挠她,让她老实交待,她交待什么啊?

    朋友中正好有两个人是情侣,他们才说,男人一般都是食色性的动物,这么久还没对她下手那是不正常的,还说看她男朋友长的那么帅,如果不看紧会被掰弯也不一定……跟着夏幽幽混了那么久桐儿怎么能不知道掰弯的意思,当时心里也是一跳,早就看那个尤金是不正常的……

    可是桐儿又想,他们真正恋爱也没有多久的时间,而他这次去华城市也是许久没回来了,怪不得他没对她有任何迤逦之心。

    现在,桐儿心里怦怦跳,虽然懊恼他将她的衣服脱成这样还耍了她一顿,但是心里却又甜蜜,原来他不是不喜欢自己的……

    罗玉笙在一旁看着桐儿脸色一下白一下青一下紫又一下白的觉得好笑,干脆彻底的放开她,看她一个人在那里脸色变来变去,直到桐儿自己都感觉到气氛的怪异才红着脸快速的下了床。

    “我……我去洗澡。”

    “恩,好。”罗玉笙淡淡的笑着,看着桐儿几乎是‘逃’的跑进了浴室。

    然后男人趴在床上大笑,像是已经有许久没有这般开心了,笑的夸张而又大声,让浴室里的桐儿捂着脸蹲在地上想着干脆今晚就不出去算了。

    她一定是看出他内心的挣扎了,他一定是。

    桐儿磨磨蹭蹭的洗了一个两个小时才从浴室,冷静下来的她想,他一定已经回去了,不会等自己这么久吧?所以当她小心翼翼的打开浴室的门看到罗玉笙竟然已经穿着睡衣躺在了她床上的被窝里时,吓得全身都抖了起来,犹如那抖糠的筛子。

    “还不过来。”终于听到开门声,罗玉笙勾了勾唇角,也没抬头看去便知道她终于是舍得出来了。

    “你、你不回去睡么……”

    “我不是答应过你,回来给你讲故事?”男人眯了眯,抬头冲着浴室门口的人微微一笑。

    桐儿缩了缩脖子露出一丝虚伪的笑来:“那个……不是也可明天讲的,今天太晚了,我们还是睡觉吧……”

    罗玉笙一笑,掀开被窝便冲着桐儿一笑:“恩,这个提议不错。那还不滚过来睡?要我帮忙?”

    “不用!”桐儿吓得腿一抖,立即跑了过去,站在床边却不知道该怎么上去,毕竟……他现在坐的地方正是她以往每次睡得地方,她习惯右边……

    “磨磨蹭蹭。”罗玉笙蹙眉,伸手便将桐儿给拉上了床,然后自己向左边挪去,将自己已经坐暖的右边让给了她。

    桐儿躺在暖暖的被窝里,虽然房间里面并不冷,可是他的这个动作……还是让她觉得好感动。

    桐儿已经吹干了头发,也换上了睡衣,所以躺下就能睡了。

    但是罗玉笙就在旁边,她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阿笙……你……”她原本还想说些让他回去的话,但是一抬头就对上了他温柔的眸子,话堵在喉咙竟然无法继续说出口。

    “我想你了。”罗玉笙终于见着她安安静静的坐在身边,伸手摸着她的脑袋,不由自主的便温柔了下来。

    “我……我也是……”桐儿低头,红着脸小声的道。

    快两个月不见了,他瘦了好多,也没想到他突然就回来了,虽然一开始时惊吓的,但是在洗澡的时候她冷静下来便已经体会到,其实更多的是惊喜了。

    “哪里想我了?”男人眯了眯眼睛,伸手将她抱进怀里,自己向后一靠靠在了床头上,桐儿自然就靠在了他的怀里。

    桐儿才不会上他的当,反而问他:“你呢?你哪儿想我了?”以为她会说心里想了吗?她现在才不会那么笨呢!

    男人一笑,果然是变聪明了啊。

    “恩……嘴巴,眼睛,身体……都想你了。”

    桐儿脸更加的红了,想起他刚刚做的那些动作,撅着嘴巴便骂:“变态……”

    罗玉笙哭笑不得,握住桐儿的肩低头另一只手挑起她的下巴,低头看着她红彤彤的脸认真的道:“丫头,我可不是什么变态,我是真诚而又真诚的男人。你要知道,至从你来到我身边之后……我便再也没有碰过任何人,我是个成年男人,这是正常的。”

    桐儿被他的话说的心里乱蹦,他这是…求欢的意思吗?可是、可是她、她可以吗?

    桐儿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耳朵,如果她摘了体外机,便什么也听不见了……他真的要这样的自己吗?

    似乎看出了她心里的那一丝不确定,罗玉笙也不多说,只低头快速的吻住了她的唇,然后将她小心得压在身下,大手悄悄的来到她的腰际边……

    桐儿倒吸了一口气,躲开罗玉笙让她有些窒息的吻,惊慌的低呼:“阿笙……我们,我们还是讲故事吧?”她害怕。

    男人抬头,看见了她眼里的不安。

    最终还是又翻了下来,将她拢在怀里,低低的说了句:“好。”

    桐儿露出温柔而又安心的微笑,不由自主的往他怀里钻了钻,伸手拽着他胸前的衣襟闭上眼睛轻轻道:“阿笙,我真的很想你。”

    只是今天太累……只是现在还有一些害怕,但是她相信自己总有一天能把自己完整的交给他。

    “你会等我的,对不对?”她突然抬头,看着他问。

    罗玉笙笑了笑,伸手摸着桐儿的头淡淡道:“恩,会的,就像你……在等我一样。”

    *

    罗玉笙的故事,终究是没有完整的将给桐儿听,只是大概的说了些桐儿猜到的剧情。

    “在我十六岁生日那一年,我们全家人回了乡下主宅,就在那天晚上发生了一场意外,一百多口人……全部丧生在那场火灾里,包括我的父亲,所有的叔伯们。安静因为贪玩所以躲过一劫,我也因为去找安静而躲过,但是从火灾里跑出来的我们却不知道互相还活着,所以这么些年我一直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我隐忍着想要查清当年的事情真相,因为我一直都觉得那并不是异常单纯的火灾……后来你替我找到安静我们终于相聚,她将她所知道的一些真相告诉了我……我一直都在让自己变得更强大,因为我知道,我羽翼丰满的那一天,就将是我复仇并夺回一切的那一天……”

    桐儿听得心惊胆战,殊不知他的身世竟然真的像自己所猜的那般坎坷而又离奇。

    桐儿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只能悄悄的握住罗玉笙的手,然后朝着他坚定的微笑:“所以,你现在是复仇成功了吗?”

    “当然没有。”罗玉笙低头亲了亲桐儿的额头,抬头叹息道:“没有那么容易,那股恶势力太顽固太深,我和安静如今虽然在苦战,但是我们坚信这一仗我们会赢。”

    “你那个三叔……他是仇人吗?”桐儿终于还是问出,他虽然没说,但是问题显而易见。全部人都丧生在火灾里,却唯独那个三叔……

    罗玉笙摸了摸桐儿的脑袋,淡淡的应了声:“嗯。”

    桐儿捏紧拳头愤愤道:“这个世界上怎么能有这么坏的人!?他怎么能……”怎么能让他家破人亡,经受那么多?所以他这些年都没有过过生日吗?因为他生日那天是全家人的忌日……

    “别心疼,丫头。我的心已经足够强大,我不需要同情。”罗玉笙摸着桐儿的脑袋,道。

    “不。我心疼,我同情,我怜悯你……”桐儿摇头却道,“因为我知道你有多痛。如果我连对你的这些情绪都没有,我怎么算的上你的女朋友?也算不得是喜欢你……”正因为喜欢着,所以替他心疼,所以同情怜悯他,心里更坚定了不会离开他。

    罗玉笙从前最讨厌别人的同情怜悯,可是这一刻,看着她真挚的眼神和坚定的话,他竟然是满心的温暖。

    也许,之于她对自己的每一个情绪,他都是欢喜的吧。

    因为太喜欢,所以之于她对自己的,便都是欢喜的。(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