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八十二章 如此,物是人非

第八十二章 如此,物是人非

    桐儿快速的换了衣服便出了房间下了楼。

    虽然是夜半了,但也没有办法不得不敲了丁叔他们的门。

    如今已是中年的小丁披了件外套眼神迷蒙的来开门,桐儿着急的拽着他的胳膊便道:“丁叔叔,你能去趟上官家吗?”

    “上、上官家?桐儿小姐,发生什么事了吗?”

    小丁的睡意显然已经去了大半。

    “是,很重要很紧急的事情。你去上官家只管告诉门卫你是湛家的人,然后让他们赶快通知上官瑾瑜,就说……让他立即去医院一趟!不……不行,”桐儿很快又自我否定了这个行动,低了一下头,再抬头时眸光变得更加坚决:“你一定要亲自见到上官瑾瑜!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见到!亲口告诉他,他的妈妈自杀了……正在医院抢救!”

    小丁一听,脸色变得煞白。

    自杀……他不是没有见过上官瑾瑜,那小子从前总是来家里找桐儿……

    “好,我这就去!”小丁不敢犹豫,拢了拢衣裳便回身去拿钥匙。

    “轻点儿,不要惊扰了爸爸妈妈他们……”桐儿低声又吩咐了一句才转身自己快步的向车库走去。

    夜半,路上的车很少,就连红绿灯都全部变成了闪烁的黄灯,桐儿几乎没有任何阻碍的很快就到了医院。

    急匆匆的赶到急救室门外,医生才告诉她:“已经抢救过来了,现在人已经被送回病房,不过情绪不太稳定。这是遗书,我想……还是交给你们的好。”

    桐儿这才松了口气,拿着遗书悄悄来到病房门外,看到病床上那模糊又苍白脆弱的身影,眼眶不由变红。

    她想起了很多年前,当她母亲躺在病床上,而她每每在门外踮起脚尖去望她的身影……和眼前的这一幕,几乎是一样的。所以她深深的知道失去母亲的痛苦,虽然后来有妈妈的疼爱,但是心底却还是永远忘不了那伤痛……所以她才让小丁叔叔无论如何也要亲口告诉上官瑾瑜,那么在以后,她不会后悔,上官瑾瑜也不会遗憾。

    在门外长廊的椅子上坐下,桐儿展开手中的遗书。

    也许,她并不该看的,但是心底却又隐隐觉得,或许她该看一眼。

    为什么上官妈妈的电话联系薄只有自己和上官瑾瑜的联系号码?她平日里再也没有别的可以联系的人吗?桐儿觉得有些不对经,所以经过一番挣扎,还是打开了手中的遗书。

    阿瑜,不要怪妈妈,妈妈走了。

    妈妈知道,是妈妈对不起你,没有给你足够幸福的人生,甚至让你过的比常人还要艰辛,可你却从不抱怨。妈妈还记得,当年在美国时,虽然只有我们母子俩,可是我们至少是快乐的。你常常问你的父亲,我也可以搪塞你,但你总还是抱着一丝希望……但是至从他的出现,算是彻底的打碎了我们的梦。

    你始终都是上官家的血脉,他们不可能放过你,你也不能放过他们。

    只是你自己的人生和幸福呢?

    妈妈知道你喜欢桐儿,妈妈看得出来,你真的很喜欢她,妈妈从未见过你这样喜欢过一个人,从上初中的时候便开始了吧?傻孩子……你怎么能隐瞒着么久呢?让妈妈看的也着急啊。

    等妈妈走了,你一定不要再犹豫……不然她迟早有一天也会像妈妈这样离开你的,所以你一定要牢牢的抓紧她的手啊。

    妈妈活着很痛苦,所以你不要伤心。

    妈妈不忍心看到你的挣扎,不忍心自己再这样经受折磨和痛苦,不忍心……你就这样放掉你自己的幸福。

    去追求她吧,不要放手,好吗?

    母亲,郑X绝笔。

    桐儿看着这一封遗书,心中悲痛。

    此刻,她心中的感情极为复杂。叹息着上官瑾瑜的母亲就这样放弃了生命,叹息着他们母子俩的命运如此多桀,叹息着……自己竟然成为上官妈妈遗书中的女主角,是她给予上官瑾瑜最多的希望……原来就连她,都知道上官瑾瑜的心思。

    所以那一天她才说出那样的话吗?

    桐儿迷茫的看着手中的遗书,不知道该怎样交给上官瑾瑜!

    远处传来脚步声,桐儿立即将遗书折好放进衣服里,起身看向尽头,气喘吁吁的向这边跑来的正是上官瑾瑜。

    上官瑾瑜神色有些慌张的冲过来一把拽住桐儿的胳膊紧张的问:“我妈怎么样了?我妈她怎么样了!?”

    桐儿竖起一根手指示意上官瑾瑜安静下来,毕竟现在也才四点半,天还未亮。

    看到上官瑾瑜神色缓和了一些她才低声道:“你妈妈已经脱离危险,现在在里面……应该是睡着了。”

    上官瑾瑜终于松了一口气,松开拽着桐儿的胳膊。

    他抿着唇,一言不发,转身推开门走进了病房。

    桐儿站在门外,透过玻璃看向里面,她看见上官瑾瑜走到床边静静的握着她母亲放在外面的手,那手腕上还缠着纱布,在月光下异常惨白。

    然后……桐儿便看见上官瑾瑜趴在床边,肩膀在轻轻的抖动。

    他,在哭。

    桐儿没有再看下去,而是回到长椅上坐下,伸手将那方遗书重新摸出来,看着遗书,心里五味杂瓶。

    她并不想上官瑾瑜看到这遗书,因为里面有太多……她并不愿意让他去做的事,比如……勇敢的追求自己。

    她想让上官瑾瑜去追求别的阳光……可她又不是冷血的人,在知道他竟然喜欢了自己那么久她也无法完全无动于衷,但最多……也只是感动和内疚,她知道她的心全部都给了阿笙,再也给不了别的人,所以她只能拒绝,而拒绝对上官瑾瑜便总是伤害。

    上官妈妈总会醒过来,而遗书也总会被提及。

    即便他看不见,上官妈妈也总还会亲口告诉他。

    遗书是他这个做儿子的权利……她又算是什么?

    经过一番激烈的挣扎,桐儿终究还是起身,握着那遗书推门进了病房。

    上官瑾瑜已经冷静了下来,只是呆呆的坐在床边看着他母亲沉睡的面容。

    “阿瑜。”桐儿站在门边看着他的背影轻唤。

    上官瑾瑜立即回头,像是如梦初醒才想起她还在。

    “今晚……谢谢你。”上官瑾瑜从椅子里站起来真诚的看着桐儿道,知道她当时必定也吓傻了,但还知道让他们家的司机千方百计的进入上官家亲自找到他,要不是他错过了母亲的这次劫难,他一定会痛恨自己。

    桐儿摇头,觉得自己的功劳并不大。况且她一直都觉得,作为朋友做些事,都是应该的。就像他,一直都在为自己付出一般……

    “你……没事吧?”桐儿有些担忧的看着上官瑾瑜,问。

    上官瑾瑜叹了口气,转头看向床上自己的母亲淡淡道:“看到她这样,我怎么能好。”

    桐儿咬了咬唇,犹豫了一下却还是将手中的遗书拿出来递给他:“这是……伯母留下的。”

    上官瑾瑜愣了一下,抬头看向桐儿,看到她眼底的光芒时才伸手接过。

    展开,上官瑾瑜认真的看了起来。

    在明白这竟然是一封遗书时,他颤抖了。

    而那上面的内容却又让他更加的无地自容,在桐儿面前,他怎么能继续看下去!

    一把捏住那遗书,上官瑾瑜神色有些慌张的看向桐儿:“你……看了?”

    桐儿立即摇头,这个时候,不想撒谎也必须撒谎。

    “没有,怎么可能……那是留给你的,我没有看……”

    她强作镇定,但还是被上官瑾瑜看破,她从来都不太会撒谎,特别是在他面前。

    可她都这样说了,也是为了他的面子,他还能继续追问什么?

    “我妈她是太爱我了……我送你回去吧。”叹了口气,上官瑾瑜站起来道。

    他也不想再过多的提及这个话题,免得将他们之间的氛围弄得更加尴尬。

    “不用,我……在这里陪你吧,陪你等她醒过来。”这个时候回去也是睡不着的,而且……天亮了,她也就该去机场了,有些话,或许该和上官妈妈好好谈一下。

    执念,并不是解脱,反而是另一根牢笼,同时痛苦的……还有她的儿子。

    上官瑾瑜沉默了片刻才同意:“那也好。”

    两个人一同在床边坐下一起守着还未醒来的郑女士,慢慢的聊起从前的时光,上官瑾瑜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一般也调侃起他自己的恋爱来:“你或许不知道吧……从前我总爱站在露台上,一边抽烟疗伤一边看着窗边的你。那个时候的你和现在一样安静美好……而我或许就是那样沉迷其中再也不能自拔的……”

    “一开始我是很害怕你的……想着这样一个混混该是多么凶恶?只是没想到你其实心肠蛮好的,在公交车上救了我……”

    说着说着两个人都莞尔了,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桐儿一直将上官瑾瑜当做好朋友,上官瑾瑜却将她当做自己最珍贵的初恋。

    这并不是桐儿的错,也不是上官瑾瑜的错,他们不过是在对的时间遇见了错的人……因为那个时候桐儿的心中已经种下了另外一棵大树。

    上官瑾瑜看向窗外渐渐泛白的天微微叹了口气:“对不起……我母亲的心意也是为了我好,但她并不是故意要让你为难。”

    桐儿知道自己的谎言已经被戳破,但也不感到尴尬,而是微微笑着摇头:“不用这样阿瑜,这世界上最值得我们尊敬的便是父母亲对我们的爱。我知道伯母爱你,卧我并不怪她,反而庆幸自己能在这一刻守在她身边。”

    上官瑾瑜看向桐儿,桐儿伸手握住他的手背:“我说过,无论你怎样,我会一直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的。”像幽幽一样的朋友……虽然幽幽常常调侃她,但是在心目中,他们的位置却是一样的。

    上官瑾瑜大手一个反握,看向母亲叹息:“你就是这样……越加让我不甘啊……”

    桐儿一怔,终于没有再说什么。

    半个小时后,上官瑾瑜去打热水,桐儿在床边坐着见到上官妈妈转醒。

    桐儿立即上前,握着上官妈妈的肩温柔的问:“阿姨,您醒了?”

    郑女士睁开眼睛看见桐儿才发现,原来她没死……

    “桐儿……”她的眼底闪过一抹失望,原来想死都是这么困难的一件事。

    “阿瑜来了,他去打水了,马上回来。”桐儿也并未问她为什么要自杀,这些话也不该她问。

    “阿瑜……”上官妈妈一个颤抖,眼带惊恐的看向桐儿,“你怎么……你怎么把他叫来了!”

    桐儿愣了,难道……她不想见上官瑾瑜吗?那遗书……岂不是根本就是给自己看的!?

    郑女士也意识到了自己这一刻的失态,脸上闪过一抹窘迫,竟然不知道在这初醒的一刻该说什么好。

    不过,阿瑜既然不在这房里,她也没有死去,那么有些话她就不得不说了……

    “桐儿……”郑女士望着桐儿,既然她能在这里和阿瑜一起等着自己醒来,那她是不是其实对阿瑜也是有同样的心思?

    “伯母想请你……接受阿瑜……他去意大利也是为了你,他如今愿意奋斗争取上官家的一切大部分的原因还是为了你……所以你能不能帮伯母照顾……”

    “妈!”门‘砰’的一声被拉开,桐儿惊慌的回头,发现上官瑾瑜正站在那里,脸色沉黑的看着自己和上官妈妈,就像是陷入了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天气……恐怖而又阴霾。

    “阿瑜!”上官妈妈浑身一颤,眼露惊恐的看向自己的儿子。

    她虽然想做什么……但是她却并不想阿瑜知道,更不想让他感到难堪!

    “桐儿,你该回去了。”上官瑾瑜黑着脸走近来将水壶放下,看也没有看桐儿一眼,仿佛他们之间那温馨的聊天都不过是泡沫一般的梦境,梦醒了,也该各自回归各自的世界了。

    “阿瑜……”桐儿并不想走,她还没有劝上官妈妈,如果下一次上官妈妈再自杀……

    “我母亲是死是活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出去!”上官瑾瑜怒了,指着门外对着桐儿便是暴风雨一般的怒吼。

    桐儿怔在原地,他倒是从未对自己这般过……心里也知道,自己是管的太多了,他或许从来都不想让她插手他的生活或是人生,就像阿笙一样,都想让她置身事外。

    桐儿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转身便要走,她也是个有自尊的人。

    “别走桐儿,桐儿你等一下!”郑女士愣了一下却极快的坐了起来伸手便拽住了桐儿的大衣,然后眼带怨念的瞪着自己的儿子低吼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匿你明明就想……”

    “妈,你还想怎么样!?”上官瑾瑜低头,苍白的露出笑脸看着自己的母亲,看着她的挣扎,看着她的企图挽留,可他却只想哭。

    “我……我还想怎样……?阿瑜,妈妈只是想让你幸福啊……”

    “够了,你觉得这样真的能让我幸福吗?”上官瑾瑜伸手轻轻的打开母亲拽着桐儿衣裳的手,然后冷冷的看着桐儿道:“你走吧。”

    桐儿踌躇了片刻并未转身离去,而是正了身子面对着上官瑾瑜和床上正在流泪的上官妈妈,低声道:“伯母,我知道你……怎么想,但是阿瑜说的对,您是死是活和我都是没有关系的。”

    上官瑾瑜紧蹙着眉没有看桐儿,上官妈妈却是一脸错愕的看着她。

    那么善良的桐儿怎么可能说出这样的话?难道……真的是自己把她逼急了?她厌恶了自己?

    “不,桐儿……”

    “因为,我大抵也就是伤心,可是真正悲痛欲绝的人却是阿瑜。您真正的为他想过吗?是,您想让他幸福,所以您删掉电话里其余的所有联系人只留下我和阿瑜,然后割腕自杀,然后让我看见那封遗书……您是想告诉我,您在用死来要求我和阿瑜在一起。也许,我就那样答应了……可是您真正的为阿瑜想过吗?或许他并不想这样,他不想用这样的方式和我在一起,我更加不想。我和阿瑜是朋友,不管他拿什么态度对我,我始终是不变的,您也知道,我有男朋友,我不想让阿瑜难过或是难堪,可您却这么做了……阿瑜刚刚在你没醒来的时候趴在您床边上在哭您知道吗?他不想让我留下来是不想让他变得更加尴尬您有知道吗?我们有我们自己的方式来处理这些感情,如果您……或者是上官老先生插手,都只会让我和阿瑜越来越远……阿姨,祝您早日康复,我马上就要回意大利继续上学了,希望下一次回来还能来看望您。”

    桐儿说完深深的朝着上官妈妈鞠了一躬,然后看向上官瑾瑜冷漠的侧脸,转身终于离去。

    她知道,说这些话同样会让上官瑾瑜更加难堪,或许不再见她,但是她更不想看到上官妈妈执念的再做出些什么疯狂的事情或是说出什么话来,那样,上官瑾瑜如果失去了她,会比现在更伤心……

    他已经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她没有办法陪在他的身边,她只有她这一个人,不能为别人的人生负责,她只能为自己的人生而奋斗努力。

    而她的目标……始终都是阿笙。

    也许对于上官瑾瑜来说是残忍,但是这七年里,他们谁也没有对不起谁。

    上官瑾瑜对她好,她也对他好,只是心里的感情不一样罢了。

    有些事,是真的不能勉强。

    桐儿站在医院大门外看着已经完全变亮的天微微叹息,原来只有真正经历了,才懂。

    *

    桐儿将车开除医院的车库,车子‘砰’的一声突然抖了两下。

    桐儿心里咯噔想着出事了,下车一看,竟然爆胎!

    而她的车上并没有拿备胎……

    虽然很无奈不得不拿出电话给小丁叔叔打个电话,让他叫人过来。

    而她因为还要赶飞机所以不得不先回去。

    将电话握在手中,这些天她一直都在重复的拨一个号码,甚至能够倒背如流,能知道哪一个数字在这串号码之中占第几位。

    可是,总是无法接通。

    “嘟……”电话终于通了,桐儿甚至没有料及,太多的希望却总是失望,但这一刻惊喜却又来得太突然!

    桐儿顿住脚步双手握住电话,电话终于通了,他是恢复了联系吗?

    但是,笑容再次渐渐冷却,因为电话虽然通了却无人接听,直到冰冷的女声传来:“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桐儿挂了电话叹了口气,虽然有些不甘,但还放弃了手机,推门进入咖啡厅去买奶茶。

    买了杯奶茶出来,桐儿慢悠悠的过马路准备打车回去,飞机是上午十一点的,这个时候回去还能吃个早餐。

    “嗡——嗡——”桐儿正要过马路衣服里的电话却突然急促的震动了起来。

    桐儿慢悠悠的将电话拿出来,看了眼来电显示愣住了,阿笙……

    “喂!”桐儿也不急着过马路了,而是急忙的接起电话。

    “丫头……”男人低哑的声音隔了太久终于再次熟悉的在耳边响起。

    桐儿眼眶一热,这些天……他可终于有消息了。

    “你去哪儿了……我找你,好着急……”桐儿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抿着唇,红着眼眶只能委屈的抱怨……却更像是撒娇。

    罗玉笙也没有解释,只说了三个字:“好想你。”

    站在马路上迎接阳光的桐儿终于露出笑容来。

    心里有太多的话想要对他说,可是她知道,不是这个时候。

    “丫头。”

    “恩?”她终于开始慢慢的过马路,心情也渐渐的好了起来,之前的那些阴霾也终于一扫而光。

    “如果……我变得不再是从前的我……如果,我不再是你所认识的那个男人,如果我渐渐的没有时间再陪着你,你还会像从前一样只望着我,一直守在我身边,不离不弃吗?”

    桐儿有些不解他为什么突然问这样的问题。

    可是既然问了,她笑了笑便回答了:“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不管如何的物是人非,我的心里……都只有你。从很早很早以前便是,以后的以后也不会改变。”

    她愿意为了他,倾尽人生所有的光华。

    男人在电话那端轻轻的笑了,极尽暧昧的对着电话道:“丫头,等我回意大利。”

    “好。”

    挂了电话,她幸福的捧着奶茶抬头望才见一个光辉的太阳。

    这一天,有太多的结束,又有太多的开始。

    原本是要打车的,可是来来往往要上班的人突然多了起来。

    桐儿只能一直站在路边等着,人群突然喧哗,桐儿抬头,似乎对面大厦上的电视墙已经在开始播放早间新闻。

    桐儿拢了拢衣领,虽然今年的春天来得有些早,但还是觉得冷啊……

    “华城市罗氏集团前任董事长在十四年前全家遭遇火灾,但近日,突然出现两位遗孤,并称十四年前的那起火灾并不是意外,并已经要求司法立案查清当年真相。作为华城市第一财阀的罗氏集团董事长罗先生表示,只要确认二人身份便会将属于他们的集团双手奉还,而如今他们的身份得到确认,竟是上一任董事长嫡亲血缘……”

    灭门惨案?桐儿有些兴趣的看向大屏幕,却在看到屏幕上的人出现时,傻了。

    那不是……阿笙和安静吗!?

    桐儿的脑袋‘嗡嗡’直响,这才明白他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才知道,他果然姓罗。

    但是,桐儿却不曾知道,他竟然是华城市第一财阀集团罗氏的遗孤?听着旁解的话桐儿胆战心惊,这就是他说不出口的身世?而他这些年究竟是怎么过的……

    他宛若换了一个人,虽然消瘦了不少,但却越加的精神和俊逸了。

    此刻坐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对着众媒体声音冷清无比的道:“我和妹妹当年从火灾中逃生,因为受到过度惊吓和创伤,所以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将我们收养的人给了我们很好的治疗,所以我们的记忆和身体都渐渐的康复,如今回来是想要感谢三叔这些年对集团的贡献,也是想要感谢三叔如今给予我和我妹妹的支持。我和妹妹现在也还没有足够的能力来运作集团,所以以后还要三叔多多的帮忙。至于十四年前的火灾,我和妹妹虽然在现场,但是太多的事情都没有头绪,所以这件事还需要交给警察处理……希望大家多多关注。”

    “哇……好帅啊。”

    “啧啧,身世这么坎坷啊……我可听说当年罗氏的那场火灾是死了一百多个人呢,后来整个小镇的人都搬走了,觉得那里不详。”

    “是啊,简直是灾难啊,他们竟然还活着,好像一段传奇故事……”

    “但是罗氏有那么容易让他们拿回去吗?”

    “哪有那么容易说拿回去就拿回去的……我看那个三叔虽然一副诚恳欣慰样子,但心里究竟怎么想的,他自己才知道……”

    周围的人都在讨论着,桐儿却茫然无比。

    没想到她是从电视上才知道他的身世……心里虽然有些生气,却又同时理解着他,不知道他这些天究竟是怎么过的?

    这些人说的又是真的吗?他真的……和安静失去了一百多个亲人?在那场大火灾里……十四年前,安静不过七岁,而他不过十五六,他们是如何承受的?

    心疼,如排山倒海一般的向她袭来。

    手机突然震动,她拿起来一看,是条短信,发短信得人,竟然是他。

    她抬头,新文发表会还在继续,而他似乎在刚刚低了片刻的头。

    短信是意大利文,写着:等我回来,给你讲个故事。

    桐儿莞尔,回了一个字:好。

    片刻后,电视墙里的他终于目光更坚定的看向了镜头……

    ------题外话------

    ——本来打算虐的,怎么写着写着就放弃了。果然我还是不适合写虐,因为一写,我就觉得好累……累的完全没有灵感,然后还自我唾弃狗血。算了。我就只适合这样的基调吧……暖暖的,温馨。桐儿的故事快完了,接下来会加快晴空的步伐,小姑娘的故事没有姐姐那么多波折和坎坷,但也温馨可爱。(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