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八十一章

第八十一章

    桐儿想,上官老爷必定不是来给守诺过生日的。

    不仅桐儿这样认为,这个家里的每个人想必都是这样认为的,就连寿星湛守诺在厨房门外都在说:“这老爷子只是以为今天是元宵节吧?我一个孩子的生日还犯不着让他惦记着过来……”

    桐儿有些忐忑不安,因为上官老爷在看自己的眼神时异常的‘温柔’。

    仿佛变了一个人,上官老爷并不是那真正的上官老爷,而是另一个陌生的,不然怎么会突然对桐儿的态度判若两人?

    “听说桐儿你还会弹钢琴?”

    餐桌上,上官老爷也是对她充满了兴趣。

    桐儿看向父母亲,他们也是微蹙眉梢,看来对于上官老爷突然的到访也并不高兴和喜欢,甚至对于他对自己的突然热衷也不甚耐烦了。

    “……是。”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桐儿参加比赛得过奖,虽然没有苗苗拉小提琴那样已经享有一些名声,但只要一查都是知道她的确是会的。

    上官老爷‘哈哈’一笑,似乎也知道自己过得多余了一些,便自己打着幌子解释道:“不要误会,我只是觉得姑娘家弹个钢琴也是非常不错的。我是个长辈,难道还能像前些年那样不成?湛先生,薄检察官,我只是觉得……也许我们两家该更亲密一些才是……”

    话中有话,桐儿心里咯噔。

    她虽然出生并不在这个圈子,但她是在这个圈子长大的,又因为自己的条件所以对于这个圈子也算是特别的了解,她怎么能不明白上官老爷今天根本就是抱着目的前来的呢?

    果然,父亲眉间紧蹙,看向上官老爷虽然尽量的和善但也并不是十分的耐烦,只冷声道:“上官老爷如果还在想上次提过的那件事,我想还是作罢了吧。”

    薄荷也是颔首道:“这件事,我们并不是那样的父母,儿女的事情也要他们自己全然做主,上官老先生,这件事你还是打消了念头吧。”

    “怎么,”上官老爷被左右训斥终于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我们家老三就这么配不上这丫头!?”

    “哐当——”听了半响的桐儿终于心惊胆战的听出了苗头,手里的刀叉也是掉在了地上,满脸惊愕的抬头看向眼前的几位长辈,难道……这上官老爷……是来……给上官瑾瑜和自己说亲事的!?

    “上官伯父!”桐儿慌张的从椅子里站起来,有些尴尬和无措的看向上官老爷道,“您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薄荷揪着眉看着桐儿:“桐儿,这件事情我和你父亲是不会同意的,你放心就是……”

    所以他们说都没和自己说一声?

    桐儿明白他们的心,是觉得没必要说。

    可是上官老爷今天突然过来,又突然再次提及,她怎能不慌张,甚至觉得……荒唐呢?

    “哼!原来你们是这么看不起我们上官家!枉我还腆着个老脸亲自来你们家说这事,你们两个竟然是完全不放在眼里,连提都没提……我们上官家哪里配不上你们姓湛的了?还是个这样的丫头……”

    “上官先生!”

    湛一凡猛的站起来,怒瞪那怒不择言的上官老先生,看了眼身形有些摇晃的桐丫头,也是愤怒的捏了拳头,不客气的道:“你以为的屈尊,我们高攀不起。上官瑾瑜那小子是不错,可如果不是我们女儿的选择,就算是再好,我们也不接受!就算是生意场上的合作也需要几番商讨磨合才能敲定,更何况是儿女的婚事!上官老先生这是瞧不起我家大丫头,觉得她的婚事我们能像你对待儿子那样随意决定吗?很抱歉,我和夫人都不接受。如果是生意上的事,下一次我们还愿意和上官老先生再商讨合作,至于此事,蜀恕抱歉,我们要送客了。今日是老幺的生日,还请上官老爷不要打扰……”

    上官老爷气哼哼的拂袖而去,看来真的是极其的上了面子,此刻也是气恼不已。

    桐儿眼眶里早已经没有了眼泪,原本是着急的想哭的,可是听见父亲的这一番话,她此刻满心只剩下温暖和充斥的幸福。

    一直以来,这个养父都并不爱说话,就连对他亲生的儿女都是比较隐忍的,唯独对母亲比较宠爱,可是到今天桐儿才知道,原来这个父亲对自己和对弟弟妹妹都是一样的,他始终把自己当做他亲生女儿一般……

    母亲在那里微笑,似乎对父亲的此番行为很是赞同甚至……欣赏,他们便是那样的夫妻,互相欣赏,互相扶持,互相关爱……

    “谢谢你,爸爸。”桐儿吸了吸鼻子,终于还是勇敢的看着父亲露出一抹微笑来。

    “过来。”父亲湛一凡挥了挥手,桐儿立即走了过去。

    父亲伸手将她抱在怀里,拍了拍肩叹道:“其实,隐那小子我也是不太愿意的,年龄辈分来说,上官那小子反而适合些,但是你的选择是隐,那我们的选择便也是隐。我们湛家有今天的地位也并不是靠联姻得来的,你要记住,爸爸和你妈妈一样爱你们几个孩子,我奋斗的理由也始终是你们。”

    桐儿喜极而泣,她一直觉得,她所受到的父爱太淡,远不如母亲给的母爱浓烈。可这一刻她才明白,原来这个父亲从来都在给予,给予她吃她穿她稳定和越来越好的生活,她听得见,她甚至有今天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父亲给的。

    她从小就没有父亲,第一个父亲就是他。

    他虽然不太亲昵,可是他也会出席她的钢琴比赛……现在想来,这个父亲似乎一直都在爱着自己。

    “谢谢你……爸爸……”桐儿哽咽着紧紧的回抱着爸爸,湛一凡微微一笑,轻轻的拍着女儿的肩想要安慰。

    他对这个养女一向都是非常满意的,从小,就是比较喜爱这个小家伙,所以怎能不疼爱。

    一旁的薄荷向他微微一笑,湛一凡立即伸手,妻子走了过去,湛一凡将薄荷也抱进怀里。

    苗苗见了也立即扑过来:“我也要抱,我也要。”

    桐儿立即低手抱着苗苗进来。

    一旁的湛守诺和白一羽只痴痴的站着,湛守诺甚至有些嫌弃,但半响后却也有些忍不住的拉着小舅一起扑了过去:“今天是我生日,这算怎么回事嘛……”

    桐儿低低一笑,在父亲宽大的环保里低低的说了声:“阿诺,生日快乐。”

    *

    十五那一天,桐儿初见上官家的目的。

    但始终不明白,为什么上官老爷会亲自来说这样的事?

    甚至……他怎么会有这样的心思?难道是上官瑾瑜?

    桐儿摇了摇头,觉得不太可能。虽然上官瑾瑜的确对自己有那样的心思,可她始终不认为上官瑾瑜是那样的人,她相信上官瑾瑜是不会知道她明明喜欢的是阿笙却还要这样逼迫她的人,还有便是……她也不认为上官老先生是个会为了儿子而做这样的事的父亲,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隐情?

    抛开这些烦恼事,桐儿静下来便会想念阿笙。

    自从他和安静走了之后,便再也没有来过电话。

    桐儿心里是有些着急和担心的,不知道他和安静究竟是去做什么事情了?

    桐儿也试过给他打电话,但是始终都是打不通,所以桐儿联系不上他了……心里越发的想念,想要把今天这样荒唐的事情告诉他,可是他却偏偏消失了一般,仿佛从来都不存在过。

    桐儿该回意大利了,学校那边只是请假,再这样耽搁下去,学分修不满,或许就要被留级了。

    可是罗玉笙还没有回来,桐儿又担心他出了什么事情,最后和母亲商量了一番,还是决定让她明天便回意大利,而罗玉笙的事情,有父母亲在这边守着,也会尽快的找到他联系上他。

    虽然父亲突然说失踪了的‘隐叔叔’变得有些不靠谱了,但是桐儿也只能莞尔一笑,这是作为父亲的担心,她并不觉得那是不满。

    桐儿整理着行囊,苗苗抱着一个盒子跑进来说要和她说些话。

    姐妹俩在地毯上坐着,苗苗将盒子递给姐姐并笑嘻嘻的道:“姐,这个送给你。”

    “是什么?”桐儿伸手便要打开去过,晴空却一手按住她的手背并严肃道:“现在不能看,回意大利之后再看吧。当着我的面,我会不好意思的……”

    桐儿笑了笑,将盒子放到一旁的箱子里。

    晴空这才开心起来,转身挽着姐姐的胳膊道:“姐姐,你一个人过去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暑假我会去看你的!”

    桐儿伸手摸摸晴空的脑袋答应:“恩,我等你过来就是。不过……你要在家好好照顾爸爸妈妈他们。”

    “他们?他们哪里需要我照顾啊。特别是爸爸,每天都在跑操,妈妈也在练瑜伽,身体都那么好呢……”

    “他们现在还年轻,当然不需要你怎么照顾,我说的是贴心。比如帮忙拿包啊,倒杯水啊这些小事。姐姐不在不能做,家里就你一个女儿了,阿诺和小舅都是男孩子指望不上,当然只有你了。”

    晴空这才‘哦哦’的答应:“我知道了……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啊,我看那个隐叔叔他就是故意玩失踪的,不然年都过完了,怎么还不和你联系?根本就是一点儿消息都没有……他回意大利之后你可不要那轻易原谅他,也不要让他……让他那么早的就娶了你啊。”

    桐儿‘噗嗤’一笑,看着晴空那红扑扑的小脸蛋儿,心里才明白,原来她是起了这担心啊,犹犹豫豫半天,是想说这个。

    “谢谢你,我知道了,好妹妹。”桐儿捏了捏晴空的脸,想着这几天她总往外跑便也好奇的问:“不过,你这几天怎么都出门去了?而且都不带着小舅……”

    “小舅都已经开课上班了,你不知道么……”晴空叹了口气,她还想和小舅玩呢,但是小舅今年春节特别忙,初十竟然就上课去了,说是有个高三班……于是她只有无奈的每天都出去和双胞胎或是兔兔小馨玩儿了,只是偶尔会遇到那个扫兴的凌蛋蛋。

    但好在,他在外人面前总是表现的一副‘和你不熟’的模样,所以晴空倒也没有被他再惹恼过,只要无视他,倒也能开开心心的玩自己的。

    “而且我明天也要开学了,所以这几天才多玩了一点儿嘛……”

    姐妹俩温馨的渡过谈话的时间,直到都累了晴空才回了自己的房间,而桐儿一静下来心里便又想到了罗玉笙,不知道他究竟遭遇了什么事?只求他平安……别的一切她都不在乎了。

    随即又想到上官瑾瑜,不知道他现在境况如何?

    那天之后两个人也没有再联系,她也不能问他父亲是什么意思,她想……或许她是真的不能和上官瑾瑜再做好朋友了吧……有些事情经历过后,早已经都变了,不再是当初的那个自己,比如她和上官瑾瑜,都不再是当初的他们。

    桐儿迷迷糊糊的睡去,想着明天要赶飞机回意大利,回去之后只要认真上学,罗玉笙就一定会快快的回去……嘴角终于露出一抹安心的微笑来。

    夜半,桐儿的手机突然铃声大响。

    桐儿迷迷糊糊的接起,还未完全的清醒就听见电话那端的人急喘吁吁的道:“是湛小姐吗?这里有位郑女士正在医院抢救,而您是她手机上除了儿子之外唯一的联系人,请您赶紧来一趟吧……”

    桐儿一个激灵睡意去了一大半,立即坐起来,双手握着电话哆哆嗦嗦的才问:“郑……郑女士?”难道是上官瑾瑜的妈妈!?

    “她怎么了?是病发了吗?我马上过来……”

    “郑女士在病房的卫生间里割腕自杀,一旁还放了一封遗书……还是请湛小姐赶紧过来一趟吧,如果能联系上他的儿子就更好了。”

    桐儿的手机掉在地上,震惊的坐在漆黑的房间里,久久难以消化……割腕自杀!?(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