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八十章

第八十章

    “是谁在那里?院子里严禁燃放烟火不知道吗?”

    桐儿心惊胆战的转身便要逃,哪里知道她刚刚燃了两支而已就被人给逮住了!

    而且听声音,抓住她此行为的人很是愤怒。

    桐儿弯腰想要猫着身子逃跑,但她实在低估了对方在黑暗中的视力,竟然一眼看到鬼祟的桐儿,伸手怒指着她的身影并大吼走过来:“站住,别动!”

    桐儿吓得一背虚汗,心想着今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了,而且还要给爸妈丢脸,心里有些后悔这么冲动的行为,索性闭上眼睛也不逃准备等死。

    就在此刻,一只大手突然从后捂住桐儿的嘴,然后架着桐儿的一双胳膊也不给她任何挣扎的机会就把她给拖了下去。

    桐儿坐在草丛里,身后的人依然死死的捂住她的嘴并死死的捆住她的四肢,只是来说……真的有些尴尬和窘迫。

    但她也完好的藏住了自己,并且能透过草丛看到那个气急败坏没有抓到自己的人愤然离去的背影。

    桐儿暗暗的松了口气,却又很快挺起了背脊。

    身后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帮自己?是敌是友?

    桐儿开始试图挣扎起来,也就在这时,对方竟一手松开她,桐儿甚至听到他淡淡的叹息声,然后便是无比熟悉的声音传来:“你怎么来了?”

    桐儿转头,讶然的看着眼前的人。

    她找了他一晚上,没想到他却是这样出现的。

    黑暗中到看不清他到底受伤了没有,只看得见他漆黑的眸子似乎正紧盯着自己。

    “我来找你。”桐儿暗暗的送了口气,他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糟,心底也总算放心了不少。

    上官瑾瑜缓然起身,伸手将桐儿也给扶了起来,转身便走并道:“过来吧。”

    桐儿虽然有些忐忑,而且看着时间也该到了,不过还是拔步跟了上去。

    上官瑾瑜将桐儿领到很远的一栋房子,是桐儿刚刚并未走过的一层木屋,而且周围看似是非的安静又偏僻……难道他就住这里?

    桐儿想到刚刚主宅里的金碧辉煌,再想此刻眼前的木屋,有一种恍如不在同一个庄园甚至不在一个世界里的错觉。

    不过,看他的行动似乎很自由?根本没有被关起来这样的事……自由的开门关门,甚至站在门口邀请她进去。

    桐儿迈步进入木屋,让她意外的是,木屋里面很温暖,竟然有空调……原来她所以为的‘苛刻条件’还是有空调这样的优越环境的。

    桐儿在沙发里坐下,直到手包里的电话震动才想起,应该是母亲打来的。

    桐儿立即拿出手机忙不迭的接起,然后低声道:“妈妈,我找到他了……恩……可能要等一会儿……那就好……恩……我事情办好了就过来……谢谢妈妈。”

    没想到母亲很支持自己做的事,打完电话,桐儿抬头,上官瑾瑜已经到了一杯热水正递给她。

    桐儿伸手接过,发现上官瑾瑜的视线有些奇怪,低头一看自己才发现……她身上还披着他们家的桌布。

    桐儿立即放下水杯迥然的解下桌布:“刚刚太冷了所以……”说着又发现自己的解释有些过于无力终究还是闭了嘴。

    上官瑾瑜终于笑了笑,她永远都是那么天真,总是让她非常无奈。

    不过,很快上官瑾瑜又摆正好了自己的态度,冷着脸在桐儿旁边的沙发坐下,看着她冷然问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桐儿瞥了上官瑾瑜一眼,对于他的态度,她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

    她以为,他们不管怎样始终都会是朋友,可他自意大利那次分别之后,他却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无论是自己的主动联系还是这次她找他,他的态度似乎都不再一样。

    她甚至还记得他在机场的那次表白,那让她惶恐不安了许久,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自私的把他只当做好朋友,可是看来……他是不愿意的了。

    再看他脸上,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伤,桐儿也就真的放心了。

    前来,不就是想知道他的情况吗?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也就没什么好再说的了,免得再让他徒增不耐。

    “没什么事……”桐儿心里想明白了也就放下水杯站了起来,对着上官瑾瑜淡淡的道:“看到你好好的,我也就放心了,既然这样……我就先回去了,母亲和父亲还在等我。”说罢桐儿便转身向门口走去。

    但桐儿并没有那么顺利便离开,而是被上官瑾瑜快速的一把抓住了手腕。

    “怎么,”上官瑾瑜拽着她的手臂,抬头看着穿着精美礼服的桐儿淡淡道,“看见我这样的态度,觉得无话可说了吗?”

    桐儿微微一怔,没想到他会如此坦然的说出他们之间目前的尴尬。

    桐儿扭头,看着上官瑾瑜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淡淡回道:“恩,说不出话来。也觉得……没什么好说的。”

    “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上官瑾瑜揪着眉头看她。

    “我是以朋友的身份但心你,想来看望你。可你似乎并不欢迎我这样的身份。”桐儿轻轻的想要挣开上官瑾瑜的钳制,她想她话说到这样了,他也应该明白,她也不是个喜欢热脸贴冷屁股的人。

    “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上官瑾瑜并不放手,而是盯着她半响如此无奈的叹了口气道。

    桐儿愣了,这话……什么意思?

    上官瑾瑜轻轻一个回拽桐儿便被拽回了沙发里,然后他脱下了自己身上的外套披在桐儿的肩上。

    桐儿拉了拉他的衣裳,的确……暖和了不少。

    可他态度突然如此转变,又是为了什么?

    “这几个月我一直在忙着争斗,并不是故意不理你,如果让他们知道你也是我的弱点,我会更多的恐惧和不便,况且我也不想把你拉入上官家族的争斗,所以才那样冷落了你。还有今晚,你这样冒险的过来实在是太冲动了,如果被人抓住怎么办?想过你们家甚至你自己吗?所以刚刚我有些生气。”

    他像是在解释,说的话合情有合理,桐儿听着释然却又觉得……有些不自然。

    什么叫做她也是他的弱点?他难道还是……

    上官瑾瑜坦然的看着桐儿闪烁的视线反而不回避的道:“我并不想把‘喜欢你’这件事当做我们关系的终结,你不是大喊着,无论如何你也会把我当做好朋友吗?我喜欢你,和你把我当好朋友,并不矛盾。”

    桐儿蹙眉想要说什么:“可是阿瑜……”

    “怎么,难道你并不想和我做朋友,而是发现了你心里也是有我的?”上官瑾瑜突然倾身过来,将桐儿圈在怀里,低头便向她的唇靠去。

    桐儿快速的躲开,心惊的低呼道:“阿瑜别这样……”她颤抖着,就连看他也不看。

    她在害怕他。

    上官瑾瑜心里一痛,快速的放开她,自嘲的一笑,盯着她道:“我是开玩笑的……我知道,你喜欢那个人。听说他也回来过年了?他对你倒是十分的好……”

    桐儿心虚的看向上官瑾瑜,发现他是真的在笑并且一脸的无所谓才暗暗的松了口气,如果是这样,她就放心了。

    “恩……我爸爸妈妈也同意我们在一起了……”桐儿只是想和上官瑾瑜分享,却殊不知她的这句话无疑是在上官瑾瑜的伤口撒盐,疼的他脸色一片惨白,却还不能告诉她。

    “那……恭喜你们了……”

    桐儿似乎终于发现了自己不该说这样的话,有些事情或许已经不能和好朋友分享了。

    僵持了半分钟她才又缓缓道:“对了,你妈妈在医院……”

    “我知道。但我不能去看她,我也知道你替我照顾了她不少,谢谢了。”

    “阿瑜不用谢,那是你妈妈。”所以她是愿意为他做这些事的。

    上官瑾瑜伸手拍了拍桐儿的肩有些深重的道:“我年前撬了我大哥的一件大案子,又撬了二哥的许多事,他们都非常恼我,但是老爷子会保我,你就放心吧,我现在不过是被关禁闭而已,等再过几天我就能出去了……”

    像是在解释他此刻的情形,桐儿听了也不怀疑更不会问多余的话,这毕竟是她上官家的事,而她也没有想要插手多管闲事的心。

    桐儿离开的时候,上官瑾瑜只多交待了她一句:“我母亲那里劳烦你多照顾一些,她的病想必你也知道了,我只是想在她有生之年让她看见他的儿子其实是有能力争取该争取的一些东西的……至少,要让她死而无憾吧。”

    桐儿穿着上官瑾瑜的外套回到主宅,然后脱了他的外套放在后门的小桌上,上官瑾瑜说过让她放在那里便可以了,所以桐儿也没有多想便照做了,然后回到大厅,很快便找到了父母亲。

    母亲薄荷拉着桐儿的手,桐儿轻轻的颔首,薄荷才微微一笑。

    片刻后,父亲和母亲带着桐儿离场,在回去的路上他们也没有问桐儿究竟发生了些什么事,完全尊重桐儿的**。

    那天之后桐儿还是每天都去医院,帮着照顾郑女士,也告诉了郑女士其实上官瑾瑜非常安全无恙,只是郑女士却以为上官瑾瑜如今的无事也是因为自己和上官老爷的交易。

    桐儿心里有些不安,她怎么都比想不明白,那晚离开上官家的时候,原本连正眼瞧自己一眼都不肯的上官老爷怎么会突然热忱的对着自己说:“这是在意大利留学的桐儿吧?长得真是标志,今年也二十了吧?以后要常常来上官家玩才是,因为眼疏,叔叔今晚都没能好好招待你,下次再来,我一定好好招待你。”

    桐儿‘受宠若惊’,是什么让上官老爷突然变了态度她不得而知,却对他那态度非常的不安,总觉得……有着什么目的一般。

    而母亲和父亲也并没有说什么,直到大年十五,元宵节,也是湛守诺生日那一天桐儿才知道,上官老爷果然是抱了目的的。

    而对于她和罗玉笙之间,原来有些人有些事,在你在再次面对的时候,并不是不爱了,只是早已经物是人非……(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