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七十四章

第七十四章

    桐儿惊愕的听小丁叔叔说完,再看他手上的血和脸上的神情立即清楚的知道这必定不是玩笑,当即便忘了自己正在做什么想也没想便拔脚向外跑去。

    而罗玉笙极快的反应过来也没有迟疑的立即跟了上去,客厅里的众人也统统起身跟着追了出去。

    桐儿穿着拖鞋便跑进花园,她现在整个大脑都在‘嗡嗡’的直响,想起上官妈妈早上还见过的笑脸,想起她说起上官瑾瑜时眼底的温暖和嘴角的微笑,想起……自己的妈妈,她躺在病床上即使苍白的脸却还是笑着告诉她:妈妈不疼。

    桐儿喘息着终于跑到了大门口,果然,上官妈妈正靠坐在大门门口,胸前是一大片的血迹,嘴上也全是血,动也不动的闭着眼睛坐在蔓藤的绿墙下,在这冰冷而又黑暗的天里桐儿几乎要以为……她已经……不在了。

    “阿姨!”桐儿疾步奔了过去,蹲下来小心翼翼的握住上官妈妈冰冷的双手。

    上官妈妈缓然的睁开眼睛,看到桐儿来了牵强而又努力的拉出一丝微笑,手也轻轻的反握住桐儿的手,叹了一口气:“你终于来了……”

    “阿姨……你怎么了?”桐儿看到上官妈妈这样模样,眼睛一红,眼泪已经在眼眶周边打转,在她心里,上官妈妈因为是上官瑾瑜的妈妈,所以她特别的喜爱也特别的尊敬,地位就像洛以为和孟珺瑶一般。

    “不过是……犯病了……咳咳……”上官妈妈揪着眉又重咳了几口,桐儿从不知道她竟然还有如此严重的病,当即便挽着她的胳膊作势要起身并道:“我送您去医院吧!”

    “不……不……”上官妈妈立即按住桐儿的手并虚弱的急喘道:“桐儿啊,我这病太久了……去医院也无济于事的……阿姨来找你……是因为阿瑜啊。”说着上官妈妈便流起了眼泪。

    “阿瑜?”桐儿这才惊醒过来,是啊,上官妈妈这样跑到这里来,上官瑾瑜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阿姨,阿瑜他怎么了?”桐儿抹了一把眼睛的湿润,紧紧的抓住上官妈妈的手立即追问。

    说起上官瑾瑜上官妈妈就哭得更加凶了,抽搭着终于将事情缓缓道来:“桐儿……我不知道能找谁了,只有你了,你妈妈是检察官,你表姐是警察,阿姨只能求你了……阿瑜他,他可能被他大哥给绑了!他从昨天就没有回来,今天我在家等他,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后来就直接关机了,我真的害怕他出什么事情了,我就去了本家,他们不让我进去也就算了,可我想知道阿瑜的失踪和他们有没有关系啊……他大哥二哥一直讨厌他,处处都与他作对,打压他,曾经当着我的面也打过阿瑜,阿瑜一个人势单力薄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我害怕……害怕啊……求你帮我找找阿瑜吧……咳咳……咳咳……”

    上官妈妈又剧烈的咳起嗖来,桐儿这才注意到她的脸有些肿,脖子还有一些淤青,而受伤也有擦掉皮的红肿迹象,看来她真的去了上官家而且受了伤。

    桐儿用力的握着拳头,这个上官老爷,他就真的这样无情?那上官家这样对待阿瑜的妈妈,他就真的这样看着?

    “阿姨您别说了,我们先去医院吧。”桐儿红着眼眶要把上官妈妈扶起来,早已经追来并就站在身后的罗玉笙立即上前来帮忙。

    “桐儿。”薄荷上前来,看见这样狼狈的上官妈妈什么也没问便立即吩咐小丁:“小丁,开车送……郑女士去医院。”

    上官妈妈姓郑,所以如此称呼也让郑女士心里舒服,她感激的向薄荷点了一下头:“谢谢……可湛夫人,你能不能帮我……”

    “我们桐儿还小,这些事我们会帮忙的。”薄荷立即回道,郑女士也是聪明人,立即明白了湛夫人话中的意思,就是桐儿年龄还小不能,不能插手上官家的事。

    郑女士也不勉强,只是微弱的叹了口气,被桐儿和罗玉笙扶着往前走了两步,只两步,却又突然‘噗——’的一声吐了一口血,而后身子一软便倒在了罗玉笙的怀里,显然已经不省人事了。

    罗玉笙也不犹豫,一把将郑女士横抱了起来,然后看向桐儿问:“车库在哪儿?”小丁虽然已经去开车了,但这速度明显太慢。

    “这里。”桐儿立即扯着罗玉笙的衣袖向车库的方向而去。

    “桐儿!”薄荷突然唤了一声,然后蹙着眉看着她道:“你就在这里,让苗苗带你隐叔叔去。”

    桐儿顿了顿,不明所以。

    “你不能跟着去医院。”薄荷又道了一句。

    “可是妈妈……”桐儿不放心的看向罗玉笙怀里的上官妈妈,上官妈妈已经晕倒了,上官瑾瑜又没了消息,她怎么能不去呢?

    “听话。”薄荷自然也有她的考虑,她不希望桐儿插手上官家的事,上官瑾瑜这小子交朋友可以,可是如果要桐儿插手上官家族的事却是万万不行的。

    上官家的复杂程度不亚于栾家,是潭非常深的水,而且今晚桐儿要坦白的事情虽然还没有坦白出来,但她也明白了她那还没说出口的话地意思,从小就是看着她长大的,怎么可能不明白她的心?

    当年她问了自己要了隐的msn号码,又帮隐找到妹妹,再为隐受伤,这几年快速的成长最后甚至提出去意大利留学,她这个做母亲的隐约的也感觉到了她的意思,但是从未说破过的事情她也不能主动提起,直到这次他们一起从意大利回来过春节,隐又是从未回来过过春节的人……心里怎样都会有预感的。

    虽然隐的事业和身份会让薄荷同样觉得没有什么安全感,可相比较桐儿自己的心意和对隐的了解和熟知,虽然这两个人有些年龄差距,又有辈分横在中间,但是只要两个人互相有这方面的心思,薄荷也是不会反对的,因为她尊重孩子自己的意思,只是在桐儿已经有了选择的时候,关于上官家,她这个做母亲的当然还是希望她不要去碰触的好。

    罗玉笙看了薄荷一眼,只低声的对桐儿道了句:“我会跟着去医院的。”说完便跟着苗苗向车库的方向快速而去。

    一路上,晴空都有些茫然。

    回头偷偷看身后的高大身影,姐姐没说出口的话到底是什么?难道她真的和这个‘隐叔叔’在一起了么?虽然她还是觉得这个人比起姐姐来说老了些,但是姐姐不会真的喜欢这个人吧?刚刚……他抱起这个阿姨时,苗苗还觉得他其实挺帅的……

    “那个隐叔叔……”晴空憋不住心中的疑惑,回头望着男人,问:“你和我姐姐在谈恋爱么?”

    问得那么直接,反而让罗玉笙有些意外。

    不过,罗玉笙很快便又笑了笑,这是湛家的孩子,实在没什么好意外的。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也实在没什么好隐瞒的,罗玉笙点了点头承认:“嗯。我喜欢你姐姐。”

    “我就知道!”晴空轻呼了一口气,好像对于自己‘猜对了’而感到一丝愉悦,不过很快便又正经了起来,再次扭头看向罗玉笙问:“可是……你们会永远在一起吗?”

    罗玉笙微微一怔,低头看向晴空,这个小丫头问问题却能问的这么犀利,她确定她自己不是有备而来的?

    可是这个世界上有人会永远在一起吗?罗玉笙并不知道答案。

    他没有回答,小丁的车已经开了出来。

    罗玉笙将郑女士放进车里,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然后车子便飞快的开了出去。

    晴空站在原地跺着脚疑惑,这个问题很难回答么?

    爸爸和妈妈不就永远在一起吗?而自己和小舅也会永远在一起的!就算她老了,也会照顾小舅……这很难回答么?

    这个时候的晴空很难理解,为什么想要永远在一起的人,有时候会变得那么难。

    *

    桐儿很难再吃下任何事物。

    她听了妈妈的话留在家里,可是现在整个脑海里都是上官妈妈说的话,上官妈妈狼狈的样子,甚至上官妈妈所说的上官瑾瑜有危险的事。

    她不懂妈妈为什么不让她跟着去医院,她曾经和上官瑾瑜是好朋友,上官瑾瑜也常来家里作客,妈妈是知道的,妈妈怎么能让她坐视朋友有危险,就因为他们家族可能复杂,所以就让她远离呢?

    桐儿不想再吃饭,实际上,因为这一出,大家都没什么食欲再吃什么东西了,没一会儿便统统撤了饭菜去客厅里看晚会,桐儿则自己到花园里呆着。

    “桐儿。”薄荷跟着桐儿出来,轻唤了一声。

    “妈妈。”桐儿抬头看着薄荷过来,薄荷伸手摸摸她的脑袋,在她旁边坐下。

    “你心里是不是在怪妈妈?”薄荷是个聪明的女人,哪里会不明白桐儿的小心思。

    桐儿没回答,但是她的沉默便已经是答案。

    薄荷叹了口气,将一旁的抱枕拿过来垫在自己腰下,抬头看向漆黑的天空淡淡道:“妈妈也是为你好。你真的想让隐感到失望?”

    桐儿扭头诧然的看向薄荷,有丝震惊:“妈妈……”难道妈妈已经明白了?

    “你想瞒我还是太稚嫩了些,你们一开口我便知道你俩是真的成了。”

    桐儿还是难掩震惊,妈妈怎么能这么厉害?

    “你醇儿姐姐和你李姐夫当初在一起的时候给我的震惊更大,所以你们俩这从小便有迹象的感情在我看来根本不算是什么,我也早就有些预感了,你去意大利不就是为了他吗?”薄荷是检察官,心思的细腻和敏感和别人自然是不一斑,早看出来其实根本也不足为怪。

    “可妈妈……你……赞同我们在一起吗?”桐儿实在没想到,自己担心了很久的问题,原来妈妈根本早已经看了出来,而且眼下看来……似乎还是同意的?

    “为什么不呢?你隐叔叔……或许你私底下已经不叫他为叔叔了,但他十六岁我便认识了。当年他便是个十分会隐忍的人,我也看出他不会是个平凡的人,他的过去虽然是个谜,但是他活在这个世界上的这份儿坚韧当年我便是十分欣赏的。虽然他如今的身份也让我不太放心你们的未来,但是我相信他是个十分懂得分寸的人,人活在这个世界上谁不为自己和未来奋斗?他还有个妹妹,为了这个妹妹和你,我相信他也不会真正的步入歧途。而他这样的人,其实与你一样,都是非常缺乏安全感的。桐儿我知道,你关心上官,但是上官的事我和你爸爸会看着帮忙的,你既然已经决定向我们坦白,就说明你们是真的决定要在一起,上官的心事我不相信你不知道,所以以后他的事,你都不要再管了,让隐和你自己都多一份责任心和安全感,这就是我这个妈妈的心思,现在你要怪妈妈吗?”

    薄荷不希望自己和女儿之间存在任何的间隙或是芥蒂,有事情便坦白说清,大家互相明白心意,这样家人之间才能永远靠在一起。

    桐儿也终于明白妈妈的心意,感激的投入她怀里,真心的说了句:“妈妈……谢谢你。”

    薄荷迟疑了一下才拍了拍她的肩叹了口气,实际上,这丫头虽然明白她的心意,但其实还是会想要去关心是不是?薄荷也不再问,这是桐儿自己的事,她只能给意见,给自己的意思,并不能真正的强迫她不能去做某些事。

    又或许,有些事需要她自己真正的经历了她才会明白。

    桐儿的确明白了薄荷的心意,也是真心实意的感到感激,只是她真的放不下。她想起亲生母亲去世前的模样,所以心里怎样也放不下上官妈妈。她又想起上官妈妈说的上官瑾瑜一直没有回家,所以也担心上官瑾瑜真的遇到了什么事。

    当年在小区里撞见上官瑾瑜的哥哥将他推到冰冷的河水里,也是这样寒冷的天,他一个人在河里挣扎,说实话她相信上官瑾瑜的哥哥或许还会对他做出什么事来,所以她根本无法因为要给阿笙安全感而完全不管上官瑾瑜,她做不了那样的决心。

    她的心里只有阿笙,只喜欢他一个人,这是不变的事实。

    而上官瑾瑜是她这么多年的好朋友,他为了自己做了那么多事,她怎么能因为‘避嫌’就对他的母亲不管不问,甚至不管他?

    她也相信,阿笙会支持她的。

    阿笙,是不是?

    ------题外话------

    ——最近老有妹纸问,什么时候能完结番外,坦白的讲,番外年前完不了,提前说声春节不更番外,我要过个好年,三年春节都是在码字,今年好不容易赶上完结正文,一定是要休息的。

    ——然后便是,没有支持正版的妹纸,您潜水可好?(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