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不过,依照罗玉笙那非同凡人的警觉度,就在门口的人兀自得意洋洋的时候,罗玉笙已经悄无声息的从衣服里摸出自己的枪来。

    “出来。”一边离开桐儿的唇,罗玉笙冷无声息的突然令道。

    回眸,冰如刀锋一般的眸子已经向那缝隙迸裂射去。

    当然,他也知道这个时候出现在门口的人不可能会是薄荷或是湛一凡,如果是他们二老,只怕早已经破门而入给了他几个大嘴巴子,所以此刻出现在门口却又悄无声息的人必然会是个心存不轨之人!

    也许是仆人,也许……是等着看他们好戏的某位叔叔或者阿姨。

    但罗玉笙实在没想到,推门而入站在门口一脸坏笑的……竟然是湛守诺!

    罗玉笙快速的收起随神枪,桐儿则惊慌的脸色惨白。

    “阿……阿诺?”桐儿不知道罗玉笙已经悄无声息的掏了枪,只是在罗玉笙说‘出来’二字时,脸色就变了,竟然有人在偷看他们!?会是谁?难道她……她这就要被家里人给知道了吗?

    桐儿心里‘砰砰’直跳,大有一种即将壮烈牺牲的觉悟,但当湛守诺走出来时,她还是惊讶的连嘴巴都合不上了。

    竟然是湛守诺!?而他此刻脸上露出的笑容让桐儿不禁寒颤,这小子明明才十一岁而已……怎么看起来怎么的危险?

    罗玉笙则是宛然一笑,心里叹道:这小子果然是姓湛的!

    “进来吧。”隐转身在床边坐下,轻扬下巴令道。

    桐儿则规矩的坐好,心虚的抿着唇,动也不敢再动。

    湛守诺也不嘘,大摇大摆的走进桐儿的卧室还顺便带上了门。然后走到床对面的沙发坐下,双手抱坏反而一脸睨视的盯着床上的二人,脸上的表情则完全是一副‘看你们怎么解释’的样子。

    桐儿暗暗吃惊,大半年不见而已,阿诺怎么成熟这么多?虽然模样还是小孩儿,但是这姿态……哪里像是小学六年级的孩子所能拥有的?

    罗玉笙则是有些哭笑不得,看来这小子早就在怀疑了,不然也不会这一副势在必得还在门口抓他们现行的样子。

    “说吧,条件是什么。”既然他已经表明他聪明的姿态,罗玉笙也不和这小子绕圈子了。

    湛守诺笑笑:“大姐夫聪明,我想要的东西很简单,一把枪给我玩玩儿。”

    “不行!”

    “不行!”

    异口同声的桐儿和罗玉笙相视一眼,桐儿耐不住心里的吃惊和震惊,立即半起身看向湛守诺着急的道:“阿诺,你要枪做什么?还玩一玩儿?你确定你不是开玩笑吗?”那可是枪,不是玩具!

    罗玉笙的脸也冷了下来,他虽然好说话,但明显这小子以为这就是他的软肋,想拿捏着自己了。毕竟才十一岁,不懂得什么叫真正的‘讲条件’。

    湛守诺半起身作势要走:“那既然如此……”

    “坐下!”罗玉笙起身,霸道冷然的气势立即将湛守诺给压了下去,虽然眼底闪过一丝不满,但湛守诺还是坐了下来,毕竟才十一岁,想要和二十九岁的罗玉笙相比,总归是要嫩许多。

    罗玉笙瞧着能将湛守诺压下便心里有了数,度步到沙发边,低头俯视着湛守诺冷眼冷笑,问:“小子,你知道我有枪?”

    “我看见了。”湛守诺看向罗玉笙的腰,刚刚他可是看见他从那里拿出又从那里收了回去。

    罗玉笙颔了颔首,想着也是他刚刚瞧见了不然不会开这么大的口。

    “那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罗玉笙又问。

    湛守诺迟疑了一下才回道:“杀人……放火?”

    “阿诺,隐叔叔他没有……”桐儿在身后帮着辩解,她可不想弟弟误解了阿笙,再说……现在她被湛守诺瞧见秘密了,心里也亏虚的很,也只能由着罗玉笙在这里和他讲条件,不然真害怕现在阿诺就跑出去大声宣布他刚刚所看到的那一幕。

    桐儿虽然也后悔竟然没有锁好门……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能想解决办法。

    罗玉笙回头欣慰的看着桐儿笑了笑,这丫头知道在她弟弟面前维护自己了。

    湛守诺撇嘴盯着桐儿冷冷问道:“姐,你这样,爸妈知道吗?”竟然和一个‘叔叔’接吻。

    剩下的话湛守诺没说出口桐儿也知道她究竟什么意思。

    桐儿哑口,一张脸胀的绯红,却只能支支吾吾的道:“阿诺……你能不能……我……我和隐叔叔……我们是在谈恋爱……但是……但是我们绝对是要告诉爸爸妈妈的……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时间罢了……”说完桐儿望着湛守诺,从来没有这么期盼过弟弟的回答,希望他不要让自己失望。

    “这……就要看你男朋友的意思了。”湛守诺宛然一笑,抬头看向罗玉笙,这个叔叔看来很是喜欢他姐了,不然不可能和自己磨到现在,所以他的试探是对的。

    桐儿咬了咬唇却颇有原则的道:“但是枪咱不能要……”那东西有多危险也不用桐儿解释或是想象了,反正无论如何也是不会把枪给湛守诺的。

    湛守诺摇头摆脑,却只看罗玉笙,他在等这个男人的回答,可不是自家姐姐的那微弱的反抗声。

    罗玉笙眼露欣赏的盯着湛守诺,当年他的父母是否也是用这样欣赏的目光看着自己?颇有一种欣慰之感……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现在就出去坦白?”但是,不能被这小子以为是自己怕了他所知道的秘密,不然以后成为一家人,也要被他算计。

    湛守诺伸手示意,笑眯眯:“您请。叔叔。”

    此笑容,却生生的让桐儿吸了一口气,阿诺怎么变得像只狐狸?

    罗玉笙却笑了,进门叫他姐夫,现在叫他叔叔,他的确有些智商,不像个十一岁的孩子,反倒像个狐狸。

    “除了枪,什么都可以。”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他这个‘犯了错’的人唯有让步,反正是不能让桐儿这丫头这个时候难堪的。

    “好。”湛守诺也爽快的答应,反正他要枪那玩意儿也没用,只不过是为了试探所以才开了这样的口。

    “那你要什么,阿诺?”桐儿还是有些不确信,阿诺会帮忙遵守秘密吗?

    湛守诺看了桐儿一眼,心里却是痛心疾首,这个姐姐还没有嫁出去就已经胳膊肘往外拐了,看来这两个人是真的非彼此莫属了?

    湛守诺摇了摇头,拍着手从沙发里站起来却只是道:“以后再说吧,就当你们欠着我的。”

    罗玉笙摸着下巴看着湛守诺离开,还是无法相信,这小子确定只有十一岁?

    桐儿慢腾腾的下了床,有些郁闷的摸着头,她倒是相信阿诺既然答应了就不会说出去,但是心里总不是个滋味。阿诺是弟弟,却被弟弟抓住了把柄……这算是什么事情啊?

    “阿笙。”桐儿伸手拽了拽罗玉笙的衣袖,罗玉笙低头向她看来,看到她轻蹙的眉间便伸出手指揉了揉那小山,轻声道:“对不起,如果不是我翻窗户,就不会被发现。”

    桐儿低头,接受他还算诚心的道歉。

    罗玉笙失笑,这丫头真觉得是他错了啊。

    不过,随即他又无比认真的道:“等只有你爸妈的时候,我会向他们坦白的。”既然他要开始,便是抱着认真的态度,而既然认真了,就没有再瞒着的必要,迟早都是要见光的,这样他辛苦,她也辛苦。

    桐儿低头,看着他的大手,伸手过去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心,反握住他的手心,抬头看向罗玉笙正低下来的眼睛微微一笑:“我们一起去吧,一起坦白。”

    其实,要回来便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也许会被撞破,也许会被责骂,也许会被不理解,也许……需要一起去面对和坦白,这一切的一切的可能性她都想过,她也不是个完全没心没肺的人,怎么能将他们的爱情全部给他一个人负责了?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我们一起,好么?”她害怕他会一个人承担所有,所以就算哀求,她也要和他在一起。

    罗玉笙满眸的温暖看着身边的人儿,她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说要和他在一起的女人!

    *

    大年三十,桐儿起了个大早和朱姐一起去市场买菜。

    这一两天家里总是挤满了人,也许是因为三家人就住在一起的缘故,所以桐儿和罗玉笙总是找不到机会向众人坦白或是说明的机会,于是一拖再拖,便到了大年三十这一天。

    往年的每一次除夕桐儿都会起大早和朱姐或是张阿姨他们一起去菜市场帮忙采购,桐儿本就不是个喜欢睡懒觉的人,又加上她总是很勤快,所以大家也就不劝她由着她每年这样做,而今年她也从意大利回来,所以即便还没有到过时差却还是像往年那样跟着出来了。

    朱姐也是个勤快的女人,和她丈夫小丁一起住在湛家,也在湛家工作,早已经把湛家当成了自己的家,所以勤勤恳恳的她除了有些贪小便宜之外倒也是个十分让大家喜爱的女人。

    “大小姐,这些让我来提吧,再过十分钟你丁叔就要来接咱们了,没事儿的啊,你不要累着了。”朱姐总觉得桐儿那细胳膊细腿儿的还来提东西总让她有负罪感,所以一边大买特买还要折腾着从桐儿手里把袋子抢下来。

    桐儿无奈的看着朱姐,朱姐就是这样,她来到湛家之后就是最舍不得自己干活的一个。虽然这些都是自己想做的,但她依然总是碰也不让自己碰,在她心里,阶级观念太重了。

    桐儿只好在后面推车,因为今天家里走不开,所以只有他们两个出来,于是朱姐又推了个推车,里面已经堆满了鸡鸭鱼兔……

    “这是……桐儿吗?”忽然,有熟悉的声音从左边传来,桐儿扭头望去,有一丝诧异,竟然是……上官瑾瑜的妈妈。

    “阿姨……您好。”因为和上官瑾瑜从前无比的亲密,所以桐儿和上官瑾瑜的妈妈也比较熟悉,她是个比较温柔而又细腻的女人,总是会亲自动手做许多饼干或是蛋糕,拿给桐儿吃,拿给他们家里人吃,桐儿也去他们家里做过客,夫人也是特别的热情,好像……因为她是上官瑾瑜第一次也是唯一带回过家里的朋友。

    从前不懂上官瑾瑜的这份儿心思,现在想来,似乎那也是因为他的心。

    所以,桐儿此时和从前看着夫人的心情却又完全不同的了。

    因为心有内疚于上官,也很想知道上官的近况。

    “真的是你啊。”上官妈妈快步走来,伸手摸摸桐儿的脑袋,一脸欣喜,“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果真是你回来了。你既然已经回来,怎么不去家里作客呢?上官整日闲在家里,我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你回来了正好,他的日子又会充沛起来的。”

    上官妈妈的身份桐儿知道,她并不是上官家的夫人,她的身份和地位都很尴尬,是上官老爷养在外面名正言顺的‘二夫人’,不过似乎已经没有了情意,所以当年将她放置美国,而又因为上官瑾瑜的长大,所以她才又被接了回来,母子俩住在外面,总是会遭受许多的流言蜚语。

    这个世界便是这样。

    但是桐儿很尊敬她,不仅是因为她是上官瑾瑜的妈妈,而是因为她作为一个母亲实在牺牲和奉献了太多太多……她知道她不能够给上官更好的生活,所以她愿意经受众人的唾弃成为‘二夫人’,哪怕上官老爷对她已经不再有任何的情谊,她也不在乎。

    她在乎的是‘上官’这个姓所能给予上官瑾瑜的东西,而不是‘上官’这个姓所能给予她自己的东西。

    这是上官妈妈曾经给她说过的知心话……那天下午,上官瑾瑜在厨房里忙着给她们两个做饭,而她们两个则坐在阳台上喝茶聊天,也是从那一天开始,桐儿开始尊敬她。(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