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六十四章

第六十四章

    “既然勾引了我,就要勇于负责。”

    桐儿浑身一颤,谁勾引他了?怎么他说得那么难听呢,她可是什么都没做,只不过偷亲了他一次罢了,还为那偷亲付出了那么惨痛的代价。

    桐儿不会隐藏情绪,所以眼里的委屈和控诉也是被他一眼看穿。

    轻‘嘶’了一声,伸手手指轻轻的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瞪着眼睛低头看她:“还敢不承认了?谁偷亲我了?谁每天用那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我了?谁每天用那糯而温柔的嗓音‘叔叔、叔叔’的叫了?谁在眼前光着身子来着……”说着说着隐的眼睛就热了起来,他也从未对一个女子有过这样冲动的感觉,就偏她,让他几日难免。

    桐儿狠咽了一口口水,惊讶的盯着他。

    他的这些控诉,多么的无耻啊!但偏偏她这个时候一句话都不能反驳,心跳还完全不受控制的跳个不停,一时间突然来了太多的惊喜和意外,仿佛还只是一个恍然的梦。

    “你真的……”桐儿有些心虚的抬头望着眼前的男人,还是不太敢置信的问他,“要我做你的女朋友吗?”这可是她一辈子都不敢想的奢望,她一直都只是想偷偷的喜欢他,没想要任何结果。

    隐眯了眯眼,她就那么没有真实感?

    大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再次低头逼近她的脸蛋儿,在暧昧昏黄的灯光下对视着她的眼睛淡淡的‘嗯’声道:“我从不开玩笑。”说罢还给了她一个微笑,“怎么,不敢?”

    这笑,总是有些危险的。

    桐儿吞咽着口水摇头:“不是,可我们的关系……我不敢告诉爸爸妈妈……”

    “谁让你说了?”隐挑眉。

    桐儿的心猛地提起,抬头诧异的看他,不说么?那他是要……

    大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轻声喃道:“我会跪着去求他们的。”

    桐儿震惊而又诧异的望着他,跪着……求?他真的愿意这样做吗?

    她眼里的震惊和感动让他的心没来由的融化,他只不过一句话,她却好像已经很满足了。他会心疼的……

    将她轻轻的拥进怀里,低头看着她的小脑袋,隐淡淡道:“这下知道我多喜欢你了吧?不过你要到时候看见了才能相信,所以我现在不勉强你来体会我的心,只要做我的女朋友,然后幸福的被我保护就好了,知道了吗?”

    桐儿已经被今晚的他的种种行为弄得晕头转向了,此刻也只能乖乖点头。幸福来得太突然,她却不敢接受……她值得拥有他吗?抬头望着他坚硬的下巴,桐儿更用力的往他怀里钻去。

    *

    两个人回到饭厅,又是牵着手,桐儿的脸蛋粉红微红,嘴巴嫣红微肿,明眼人一看便知到是怎么回事。

    莫妮卡吹了一声口哨,显得特别兴奋。桐儿总是弄不明白莫妮卡,难道分了手的恋人真的还能像他们这样相处?桐儿心里有疙瘩,但是莫妮卡似乎还完全不当回事儿。

    倒是尤金面无表情,吃饭吃的特别香,看了他们一眼便没有再抬头了。

    桐儿不敢看任何人,坐下来便低头吃饭,当然……还喝了两杯粉色葡萄酒,既然他都给她取了出来,不尝尝怎么说得过去呢?

    吃过晚饭尤金和莫妮卡便自行离开了,桐儿被隐牵着来到客厅看电视,因为全是意大利语,他又抱着桐儿的肩,挨得那么近的坐在一起,桐儿完全没了心思在电视上,根本就不知道此刻放的是新闻还是电视剧或者娱乐节目,倒是耳边不停的传来‘merrychristmas’的欢呼……

    “你喜欢去哪里玩?”突然,隐低头问桐儿,眼神温暖而又低沉。

    “……随、随便……”

    “啊……随便只有冰激凌。”

    桐儿不解,隐蹙了蹙眉,摸着自己的鼻子笑道:“安静每一次便是这样应答我的‘随便’。国内不是有个这样牌子的冰激凌么?”

    桐儿这才勉强的扯了扯嘴角,所以刚刚那个是冷笑话?

    “哎……失败。”见她笑的那样勉强,他第一次刻意逗安静以外的女孩子却尝到了非常的挫败感。

    “没有没有啦,很……好玩啊。”

    隐递来一个‘真的吗’的质问眼神,桐儿低头,好吧,其实真的很冷。

    “那……我们明天能去逛街吗?”知道他是想陪着自己出去,所以她立即仰着头笑问。

    “嗯,当然可以。”虽然人有点多,但是有他在,安全倒不会成问题。

    “不要那些人跟着呢?”桐儿回头望了望即便是在家里也站得笔直会轮班轮岗的黑衣人们,虽然有他们跟着会比较有安全感,但她更想来个真正的‘二人约会’。

    “恩,那就不要他们跟着便是。”隐宠溺的笑了笑,将桐儿半抱进怀里,这个时候她说什么他都会答应,就算她说要星星,他也会想办法去天上给她摘一颗下来。

    桐儿靠在他的怀里,笑的异样甜。

    两个人谁也没有真正的将心思放在电视上,却那么安静的坐在沙发里,开着电视,各自沉浸在抱着彼此的美好感受里,就这样渡过了平安夜的十二点……也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一起过的圣诞节。

    “喏,一定要吃苹果,这样才能在接下来的一年里平平安安。”桐儿捡起茶几上的两个苹果,自己一个,递给他一个。

    隐看着眼前的桐儿,很多年前安静也会这样递给自己苹果,甚至连父亲也不放过。他们大男人怎么会爱好这样的玩意儿,更何况还是西方的传统节日,但是他们疼爱宠溺安静,所以不管她有什么要求他们也会答应,小小苹果又算是什么。

    只是后来出了事,他自己一个人过了很多年,每年在意大利的时候也从不会过这节日,就连后来与安静重逢,安静也不再像当年那样,像是刻意的避着,每一年圣诞节和平安夜他们兄妹甚至连面也不见……今天也是突然想要见她,倒不是日子更重要,而是想要和这丫头安静的处一处,没想到她就这样把苹果拿了出来。

    隐伸手有些迟疑的接过,桐儿已经‘咔嚓’一口啃起苹果来,那干脆的模样,似乎不是苹果而是在吃下未来一年的平安。

    笑了笑,隐也吃起苹果来,就算是为了她的心愿吧,这苹果也得吃下去。因为……她和安静一样,都是他愿意无条件去宠溺的人。

    摆钟过了十二点,苹果也吃完了,隐起身牵着桐儿准备送她回房。

    明明就在同一个城堡,这样的恋爱方式,这样的开始,让桐儿觉得有些怪异,就像她和他的关系,开始的这样怪异,却又让她心里欢喜。

    送到门口,桐儿转身看向隐,红着脸问:“叔叔……我们明天早上就出门么?”

    “还叫我叔叔?”隐欺上来,将她压在门板上,低声坏坏的笑问。

    桐儿咬着唇抬头看他:“那……叫什么?”习惯了‘叔叔’这个称呼,就像小时候习惯了‘隐哥哥’的称呼一样,倒不是真的把他当做了叔叔。

    “叫我笙。”

    “笙?”这又是什么名字?

    “我的本名是罗玉笙。杰西是我的英文名,后面的罗是我的本姓。”其实早就该告诉她自己的本名,但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她总是那样叫他叔叔,让他体内兽血狂升,偶尔听着……还怪激荡的。

    他告诉她他的真名……罗玉笙。

    可是……有些叫不出口啊,到了嘴边,心跳得厉害。

    “阿……阿笙。”桐儿低头,笙好像更暧昧,阿笙好像容易些。

    阿笙。

    罗玉笙(为了方便,统一以后文中对隐的描述都是真名)微微一怔,这辈子,第一次有人叫他真名能叫的这么软,不是父亲严肃的称玉笙,也不是‘罗玉笙’三个字的疏离,更不是一个‘笙’的暧昧,而是软软的‘阿笙’,他承认……他很喜欢。

    她没有问他为什么用了这么多年的假名字,但她知道他一定有自己的秘密,不然他也不会当了这么多年的‘隐’,隐这个字的含义她又怎么会不懂呢?如果他愿意总有一天他会告诉自己,而不是现在……

    “乖。”伸手捏着她的下巴,微微一抬再次面向自己,低头轻轻的吻上她的嘴巴,这一次她好像不仅会接受,好像还试图回应了……这小东西。他兴奋的吻的更**了一些,好像对她有些控制不住……大手总是想要将她抱得更紧,甚至钻她衣摆。

    “进去。”猛的打开门,想也没想隐就把桐儿给推进了房间,然后房门‘砰’的一声当着自己的面给关上了,关门的人……当然是自己。

    他不想对她下手的那么早,他是那么珍惜这个丫头……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如果说真正意义上的女朋友,她倒是这辈子人生当中的第一个,不是女人,而是女朋友。

    靠在门上自我平息了几秒钟,转身毅然迈步离开,只是脚步有些匆忙,背影却依然高大宽厚。

    桐儿何尝不是紧张的差点儿断气。蹲在门口,捂着狂热的心跳和嘴巴,自我平静。

    想到他,想到再一次火辣辣的这个吻,桐儿觉得不可思议,他们从前是兄妹,后来是叔侄,再到现在突然的恋人……桐儿不知道未来还有什么变化,但是现在是幸福的,那就足矣了,她从来都不敢太过于奢求未来……只求这幸福能够长长的,平平安安的,就像他们今晚吃下去的那两个苹果一样啊。

    “唉……等得我瞌睡连连,他终于舍得放你回来了?”就在桐儿捂着脸和心跳独自平静时,房间里突然出了声音,桐儿吓了一跳,抬头看才发现窝在沙发里的……莫妮卡。

    莫妮卡正一脸妩媚哀怨的望着自己,似乎对她‘回来的这么晚’深感不乐。她怎么会在这里?桐儿奇怪疑惑着,她不是说有约会么?

    不过,倒是感觉不到她的出现有任何的恶意,所以桐儿也没有立即惊慌的大喊而是平静的缓然站起来看着莫妮卡,等她率先开口说明来意。(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