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六十三章

第六十三章

    桐儿将自己织的完美无瑕的围巾精心的包起来,前天在饭桌上吃饭的时候她问过隐叔叔圣诞节这天能不能陪自己,他亲口答应过,所以明天一早她就要把礼物送给他才行。

    只是今天平安夜,能不能也见到他呢?因为不敢太贪心所以她并没有问过他今晚是否也在家里,但是心里还是隐隐的含着期待,希望他能在家,希望他能在今晚也陪着自己一起渡过平安夜。

    晚饭的时候桐儿才出房间并下楼去,因为是平安夜,所以桐儿也想要喜庆一些,便穿了件大红色的斗篷外套,双排扣,蝙蝠七分袖,兔毛领,衬得她雪白的皮肤白里透红,嫩的像是能掐出水来一般。

    头发总是随意却又柔顺整齐的披着,穿着黑色线裤袜和格子短裤,再套上雪地靴就蹦蹦跳跳的下了楼。

    整个城堡的仆人都很喜欢桐儿,不仅仅是因为她自己那可人又讨喜的性格,还因为她长的水灵啊。一开始,看着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小姑娘,可是久了才发现其实她长的挺漂亮的,皮肤白的不像亚洲人,头发又黑又顺,一双眼睛又大又有神,脸蛋儿小个子也娇小,更特别的是,这么温柔又可爱的姑娘她特别的保守啊,懂得自爱了,从不见有什么不堪的私生活。又因为耳朵的事情总是惹人怜爱心疼,所以城堡哪个人不喜欢她?

    在这冷冰冰又寂静的可怕的城堡里,有这样一个像春天一样温暖的小姐,那就是一道完美无瑕的风景。

    桐儿下楼的时候,桌上已经摆满了丰盛晚餐,全是意大利美食。

    在意大利几个月桐儿早已经习惯这边的食物,虽然和英国的不太一样,但西餐嘛,对她来说总是差不多的,都是比不上中餐的,可也有它的美味之处。而在城堡里,虽然偶尔也能吃到中国厨子吃的饭菜,但大部分还是意大利菜的,比如今晚,在平安夜这样的夜晚里,西餐是必不可少的主题美食。

    桐儿来到桌边自己坐下,空荡荡的饭厅,长长的桌子,摆的美食足够十几个人吃了,但她几乎每天都是一个人用,总觉得无比浪费,来到这样的家庭这么些年依然无法足够理解他们的铺张浪费。

    “可以撤些菜下去的,你们也吃吧。”桐儿眨巴着眼睛看向一旁的女仆,她是阿黛尔,是女仆领班,也是她每天负责桐儿的起居生活,桐儿也最熟悉她了。桐儿知道阿黛尔信仰耶稣,所以今晚一定也要吃到大餐才行。

    “小姐不敢,这是小姐您的食物。”阿黛尔有些惶恐的低头,反而不能接受桐儿的好意。

    “可我一个人实在吃不完啊…”看起来比往常还要多了,她实在不想在平安夜这样的日子里也干着良心不安的事情,许多国家不知道还有多少小孩子在这样的夜晚吃不到饭呢,他们却要铺张浪费,实在让她良心不安,吃不完就倒,还不如少做一些呢。

    “谁说你一个人吃了?”身后传来声响,桐儿错愕的扭头,看见隐叔叔带着莫妮卡和尤金向这边正大步走来。

    性感的莫妮卡穿着黑色的抹胸坠地晚礼服,尤金穿着白西服,隐叔叔穿着黑色妮子大衣,三个人就像是从海报走出来一般,都美得与现实那么有距离。

    “叔叔。”桐儿‘哗啦’一声从椅子里站起来,惶恐的看着他们,他们今晚也要一起在这里用餐么?桐儿看向莫妮卡,叔叔承认过,他们曾经恋爱过,但他们现在看起来也依然像是一对,而她还来城堡过平安夜……桐儿也知道自己奇怪了,莫妮卡和叔叔都是自由人,她想这么多有什么意思呢?

    “小妞今天可真漂亮,你是不是也该叫我尤金叔叔呢?”尤金走过来便在桐儿的脸上抹了一把,然后有意无意的看向已经落座的隐。

    隐淡淡的瞥过来一眼,然后将身上的外套脱下递给一旁的女仆,面无表情。

    桐儿尴尬的看向尤金,叫了一声:“尤金先生你只比我大几岁吧……”她才不要让他占便宜呢!

    “小丫头怪机灵的,这种东西哪敢配当你叔叔。”穿着高跟鞋的莫妮卡一脚踹过来踹在尤金小腿上,然后转身优雅落座,就坐在桐儿的下手边位置。

    桐儿狠咽一口口水,莫妮卡的性格……实在让人讨厌不起来半分啊。

    尤金郁闷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转身到另一边去坐下,桐儿这才又转身坐下来,看来答案是肯定的了,他们都要在这里公用平安夜的晚餐。

    不过……他能回来,实在已经让她够意外的,所以心情也是有一半的大好。

    “安静这丫头今年是铁定不回来过节了?”莫妮卡慢悠悠的喝着茶,看向还在打电话的杰西·罗。

    隐抬头睨了莫妮卡一眼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将电话搁在一旁,虽然不太愿意承认但还是不得不承认的说道:“一年之内都不会怎么回来了,她现在一颗心大部分系在那小子身上。”

    “那你对付那个人的事什么时候正式开始和落幕?”尤金已经开吃了,全然不客气,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

    这也是桐儿这两个多月来第一次见到他们两个,看到他们这样漫不经心却又一搭一搭的聊天,桐儿突然很羡慕,这就是朋友吧……而她的朋友们,都在中国。看的出来,他们的关系真的很好,此刻自己就像一个外人,插不了话,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

    阿黛尔突然弯腰低声在隐耳边询问了什么,隐淡淡的将目光投向桐儿,起身丢下餐布便道:“跟我出来。”

    桐儿心里一个咯噔,阿黛尔说了什么?隐叔叔怎么突然要自己出去了?

    桐儿看向阿黛尔,阿黛尔则是一脸的惶恐,但什么话也没说只是退到了一边去。

    莫妮卡朝着桐儿轻轻眨了个媚眼儿低声竟道:“快点儿哦,晚餐后我还有约会。”

    桐儿觉得莫名其妙,她有约会关她什么事?尤金倒是面无表情…他们好像都知道隐叔叔叫自己出去干什么似地……桐儿的心里打起小鼓来,该不会是要训斥自己吧?但她好像没有做错什么事情啊……桐儿心里感到不安,但还是一路小跑的跟着走了出去。

    一出去,桐儿的手便被人给拉住了。桐儿抬头,正是早已经走出来的隐叔叔,正站在门外等着自己,此刻牵着她的手,低头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

    “叔叔……我……我没做错什么吧?”阿黛尔和他说了什么?他竟然立刻站了起来然后叫她出来……她在学校是很乖的,也没有反抗过他派来保护自己的保镖,总不会以为实在太乖所以才出了问题吧?

    “别那么紧张,”见她毫毛都要竖起来了似地紧张模样隐大手一摸她的脑袋瓜子,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只道:“只是让你和我去一趟酒窖,今晚想喝什么酒,你选便是。”

    桐儿愕然,只是……要带她去酒窖选酒?

    阿黛尔问的是要选几几年的酒嘛?所以他起身要亲自去,阿黛尔才会露出那样的神情,就连莫妮卡和尤金都是熟知的模样……

    “你经常自己去拿酒?”桐儿的脑袋瓜子终于灵光了一次。

    “恩,比较喜欢自己挑酒的感觉。”转身隐温暖的大手便牵着桐儿的小手一路往酒窖的方向而去。桐儿看着他不穿外套,可大手依然温暖的就像手暖炉,心里也异常的温暖,一路就被他这样拽着到了酒窖。

    这是桐儿第一次到城堡的酒窖。

    早知道城堡有个属于他的私人酒窖,但从未来过,因为她不喝酒,而他和她吃饭的时候也几乎不喝酒,喝酒似乎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在房间的事。

    顺着木梯蜿蜒下楼,桐儿被酒窖下的光景怔住。在伦敦的家里也有个酒窖,但是和这个酒窖真是完全两个不同的风格。伦敦的奢华,摆设现代化,而这个酒窖纯属真正的酒窖,虽然也有酒架,但是充满了古欧风情,像是很久很久以前留下来的地窖,而且里面也很温暖,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分不清是什么味道,总之很宜人,不会感到任何的沉闷。

    灯光朦胧浅散,桐儿站在酒架前看着那一排排标着年份的红酒,只这些酒得值多少钱啊?

    “叔叔,你好像真的很有钱啊……”她从前也不觉得,初见城堡的时候也有震慑感,每天吃饭的时候也会有土豪感,直到今晚见到这有格调又古老的酒窖她才不得不承认,这是真正的有钱人才会有的私人酒窖啊,而这个有钱人……似乎就是那才大她九岁而已的年轻男人。

    “喜欢83年的吗?”隐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站在了桐儿的身后,伸手取下她眼前酒架上的一瓶酒,也没有立即退开身,而是依然站在背后,轻飘悠然的问她。

    桐儿心里突突的,不敢转身,只能盯着酒架愣愣的‘哦’了一声:“反正……我也很少喝……”他不是也不让她喝酒么?好几次吃晚餐,因为只有两个人,所以显得有些冷清和安静,她提议要不要喝酒,而他总是想也不想便给拒绝了,理由是她第二天要上课,该好好吃完饭然后上去休息。

    听她那小声又郁闷的‘抱怨’,男人笑了笑,转身离开又去看身后另一边的酒架淡淡道:“今晚可以多喝一些。”

    桐儿听见声音远了一些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扭头看他,转身疑问:“真的么?”她才不相信呢。

    “我怎么会骗你。要不要喝白葡萄酒?粉色的也有,这是以前准备送给安静的,但她不怎么喝酒,要不要尝尝?”从高处拿下一瓶粉红色的葡萄酒,男人摇了摇回头看向桐儿询问。

    “粉红色?”桐儿很少喝酒,更别提粉红色的了,当即便开心的走了过去伸手拿过来,真的是粉红色的,原来葡萄酒还能有这样的颜色?

    桐儿穿着大红色的大衣,而这大衣的颜色又很是衬她,在暗黄的地窖里,酒香四溢,还有轻悠的音乐从角落里响起,桐儿正想问音乐从哪里突然冒出来时,肩上突然一重,她的人就被推到了酒架上,抬头,隐叔叔已经圈了过来,一只大手撑在她头顶,另一只手……正握着她的手臂。

    气氛,突然变了。

    就像那暧昧却又低哑的音乐,弄得桐儿心慌不已,却又有些小小的期待。

    紧张,害怕,期待,纠结着桐儿的小心脏。

    “叔……叔叔?”桐儿紧紧的抱着怀里的酒,偷偷的抬头正眼看他,他的眼底全是深邃,就像汪洋大海,一望,望不到底。

    “有没有想过,圣诞节想要什么礼物?”男人越靠越近,近的几乎贴在了桐儿的身上,只是中间隔着桐儿抱着的酒。

    弯腰,低头,很轻易的便与她对视了,虽然身高的差距让他有些吃力,但能看见她红扑扑的脸,心情也总还是非常愉悦的。

    这两个月,总是这样看着她,想了很多,却总能控制。但是,在看见今晚的她之后,有些无法控制的意念终于冒了出来,所以让她跟着出来,所以把她带到这个除了安静从未带过别的女人来过的酒窖,而这一刻……身体里的魔鬼,终于开始叫嚣了。

    “礼物?你……你要给我吗?”桐儿不敢想,他竟然还要送自己礼物。而他的表情似乎很吓人,让她想不到任何东西……大脑嗡嗡的,心跳突突的,口干舌燥啊。

    “恩……给你个最想要的好了……”隐低垂眉眼,轻勾唇角,说完便顺势一个低头,滚烫的双唇贴上她柔软的嘴巴。

    “嗵!”桐儿好像听见了什么撞上大钟的声音。然后……便是自己的心跳,然后……便是他热切的吻着自己的声音……明明听力那么不好,怎么偏偏就今天,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能听见呢?

    隐吻得并不温柔。

    他是个成年男人,他是个精力旺盛有需求的男人,但至从这丫头来到罗马之后,为了不让她觉得自己是个不正经男人,他就再也没有过女人,一开始是不愿她看见,后来是不想,再到现在……整个心竟然全是她那天一边脱衣服一边跳着去更衣室背对着自己的模样。

    所以,这一刻的他,吻得甚至有些粗暴。蹂躏着她的双唇,肆意的扫荡着她的唇齿,吮着她的舌尖……让从未有过任何经验的桐儿憋着气几乎快要断气儿了。

    终于,放开了她,让她得以呼吸。

    低头看她酡红着脸娇喘的模样,隐再也控制不住,将她拉进怀里,用力的揉进怀里,然后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托着她的下巴抬起,自己低头猛亲了几口她的嘴巴。

    桐儿完全诧然了,没有反抗,没有反应,也没有……回应。实在是,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

    她的大脑嗡嗡的响,心脏怦怦的跳,这一切又真实又梦幻,她已经分不清究竟是自己做梦还是真的了。如果是真的……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可能……可能吻自己呢?他怎么能……怎么能吻自己呢!

    见她还是傻傻的模样,隐只叹了一口气,然后将她拉进怀里,抱着她的脑袋在自己的怀里,让她露出一双眼睛,让她听听自己的心跳。其实,他也乱的失去了节奏,不比她好到哪里去……虽然她的声音,他几乎都能听到了。

    “叔……叔叔……”桐儿半响终于吐了三个字,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心怎么能跳的这么欢快啊?像打小鼓似地,她都把自己的心跳声给忘了。

    颤抖的小身子在自己的怀里瑟瑟发抖,他大手摸着她的后脑勺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没有节操的问她:“这个礼物,还喜欢么?”

    桐儿狠咽口水,礼物?这就是……礼物么?

    心里,自然是喜滋滋的,却也觉得好害羞,还是不懂他为什么会吻自己,就算是礼物……也不该随便亲她嘴巴的吧。

    不回答。隐乐了。

    “那一晚,不是偷偷亲我来着吗?现在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接吻了吧?”蜻蜓点水一般的技术,竟然还给他吃了她的眼泪,直到现在都还常常想起那味道,有些苦涩,有些咸,却总是无法从心头挥去。

    桐儿的脸全红了,红得像她的衣服一样喜庆。

    “你果然知道……”而且还亲口说出来,是想让她真的找石头缝钻下去么。

    见她越加害羞,怕她突然挣扎跑了,隐不再逗她,而是低头在她耳边吹着热气一边勾引一边道:“以后,做我女朋友吧。”

    “嗯?”桐儿震惊了,他说什么?

    “你不是喜欢我吗?我知道的。”就算不说出口,他也知道的。

    被安静提醒之后,他开始注意她。渐渐的他终于发现,她表现的如此明显,让他也总是心情愉悦,而他的感受……如今也是逃不掉的,还不如在这样的日子里戳破算了,她不敢戳破的叔侄关系,她不敢戳破的兄妹关系就让他来做吧。

    “我怎、怎么会……怎么会喜欢你……”桐儿的秘密竟然被他就这样**裸的说了出来,心里顿感尴尬又紧张,只想着要挣扎然后逃出去算了。

    奈何,他的双臂像铜墙铁壁一样的紧,箍着她,在她耳边继续喷洒热气:“丫头,你的心我清清楚楚,你也可以知道我的心。”说着将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胸膛上,让她感受自己炽烈狂乱的心跳频率,然后一边亲着她的发鬓一边轻喃:“所以不要逃,勇敢接受。既然勾引了我,就要勇于负责。”(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