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六十一章

第六十一章

    说完这句话上官瑾瑜并不为自己的冲动而感到后悔,这些年他就是太顾及她的感受,就是太小心翼翼,就是太沉默,就是太善良所以才搞砸了一切!

    桐儿还震惊疑惑的望着他满是不解他刚刚那句话的意思,他便拽着她的手腕大步的转身离开,桐儿再也没有回头去望咖啡厅的方向,因为此刻……她已经被他刚刚那句话完全吓傻了。

    这一刻……只看着他,他,什么意思?

    走到了一个人特别少的休息候人区,上官瑾瑜伸手按着桐儿的肩让她坐在椅子上,而自己则站在她身前低头望着她。

    “阿瑜,你刚刚那话……什么意思啊?”桐儿不希望她和上官瑾瑜之间存在任何问题,如果他因为自己或是隐叔叔就生气了她可以解释,他是自己最重要的朋友,她也会在意他的任何感受。

    “就是你心里所想的意思。”上官瑾瑜的情绪虽然已经平静,但是看着桐儿的眼神却不同与往日。

    平日里他也会一直盯着桐儿,但是每一次桐儿看来的时候他都会不经意的将眼神错开,可今日他就是深深的看着,直到她望来也不错开,他想让她知道他的心意,哪怕她的心一直都不在,但他也想让她这个傻瓜知道,他也想要最后的争取甚至……挣扎。

    桐儿心里一个咯噔,她心里……所想?她刚刚有闪过一个念头,但是,但是怎么可能呢?他怎么可能对自己……但是他此刻的眼神却又太过炽烈,太过熟悉,她见过,爸爸常常也是这样望着妈妈,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眼神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桐儿尴尬的扯出一丝笑意,她觉得自己一定是想多了,上官瑾瑜怎么可能对自己……从前也从来没有表露过,怎么能因为此刻的眼神就乱想呢,他一定也不是这个意思。

    “不什么?不敢承认,还是不敢相信,或者……不愿意接受?”上官瑾瑜弯腰,双手握住桐儿的肩,不想她突然起身或是逃跑。如果她逃跑,他就会溃不成军!

    桐儿看向自己的双肩,他突然压下来的重量给了她巨大的压力,他的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她并不笨,她的双耳此刻也能清晰的听见,所以关于他这话的意思,她虽然在一瞬间就清醒的听明白了过来,但还是……不愿意承认!

    桐儿躲避开上官瑾瑜的视线和眼神,上官瑾瑜却由不得她,双手一个紧握,桐儿就痛得抬头不得不看他并反抗的试图挣扎:“阿瑜……你捏痛我了……”

    “那你为什么不敢承认?”上官瑾瑜怒气腾腾的低头瞪着试图躲避的桐儿,“你明明知道我此刻的感受,为什么还不愿意承认?”他知道,其实她很聪明,只不过是偶尔迷糊了点儿,但他此刻所表达的一切她难道还能不清楚吗?

    “我……我不知道你要我承认什么……”就算她知道,她怎么能承认!?心里的骇然早已经超过了这事实的程度,她与他只是朋友,他让她怎么敢去想他的心思?

    上官瑾瑜知道,不到最后的那一刻,她是不愿意相信的。

    露出一抹像是绝望却又像是挣扎一样的神情,他黯然神伤的盯着她的眼眸轻轻的道出心里的那个秘密:“我喜欢你,让你承认这件事情,就这么难吗?傻瓜。”

    如果不是发现了她的秘密,如果不是被她看那个人的眼神刺激到,如果不是他的心再也忍不下去,他真不愿意就这样将他的心坦白表露出来。他喜欢她的这个秘密已经七年,早已经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他怎么说得出口?

    心像锣鼓一样敲打个不停,不期盼她能回答个什么,却也不希望她……被吓着。

    桐儿的确被吓到了,他怎么能这样就说出了口?她不过是刚刚想到这个连想都不敢想的可能性,他就这样毫无顾忌的戳破……她甚至不愿意承认,不愿意承认他竟然真的有这样的心思。

    他们……不是朋友吗?

    她眼睛里露出的疑惑刺痛了他,她不仅不信,竟然还敢露出这样的神情!她真的以为他是贱到了骨头里吗?

    “你以为我真的的愿意和你这样的小丫头作朋友?没有正常的男性朋友,把我这七年的友谊岁月献给你一个小丫头,算什么?我是你的男闺蜜,你却是我生命当中唯一的一个……你真的以为,这是纯友谊吗?”

    桐儿狠狠的咽着口水,觉得喉咙好痛。

    她真的以为……他们是纯友谊啊。可是他的质问她却无法反驳,他的确没有别的朋友,曾经她也一次次的质问过他,为什么没有像别的男生那样有一个像样的哥们儿,有的全是喽啰,全是唯命是从的小跟班,没有一个像她一样的像样的真正的朋友,她甚至以为自己真的是他唯一的一个朋友……但他的这话却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一开始接近我……”桐儿艰难的开口问道,可是话说到一半却又顿住了,怎么可能?他们都认识七年了啊……

    “是。我喜欢你很多年了……”上官瑾瑜伸手轻轻的捏住桐儿的下巴,忧郁却又深情的望着她,这七年对于他来说是非常幸福的,虽然他们只是以朋友的姿态相处着,但是他至少知道,在她这几年的时光里,他也是她唯一的男性朋友,他一直守着她不让别的男人侵犯领土,但到了昨天他才清醒的认识到,原来早已经有男人侵入了她的心里……是他也不曾到达过的地方!

    所以他受了刺激,所以他不愿意再只是看着,所以他想要告诉她,所以他才这么冲动的将心里的那个秘密这样说了出来,所以他此刻忐忑的像是踩上了地雷,表现得很平静,实际上心里紧张的早已经不能自持。

    桐儿不知道这一刻她该怎么办,整个人大脑都是‘嗡嗡嗡’的响着的。上官瑾瑜是她的男闺蜜,是她一直想都不会往那样关系去想的朋友,只是刚刚那一刹那他的眼神和话语才让她闪过那样怪异的想法,但是不到两分钟他便深情的表白了,这无疑就是个真实的炸弹,此刻已经将她炸的七零八落……不像他,还只是踩着而已。

    他怎么能七年都……喜欢着她?她有什么好的?他怎么能七年都喜欢着自己……这惶恐的感觉让她不知道是喜是悲还是愁。

    该怎么回答?她的脑海里不止回想着他的表白,还闪过隐叔叔的脸。

    她的心里有着隐叔叔,所以她深深的明白,当心里长长的住着一个人的时候究竟是怎样的感受。特别是那个人从未发现过自己的感情时……上官瑾瑜比她勇敢,因为他说出口了,但是她却又庆幸自己从未真正的说出口过,因为她此刻的忐忑和局面一定会成为她和隐叔叔的结局。

    她对上官瑾瑜一直就是朋友一样的感觉和心思,他的表白,她不知道该如何答复。

    桐儿的沉默让上官瑾瑜清醒的意识到,她是真的很爱那个男人。‘爱’这个深沉的字,让他不得不承认他输给了一个从未真正过招的男人,输的很惨却又很狼狈。

    为了不让自己显得更狼狈,他只得勉强微笑,弯腰对着她的脸,想要再一次仔细看清她的此刻的神情和眉目,轻声道:“没关系,我表白,并不是为了得到你的答复。”

    桐儿看着他,有些难以理解,却又为难的报满了歉意:“我们……还能做朋友吗?”是不是有些无耻了?她希望他是朋友,希望一切从未改变过,可是这一切还有可能吗?几乎是一瞬间桐儿就后悔了这个问题,她真傻,如果是到隐叔叔身上,她也不想再做他的妹妹或是侄女了,只怕以后连见面都是不愿意的。

    他并没有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笑笑道:“如果你感到抱歉,那就补偿我一次吧。”

    桐儿不解,怎么补偿?

    上官瑾瑜也不给桐儿犹豫和更多疑惑的时间,弯腰,低头,轻捏她的下巴头颅往前一倾并吻住她的双唇。

    想要吻她,几乎陪他度过了整个青春期的念头。他由一个少年变成一个男人,整个青春期幻想的对象都只有她。她不够完美,不够漂亮,不够有气质,不够聪明,不够高,甚至有些迷糊,但她始终都是那个坐在窗边让他能够一直安静的望着的少女……

    并没有尝到任何味道,只是特别的柔软。

    而桐儿的大脑再一次懵了,被他接二连三的攻击的失去了言语和反抗的能力,只能愣愣的接受着他既心酸又执著的表白。

    如果,这能弥补他,她愿意给。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残忍,你喜欢的人,不一定喜欢着你,而你不喜欢的人,或许就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你……她深深的明白当你喜欢一个人,很喜欢很喜欢这个人的时候,如果他没有给你任何的回应,对自己究竟有多残忍。也许他不知道,那你还能苦苦挣扎,但如果他知道了却还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那比没有拒绝还要叫人痛苦不堪。

    所以,当上官瑾瑜转身离去的时候,桐儿从椅子里站起来望着他的背影大喊了一声:“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就算你不再把我当朋友,你也是!”

    上官瑾瑜头也没回,脚也没停的走向安检厅,所以,这算是拒绝吗?但是他,怎么就那么不想放弃呢!(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