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送走隐叔叔桐儿回到大厅却不见了上官瑾瑜的身影。

    “刚刚那位先生呢?”桐儿立即问一直侯在一旁的意大利女仆,她的意大利语还算利索,所以交流也毫不费力。

    那女仆立即指向偏厅的位置道:“走向那边了。”

    桐儿迈着轻巧的步子走向偏厅,她虽然住在城堡有好几日了,但几乎每天都在自己的房间里,所以这里有个偏厅她都不知道,等拐了个弯才发现,在落地窗边竟然放着一架钢琴,而上官瑾瑜正坐在钢琴前,盯着上面摆着的谱子面无表情。

    “嘿,你怎么到这儿来了?”桐儿立即走过去有些紧张的问道,这个地方她都没来过,所以不知道这里有什么东西或许是不能碰的,就好比摆在这个地方显得有些诡异的钢琴。

    “你不是会弹琴吗?来弹弹。”相比较桐儿的紧张上官瑾瑜反而显得轻松自在多了,好像这就是他自己的地盘似地,对这里毫无拘束感。

    桐儿疑惑的盯着他,他确定他想在这里听她弹钢琴?

    “可这琴是谁的我都不知道……”桐儿有些为难的回答,虽然她把这里当做了自己的家,但是她知道,这城堡会有许多的秘密是她不能碰或者……不想碰的。

    上官瑾瑜有些冷嘲意味的含笑看向桐儿:“这不是你叔叔的家吗?难道你弹个钢琴还不让你弹了?到底是你什么叔叔……”

    最后又降低了音量,却更是嘲笑味浓了许多。

    桐儿心里有些不是滋味的撅了撅嘴:“不管你说什么,这琴没问过叔叔我不能弹……”说着便要把上官瑾瑜给从椅子上拽起来。

    “哆——”上官瑾瑜手快的伸出手指便落在白键上,像是挑衅一样的又弹了两下,桐儿瞪大双眼,他是故意的吧?上官瑾瑜只是无辜的笑了笑,桐儿看向走过来的管家,已经心急燎焚的自己却只能一转屁股快速坐下来然后伪装成刚刚都是她造出来的声响。

    “小姐。”管家站在钢琴旁恭恭敬敬的向桐儿鞠了一躬,“刚刚这钢琴是您弹响的吗?”

    上官瑾瑜坐在一旁不言不笑十分严肃的看着那管家,桐儿如坐针毡却还是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是我……因为太好奇了……果然这钢琴是不能碰的吗?”

    她真害怕听这管家说,这钢琴是曾经某个女人谁谁谁用过的,所以不能再动,就像他心里的某个角落一样,她连探视的权利也没有,小说里不都是这样写的吗?所以她真害怕的……这一刻真是要被上官瑾瑜的行为给气死了。

    “当然不是。”管家立即笑了笑解释道,“这钢琴这两天没有擦拭,如果您要用的话,我先让女仆过来给您擦干净,您看怎么样?”

    如此反转的情况完全出乎了桐儿的衣料,这钢琴……是能碰的?她还以为……

    “我从前怎么没有听见有人弹琴呢?”虽然这个小偏厅不大,但是如果有人弹琴整个城堡应该都会听见的吧。而且就在大落地窗边,白色的窗纱,对面的油彩画,真是个喝下午茶听钢琴曲的好地方呢。

    “先生几年前买的钢琴,那个时候他还不是城堡的主子所以就只是放在这里,后来他想让大小姐用,但大小姐也很少玩弄,所以就没有搬去大厅就一直放在这里了。我也问过先生为什么不干脆卖掉,或者拿去大厅摆设也好,这琴价值连城只放在这角落里实在浪费,他说卖不得,因为他看到这琴就会想起另一个女孩儿也能弹,弹得还比大小姐好呢,总有一日是用得着的。现在想来,先生说的那个女孩儿就是小姐您吧?”

    管家说的是意大利语,所以上官瑾瑜是听不懂的,可是桐儿听得懂啊,每一个词她都听得非常清楚明白。他是知道她弹钢琴的,当年她还在学的时候他就在……所以他一直都记得,记得她会弹钢琴,而这钢琴会留到今天竟然会有自己的原因?

    看着这钢琴,看着这从未谈过的曲谱,落地窗,古欧风请的茶壶茶杯,桐儿心里顿时觉得暖暖的。

    上官瑾瑜坐在一旁无比冷静的看着桐儿脸上表情的变化,不用问也大概猜出来这疑惑的答案是让她开心却不会让自己愉悦的。

    正要起身说‘无趣’时她却已经双手落下,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着曲谱上的符号。流畅的乐曲如流水一般从她手下流出,从她十五岁开始参加各项比赛开始他就坐在台下聆听,每一场都没有错过,每一次都会为她鼓掌,每一次他都会想,什么时候她能单独为自己演奏一曲?

    而今天,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聆听她弹奏的曲子,但是这曲谱和这钢琴却不是属于自己的……甚至连她此刻脸上的微笑,只怕也是不属于他的。

    微风浮动着白色的飘窗,花园里的蔷薇浓浓的盛开,有花瓣凋落碎了一地,随着微风吹过落地窗,落在草坪里,落在钢琴上。

    *

    桐儿带着上官瑾瑜逛了城堡和城堡的花园一下午,但是她发现,上官瑾瑜似乎并不开心。

    天色渐晚,夕阳的余晖洒在白色蔷薇花上,将花儿们都染上了淡橙色,白蔷薇变成了橙蔷薇,好像就只是时光的问题而已。桐儿在树下的草坪坐下,伸长双腿,愉快的靠在树干上,抬头望着像淡黄一样的夕阳。

    上官瑾瑜就一直站在一旁,不言不语,安静的过分。

    桐儿抬头望向他依靠在树干上的身影,用不咸不淡的口吻问着内心深处许久的疑惑:“你见到我不开心吗?”

    “恩?”上官瑾瑜没料到桐儿会突然来这么一个问题,心里一慌,没了稳沉。

    “我说,你见到我不开心吗?一整天都是拉着脸的……”任谁不知道的见了恐怕还以为她欠他几百万呢。

    “怎么会……”上官瑾瑜缓缓的蹲坐下来,抬头平视着桐儿,你都不知道我此刻的心情,“见到你非常开心。”

    “咦……看不出来。你都不知道,我看见你可开心了!”桐儿扭过头去,继续欣赏着夕阳微微的叹气,“虽然意大利很好,但我毕竟是一个人……所以常常会想爸爸妈妈,弟弟妹妹甚至小舅,幽幽,还有你啊。所以今天见到你真开心……”

    上官瑾瑜看着桐儿孤零零的背影,橘色的夕阳落在她身上特别的美好,他心里很安静却又很痛苦。

    伸手,将她的脑袋抱进怀里,自己也闭上眼睛。

    闻着花香,感受着微风,有她在,他总是能很快从这繁华浮躁之中安静下来。但是今天见到了那个男人,来到这座城堡,他却很难再安静下来,内心深处的痛苦开始折磨着自己,因为他发现……她的目光,她的微笑,她的一举一动甚至她的心似乎都是追着那个人而去的。

    桐儿被上官瑾瑜突然抱在怀里,顿时感到有些不知所措,由于他的力道过猛,以至于今天下午根本就没休息的桐儿忽然有些头晕,一时被他扣在怀里竟然没有力气挣扎出来,便只能暂时倒在他的怀里无力叹息:“喂……”

    “嘘。”上官瑾瑜不太耐烦连眼皮子都没有掀一下便截断了桐儿的话,“你不是说我不想你么?那我想给你看看。”

    桐儿哭笑不得,谁要他想了?心里‘切’了一声准备从他怀里爬起来,谁知他却执拗似地抱得更紧,桐儿无奈的捶着他的胳膊:“放开啊,让人看见了会误会……”

    “嗯……”误会又怎么了?他就想他们误会!

    桐儿被他四两拨千斤的态度气的无语,好像就她自己一个人在这里挣扎他却乐意看她这样似地,他怎么能……怎么能这样陷害她啊?

    桐儿不想让人误会却殊不知他们二人抱在一起的身影早已经被有心人看进了眼里,管家偷偷的拍了照然后自作主张的就发给了罗先生,因为他说过要保护小姐的安全,哪怕是在城堡里也不能让她离开他们的视线,更不能让她有半点儿闪失,但管家不知道眼下这情况算什么,所以便只有拍下这美得像油画一样的背影然后发送了过去,就让先生来断定吧。

    正在归来路上的隐突然收到一条短信,不紧不慢的打开彩信,手机整个屏幕都是放大的照片。白色蔷薇花园,巨大的榕树下坐着一对儿身影。男子年轻背影宽厚,女子清新美好,背景是整个花园和半个城堡,怎么看都是美好如画一般的景色……

    “这是明天你要出席的交易会,你先看一下对方出席人物的资料……”尤金将打开的文档平板电脑递过来,男人却久久没有反应既没伸手接过也没有回绝说是不看,只是盯着他自己的手机屏幕,害的尤金好奇的偏过头来,在看到手机上的照片时,尤金忍不住的啧叹了:“金童玉女啊……这好像是你家花园?这姑娘该不会是湛小姐吧?那这个男人是……”

    隐面无表情的收起手机,拿过尤金手中的平板电脑,低头似是认真的看起资料来。尤金却忍不住偷偷的笑了,有些人心事很重哦,连电脑拿反了也不知道,算了……他就当做什么都没看见吧,不然要是他生气了,他可没有好果子吃。

    只是他尤金怎么都没想到那丫头竟然能对修罗门的头儿造成这般影响力,不动神色却让他尤金都刮目相看的影响啊……作为杰西·罗的朋友来说有那么一个女子能让他分心或是上心是值得高兴的事,但作为修罗门的人来说……这就并不是好事了。

    *

    “BOSS。”门口有声响,桐儿听到了便立即从沙发里站起来回头望去。

    上官瑾瑜也随着桐儿的起身而起身,转身对着门口的方向等着这城堡的主人第一次正式露面。也是他这些年第一次面对真正的情敌……可笑的是他如今才发现湛桐儿的心系所向,她竟藏了那么一个秘密,而他竟无意间看破,一个下午他都在想,他甚至宁愿从来不曾发现她的真心。

    如果,她能将那秘密藏得好一些……就像他藏住自己的秘密一样,多好,这一刻就不会明明知道对方是多么的出色自己却还不肯放弃的念头而为之心痛了。

    “叔叔,你回来了。”她笑靥如花的盯着阔步而来的杰西·罗,他走在首前,肩披黑色风衣,身后跟着五六个黑衣人,包括桐儿所认识的金发碧眼的美国人尤金。

    隐对着桐儿微微一笑,在走来的途中管家已经主动上前取过他肩上的黑风衣,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他就像是来参加一场宴会而不是归了自己的家,耀眼而又瞩目的形象和气质总是能把这屋子里的任何一个男人都给比拟了下去,然后只绽放着属于他自己的光芒,这就是他——杰西·罗,也是桐儿心中的隐叔叔。

    “你就是桐儿的好朋友?很高兴见到你,之前因为时间关系没能好好打招呼,现在才正是见面,是我这个做叔叔的不妥。”隐主动伸手向上官瑾瑜,上官瑾瑜应对自然的也伸手过来并客气的道:“叔叔您客气了。”

    空气静默了几秒,桐儿瞪了上官瑾瑜一眼,他可真自觉,虽然的确应该随着自己喊吧,但其实隐叔叔就大他七岁好么,而且看起来隐叔叔的脸上是没有丝毫二十九岁男人该有的一丝痕迹的。

    桐儿立即出来化解这突然而来的静默和尴尬,站在两个人握着手的中间开朗的介绍道:“叔叔,这是上官瑾瑜。阿瑜,这是我隐叔叔,你可以叫他……”原本桐儿是想说可以叫隐叔叔‘x先生’的,但话到嘴边她才清醒的认识到,其实……她连隐叔叔真实姓什么都不知道。

    桐儿脸色一白,所以,她根本就丝毫不了解他?

    “没关系,他跟着你叫我叔叔也可,原本你们就都是孩子。”隐宠溺的伸手摸摸桐儿的脑袋反而淡淡的道,桐儿勉强的笑了笑,并不开心。

    上官瑾瑜却轻扯嘴角笑的有两分真心了,都是孩子?在他眼里,湛桐儿是孩子?

    桐儿不开心的表情如此明显,隐伸手便刮了一下桐儿的鼻梁,然后有些严肃的问:“今天下午是不是没有休息过?脸色这么苍白。”说着还伸手摸了摸桐儿的小脸蛋儿。

    桐儿哪里经得住他这般撩拨?当着众人的脸便红成了红苹果。

    “先生,小姐的确没有休息过……”管家立即在一旁‘打小报告’。

    桐儿没想到管家竟然会当着自己的面这么说,急的跺脚解释:“不是,是我要陪阿瑜……”

    男人温柔而对:“恩,今天就原谅你。管家,饭准备的怎么样了,还不开餐吗?”抬头看向管家,管家立即邀请着一直呆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切的上官瑾瑜:“早已经备好,上官先生这边请。”

    “阿瑜,走吧。”桐儿心情也十分愉悦的看向上官瑾瑜,他是客人,自然是先走了。

    上官瑾瑜转身,面面无表情,心中苦涩。

    他清醒的认识到,这个厉害的男人让自己知道了,他就只是个朋友而已,是真正的外人,因为他只要一回来,她所有的目光都只会停留在他的身上,不会再有自己任何的余光留给别人。

    桐儿全然不知上官瑾瑜此刻心中的苦涩和认知,反而的,她很开心。

    因为叔叔正轻揽着自己的肩,他从前也从未当着众人对她这么亲昵过啊。

    “我姓罗。”突然,他弯腰侧头在她耳边低喃了三个字,桐儿有些呆傻的抬头向他望去,有些不解他怎么突然向自己说这个。

    “不是不知道我姓什么么?从前你也没问过,所以现在告诉你。”她真的以为他没看见她那没介绍出口他的姓氏时那失落的小表情?他不仅看见了,还颇为心疼,这丫头,总是愿意把心里的不高兴和失落统统都咽下去然后自己忍着,她这样,他如果不是主动发现观察怎么可能发现她的感情?

    桐儿咬了咬唇,豁然开朗,笑得甜蜜。

    长长的餐桌,杰西·罗作为城堡的主人当然是坐在最高的位置上,桐儿坐在他的左手边下去的第一个位置,尤金坐在右手边下去的第一个位置,而上官瑾瑜坐在桐儿的左手。

    丰盛而又香气四溢的意大利晚餐由女仆们一一的端上来,桐儿原本就是常常去英国和爷爷奶奶们吃西餐的,所以对于意大利餐并没有什么不习惯,而且用餐礼仪也在这些年早已经熟练自用。倒是上官瑾瑜,似乎对晚餐没什么兴趣,每样菜都是只吃一口,然后便放下刀叉没了兴趣。

    “上官先生,今晚的饭餐不适合你的口味吗?”作为一家之主的隐很自然的问候道。

    “抱歉叔叔,我只是不太喜欢西餐而已,小时候吃得太多,还是更喜欢中餐一些,并不是不好吃,这是个人口味。”上官瑾瑜也回答的彬彬有礼,并无特意冒犯的口吻。

    桐儿看向上官瑾瑜,对于他不习惯这西餐她也深表歉意,毕竟是在城堡里叔叔在帮她做东嘛。

    上官瑾瑜微蹙眉头,他并不想看到桐儿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眼神,正要再说话时隐却突然插话问道:“原来上官先生小时候是在美国长大的。如果我没有猜错,或许你是云海市昊业集团上官家族的孩子?”

    上官瑾瑜握刀的手一紧,抬头目光不善的向隐刺去,他既然能一举猜中自己的身世,那他必然已经知道自己并不是上官家嫡出的儿子!(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