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五十七章

第五十七章

    桐儿被抱入房间,这也是她第一次看到这个城堡竟然还有属于她自己的房间。

    有些不明的抬头望着抱她出院甚至抱她入房的隐:“这……是我的房间吗?”总是不敢太过于期待,因为早已经失望到麻木。

    隐只是笑了笑,抱着她走进房间,仆人已经揭开了被子,隐温柔的将桐儿放下,然后轻轻的盖上被子,等将她安然的放好才在床边坐下,看着她的眼睛慢慢的道:“以后这都是你的房间,只要这城堡还是我的。”

    这……算是一个承诺么?桐儿不敢问,但是心底却是窃喜了。

    咬着粉红的唇瓣望着他微微的笑,隐看着她难得的露出笑颜,大手也只是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后便起身离开了房间。

    桐儿望着隐叔叔离开的背影心里也是一半甜蜜一半酸涩,为什么她总是想结束却又结束不了呢?好像每一次他的任何一个举动都能让她忘记所有,包括那颗想要为他关闭却又关不上的心。

    隐出了门交待了管家一些细致的事,一旁的主治医生也站着详细的听,偶尔插上一两句话,都是包括饮食上的问题。

    事情都差不多的时候,一直在一旁等候的尤金终于不耐烦的上前来附耳低言了句:“BOSS,会议已经耽搁一个小时了。”

    隐这才看了看大家,最后说了句:“照顾好小姐。”

    “是,BOSS。”

    说完隐才迈着步子大步向楼下而去,尤金立即快步跟上,一边走一边在后面抱怨:“这么紧张,大家都以为你又找回一个亲妹妹呢!”

    隐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尤金:“大家……都是这么认为的?”

    尤金甩了甩金色的头发,颇不耐烦的叹道:“可不是。你这么费心的为了一个丫头,可不是只有安静才又这样的待遇?”

    隐紧蹙的眉头突然又松开:“所以,你们不是觉得她像我的妹妹,而是因为我的态度?”

    尤金疑惑了,难道不是他对那丫头的态度像安静那亲妹妹一样?他理解的点在哪里?怎么他好像和他说的不是同一个问题?

    隐对上尤金那疑惑的模样只是一声冷笑,转身继续大步,脑海里挥不去的是那丫头刚刚那咬唇害羞带怯微笑的模样……

    *

    第三天,桐儿试图的戴上体外机,一开始声音听起来有些嘈杂,就像助听器一样听得并不真切,而且头也有些晕,但慢慢的她开始有些适应了,也许是因为还在打针吃药的缘故,耳朵并没有完全的痊愈,所以她只戴了一个小时便取了下来,然后又躺回床上去休息,偶尔看个书,却也总是遭到护士的禁止。

    这三天她也很难看到隐叔叔,听管家说,他因为公事繁忙所以也很少回来,每次回来都是深夜,而他也来探望过她,只是因为她睡着所以没有打扰自己。

    可能是因为在他家里,也许还有更多的是手术的成功,她的心情也并不像在医院那样敏感,那样紧张或是忐忑,整个人也沉静了下来,每日悠闲的住在城堡里,养伤或是晒太阳,再和上官瑾瑜发个短信,告诉他罗马好玩好吃的地方,日子就这样悄悄的过去了,直到第五日。

    桐儿戴上体外机已经能够像从前那样清晰的听清这个世界,虽然和正常人之间依然会有些差别,但准确的说……已经恢复到了从前那样,她便已经很满足很满意了!

    “怎么样?,湛小姐?我们给您播放的音乐您能听到吗?能唱给我们听吗?”护士小姐放着意大利歌曲并期待的望着桐儿。

    桐儿摸着耳朵开心的点了点头:“能听见。不过……我唱歌不好听,所以还是不唱了吧?”她唱歌总是跑掉,会弹琴,却不会唱歌,的确是件不完美的事,但这就像是她的人生啊,总是残缺不够完美。

    护士小姐只好笑着道:“但是,我们需要听一下才能确认并且为您的康复分析数据哦。”

    桐儿知道这也是她的任务,而且当初第一次手术完了的时候她也唱过歌,所以看了看房间里不多的人,不好为难护士小姐的她只好厚着脸皮张口小声的唱出自己所听到的调和模糊的几个词……

    她看见护士小姐们那突然憋着笑的脸和表情,桐儿懊恼的捂着自己的眼睛,她就知道,她的歌声是不忍直听的!

    房间突然安静,静的连一丝风都能听见,桐儿还没放下自己捂住眼睛的手便听见自己身前突然发出男人久违的声音:“桐丫头?”

    桐儿立即放下自己的手来,抬头,看见眼前的一团黑影,高大而又威武雄壮的隐叔叔。好些天没有真的见到他了,他这突然出现,便听见了她的歌声……桐儿打从心底的,想哭!

    “你……听见我唱歌了吗?”心底还有一丝的期盼,希望他是没有听见,她的声音那么小,他怎么可能听清呢!

    隐忍着笑,抽动着嘴角俯瞰着她诚实无比的道:“不太清楚,但……的确是听到了。”

    桐儿‘砰’的一声倒头在床上,拉过被子便盖住自己的头,脸上火辣辣的痛,真实的体会到什么叫做‘悔不当初’啊!

    “好了。”隐立即俯下身来大手一把扣住她的后脑,轻轻的拉下她自己盖住脸的被子,看着她红红的写着后悔的脸真切的道:“别再把头摔晕了,还是好好调养一段时间,恩?”

    他离得这么近,两个人的脸只有一根手指的距离,他怎么能离得这么近?说话的时候热乎乎的气体都能喷洒到她脸上,而他也不再因为她的丢脸隐忍笑意,眼眸里甚至有着一丝淡淡的‘宠溺’……她几乎会以为,那是错觉。

    桐儿这么直愣愣的盯着他,隐片刻反应过来,他该离她远一些,不该再让她继续沉迷在自己身上,虽然刚刚的举动真的是不由自主,但他还是听从了心里理智的声音起身并离开了床边。

    桐儿也是害羞的,所以没有注意到他的起身是多么的刻意,而房间里的护士医生们早已经因为他的进入而退到了房外,桐儿也慢慢的坐起来,见他还没有离开就犹犹豫豫的将心里憋着的一件事儿给说了出来,也正好岔开此刻显得有些尴尬又诡异的氛围。

    “那个……叔叔,我能出去吗?”

    “去哪儿?”隐转身走到一旁的茶几和沙发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悠哉的喝起来,看来是真的有了时间,不然不会出现在她房里。

    “我在中国的一个好朋友他来罗马找我,这几天我都在医院或是养伤所以没告诉他,现在我也好得差不多了……我能不能出去见他一面?他再这两天就该走了……”桐儿虽然养着伤但也没有忘记每天都和自己发短信的上官瑾瑜,心里也知道对不起特地等自己回来的上官瑾瑜,所以无论如何都是要见一面的,但既然要见面所以必定要出去,出去就要和他说一声才是,这里可是他的城堡。

    “朋友?”隐蹙了蹙眉,看着桐儿那期盼的眼神没有立即点头也没有立即答应,半响之后才问道:“那个每天在你公寓楼下徘徊的小子,是你朋友?”

    桐儿惊诧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你住在哪里,我怎么会不知道。”隐喝了一口水放下杯子缓然起身,看着桐儿又道,“公寓楼下的门卫告诉我的,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你既然见了我,在罗马我就必须保障你的安全。”

    桐儿垂了垂眉,虽然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但是他竟然还在她周围设了安全保障,是在乎她么?不过的确是在保护她,所以她没有生气,反而有一丝被在乎的……甜蜜。

    “哦……他就是我朋友,他叫上官瑾瑜,我们是初中校友,高中校友,后来是大学校友,啊,我们还住一个小区,爸爸妈妈都认识他呢……是像幽幽那样的好朋友。”她莫名其妙的就和他解释了起来,虽然没有解释的必要,可是他的眼神是那样的迫人,好像就在问‘那是谁?’但刚刚解释完她就后悔了,他会不会……更加的多想?

    隐盯着桐儿,不得不多想。

    竟然是她爸爸妈妈都认识的一个小子,而且看样子她和他关系很要好,还很在乎?但是,他也实在没有多问的必要,她不是安静,她有她自己的人生,他甚至希望她的世界里有别的男孩子……让她注意或是喜欢,她喜欢的人不该是自己。

    “见他,可以。”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准备离开,淡淡的眼神瞥着坐在床上的她淡淡的道,“但必须来这里,让他过来。”

    “欸?”桐儿傻眼了,让上官瑾瑜来这里吗?为什么?

    “放心,我不会在家,你可以随意和你朋友聊天。但你人必须要在城堡。”

    “为什么?”同而不理解了,难道……她要失去自由了么?

    “你的耳朵还没有完全恢复,因为手术,耳朵边也有刀口,在家里有医生照顾你我放心,如果你出去再遇上坏人,我不放心。”

    “哪里再有坏人……”桐儿接下来的话全部咽在喉间,虽然她的耳朵就是坏人害的,但是她真的觉得只要不和她在一起就不会有事嘛……可他的表情似乎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很强硬!

    那……让上官瑾瑜来城堡见面吗?(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