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五十六章

第五十六章

    桐儿愣愣的看着手机屏幕上的那一行字半响没有反应。

    罗马?公寓楼下?呆了几秒钟之后桐儿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咽着口水才相信了这确实是上官瑾瑜发来的短信。

    “你骗我开心么?”桐儿快速的回复了过去,然后紧握着手机甚至有些紧张的期待起来。

    她离开中国的时候他没有来机场送她,她知道他是在生气,因为她来罗马留学这件事事先并没有告诉过他,这是她心底的一个秘密,她不曾告诉过任何人,包括他包括家人,她来罗马市突发性的新闻,不过还好家里的人很快便都接受了,偏偏那上官瑾瑜愣是生气的几天没理她,包括她离开的时候都不愿意去送行。

    他怎么会突然过来?这些天也没有怎么联系,如果真的过来了是不是代表他们友谊和好如初了?

    上官瑾瑜的短信很快便又回复了过来:怎么,我来罗马你很开心?

    真会抓字眼啊……桐儿笑了笑,一边点着头一边回复道:当然了,你都不知道么,我还以为这辈子都不打算理我了呢!

    看着发送了过去桐儿才握着手机确认,所以他这话的意思是,真的已经来罗马了吗?

    上官瑾瑜:我没理你这些天,你很失望吗?

    桐儿看着屏幕上的这行字有些疑惑了,又开始乱七八糟的说什么了?失望?她最多有些失落和惆怅而已,怎么会用上‘失望’这样的词?

    桐儿还没有回复过去,上官瑾瑜的短信便又过来了一条:你在哪儿?什么时候回家?我在你家楼下两天了。

    桐儿‘哗’的坐起来,头一阵晕,不过静坐了一下便恢复了过来,不能怪她自己这么激动,而是她突然想起……她现在这个模样怎么能见上官瑾瑜?她耳朵听不见,她明天就要手术,如果见他了怎么向他解释呢?

    虽然当初才认识的时候桐儿一直认为上官瑾瑜是个粗鲁的男生,但是后来与他越多的接触之后才发现他其实是个内心特别细腻的男孩儿,虽然在学校人人都怕他,但他其实很渴望朋友,不然怎么会和她成为朋友呢?虽然与两个人不管怎么样竟然都会遇到一起有关……但作为朋友,她真的不想让他再有更多的担心,她现在这个模样也快结束了,等手术好了之后再说吧,不然他来医院看她的话……她真是不敢想象会是怎样的。

    考虑了几分钟桐儿才妥妥的回复了短信过去:没想到你真的来罗马了,可是阿瑜对不起啊……我有事外出了,这一周都不会在家。你呆到什么时候呢?

    “外出?出哪儿了?我去找你。”

    桐儿微微的吸了一口气,上官瑾瑜有多固执她是知道的,所以立即又回复道:我有个课题需要实习,所以现在人在别的城市,你还是不要来打扰我学习了(桐儿内心:对不起,对你撒谎了。)。

    发完短信桐儿担心起来,不知道他会不会又一气之下然后不理她了?按照他的性子似乎是完全有可能的……他有事千里迢迢来找她,而她却又拒绝见他。

    “一周吗?我可能不会呆那么久,你真的不想见我?”出乎意料的,他的短信内容似乎并没有生气,桐儿抿了抿唇又开心的回复道:“恩,一周后就有时间了。你过来到底干什么啊?来玩还是特意来找我的?呵呵。”

    不过一周后她真的会恢复吗?桐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她该相信隐叔叔的……但是却又未知的害怕,似乎没有小时候那么勇敢了,那个时候虽然期待但是并不怕结果,但现在却害怕了结果,害怕自己再也听不见了。

    “如果我说……我是想你了,你会立即回来见我吗?”盯着屏幕上的这一行字顿了许久上官瑾瑜终究还是全部删了,轻轻的向后仰去,身子靠在她公寓门口,抬头看向陌生的大街轻叹了一口气。

    俊朗的眉头因为心事而深锁,红唇紧抿,究是忍不住思念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国度,逃了一周的课只为了来见她,没想到她竟然不在。

    其实,他已经去过她的学校,得知她突然请了假,学校并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可她回复的答案竟然是在外实习课题,所以是骗他呢?她为什么骗他?他并不生气,只是有些失望,失望她终究是没有对他完全信任,不然怎么会不告诉她究竟在哪里呢?

    “恩,有些事,所以过来了一趟。”一个模凌两可的答案,桐儿盯了半响也没看出另一层意思,最后还是和上官瑾瑜约定了一个时间,手术后的三天,她想那个时候一定是能见他的了吧?不然他来都来了,不见一面多可惜啊。还有不得不承认的是,她很想念中国的朋友们,见不到幽幽,能见到他也不错啊!

    *

    手术的这一天,桐儿以为能见到隐叔叔,没想到她在被推进手术室之前都没能见到。

    原本,她的心里就是害怕的,没见到他,她的心里更是充满了忐忑不安,心里也并不能完全信任这场手术,不能信任这些她根本就不认识的医生和护士们,甚至不信任这个环境。

    所以当她躺上手术台时,全身都因为紧张和害怕而发着抖,而准备给她麻醉的麻醉师没有办法安抚她的情绪只能暂时停止,并给一旁的医生们说明了情况,桐儿的心理充满了不安和信任,她甚至因为紧张和害怕全身在发抖甚至发凉,所以手术无法进行,他们不得不照顾她的情绪和心理,这是杰西的命令,也是他们最该注意的危机状况。

    桐儿不知道因为她的情绪整个手术耽搁了下来,而原本就是避着她也是有紧急会议的隐听到医生的这通电话自然是再也坐不住了,中断会议当即便从家里飙车来到了医院,然后换上手术服跟着护士一起进入手术室。

    躺在手术台上的桐儿已经冷的瑟瑟发抖,虽然护士给她盖上了被子,但是由于心理的害怕和这些人站在这里却不进行手术只是看着她,让她更加的莫名的觉得阴森和恐惧,全身的毛孔都竖立了起来,怎样也合不了眼,怎样都无法安心,怎么都无法信任,怎么都不愿意……

    突然传来嘈杂声,她低眼望去,终于看到最熟悉也是此刻最期盼的身影。

    穿着蓝色的手术服戴着蓝色的手术帽,她甚至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直到他走上前来并握住她的手弯着腰看着她的眼睛心疼道:“傻丫头,怎么这么凉?”

    桐儿的眼睛这才染上淡淡的色彩,手的温度是热的,说的话虽然听不见却看得明白,真的……是他?这些医生护士的意大利唇语说得太快她根本一个字都看不清楚,可是他的中文她却是看得切切实实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真的……是你吗?你真的……来了吗?”她不确定的再次试问,如果这不是真的,她得多失望啊。望穿秋水,没想到他还是来了。

    “当然是我。”他没想到她是如此期盼他的出现,没想到她是这么依赖自己,这一刻心里生出的情绪也很是复杂,无奈,开心,惆怅甚至……练习。

    “你害怕吗?”隐轻轻的摸着桐儿的脸蛋儿问她,其实从他一进来看到她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手术台上的时候他便已经知道,但还是想听她亲口说出心中的感受。

    桐儿点了点头承认:“恩。”她真的很害怕,所以希望他出现,希望他能陪着自己。

    排山倒海一般的内疚感向他内心扑来,他鬼使神差似地突然弯腰低头在她额头上印下一吻,然后看着她那呆呆的模样微微笑道:“放心吧,我在这里陪着你,我保证你的耳朵会好起来的,恩?”

    桐儿的心再次因为他的举动而缭乱,温热的嘴唇触感还留在额头,而他的手也握着自己的手,一瞬间,那些害怕和不安好像真的统统消失了,他就是自己的灵药……他就是她的稻草和浮木啊。

    桐儿不再害怕,麻醉师也立即给她打了麻醉,灯光一打,很快桐儿就昏沉沉的睡着了过去,隐自然不可能真的一直拉着她的手陪着她,而是走到高处看台上去看着她的手术进行着。

    他这辈子见过不少血腥的画面,残忍的,惨不忍睹的,恶心的,心痛的,悲伤的,包括他们家族当初被灭门时,他亲眼目睹遍地的尸体和血迹,甚至堆积成山烧焦的亲人们……(详情见新文《少主独爱,青梅小保镖》,嘻嘻)那些感受与与此刻相比竟都是完全不同的心情。

    他的恨,他的冷漠,他的无情,他的冷血,他的嗜血都是源于他的过去,而他此刻内心深处无限的柔软、无限的怜惜、无限的心疼都是源于眼前的这场小手术,他想……他再也不愿意看见她再有任何的伤害。

    手术很成功,只是这之后需要桐儿更多的休息,而隐为了让桐儿有更多更好的照顾,还是决定把她接回城堡,虽然医院便是他自己的,但他还是决定让桐儿回城堡养伤。而医疗团队自然也就跟着入住了城堡,直到桐儿痊愈,不然恐怕这个医院团队都要一直在城堡里驻扎了。

    ------题外话------

    ——这几天都很忙,所以没有更新,也只是在群里说了声。后面会依然忙碌,说不清的各种事情随着年关将至迎面而来,cry……(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