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桐儿狠狠的咽着口水,紧张的盯着眼前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他庞大的身躯并不沉重,却让她觉得格外的难以呼吸,而他和她又是很少有如此亲密而又……近的接触,桐儿原本已经沉寂的心再次因为他胡乱而来的动作有些被扰乱心扉的节奏。

    压根,就没看清他说了什么。

    一双小手抵在他压过来的胸膛上试图推开他:“好重……”

    隐见她这小鹿一般慌张的模样难得露出一丝笑意来,双眸沉沉的盯着她问:“真的,很重吗?”

    这一次,他说得那么慢,她自然是看得清的。

    一张俏脸悄悄的红透,别扭的转开自己的脸结结巴巴:“叔、叔叔……起、起来,好么?”她的心脏那样的鼓动,她听不见,可她不相信他听不见。

    “嗯哼。”隐听话的起身,笑着伸手挑开桐儿脸上的发丝,看着她红红的脸蛋儿,心情颇好。

    桐儿轻轻的拉着被子偷偷的盖住自己变红的脸,还以为隐叔叔没有发现,实际上她此刻的每个小动作都被他盯得仔仔细细一个侦都不少。

    原来,她脸红起来会这么可爱……原来她是如此害羞,所以她以前爱脸红都是因为害羞?原来,她已经真的长大了,当年那个青涩的小女孩儿,当年那个坚强不息顽强的和命运抗争的女孩儿真的已经长大了,长成了一个可以谈恋爱,长成了一个和安静一样也能喜欢男人的女孩儿……

    而她喜欢的人,是自己。

    这莫名的情感让他即觉得压抑却又觉得兴奋。他是她的叔叔,这样的关系让他觉得不应该,却又觉得莫名的兴奋起来,这也是他彻夜未眠的原因,哀愁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偷吻了自己这件事,更不知道以后再看这个女孩儿时该怎样的态度……

    但是,她却说她要放弃了。在他措手不及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时她就要放弃了,也许真的像安静所说的那般,这是最完美的答案?但是内心却又有一丝的不甘……凭什么她说暗恋自己就暗恋,说偷吻就偷吻,说放弃就放弃,她问过当事人的意见了吗!?

    “叔叔?”桐儿轻轻的摇了摇脸色突然陷入各种怪异之中的隐,将隐猛的摇醒,低头再看桐儿眼带疑惑的表情,隐不自然的握拳轻咳一声,第一次会在一个小丫头面前失了神,这可是人生二十九年都未曾遇到过的窘况。

    “你怎么了?”桐儿也是第一次见他突然失了神的模样,心里也充满了疑惑,他是怎么了?难道是手臂的伤口痛了?

    桐儿的视线让隐摸了摸自己手臂被包扎过的伤口处,微笑看她立即安慰道:“没事,伤口已经不疼了。”

    桐儿这才轻轻松了口气,隐立即引开话题问她:“害怕吗?”

    桐儿眨了眨眼睛不明所以的盯着他的唇,害怕?

    她的视线固定在自己的唇瓣上,隐莫名的竟觉得有些干涩,不由自主的抿了抿,视线也落向她的唇,这丫头可是偷吻过自己的……当时,他的心都快跳出来,那个小妹妹怎么会这样做?满心的惊涛骇浪……不过并没有体会多久,因为他更快的就发现了周围的肃冷杀气。

    “害怕什么?”桐儿实在不明白他今天是怎么了,说话没头没尾,比往常更让她捉摸不透呢。

    “害怕……这样的我。”如今的他毕竟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只是保护她和一羽的大男孩儿,他在意大利这个国度在罗马这片土地上建立了属于自己的势力,他每日都活在枪口上,他的身边更是充满了各种危险和诱惑,她真的不觉得害怕吗?

    “为什么要……害怕你?难道如今的你和从前的你,不是一个人吗?”对她来说,他永远都是隐,从未改变过啊。

    隐不由自主的眯起双眼,她这话可是真心?这些年,他早已经习惯了不相信任何人的话,除了妹妹安静之外,他习惯了对任何人的质疑,但这一刻……他竟然不想去怀疑。

    “可是,你受伤了,你真的不害怕吗?”他再一次叙述事实,自己也不清楚究竟想听到她怎样的答案。

    “……一开始,是害怕的。”桐儿有些畏惧的缩了缩脖子,似乎是想起了那一晚。而隐眸子黑沉,原本就是看不出任何情绪的,只不过是在听到这句话时沉得更加凶猛了一些,对于桐儿来说,看不懂他的神色所以不管他露出怎样的表情便都是一样。

    “但是后来……我想到你可能会有危险,所以当时也就没有再想那么多了……就胡乱的冲了出去……所以现在想来,我的耳朵会出这样的意外都是我自己的原因,你……不要内疚哦。”她小心翼翼的看着他的脸,她昨天是反应过激了一些,但是经过一天她已经全然的冷静了下来,细细一想原因的确是这样,她怪不了任何人。所以希望……他不会因为昨天的自己而心存任何的内疚。

    她都这样了,竟然还安慰他?说不清心里究竟是什么滋味,五味杂瓶?比这更强烈的情绪涌上心头,浓浓的自责和心疼,他在试探,而她却在安慰,他比不上眼前这个纯真的女孩儿,一点儿都比不上……她太干净,而他太过于肮脏!

    “我知道了。”他伸手轻轻的拍了拍桐儿的胳膊,从床上站起来低头俯瞰着她温柔却又冷然的道:“好好休息,我还有事需要去处理。手术会尽快安排的,我保证会让你像从前一样自由的听见任何声音,恩?”

    桐儿信任他的点头:“恩。”

    “有任何需要就按铃,这里的所有人不管你提出什么需要他们都会满足你,好吗?”

    “好……”她微微的蹙起眉头来,为什么只是顷刻间就觉得……他离了好远?明明刚刚他还那样温柔又那样亲近,为什么只是片刻间而已,他就像隔了千万里的距离?虽然说着体己的话,却还不如不说。

    “如果你想你爸爸妈妈……”

    “不要。”桐儿打断他接下来的话,皱着眉看着他淡淡的道:“谢谢你没有通知爸爸妈妈,我想……没必要让他们担心了,我已经这样……没必要了……”知道又是担心,或者甚至会抛下一切的过来探望她,她想自己没有必要劳师动众甚至让他们担心,已经承受下来的磨难就继续一个人继续承受吧。

    隐安静的盯了桐儿几秒之后才点了点头,也没再说什么便转身离去了,桐儿看着关上的房门,伸手轻轻的捂住自己的胸口,莫名的,觉得好痛。

    而门外的隐靠在墙上再次掏出一根香烟来衔在嘴上,点燃之后,深吸了一口,突出浓浓的烟雾,仰头阖上双目。

    一切太过于美好的东西他都不敢去触碰,他实在太害怕,害怕玷污,害怕再一次失去所有。

    *

    桐儿的手术很快就安排了上来,不过这几天之内她都没有再见过隐叔叔,虽然护士说他每天都有来看自己,但是全部都是在自己午睡或者晚上睡着之后。

    有时候她也挺精神不去午睡,但不午睡的那一天他就不会出现,而她再晚睡他也不会出现,然后她开始明白,他是不是故意躲着不想让自己见着他?

    当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变得敏感,任何问题都会敏感的发觉或是怀疑,而她此刻便是那颗敏感的心,说要放弃的自己却又不停的却怀疑和发觉一些刺痛自己的真相。

    手术前一天,桐儿的手机突然被人送了过来,桐儿受伤之后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手机去了哪里,现在护士送来她才知道原来手机一直都被隐叔叔放了起来,但是现在突然又送来是什么意思?

    “是您爸爸妈妈给您打电话了,老板说,要让你回短信才是呢。”

    爸爸妈妈?桐儿立即拿过手机,翻了通话记录和短信,爸爸妈妈给她打了好多电话,也有罗马房东的电话,还有……上官瑾瑜?

    现在的桐儿当然不敢随便再与人通话,只好给妈妈回了一条电话:妈妈,对不起,我这两天忙着做实验总是没有听到您的电话,您别担心,我很好呢,也常常见到隐叔叔,他很照顾我的。您和爸爸都要保重身体哦,等我不忙的时候再给你们打电话吧。

    反复的看了几遍最后确认无误才发送了过去,然后再翻出上官瑾瑜的号码来,快速的回了一条短信:怎么了?我没有看到你的电话。

    这六年来,他们早已经成为要好又亲密的朋友,所以对他说话的时候桐儿也从来没有任何的忌讳或是客气,自然的就像是对夏幽幽他们那般,也从未想过他会生气。

    不过他们也吵架,有时候他会变得有些莫名其妙,而她又实在难以理解他的这般和那般,最后也总是他来认错,两个人再和好如初,桐儿很珍惜他这个朋友,她想……如果上官瑾瑜有一天娶妻了,她一定会哭的,因为那代表他们不能再继续像从前那样毫无顾忌的做朋友。当然,这是她常常开他玩笑时说的话,事实会怎样她自己也不知道,毕竟他还从未交过女朋友,她也不知道能不能和他未来的另一边说清,他们之间是纯粹的友谊呢?

    谁说男女之间没有纯友谊,她和上官瑾瑜不就是么?桐儿常常这样自豪的想。

    因为她发的短信,上官瑾瑜自然默契的懂得了她此刻或许是不太方便接电话,所以几分钟之后短信便回复了过来:我在罗马你公寓楼下,你在哪儿?

    ------题外话------

    ——新文《少主独爱,青梅小保镖》已开坑了吼,关于安静和栾二少那青梅竹马小清新却又豪门斗的重口味激情爱情故事……还不快去收?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