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三章

    桐儿再次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阳光已经透过白色的窗帘落进房间的每个角落,而此刻的她已经晕睡了整整三天。

    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她还不清楚自己正身在何处,甚至不知道此刻是何年何月,又过了多久?如果不是隐隐作痛的耳朵提醒着自己,她都快要忘了那晚犹如一场噩梦一般的激烈追车事件,更会忘了那一吻犹如脚上甚至此刻耳朵带来的一般疼痛感。

    她竟然做了如此蠢的事!而他豁然睁开的双眼无疑就是把利剑狠狠的直戳她的心窝,她以为的结束却被他完全清醒的知道,以后她该拿怎样的心情继续面对他?而他呢?

    虽然心里在醒来的这瞬间便有了这么多的千愁万绪,但更担心的还是他的伤,他的手臂似乎流了很多的血,现在怎么样了?她动了动自己的脚,伤口传来的痛提醒着她应该是已经包扎好了,自然也是相信他不会让自己有任何的后顾之忧……

    眨巴着眼睛桐儿的思维也随着这些问题而渐渐的完全清醒,抬头望着房间开始疑惑这究竟是哪里?这是她从来没有来过的地方……房间并不大,手背上还挂着针头,冰凉的液体在进入身体……最后确定这应该是医院。

    可是病房里只有她一个人?桐儿试图坐起来,挣扎了好几下才勉强支起了半个身子,她发现自己浑身发软无力,根本没有任何力气,像是……饿了很久似地。摸着自己的肚子,空荡荡的感觉让她觉得很难受,她开始怀疑,自己睡了很久吗?

    桐儿觉得,世界安静的好像有些出奇了……就像是,像是什么声音都消失了似地。不过平日里她摘掉体外机也会有这样的感觉,所以也没有任何怀疑的便转身准备下床,可她一动头就突然痛了起来,耳晕目眩,头痛欲裂的感觉顿时袭来——她猛的弯腰趴下并双手捂头,输液管挂到了桌边的杯子,杯子‘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碎裂,但她却什么都没有发觉,甚至没有听到一丁点儿的声音。

    桐儿只觉得头好痛,耳朵好难受,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这窒息感让她简直要掉下眼泪来。长发也随着她的动作全部铺散在被子上,盖住她的脑袋,而她沉浸在那无声的疼痛感之中不停的往下坠落,直到一双大手突然扶起她——

    桐儿泪眼朦胧的被人强制性的抬起脸和眼睛来,看到近在眼前的男人,顿时泪倾。

    “我好痛……”她流下眼泪望着他,而他满脸内疚的将她用力抱进怀里。

    桐儿不敢看他,不敢见他,不知道还能怎么面对他,但是这一刻却又好渴望他的怀抱。而他也真的抱着自己,用力的抱着她和她的脑袋,她听不见……听不见他的心跳,甚至他此刻说的那句话。

    “对不起,桐儿……让你受苦了。”

    隐的大手轻轻的扣着桐儿的后脑勺喃喃自言,像是在对她说,也像是在对自己说一般。桐儿还以为他没有说话,也只是乖乖的躺在他的怀里,静默的等待着那窒息的痛快点儿过去……

    很快桐儿的痛便平复了下来,她被隐重新扶着躺回床上,似乎只要不剧烈的动作就不会什么感觉。但是她却看见隐叔叔弯腰在捡碎裂的被子渣,她看着他冰冷的侧面和动作开始怀疑,被子……是自己打碎的么?

    “叔叔……”桐儿看着隐,有些焦虑的道:“能把我的体外机开关……给我么?”如今的她听不见任何声音,已经没有安全感了。

    隐的身影很明显的一顿,然后桐儿边看着他起身然后在自己身边轻柔的坐下,伸手摸着她的脑袋,低头眼神温柔似水一般盯着她的眼睛,静静的告诉她:“桐儿,叔叔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桐儿从小便会读唇语,这是亲生妈妈教给她的能力,虽然后来她能听见声音了,但她也没有放弃过练习唇语,因为她知道这也是一种特殊才能,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轻易学会的。所以隐只要看着她说话,而她自己只要能盯着说话人的唇,就能知道他说了什么。

    “什么事……?”她也有些不安起来,为什么他的神色会如此奇怪?而自己刚刚又为什么会头痛欲裂?

    隐的大手轻柔的摸着桐儿的脑袋,看着她虽然温柔却又极其残忍的道出真相:“你的人工耳蜗……因为这一次的撞击有些发炎…而体外机也坏了,所以……”他的话顿住了,只说一半的话因为她剧烈的颤抖而全部咽在了喉间,他从来不知道竟然有什么话能让他无法说出口,而她脸上害怕的神色便是让他无法继续说出口的原因。

    可是他知道,他可以说谎瞒着她,比如只是体外机坏了而已,后面再买一个补给她也不是不行,但他却还是选择了告诉她真相。

    虽然,心疼着她能不能承受真相,但却始终不愿意期满她任何。

    “丫头,”咬了咬牙,隐还是低头继续逼近她的眼睛,煽动着唇瓣告诉她残忍的真相,“只是要重新做个手术而已,别害怕,好吗?我保证不会有任何影响,保证会给你找最好的医生,让你变得和从前一样,好吗?”

    桐儿听到这样的消息已经是十分的绝望,此刻他再如何的保证似乎都只是一种安慰而已。

    她还是害怕,还是绝望,还是痛苦,甚至已经远远的超过了她偷吻她时的害怕和尴尬!

    她从小就知道听不见任何声音是什么滋味,哪怕只是戴着助听器对她来说都已经是奢望,她想要听见世界上的声音,想要和别人一样正常,可她就是这样一个残疾的孩子,被耻笑,被捉弄,被贩卖甚至……让妈妈的人生因为自己而变得更加不幸。

    所以她不想要再听不见,不想要再变回从前的样子,不想要……

    “我不……”桐儿捂着自己的脑袋用力的摇着大喊着,而她一剧烈运动头便又剧烈的痛了起来,因为这痛她凄惨的尖叫,甚至蜷缩着身子浑身发抖,痛的直掉眼泪,痛的发疯……

    隐只能用力的将她小小的身子抱在怀里,甚至抱住她的脑袋防止她再剧烈的摇晃或是挣扎,因为那只会让她变得更痛。而他也开始有些后悔为什么不选择更好的方式告诉她真相?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她那么小的身子就缩成一团颤抖的被抱在他的怀里,而他内疚的心更是如同汹涌一般的波涛在心里翻滚,来回折磨,鞭笞着自己。

    他从来都不觉得,原来这个世界上除了安静之外,还会有另外一个姑娘叫他如此心急和心疼。

    一针镇定剂才让她彻底安静下来,护士又忙着给她重新包扎脚裸的伤口,因为她剧烈的挣扎那里的伤口又重新撕裂开了。

    桐儿沉沉的睡去,隐沉默的坐在床边看着她安静的睡颜,脸色阴沉的犹如一个修罗。护士们小心翼翼的给桐儿换着药和纱布,等一切收拾妥当之后便统统闪出房间,不一会儿房门又‘吱呀’一声响,门外等了许久的安静走了进来。

    “哥。”安静看着床边脸色难看的男人轻唤。

    隐回头看向今天赶来的妹妹,挑眉轻声问道:“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已经成长为绝色女子的安静如今已留得一头长发,扎了一个高高的马尾,配着一身皮衣皮裤显得既利落又帅气,如今在隐的修罗门里,她的地位也绝非一般,只在哥哥一人之下,明明白白的修罗门二当家,能力和地位都绝非一般人。

    “不用担心,都妥当了。”她出手的事,自然没有落败的。

    隐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安静有些担心的将视线向床上的桐儿扫来:“她呢?你不打算……告诉湛夫人和湛先生吗?”

    揪着眉他半响才回答道:“她也不想吧……”

    “哥……”安静蹙了蹙眉,他们兄妹二人没有任何需要疑惑的地方,所以她也毫无芥蒂的便问出心里的疑问:“你是害怕他们知道……还是真的觉得是她不想?”

    隐蹙眉敛眸,目光犀利的看向自己最疼爱的妹妹:“这话……什么意思?”

    “你知道的,这丫头喜欢你。”安静直挑话题,这些年她看在眼里,夏幽幽更是常常提到她,而哥哥一切知道桐儿的消息也是自己问夏幽幽问来的,所以她知道桐儿有多努力,而她会来意大利这么明显的目的他岂会不知道?这一次更是为了他而受伤,她的哥哥虽然情商不高,但是再迟钝也能发觉这丫头的心思才是……

    隐怎么也没料到妹妹会唐突的问出这样的话来,蹙眉低头,看向桐儿睡着的面容,轻阖双眸。

    他怎么能不知道,她颤抖的吻和咸咸的眼泪,都像是刻进他心里一样的烙印和疼痛。

    *

    桐儿不知道,当世界如此安静的时候,她竟是如此的习惯。

    也许,她还是更喜欢当个聋子?她自嘲的想,聋子也有聋子的好处吧,闭上眼睛就不会知道这个世界正在发生什么了。

    第二天她看见了安静,安静提着一盅粥来到她的病房里。

    穿着黑色长裙的安静放下了头发,温柔而又冷艳,桐儿想,栾二少真是个幸福的人,不然何以能拥有如此美好的安静?

    然后桐儿才知道,这医院是他们兄妹二人的,如今的他们,竟然已经有了自己的医院,在桐儿不知道的时间里,他们似乎发生了很多的故事,现在的桐儿更是不奢望任何机会能与他靠近……她对他的心,已经彻底的跌落到了谷底,再也不愿意复活了。

    ------题外话------

    ——今天圣诞节给大家更新一章!明天能否按时更新还不知道,但这几天会开始陆陆续续给大家更新起来的!

    ——下午三点之前七儿会在圣诞这个美好的日子里挖坑开个新文了,新文的主人翁自然是我们安静和栾二少,喜欢他们的亲们一定要记得去收藏踩楼哦!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