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一章

    “叔叔,我……好了。”

    隐放下手里的杂志,抬眼看向打扮完毕正缓然朝自己走来的桐儿。

    化了晚妆的桐儿,不得不说,真的大大超出他的想象的漂亮。

    不化妆的桐儿便是个清新温柔的可人儿,画完妆,真正的成了一个美丽又动人的东方大美人。

    她似乎很适合上妆,原本就白皙光滑的皮肤很贴切这样的妆容,五官变得更加的明艳动人,还有顺直柔黑的长发被打理成了大卷,轻轻的挽在脑后,垂下一些散落的发丝,漂亮的……让人惊叹。

    隐的目光一直在打量着全新的桐儿,桐儿则紧张的手心出汗。

    他为什么不发表言语?她这样是不是很别扭?想起她那天在他的城堡里穿着第一套衣服的时候他便有些不快,现在难道和那个时候一样的情形吗?他不能接受长大了的自己,不能接受她成熟的转变?桐儿自己偷偷的从镜子里打量过今晚的自己,她以为……今晚的自己应该是完全没有为问题的完美的,可是这一切是不是根本就是自己的自以为是呢?他还是不喜欢……

    “不错。”就在桐儿再次陷入自我的悲观世界时,隐却站了起来,并客观的评价道。

    “真的?”桐儿心里松了口气,有不错这样的评价,她似乎已经很满足了。

    隐看着桐儿露出的一丝笑容,盯着她,久久问:“为什么那么在意莫妮卡是我的谁?”他不喜欢存在疑惑,如果不弄清一些事,他想今晚他可能就没有办法若无其事的带着她出席这场宴会了。

    桐儿心里一个咯噔,张大眼睛看着眼前的隐。他的这句话,就像一座大山突然向她压来,瞬间她便觉得难以喘息起来。他发现了什么吗?他在不高兴吗?他这样的表情……是不准备再带她去需要她帮忙的那个地方了吗?如果她说出心里的那个秘密他是不是……会生气的转身就走!?

    是,他是叔叔……小时候是哥哥,长大了叔叔,他们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不可能会有在一起的那一天,她一直都知道!所以她没有勇气表白,也不打算表白,她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而已,但是他这样问……她又是怎样的心痛!

    心里千转百回,但是隔了三分钟后桐儿还是努力的扬起一抹微笑,并真挚的看着隐道:“如果,她是你女朋友,我就不跟你去了。”

    “为什么?”他冷着眼看着她,如果她的答案是让他匪夷所思或者不可置信的那样,他以后又该如何面对这个丫头?心里一直把她当做孩子,她却在不经意之间悄悄的长大,甚至有了让他害怕她会存在的心思。

    “因为……”桐儿看着隐深沉的眸子,心不停的颤抖着,害怕着,却还是鼓起勇气的看着他道:“因为,我害怕她看见了误会……”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她知道,如果说出来,他一定会不再见她!

    在他心里,妈妈和爸爸甚至小舅都比自己更重要,他对她这么好,不过是因为爸爸妈妈是他当年的恩人,他们给了他机遇,他们给了他自尊和自信。所以她没有自信,如果没有爸爸妈妈,他会不会多看自己一眼?

    她知道自己足够卑微,但是她现在不能说,至少现在……还不能说,如果说了,她就完了。

    低下头,不敢让他再看自己的眼睛。而隐听到她的解释,一阵沉默之后,伸出大手摸着她的脑袋问:“真的?”想要反复确认,这是她的真是心情。

    “恩……”桐儿毫不犹豫的点头,这的确也是原因之一,害怕莫妮卡误会,而自己也不想看见他们亲密的样子。

    隐相信了,叹了口气,扣着桐儿的脑袋道:“我还以为……丫头你是有什么秘密。既然如此,我们走吧。”

    是,她的确有秘密,他说对了!可是有秘密又能怎样呢?她的这个秘密,只有自己才能知道,如果他知道了,她的世界一定会大乱……

    下一次,她一定要小心谨慎才好,不能再被他发现自己的心思……她一定会小心的。

    *

    桐儿到了现场才知道,这宴会就是打着‘慈善’的幌子进行的上流宴会。桐儿是个新面孔,不过跟着隐,所以并不害怕罗马这个明明对她来说是很陌生的环境。

    挽着隐叔叔一步步的跟着走进大厅,在门口隐叔叔还交了邀请帖,走进大厅桐儿才问隐:“为什么你回来参加这个宴会?”他难道不觉得他的身份实在与这样的场合相违吗?

    隐似乎明白桐儿心里的疑惑,勾唇笑了笑才低声道:“如今这个社会,即便是想要混黑手党也必须做好慈善事业的面孔。”

    “为什么?”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能懂,他竟然温和的解释道:“不能让人觉得你真的是黑社会,即便是我这个位置,也要让人觉得是有善心的人,不是让人真正害怕的恐怖分子。上面会宽松,下面会壮大,低调才是我们黑手党如今的生存法则。”

    桐儿好像有些懂,但是听他这样说也觉得有些好笑,混黑手党都要小心翼翼么?还低调呢……

    不过事实上,她觉得隐叔叔还是有些骗她的成分。

    因为当他一走进大厅便立即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宽厚的肩披着黑色燕尾服,与这些穿得整整齐齐的男人们相比,实在太过随意,但是又时尚的让人觉得炫目而难以移开视线。东方面孔在这样的上流宴会里原本就是难见的,可他的气势和容貌都胜了这里本土的意大利人,所以……想不注意,都难。

    桐儿是颗新星,跟着隐,更是成为今晚的黑马炸弹,在人群里引爆话题,都在纷纷猜测这位东方小女孩儿是谁,怎么跟着杰西&8226;罗一起出现在这场宴会里?

    “嘿,杰西,欢迎你今晚来参加我们的宴会,能把您第一次慈善宴会献给我们,真是我们的荣幸。”一个貌似应该是今晚慈善方的管事走上前来热情的握住隐的手,桐儿在一旁自然的待着,心里却豁然明白了,原来今晚是隐叔叔第一次来参加慈善宴会?还说这是生存法则呢……她看一定是他心血来潮!

    也难怪要叫上自己,首先她是东方人,其次她看起来就是个孩子,谁会把他们想象成是一对儿?在这样的场合里,带她这样的女伴,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就在桐儿兀自一个人发呆时,那主办方的管事发现了桐儿,并问隐这是谁,隐这也才笑着向那男人介绍道:“是我外甥女,希罗。”

    希罗?桐儿疑惑的看向他,她什么时候叫希罗了?

    “真漂亮,希望你们玩得开心,西罗小姐,再见。”那男人礼貌的倾过身来热情的拥抱了一下桐儿,然后笑着便又离开了。

    桐儿有些惊魂未定,虽然知道这是意大利人打招呼的方式,可她是中国人……还是更习惯握手的方式,明明刚刚对隐叔叔都是握手的,怎么到了她这里就成热情拥抱了?

    隐看着桐儿微微撅嘴的模样心里觉得好笑,脸上也没有隐藏笑意,桐儿并没有注意隐叔叔正盯着自己笑的明快,而是看到了不远处的莫妮卡。

    “是莫妮卡。”桐儿疑惑了,疑惑的是莫妮卡明明也要来,为什么隐叔叔从一开始不干脆让她当女伴了?不过随即桐儿便明朗了,因为莫妮卡正娇笑着躺在一个男人怀里,眼里暧昧流转,手臂也亲昵的环抱着男人的腰,比起那天坐在隐叔叔腿上……可真是更加的热火暧昧啊。

    而且对方看起来也是个英俊潇洒的意大利成熟男子,难道这个才是莫妮卡的男朋友?

    隐轻瞥了一眼,像是知道莫妮卡要来似地也完全不在意,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从一旁走过的服务员托着的盘子里取了两杯酒并递给桐儿一杯问:“喝么?”

    桐儿伸手接过红酒:“好像,能喝点儿。”

    “那就少喝点儿,等会儿去给你拿果汁。”

    “哦……”桐儿又看了莫妮卡几眼,莫妮卡显然也注意到他们了,对着桐儿轻轻抛了个媚眼算是招呼,然后便缠上那男人的脖子两个人激烈的拥吻起来……

    桐儿转过身来跟着隐走向人群里,桐儿观察到隐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才相信了他是真的不在乎。

    “这下相信莫妮卡不是我女朋友了吧?”又打过一次招呼之后,隐给桐儿找了一杯果汁换了红酒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问。

    桐儿摸着脑袋有些羞涩的点头:“相信了……所以刚刚那个才是莫妮卡的男朋友吗?”

    “不是。”隐喝了口红酒,像是对这场宴会也觉得非常无聊,所以就靠在角落里和桐儿真的聊了起来,“她没有真正的爱人。”

    没有真正的爱人?桐儿难以想象刚刚那个激烈的吻竟然不是她真正的男朋友。

    “这边的人……都这样么?”是文化的差异还只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异而已?她喜欢莫妮卡,她成熟漂亮大方美丽,但是她的生活作风似乎却是一团糟啊……

    “当然不是。”隐笑着看了桐儿一眼,仰头一口将红酒喝尽才看着桐儿又缓缓道:“丫头,在这个世界上,不是有爱才能在一起的,有些人在一起是为了名,有些人在一起是为了利,而有些人在一起纯属找找乐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那么幸运的遇见爱情,像你爸爸妈妈那样真正的用生命去爱对方的夫妻,在这个世界上是少之又少的。莫妮卡她很寂寞,特别是从她爸爸去世之后,而流连花丛是她消遣寂寞的方式,因为没有男人愿意真正的给她温暖,她只有自己去寻找了。”

    桐儿听得隐这番话心里也难受起来,他说的好像并不是莫妮卡,而是他自己……

    “那……你呢?你遇见爱情了吗?”他也寂寞吗?他也像莫妮卡一样流连花丛寻找温暖吗?

    隐低头盯着桐儿,手指轻弹着酒杯,兀自冷笑:“丫头,爱情是精神界的奢侈物,我不需要。”

    桐儿轻轻的咽着口水,他不需要爱?那就是说,他和莫妮卡一样寂寞吗?不需要爱情……桐儿低头,神情落寞。

    宴会总是无聊的,除了这个环境几乎都是欧洲人有些新奇之外,其实对于桐儿来说也是毫无新意的普通场所而已,从小跟着爸爸妈妈去过的宴会数不胜数,比这奢华的更甚者,或者不如它的,对于桐儿来说都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普通之行而已,只是宴会通常都会饿肚子,因为看着那些美食也不知道能不能多吃点儿,只喝饮料又要常跑洗手间,所以每次回家爸爸妈妈都要张阿姨再给他们每个人煮碗面条,今晚……能吃点儿什么呢?

    出了宴厅,桐儿已经饿扁了肚子。

    原本下午下了课就准备和同学们一起去外面吃美食,他却突然杀了出来,半路杀出来不说还把她带去试衣服又化妆做头发直到现在,她刚刚在宴厅里只偷偷的吃了一个小蛋糕,那根本就是食不果腹。

    还好,隐似乎也根本就没有吃饱,看着桐儿捂肚子的动作笑了笑便亲自开车将她带去披萨店买了块中号披萨,然后又买了些啤酒搬上车,坐进车里将披萨盒递给桐儿问:“去看星星吗?”

    “看星星?”桐儿正在开盒子,听到隐的这话立即抬头向他看来,他是说……和她去看星星吗?

    隐挑眉将头伸出窗外望了望然后又缩回来看向桐儿道:“今晚的星星不错,我知道一个看星星的绝佳地址,去吗?你要是觉得累了我现在把你送回去也行……”

    “去,当然要去。”桐儿放下刚刚拿起的披萨转身便紧紧的抓住隐的胳膊,并眨着大眼睛十分期待的望着他,只害怕他突然反悔。

    隐低头看桐儿的爪子,脸色有些难看:“那个……手擦了吗?”

    桐儿立即缩回自己的一双小手,那个……手上的油好像抹上去了,嘿嘿。

    隐有些无奈的勾唇轻笑,伸手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转身披到桐儿身上:“那个地方会有些冷,别感冒了。”

    他的体温还留在礼服的内衬里,只披着桐儿都能感觉到传来的温热,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在这个夜晚,异常的感动着她自己。看向窗外,嘴角终于露出压抑不住的甜蜜微笑……

    车子一直蜿蜒而行,不一会儿就到了山顶的一个停车场。

    车篷缓然伸开,桐儿抬头便能看到漫天的繁星。

    “原来在罗马还能看到这样的美景啊。”桐儿赞叹的抬头仰望,忍不住的兴奋,这样的盛况也是小时候在乡下时和妈妈一起才看得到的,后来在英国伦敦自家的农场也看到了两三次,但都没有今晚的星星这么多,这么漂亮,就好像一条被子盖在身上。

    因为在来时的路上桐儿就吃了一半的披萨,所以此刻肚子已经是饱的不能动弹了。但开车的隐也只吃了她喂的几口而已,现在好不容易停了车,当然是立即下车去拿啤酒然后回到座位里喝啤酒下披萨。

    桐儿看着他仰起头脖子的喉结咕咕的上下滑动咽下啤酒,自己也忍不住的吞咽着口水,好像……挺好喝的?

    “可是……你要开车啊。”等会儿不开车回去么?现在喝的这么畅快,他们现在可是在山上,山道上开车不是更危险么?

    “今晚,就在这里睡吧!”隐扭头看向桐儿无比严肃。

    桐儿表情一愣,完全一副吓傻的表情。

    隐却缓然一笑,大手伸过来揉乱桐儿的发型:“傻丫头,骗你呢。你不是会开车吗?”

    “可我没有意大利的驾照……”她在这里是外国人啊。

    隐笑了笑没有说话,桐儿只能憋着话靠着车倚抬头看着满天的繁星,隐也沉默的喝着自己的酒,偶尔吃块披萨,没有再说任何话。

    酒香伴着天上的漫天繁星,在桐儿看来,竟是别有一番的景致,而且身边又有他……这是从前几乎没有设想过的事情,这个夜晚,让桐儿沉迷在其中又幸福无比。

    但是总看星星也是会疲倦的,桐儿靠在椅背上竟不小心睡着,再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是半夜凌晨。

    一旁的隐叔叔正靠在他自己的位置上沉沉的睡着,桐儿眨着眼睛伸手小心翼翼的在他眼前挥了挥手,并试图轻唤:“叔叔?”

    传来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好像……是真的睡着了。他们今晚真的就在这里睡觉吗?他喝多少酒啊?桐儿好奇的趴进了一些想闻闻他身上的酒味,一靠近便闻到那浓郁的啤酒香,果然是喝了很多吗?

    不过……他的皮肤可真好,明明就已经二十九岁了,偏偏还长的这么年轻,好像这些年就没有怎么变过。但是她知道,怎么可能没有变呢?她都长大了,更何况他呢。

    他是不是变得更寂寞了,可他不是找到了安静么?

    他说他不需要爱情,那她是不是这辈子都无法表白了?

    目光下移,视线不由自主的落在他嫣红的唇上,桐儿轻轻的咽了口口水,鬼使神差的竟慢慢向他靠了过去。

    如果这辈子都无法说出那份儿爱恋,那她也要大胆的鼓起勇气将自己的初吻偷偷的献出去……就当做,是这暗恋的句点,只为了献给他,她的隐……叔叔。

    柔软的粉唇轻轻的靠上他的嘴,桐儿的大脑已经变成一片空白,小心脏也紧张的几乎要跳出来,可是,这吻却终于是成功的……献给了他。(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