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桐儿没有想到,冲动的冲进雨里的下场会是这样狼狈!

    书被撞得散落一地不说,自己眼看着也要跟着向后摔倒!她可没有想过在罗马的第一个雨天会以这样的狼狈的方式摔倒!在那一瞬间,她闭上了眼睛等着疼痛的到来,却出奇的……没有等到意料之中的摔倒甚至……疼痛。

    向后仰的身子似乎被人正轻轻的揽着,纤细的腰肢也正被一个人的大手中紧紧握住……在这样的夏天,雨打湿了全身,狼狈的异国女孩儿怎么也没料到……当她睁开眼睛之后,整个世界从此颠覆、改变!

    而她想过千百种的重逢,或者忐忑的上门求见,或者寻来电话紧张的打通,或者那msn终于亮起头像而她鼓起勇气发过去一个表情……又或者在罗马的一场盛宴之中,她身着礼服,而他前来赴宴惊瞥她的出现……又或者在罗马的街头,又或者在许愿池,在博物馆,在斗牛场……太多场的期许,却没有一场会是现在这样!

    当她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这张脸……六年不见,他越发的成熟和俊逸,好像还是梦中常常见到的样子,却又更加的迷人,而且……真实了。

    那双眼睛,深邃的越加让人看不清,摸不透。那薄唇轻悠的勾着……那刀刻一般的轮廓……是她在罗马这半个月以来,见过的最迷人的男子。

    不得不说,长大后的安静倾国倾城的美,而成熟的他却是倾国倾城的帅气而又迷人啊。这对兄妹,怎么能如此要命?

    桐儿的心在剧烈的颤抖和挣扎之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狼狈。

    她慌张的想要捂住自己的脸,慌张的想要躲避,慌张的……甚至想逃。

    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出现!怎么能这样重逢!?大雨淋湿的脸冰冷的提醒她这不是幻想甚至也不是梦,这是真的!虽然她的心在这一刻几乎跳出了胸腔一般的紧张,但是也在这一刻慌乱的想要自尽!

    怎么能这样……

    她想要逃的意图太过明显,两个人一句话都还没说过他便弯腰将她一把扛起,轻松的抗在肩上就像扛着一头浣熊,而她连挣扎都还没有便已经被他扔进了车里。

    满地的书,就那样噼里啪啦的经受这污泥和雨水的击打和洗礼,她只能看着它们,然后车子便飞速的急驰了出去!

    桐儿终于反应过来,她……就这样被带走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能这样!

    他们六年没有见过,六年没有再说过话,六年都从对方的生命里彻底的消失,怎么能一见面就这样!?二话不说将她抗走算是怎么回事!而她这么狼狈又算是怎么回事!书全部掉了……又算是怎么回事!

    也许是怕她淋了雨会觉得冷,他默声的将空调打开,在这样的夏天,即便是下雨,也还是有些闷的,但他却将暖气打开,她坐在那里……显然是感觉到了。

    抱着湿透的胳膊,她看向窗外,连看他一眼的勇气也没有……此刻真是后悔来到这里,不然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的!不会有这么糟糕的重逢,不会有这么尴尬的……场面!

    “打算一辈子都不和我说话吗?”他是厌倦了沉默和尴尬,所以率先打破了这氛围。

    六年……第一次听到他真切的声音,她似乎都已经有些忘记了,忘记他的声音是如何的……记忆已经变得模模糊糊,但他一说话,那熟悉感却又快速的涌了回来。

    她想,就算是隔着千万的人群,就算再模糊个五六年,只要他一说话,她也一定能听出那是他的声音……虽然她的听力并不好,辨别声音的能力也并不强,但是,在他开口说话的这一瞬,她还是红了眼眶。

    桐儿并没有回答,隔了好一会儿车子遇到了红灯并停了下来。

    男人这才扭头向一直别扭的她看来,看到她已经热的脸红赤一片才笑着关掉空调,并伸手拉住她的胳膊,然后轻轻一拽便轻松的让桐儿的身体转向了他。

    “来了罗马,怎么不来见我?”他轻声的质问,轻易的便击垮她的防线。原本那一丝的执拗和后悔都全盘瓦解在他的这温柔询问和深邃眼眸里。

    桐儿的眼眶变红,低头捂着自己的脸崩溃大哭:“我不知道……”眼泪顺着指缝流了出来,她心里的委屈和期盼好像都在这一刻全部毁了。见着他之后的委屈,不见的委屈,不见的期盼,见了的期盼统统在他的这两句话里死去……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想见,却又害怕,见了,却更加的害怕……!

    “傻丫头……”他低哑着嗓音像从前一样的叫她,并伸手拉开她捂着眼睛的双手温柔的问:“怎么哭了?”

    他越是问,她心里越是觉得委屈,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满脸泪水的样子,却偏偏被他看见,干脆身子一倾趴进他的怀里,眼泪越加的凶猛起来:“不想这样见你的……不想这样狼狈的……”那些美好的想象,全都破灭了!这个开始,完全不是她所想的那样!这六年,又算是什么?

    她的理由这么的可笑又可爱,隐有些忍不住的扬起嘴角轻笑,大手摸着她的脑袋反而安慰:“那又有什么关系?你不来找我,我只好来找你了!”

    你不来找我,我只好来找你了……桐儿细细的念着这句话,心里却更加的想哭了。这明明就是她等了六年之后的心里话。可是他怎么能如此轻易的说出口……?明明就是她来找他……明明就是!

    桐儿像是把所有的眼泪都想流干了,趴在他怀里一直哭个不停。这是他的怀抱,还有他的温度和气味,她等了六年,想了六年,念了六年,那个藏在心底六年的秘密……在这一刻,好像都实现了……她在等他,而她来了,她不敢去见,而他来了。

    红灯早已变绿,后面的长队伍不停的催促鸣笛,他也不在乎,只是抱着她轻轻的拍着背安慰,直到后面的司机纷纷的跳出车,他才将她暂时扶起,然后在红灯变黄的那一瞬冲了出去——

    桐儿觉得有些丢人,见面这么狼狈就算了,怎么能又哭的这么凄惨?

    所以再次陷入了沉默之中,直到车子驶入一栋古欧城堡,她才打起精神来并且有了一些疑问。这是哪里?

    大铁门缓缓的拉开,宝蓝色的法拉利冲进门内,两面而开的大道上站满了黑衣人,个个打着伞恭敬的弯腰像是在向车里的他们致意,花园里有园丁冒着雨修剪花园,前面是个巨型的喷泉,喷泉里站着一个尿尿的小孩和两只长了翅膀的不具名大鸟,因为下雨,所以喷泉并没有工作,然后便是眼前这一栋高耸而又神秘的古欧城堡……

    车子被拉开,车外站着的黑衣人打着伞恭敬的等着她出去。

    桐儿回头看向驾驶座的隐,他颔了颔首道:“出去吧,跟着去大厅,我马上就来。”

    桐儿有些忐忑,不过听到隐叔叔这么说便也就跟着下了车。

    车外的大雨显然已经非常的大了,‘噼里啪啦’的雨声击打在雨伞上,声音非常的震惊。

    “小姐这边请。”那黑衣人伸手示意方向,是个非常高壮的意大利男子,说的确实比较流利的英文。桐儿扭头看向隐,他似乎有急事,跟着另一个黑衣人大步的向另一个方向而去,而眼前的跑车则被另外的人迅速的驶离……

    桐儿狠狠的咽着口水,她究竟被他带到了什么地方?这又是……怎样的世界啊。

    跟着黑衣人从玄关进入古堡大厅,里面宽阔明亮的就像唐顿庄园里面的城堡一样,让她诧异,让她惊讶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样的地方……一排排的佣人,一排排的黑衣人,这里诡异而又气氛严肃,完全不像是个能开玩笑的地方。

    桐儿在沙发里入座,紧张的握着双手等着隐叔叔的归来。

    这个地方莫名的给人压抑感,也莫名的给人害怕感……就算是女仆给她上了热茶,她也只敢坐着,不敢伸手去捧起来喝一口,时间开始变得漫长……长的让她误以为,是不是已经过了一天?而他却还没有回来……桐儿甚至开始怀疑,刚刚的一切是否都是她的幻觉?而她来到这个陌生的让她害怕的地方,也是噩梦!?

    “老板!”意大利语,桐儿能明白的听懂,在语言这方面她是有些天赋的。

    随着这雷鸣般的称呼桐儿扭头望去,在看到他在众人的簇拥下漫步而来时……她除了震惊之外,还有些明白了。这里……似乎是……他的家?而他,是这些人口中的老板?

    换了件得体舒适又干净的衣裳,可他站在那群外国人之中,还是十分的惹眼,甚至……霸气十足。

    在桐儿身边的沙发坐下,隐伸手晃了晃桐儿傻楞的视线轻声唤道:“欸,丫头!”

    桐儿这才扭头震惊的看向身侧的男人不可置信的试问:“这是……你住的地方么?”

    “恩……的确是。”隐端起桐儿面前的热茶喝了一口然后又放回原位,自然也察觉了她的紧张,紧张的连口茶都没喝啊。直接带过来,是不是把这个丫头吓傻了?

    桐儿的确是吓傻了,她二十岁了,不再是那个十四岁的傻姑娘。她开始意识到,他的世界并不普通!从六年前他握着枪轻而易举的杀了那几个人开始她就该知道,他也许就是个……混黑的?

    “隐叔叔,”桐儿狠狠的咽着口水紧张的望着隐真切的问,“你……你是黑手党吗?”意大利传说中的黑手党?

    “噗——”身后有人轻笑出声,桐儿没想到这里竟然会有人听懂中文,回头一看,是个金发碧眼穿着白西装的男人,长的风流倜傥般得英俊帅气,此刻正因为桐儿的话笑的浑身颤抖。

    隐的脸色一沉,显然是没料到桐儿会问的这般直接,不过还是点了点头仰靠在沙发上望着她道:“是,你害怕了吗?”

    隐的严肃让后面那个金发碧眼的男人不敢再笑,桐儿又咽了口口水诚实点头:“有点儿……”她也早就该知道的,安静和他……都不是像她这样世界里单纯的只剩学习的人。

    “所以……这会影响我们亲密的关系?”隐又问。

    桐儿想了想,又诚实的摇头并忐忑的反问:“应该……不会?”

    隐忍不住笑了一声,惊得旁边的黑衣人甚至桐儿伸手那个金发帅哥都傻了眼。老板,何曾是个爱笑的人?

    “傻丫头。”隐伸手过来摸摸桐儿的脑袋,“六年不见,你怎么完全没变啊?还是那个胆小的像麻雀一样却又总是让我意外的有些勇气的姑娘。”

    他温柔的让旁人都惊掉了眼球,老板,何曾会是个露出这样神情甚至用这样的语气说话的人!?

    桐儿心里的小鹿久违的噗通乱跳起来,望着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那个……”沉默了半响她终于找到一个内心的疑问,埋着头好奇的便问:“你怎么知道我在罗马……”妈妈不可能主动告诉他。

    而且这些年妈妈和他的联系也少了,虽然说让她有事来找隐叔叔,但是她知道妈妈并不是很想他们联系,不然妈妈一定会提前就为她联系好……看来,妈妈也是直到他如今在做什么,或者是六年前的事还是让妈妈有些担心。

    “是安静告诉我的。”隐伸手握住桐儿有些凉的手,淡淡的解释道:“安静说你来了罗马,三个小时之前才告诉我,问我有没有和你联系。要不是她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打算不来找叔叔了?”

    桐儿静静的望着他握着自己的大手,没想到……竟然是安静。

    十五岁那年,安静离开了栾家去了意大利,十八岁才又回到栾二少的身边,从那以后,她虽然每年都要来往中国与意大利之间,但是她从未和桐儿说过关于她哥哥的事,没想到她竟然和她哥哥说了自己的事……和栾二少正处于热恋的安静竟然还不忘了自己,该说谢谢她的‘多管闲事’呢?还是怪她的告密?不过一定是夏幽幽告诉安静自己的去向才是。

    “我只是想……找个机会等自己安顿好了一切再来找你的……”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自己的紧张,埋着头,似乎才能缓解不去看他眼睛的羞涩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所提的问题。

    隐静静的看着桐儿,隔了好久好久之后他才缓然起身,走到桐儿的身边突然弯腰,将她逼在自己的怀抱与沙发之间,低头看着她,眼眸里满是温暖的笑意:“不管怎么样,你能来罗马,还能再见到你这丫头,我很高兴。”(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