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晴空听了,羡慕不已。

    “早知道……我就和你一起去了……好羡慕你哦,姐姐,我可是从来没有去过意大利啊……你还能去那边上学,你简直太厉害了!”

    晴空觉得,姐姐真是一个好榜样,考上云海市大学不说,还是以学杂费全免拿着最高奖学金入学的,这也才第二年而已她就又取得了交换生的资格,自身前往罗马的肯亚迪大学(杜撰)学习。

    虽然他们家的家境情况还不错,也不差那点儿奖学金,但是爸爸妈妈从来都没有娇养他们,也说过他们的未来需要他们自己去争取。姐姐又总是以苛刻而又严厉的条件对待她自己,学习成绩这么好,爸爸妈妈虽然不说可是晴空知道他们总是以姐姐为傲,晴空的心里面多少也是有些压力的,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像姐姐一样优秀呢?

    桐儿当然是听出晴空语调里的羡慕和低落了,这个丫头虽然平时开朗活泼就像朵向日葵,但是她知道其实苗苗的心思很细腻,很敏感,所以立即便安慰道:“苗苗,姐姐相信你以后会比姐姐更厉害的。现在姐姐先来这边了,以后有时间有机会你也可以来这边找我玩儿啊。”

    “真的吗?那我明天就去找你!”

    桐儿轻笑出声:“傻瓜,你明天来我怎么接待你啊?姐姐这边还是一团乱麻,学校和住宿都没有解决好。至少要等一个月之后啊。再说了,爸爸妈妈去英国办事,只有你们三个在家,你不照顾小舅和阿诺么?现在姐姐不在,你就是家里的主心骨啊,知道么?”桐儿走得还是有些不放心的,可是学校这边必须来报道,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所以她才狠心的丢下他们三个在家里,不过还好魏奶奶和张阿姨一定会照顾好他们。

    刘阿姨两年前回了乡下不干了,小丁叔叔就把他的媳妇带了过来,两夫妻一起给他们家做事,再后来小丁叔叔把他小孩也接了过来,家里虽然多了个小孩,但是桐儿始终不太放心,因为她觉得小丁叔叔的老婆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但一直也没有做过什么过火的事,所以爸爸妈妈甚至荣升为管家的魏奶奶都没有说过他们什么。

    “和你开玩笑呢……就算舍得阿诺自己生死,但我也舍不得小舅啊,离了我,小舅可没有办法活下去!”晴空微微得意的扬起下巴,说这话的语调,就算隔着几千里的路遥,桐儿也能想象出她那傲娇的小模样。

    “姐姐知道。”桐儿低而温柔的浅笑回答,又热络了几句姐妹俩才一起挂了电话。

    这边挂了电话的晴空还有些失落,一直以来都和姐姐生活在一起,就算是上大学姐姐也是住家里,两姐妹也从未真正的分开过。现在姐姐突然去了罗马,谁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虽然说好是一年,但万一她要一直留在那里呢?

    在姐姐十八生日那年,爸爸送了姐姐一辆白色奥迪cc,后来姐姐考了驾照,去年上大学姐姐就每天开着车来去,在晴空眼里那就是让她无比羡慕的生活啊。哪像自己,小学六年……一直都是小丁叔叔每天接送上下学……一点儿都不帅气。

    “喏,给你。”湛守诺突然递了一瓶晴空最喜欢喝的饮料过来,或许是看见姐姐脸上的失落了,所以并没有调皮的再去调侃她。

    晴空伸手接过‘咕咕’的喝了两口,身子软趴趴的在沙发里窝下来,抬眼看向湛守诺问:“阿诺,我们会一直在一起么?”

    “当然不会。”湛守诺将手机摸了出来,在沙发的另一边躺着懒散的回道。

    “为什么?爸爸妈妈就永远和我们在一起啊!”

    “外婆不还是和杰森外公搬出去了么。”虽然,前几年一直住在一起,但是后来还是搬了出去。并不是关系不融洽,而是杰森外公说,他想要单独和外婆住在一起……湛守诺有些不理解,爸爸妈妈也没有单独住在一起,他们怎么就偏偏要单独住在一起了?

    “可是……可是……”晴空眨巴着眼睛半响也没有继续‘可是’出来,对于未来她是迷茫的,对于离别,她还是非常不习惯甚至不喜欢的。

    “姐姐和你以后都是要嫁人的。像我这样的,以后有可能也会从家里搬出去,就像爸爸一样,爸爸和妈妈结婚后就到了中国,也许我也会去别的国家呢?”十岁的湛守诺仿佛已经懂得很多,分析的条条是道。

    晴空瘪着嘴嘟囔甚至抛了个白眼儿给弟弟:“谁要嫁人了……你才要嫁人呢,哼!”

    湛守诺笑笑,歪头却又突然道:“不过,我确信一件事,以后也绝对不会怀疑。”

    晴空望来,她有时候觉得自己这个弟弟说话还是很正确的,他们也只差了两岁,也不存在任何的代沟问题,所以并不是血缘使然的原因,他们的关系真的要比和桐儿的更加的亲昵许多。

    湛守诺歪了歪脑袋看着晴空,表情说不上究竟是严肃还是迷离,只是声音轻轻的道:“这个世界上谁都有可能会离开你,但小舅一定不会。”

    晴空眨了眨眼睛宛然一笑兀自点头:“你说得对……小舅不会离开我的,我也会照顾他一辈子!”

    随着长大,晴空已经懂得小舅和别的人不一样,也懂得小舅需要人照顾一辈子,而她愿意负担小舅的一辈子,小舅离不开她,而她……也离不开小舅,她愿意像照顾爸爸妈妈那样照顾他一辈子,绝对不会有任何的不愿。

    *

    桐儿坐着出租车到了爸妈所说的公寓地点,是个古欧风的建筑大楼,虽然看来有些旧了,但是很有古欧风情的楼层还是让桐儿一眼就喜欢上了。

    推开门走进里面,有个黑人门卫,见到桐儿立即上前来询问,桐儿把早已经准备好的单子和护照递给那门卫,门卫看了一下立即笑着将一个袋子递给桐儿并用蹩脚的英文道:“原来是湛小姐,这个是维斯特先生让我转交给你的文件,还有您的房间是四零七,需要我帮您把行李带上去吗?”

    “那就麻烦你了!”没有电梯要上四楼对桐儿来说……的确是有些艰难。

    桐儿流利的意大利语让大卫赞赏,随即便又笑着和桐儿搭讪道:“我叫大卫,湛小姐以后可以这么称呼我。”

    “大卫,你也可以叫我桐,中文发音,Tong!”

    “桐!”大卫笑得腼腆,桐儿笑着跟在他后面,打开手里的袋子,里面装的是一把钥匙和一封信。桐儿展开来看,信上的内容竟然是中文,也就是那维斯特先生……

    “桐儿,我是你杰克叔叔,维斯特是我的朋友,所以不用怀疑,这房子是我替你爸爸妈妈找的,你在这里要上大学,当然不能住宿舍了,所以好好享受这里的风情和文化吧,祝你学习愉快!”

    桐儿笑着收好信,杰克叔叔和爸妈一直要好,而他这两年常常来往意大利,所以爸爸妈妈听说桐儿要来意大利当交换生便立即联系了杰克叔叔,杰克叔叔也很周到的替她找好了房子,所以她才能一下飞机便赶到这边来,只是打车费真的有些贵。

    大卫替桐儿松了行李便又下去了,桐儿自己打开房门,一个干净而又清新的意大利风情套房,一室一厅,不大,却五脏俱全。

    桐儿放下钥匙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这里地处罗马的市中心,虽然四周都是这样的建筑风格,有些陈旧,但是真的不得不承认……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国度,来到这样一个陌生的城市,靠在这样的窗户边看着这些夜景……心情,真的不赖。

    “妈妈。”拨通远在英国的电话桐儿笑着便是问候,“你还好吗?你和爸爸在英国有没有不习惯啊?”

    “你到了吗?我们都来往英国这么些年了哪有不习惯的?你爸爸还是在这里长大的呢。倒是你,到了罗马,对那里还喜欢吗?”

    “恩。我喜欢这里的文化、建筑,我觉得我已经深深的爱上她了。”

    “喜欢就好。好好享受那里,不要只顾着学习,偶尔也谈个恋爱。哈哈……”

    “妈妈……”在桐儿的脑海里浮现出妈妈正掩着唇偷笑的模样。

    妈妈还是那样年轻、漂亮而又知性,爸爸则永远都是那么帅气,他们就好像是不老的人,在桐儿心里永远都是那样的完美,所以即便是开玩笑,桐儿也不会真的生气的。

    “好啦。有时间呢,你也去找你隐叔叔吧。虽然这六年他都没有回来过,但是他偶尔也会问起你,我也没给他说你过去了,他在那边过得怎么样我和你爸爸虽然不清楚但是想必一定会不错的。你杰克叔叔也不是常去意大利,我和你爸爸忙着也没时间,所以有事情有困难的时候就找你隐叔叔?”

    桐儿迟疑了半响才‘嗯’声的答应着:“我知道了……妈妈,爷爷奶奶还好吗?这一次苗苗他们没有跟着过去他们没有生气吧……”努力的扯开话题,不想再说到那个人,而妈妈显然也懂得她的心思,果然没有再多说,桐儿已经二十岁了,他们知道她需要怎样的空间和世界。

    挂了电话桐儿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窗外,陌生的罗马,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一切……她等了六年,终究没有再等到他的归来。

    她藏在心里六年的秘密,始终多没有说出口……

    望着灰暗的msn,好像再也没有亮起过,而她却不知道该对那灰色的头像说些什么……

    压抑不住心里的那一丝冲动,终究还是来到了这里,这个有他在的国度和城市。现在,他们隔得也许并不遥远,但她却不知道怎样跨过那六年的沟……怎么见面?

    轻轻的闭上眼睛,桐儿深深的呼吸着,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始。

    *

    晴空趴在门边望向教室内,十几个比自己大一点儿的男生女生错落不齐的坐在各自的位置前,而他们身前架着的都是一幅幅画架,画架上有的成型有的却还没有轮廓的图片显然就是在临摹着大厅正中间桌子上的那一盆灿烂盛开的牡丹花。

    再伸长脖子,晴空就顺利的看到了坐在窗边的不同于其他人的某个人。十九岁的小舅……美好的就像是触碰不了的禁忌之花,十二岁的小晴空也有了自己的审美观和欣赏能力,会画画的小舅俨然就是一副最美的话。他安静的就像是蒲公英,纯洁净白却一吹就能散,但是到处都会是他能飞到的地方,就好像一只鸟能自由翱翔也能栖息停留,而小舅……就是那传说中的鸟人,天使咯。

    猫着身子偷偷的跑进画室,从后门到中间不断的有人发现向日葵少女又来了,可都只是嗤嗤的偷笑着谁也没有揭穿她那丝毫都不专业的偷溜,有谁每次进来不是带吃的就是带喝的或者带便当炸鸡?就算他们都画得专心致志,那鼻子和听觉都是能察觉的啊。

    偏偏晴空自己没有发现其实自己已经被所有人发现了,谁让她长得那么漂亮又可爱,谁见了,都会喜欢这个小女孩儿的。

    更重要的是,她可是唯一能让他们老师展开笑颜的人啊……那个漂亮的像漫画的男子,那个安静的像轻风一般的男子,那个睫毛长长皮肤白皙一碰似乎就会碎的男子……他唯一会笑的时候,就是这个少女每次来的时候。

    晴空提着自己今天和小馨、丸子她们去草莓园摘得一篮子草莓,当然是洗的干干净净的,而且一半已经榨成了草莓汁,放了冰块,在这炎炎夏日里喝着一定会非常的清爽凉快。想着小舅还在工作室里,所以她就悄悄的再次溜出门给小舅提来啦,不然放在家里一定会被阿诺给吃光喝尽的,她才不要。

    猫着步子,以为没有任何人发现自己,直到那最熟悉的窗边,在画架后蹲下身子,将篮子里的保温杯慢慢的往上举,能看到了吧?肯定看到了吧?嘿嘿,里面可是冰冰的草莓汁哦!

    “苗苗。”低低的,俨然已经成熟的嗓音在画架前温柔的想起,苗苗将脑袋从画架后露出来瞪着自家小舅:“这么轻松就给认出来了?真没意思!你不是正在发呆么!”说着便不快的撅起小嘴来,每次都会被猜到,她做的伪装还有什么用啊?哎哟!小舅真是不可爱!

    一羽轻笑着放下手中的铅笔,伸手接过晴空一直举着的杯子只怕她累着,然后再伸手将她拉起来。

    晴空顺势便坐在舅舅的大腿上,从小便这样习惯了,后来被妈妈纠正过无数次,说是长大了,可是她却不改,舅舅也没有所谓,于是怎样改都改不过来的状况。

    晴空将杯子拧开,然后将草莓汁递给一羽,一羽仰头便认真的咕咕声的喝起来,馋的一教室的少男少女们都暗暗的咽着口水,只恨这个夏天怎么这样热?

    晴空则无聊的到处看看,发现有人在偷瞄他们才汗颜的察觉,是不是已经被所有人发现了?于是低头,无意的瞄了眼小舅的画架,晴空却猛的一口大抽气,画上的人……不是自己么?

    提着篮子大步的从林荫小道上跑过,穿着白裙子,带着草帽,视线的角度似乎就是……桐儿扭头向窗外看去,果然……小舅是看见自己来了,所以才一下子就猜到是她!

    苗苗扭头一把便捏住小舅的脸气鼓鼓的质问:“你早就看见我了对不对?还在我上楼的这瞬间速度的就把我给滑了出来,你怎么这么狡猾啊?谁说你笨了?谁说了!?下次谁再说,我就收拾他!”

    一羽柔软而又没有任何瑕疵的脸被苗苗捏的有些变形,下面的少男少女们看的也是心惊胆战,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笑也没有人看停下手中的画笔,要知道能跟着这个天才画画老师学习画画,他们已经是圆梦了,怎么敢笑他在自己外甥女面前出糗的模样呢?

    一羽也不怒只是笑,对于苗苗任何过分的肢体或者语言他从不会生气。只是温柔的看着她,看的苗苗自己没了脾气并放开他的脸。

    “好了。我……我激动过度了,不过小舅,你能不能保护你自己呢?”

    苗苗捧着一羽的脸担心的望着他,三年前,小舅入学高中的那一天,对小舅来说一定最不愿记起的回忆,对她来说也成了永远都无法释怀的噩梦。

    即便小舅成绩那么好,但其实他们班没有人愿意接纳他,反而在老师离开之后每个人都用报纸、废纸捏成的球砸向他……小舅缩在角落里,男生们朝他吐口水,女生们和男生们一起嗤嗤的笑,笑他是个弱智,笑他是个孤独症,笑他是个自闭症,笑他是个残疾……其实小舅什么都懂,他知道哪些人对他好,也知道哪些人在用凶恶的一面恐吓他,不喜欢他。

    他就是一只脆弱的小鹿,经受不起这个世界上任何的丑陋……

    要不是晴空好奇小舅上学的状态拉着小馨偷偷去看,她永远都不会看见那一幕。

    她看见小舅被那些人逼在教室的角落里,每个人都在欺负他,他已经变得狼狈不堪!他不能适应这个新环境,捂着耳朵在那里瑟瑟发抖,他努力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却从未表现的那般害怕过……就算是当年他们迷路在大雪的森林里,他也是她眼中的英雄啊。

    才九岁的晴空当时就疯了,冲进去把那些人推开,大声吼着让他们滚,可是那些男生却觉得她可爱漂亮,甚至还有男生想要去摸她的脸——

    原本一直默默承受的小舅突然站起来将晴空护在身后,然后一拳头一脚的将想要摸苗苗的那个人打开。小舅从小就接受身体的锻炼,妈妈害怕他被人欺负所以才让他从小就习武一是为了强身而是为了保护他自己,没想到……他能默默的忍受他人的欺辱而不还手,却不能忍受苗苗被人欺负,终于大动干戈和那些男生打了一架。

    这是晴空第一次见到舅舅打架,那个画面一直都存在在她的脑海里,后来很多次做梦也总是想起,那样的小舅是她从未见过的。一个拳头一个扫腿,他打的那样自如……就像一个正常的大男孩儿,不需要任何人保护,他能保护他的苗苗……

    最后,晴空已经记不太清了。似乎,有好几个男孩儿都受了重伤,但是舅舅也免不了挂彩,甚至流了血,晴空为此一直哭个不停,她讨厌哭,可是她却更讨厌舅舅受伤。

    小馨把老师们找来才终止了这场混乱。

    爸爸妈妈到学校来,学校的老师和领导一直不停的认错,爸爸和妈妈却不肯再让舅舅在学校里待下去,从那以后舅舅就接受了家庭教育,爸爸妈妈给他请了老师,每天都在教他新知识,虽然高中课本对小舅来说早已经不是问题。

    他再也不愿意去或者是爸爸妈妈再也不愿意送他去学校那样的地方。晴空,也是赞同的。

    晴空永远忘不了的是,小舅受伤,他不哭,却抱着晴空说:“苗苗,不怕……小舅……保护你……打他们……让他们……滚!”

    晴空趴在他的怀里嚎啕大哭,凭什么,凭什么这样好的小舅却要经受这些磨难?后来她知道,小舅才是被折翼的天使,他不能飞,所以她要保护他。

    “小舅……以后……换苗苗来保护你。”她趴在他的怀里,抽搭着,哽咽着,发誓。(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