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桐儿被隐抱进玄关,第一眼就被苗苗给看见了。

    “姐姐!”苗苗撒了腿儿就跑过来一把抱住隐的大腿,仰起头眨巴着眼睛看着隐,显然已经把这个叔叔是谁又给忘了。

    “桐儿回来啦。这是……隐啊!”魏阿姨第二个看见,不过很快便又看见桐儿脖子上缠着绷带,顿时吓得魂儿都没了的大喊:“哎哟,这是怎么了?这、这怎么还带着伤啊!?”

    “奶奶我没事。”桐儿小声的想要劝阻大声的魏奶奶,可是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厨房里的外婆,楼上的妈妈听见声音都跑了下来,就连阿诺也提着小桶一颠一颠的从后门儿进来了。

    “这是……”外婆看见桐儿脖子上缠着绷带当即也给吓得面无血色了,薄荷走近来一看,闷着脸一声不啃的看向隐,隐惭愧的低下头,显然是没有什么好说的。

    桐儿左看看右看看,虽然早已经预料到这一幕,但她的心……还是慌了。

    “妈妈……”桐儿看向薄荷,一脸的自责:“都是桐儿自己不好,你……你不要怪隐叔叔了。”

    “刘姐,帮忙把桐儿抱回卧室,找医生来给她看看。”薄荷不听桐儿的解释而是看向一旁的刘阿姨吩咐道。

    刘姐立即伸手抱过轻巧的桐儿,然后转身便向楼上而去。

    桐儿担忧的回头望向隐,他轻轻朝着桐儿一笑显然是在安慰她,桐儿却并不放心,但是,这一切本就是他应该承担了,所以也是毫不畏惧的。

    桐儿被抱回房间,刘阿姨小心翼翼的看着桐儿脖子上的伤口,想要问什么却又欲言又止,最后也只是叹了口气就出去了。

    桐儿甚至不敢说,膝盖上也是有伤的。这个时候,她更担心隐,害怕他被妈妈责怪,害怕他……他把一切责任揽到他自己的头上。桐儿始终还是不能放心,下了床穿上拖鞋一瘸一拐的忍着疼走向门口,打开门便听到楼下传来的一声脆响“啪——”毫无疑问,这是巴掌声。

    桐儿心里一急再也顾不得疼向楼梯口奔去,站在楼梯口,只看见隐的头偏向了一边,而妈妈颤抖的站在他的面前,侧脸上写满了愤怒。

    苗苗和阿诺甚至小舅都已经被外婆和魏奶奶拉到了一旁去,整个大厅空荡荡的只剩了他们两个人。

    “你是怎么答应我的……毫发无损呢?你难道不知道,她和苗苗一样,也是我的宝贝女儿吗?”

    桐儿看着妈妈颤抖的背影,看着隐紧拽的拳头,看着他们为了自己而发生了不快的画面,眼泪‘簌簌’的往下掉,不争气的……往下掉。

    他没有抬头,就像是一个正在认错的大男孩儿,低着头站在薄荷的面前只淡淡的道:“……对不起,姐……我没有做到。是我没有保护好她……”

    “前天山上的命案……是不是……”

    “妈妈!”桐儿猛的打断母亲的质问,扶着楼梯艰难的往下走,隐抬头看见她的这番动作,立即沉下脸并厉声喝道:“你给我站住!”

    桐儿顿住,委屈的望着他们。

    “你腿上有伤,自己不知道吗!?”隐大声的呵斥让桐儿和薄荷同时顿住,薄荷看向桐儿,眼里闪过复杂的情绪,这丫头,就是太过善良!

    “妈妈。”桐儿缓缓的在楼梯上坐下,听话的没有再往下走,却在伸直腿的瞬间看向薄荷,泪流满面的道:“妈妈,这一切,都是桐儿自己造成的,和隐叔叔是没有关系的,你不要怪他啊。”

    “桐儿,你快上去!”薄荷显然不想和桐儿讨论这件事,桐儿却固执的摇头:“妈妈,这事和我有关,我不能上去!”

    薄荷诧异的看着桐儿,这是她第一次对自己说不……真的是……真的是长大了啊,有了自己的想法。薄荷没说什么,转身叹了口气坐进沙发里,隐意有所觉薄荷的意思,立即快步的走上楼梯将桐儿抱起来,然后缓然的向楼下走去。

    “你究竟想做什么?傻丫头。”隐无奈的低头看着怀里的桐儿无声的叹息。

    “我不能让你受委屈……而且昨晚的事情……不是说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吗?”虽然是妈妈,但如果知道她昨晚经历了那么多危险,以后一定不会再让自己和隐叔叔过多的接触了,所以她不能不瞒着。

    隐复杂的看着桐儿,很快便抱着她下了楼。

    将桐儿轻轻的放在沙发上,薄荷看着桐儿那憔悴的模样还是心疼,伸手过去将她抱进怀里叹息:“傻丫头……”

    桐儿红着眼睛摇头想要安慰薄荷:“妈妈,我没事的……真的。其实我会受伤,也都是因为我自己跑了出去,和隐叔叔是没有关系的,妈妈你要怪……就怪我吧。”

    薄荷抬头看向隐,似乎想要知道事情究竟是否像桐儿所说的那般。

    隐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桐儿并没有说错,可她却没有说到重点。

    在另一边坐下来,隐才解释道:“之前我和姐你说的……桐儿可能帮我找到了妹妹,果不其然,那个女孩儿真的是我妹妹。前天晚上,我们因为找人所以走失散了,桐儿在去找安静的途中才会受伤。这不是撒谎也不是推卸责任,没有保护好她,的确是我的责任,也是我失信于你。桐儿帮我找到安静,无论如何我都非常的感激她,她却因为我和安静受了伤……不管姐你怎么责怪我,我都会承受。”

    自然,是没有提到那晚的枪火激战。这对他和安静来说,都是秘密,他也相信桐儿会替他们保守一辈子这个秘密。

    薄荷没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这么说来……真的不能完全怪隐。

    “你没有保护好她,的确是有责任。不过……你找到妹妹了,我们也替你开心。”薄荷睨着隐,作为叔叔,没有护的桐儿周全,无论如何都是有责任的。

    “是。谢谢……姐。”隐低头,承受指责,也接受着她给的祝福。

    薄荷再看向桐儿,桐儿望着薄荷内疚的说:“妈妈,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自己……”还让家人这么担心,她也非常内疚着。

    下一次,她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不会再让关心自己的人有任何的担心的……她一定要保护好自己……桐儿在心底默默的发誓。

    就这样,因为桐儿的固执和坚持隐终究是逃过了薄荷的一顿责骂,桐儿也因此成长,因此而更加的坚强。当然,晚上爸爸回来的时候知道了也把隐一顿教训,毕竟桐儿也是他一直喜爱和疼爱的大女儿,桐儿也从一凡爸爸那里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父爱,眼泪一整天都在眼眶里打转,只是始终都没有脆弱的掉下来。

    “没想到你妹妹竟然是栾二少的小侍从,难怪找了这么久都没有任何的消息。要不是和桐儿一个学校,又长得那么相似,只怕也不会那么轻易的找到吧。”

    饭桌上,薄荷听了桐儿竟然瞒了这么久,最后靠着一己之力不仅找到了隐确认了消息,甚至还让他们兄妹相认,心里既有点儿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又有点儿竟然被瞒了这么久的错乱感。

    “妈妈,对不起……”桐儿知道妈妈在吃味自己竟然瞒了这么久,所以当即内心又愧疚了起来。

    “桐儿,别总说对不起。家里没有任何你对不起的人。”薄荷对于这个善良而又温柔的大女儿总是期盼她能更活泼一些,能更自信一些。

    桐儿低头,没有回答。

    隐顿了顿,伸手夹了一筷子桐儿爱吃的鱼香茄子搁到她碗里,桐儿顿了顿,抬头望向他。

    “你妈妈说的对,不要总低着头。”隐轻言细语,说的话却像一颗石头轻轻的投进了桐儿的新湖里,击起涟漪。

    “我……知道了。”桐儿紧握着筷子,微微的朝着众人一笑,“以后,我会更加自信的。谢谢爸爸,谢谢妈妈,谢谢外婆,谢谢妹妹、弟弟,小舅,谢谢你……隐叔叔。”他们都在期盼着她自信而又坚强,而她怎么能再让他们失望呢?

    吃过晚饭,隐就说要走了。似乎,要回河狸山和安静呆一晚,明天早上的飞机便要回意大利了。

    “安静不跟着你去意大利?你们好不容易团聚,竟然就又这样分开了……”薄荷存在的疑虑也是桐儿所疑惑的,所以桐儿心里一面不舍和难过着隐要离开的事,却也没有忘记看着他想要知道答案。

    他最爱的安静……为什么不跟着离开呢?他找了那么久的妹妹,怎么能不带着离开呢。

    隐看了看桐儿才解释道:“现在那边也是有些动荡不安,她也有许多事情放不下还没有解决,所以等她什么时候要过去了再过去,是一样的。”

    “原来是这样……我听闻栾二少身边的七个孩子就是他的北斗七星,也不知道传言是不是真的,说七个孩子是渡他过人生的三大劫难……如果真的是这样,安静的确是难以走开……”

    桐儿回到房间里,坐在床边抱着膝盖望着花园。她不想参与送别的画面,六年前他离开的时候,她哭得嘶声力竭,怎样也留不住要出去一展雄心的他。他有他的报复和人生,所以她这个不起眼的小女孩儿无法挽留……从前是,如今依然是。

    只是,相比起六年前那不舍的感觉,如今又多了更多的心痛感。

    她很心痛,心痛的只想大哭一场……难舍夹杂着少女青涩而又细腻的心思糅合成了一种别离的绝望。

    眼泪朦胧,她仿佛明白了某些事,关于自己那心底的秘密……抬头,看向窗外他驾车离开的影子,她终于捂着嘴轻声的呜咽出来……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的往下滚,烫的手背发红,成殇。

    她难过的趴在膝盖上,孤独的身影被窗外的月光冷清的投射到地板上。

    她偷偷的告诉自己……告诉自己心底的那个秘密,原来是那样的喜欢他,喜欢到不敢去想……这初恋的味道。

    而她也永远都不会知道,在湛家别墅身后的身后的身后那一排别墅里,某个窗户里的少年同样在品尝着那戒不掉却又无比苦涩的残酷青春滋味,想着她的脸,看着衣架上挂了一整个季节的衣服和围巾,深知一辈子都无法说出口的心事……让人真是越加的苦涩而又痛苦。

    *

    六年后,夏天。

    “砰!”一声剧烈的关门声响,一个俏皮而又美丽的小公主穿着白色的裙子,带着小草帽猫着身子从后花园溜进湛家那地中海风格的大客厅,原本她以为没有人能看见自己,却不料旁边的厨房门口传来一个无比悠哉的声音:“姐,你裙子红了。”

    “哇啊!”吓了一跳的少女转身捂着屁股便瞪着眼前的男孩儿,发现是自己的弟弟之后,湛晴空磨着牙不快的沉下脸低声:“你要吓死人啊!湛守诺!”

    “可你裙子红了啊。你该不会是……大姨妈来了吧?”

    脸蛋儿‘咻——’的一下变红的湛晴空唯有将自己篮子里的草莓抓了一把丢想那明明才十岁却像个魔鬼一样的弟弟湛守诺并愤愤的道:“你给我闭嘴!这是草莓汁,草莓汁不知道么?”

    明明就是不小心一屁股坐在了草莓上,所以才害的白裙子的后面变得红红一片,害的她被同学们笑,更是害得她……一路上都是忍受各种目光才回来的,回家来就是害怕这个恶魔看见了瞎叨叨,没想到还是被他抓了个正着,都怪后门,管的时候没有控制好……把他给吸引来了。

    “哦哦,我知道,你发育的太迟缓,所以十二岁还没来大姨妈嘛,值得谅解。害得我以为你初潮来了呢,正准备出门去给你买鞭炮!”越长大嘴巴就越毒的湛守诺显然不肯放过这个可以调侃亲姐的机会,平日里家里这个傲娇小公主人人都宠的不得了,小舅更是过分的让他左转绝对不会右转,所以今天家里难得的没人啊……就等着逮她呢!

    “湛、守、诺……”湛晴空磨牙赫赫的准备过去掐亲弟,湛守诺当然不可能待在原地,正准备闪人时,这时客厅的电话却又突然大响起来。

    “暂时放过你,哼!等晚上舅舅从学校回来,我让他把你小样儿压在地上,然后我再抽你!”

    湛守诺嘴角抽搐,这事儿他相信湛晴空小公主绝对干得出来,而小舅也觉对不会觉得这么对自己有什么不妥,更重要的是,爸妈一直都是这么无视他们的胡闹而让他们自然成长的啊……

    小小少女美丽公主湛晴空走到沙发边接起电话,在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时,立即兴奋的跳了起来,握着电话开心的大呼:“是姐姐啊,姐姐,你到罗马了吗?已经到了吗?那里美不美啊?”

    电话那端的桐儿已经出落成了一个美丽而又温柔的女子,拖着巨大的行李箱站在罗马的街头,环顾着这个陌生的城市的一切,虽然已经是晚上,但这里华灯而上,神秘而又古老的建筑,特有的脸部特征,人来人往,车来车往,一切,都不可思议极了。

    微微的舒了口气,桐儿露出一丝微笑温柔的答着妹妹好奇的问题:“恩,我到了。苗苗啊,这里……真是美极了,和英国,是完全不同的西方国度呢!”

    ------题外话------

    ——时光大跳跃,桐儿也要开始异国之旅啦,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