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那一晚,整个河狸山的氛围的就像鬼节一样,诡异而又森冷,每个人都内心惶惶却又觉得惊险刺激。

    附近的居民或是旅客胆大的甚至前往围观,在得知死了好几个人时,有的人胆子吓飞了,有的人更好奇的是凶手是谁。再后来有消息传出,死了那几个人都在死前磕了药,本身都不是什么好人,客房里也全是毒品枪支,身受重伤的一个名为刀疤的头早已经逃之夭夭,封锁现场怎么找也找不到他的人影,而附近搜山更是毫无消息,所有的矛头都很明显的指向那刀疤,警察更是断定这一切都是他们毒贩内讧的下场,那刀疤必定就是凶手了……

    安静和隐自然是毫无半点儿嫌疑,早在当天晚上越牙那厮就被栾轻风召到了河狸山,然后顺利的攻入河狸酒店的系统,在警察想起要调出摄像录影的时候,录影早已经被天衣无缝的剪切甚至改过画面,没有桐儿和安静或是隐的半点儿身影……越牙,就是这样一个天才。

    不过,安静是不知道栾轻风为她做的这点儿小事的,她也习惯了每一次做事之后都有栾轻风的善后,那仿佛是他无声的一种宠溺方式,更是她信任度的安全港湾。

    此刻的安静并没有急急的回去问栾轻风任何,只是与自己失散了七年的哥哥一起,两个人彻夜未睡,坐在露台上,安静靠在最爱的哥哥的怀里,他们聊了一宿……关于这些年,关于他们的故事。

    *

    桐儿醒来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正好。

    脖子上的伤口有些微微的疼,全身的骨头都像是散了架一样。脑海里蓦的回想起昨晚的一切,她跟着安静去了河狸山店,安静对着一个叫做刀疤的人开了枪,安静和那些人打斗,安静冰冷带着仇恨的面孔,她和安静往外跑,安静背着她滑下扶杆……安静和隐叔叔的拥抱,倒在地上的几个人……警察来了……桐儿睁大瞳孔,昨晚的所有画面都在瞬间记起,但是后来的……后来的怎么样了?

    她被隐叔叔摔在地上,他想要冲回去,他似乎也深深的恨着那个刀疤。他们为什么恨?而他折回来将她抱起,她靠在他怀里便晕了过去……但接下来呢?他没有再回去吧?

    桐儿伸手摸向自己已经被包扎好伤口的脖子,抬头环顾整个房间,这是他们昨天住的小木屋……他们是回来了吗?艰难的自己从床上撑起身子,可是怎么房间里怎么就自己一个人?隐叔叔……还有安静呢?警察有没有找上来?他们有没有事?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桐儿忧心忡忡,整个人越想越害怕,发颤的也要爬起来。

    膝盖疼的依然让她觉得哆嗦,但桐儿还是忍着痛掀开被子将腿放下了床。就在脚尖正要触地时,门‘吱’的一声开了。

    桐儿急忙的扭头,正是端着药和粥的安静。

    安静看着桐儿是醒了也轻轻的松了口气,走了进来并转身将门关上。

    “安静!”桐儿看见安静再也坐不住了,勉强的下地并站起来,转身看着安静走过来急急的就先问道:“你们没事吧?”

    安静将盘子放下,伸手扶着桐儿问:“你膝盖不痛吗?”

    桐儿愣了一下,她们两个人的话题不在一个点上。

    “这个时候了还担心我们?快躺着吧,不然一会儿我哥看见了肯定骂你。”安静板着脸便将桐儿扶着躺下,桐儿轻轻的咽了口口水,听见她说的这句话就放心了,意思就是……他们都暂时没事了?

    桐儿的膝盖的确疼,她也不知道自己摔成了什么样子,躺下来看着安静将自己的裤腿拉上来才看见上面竟然缠满了绷带。

    “你的膝盖没摔碎算是幸运了,昨天成了那个样子你竟然还能忍着?湛桐儿,你究竟在想些什么?真不懂你。”安静埋着头闷闷的也不看桐儿喋喋不休大的说着。桐儿第一次听安静说这么多话,而且还是在自己没有问她的状况下……好惊奇啊,是因为和隐相认,所以她心情大好吗?

    “我说你呢!”安静无奈的盯着桐儿,抬头就发现她这一副呆样子,这样的人怎么会是全校成绩第三的人?不过,执着的精神倒是无与伦比的。

    桐儿红了红脸,原来看着安静又发了呆,真是丢人极了。

    红着脸,想着安静现在的态度,想着他们竟然真的是兄妹,桐儿就开心的笑了起来,笑的无比灿烂的望着安静:“那个……昨天那个时候没觉得多疼。不用担心,现在不是都没事了么?只要你们不被警察抓就好!”

    “恩,放心吧,证据都被销毁了。”早上安静已经回过少主那里一趟,所以心里也是暂时安定了。

    其实,她不是个习惯向任何人解释任何事的人,可是经过昨晚她对眼前这个女孩儿改变了看法,原本只以为她是个多管闲事的书呆子,甚至上一次的咖啡店还以为她是居心叵测的具有别意的人,但昨天经历的一切和亲眼见到竟然还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哥哥时,她才相信这个女孩儿说的一直都是真的……原来她的哥哥真的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原来,她真的是在帮自己,是在为了哥哥无私的奉献着,甚至受了伤也不吭声儿,最后即便痛晕了过去,醒来第一个担心的还是他们。

    真是苏玛丽的善良女孩儿。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人吗?

    “真的吗?那就太好了!”桐儿心里的大石头这一刻真的落了地,安静奇怪的看着她问:“你就不害怕吗?”

    “害怕?害怕什么?”桐儿疑惑着安静的问题。

    “我杀了人,哥哥也杀了人,你是个千金大小姐,你不害怕这一切?”安静本以为桐儿会吓得浑身发抖缩在角落里再也不敢出来,但没想到她竟然敢和那个女人打起来,更是打开门和自己不停的跑,从那一刻开始她就发现,这湛桐儿不同于一般的千金大小姐。

    “你们杀的……不是坏人么?那个,我也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我小时候落入过人贩子的手中,七岁之前过的穷困潦倒,每天饭也吃不饱衣服也穿不暖和,我出生贫贱,要不是爸爸妈妈我今天书也读不了,所以……并不是什么娇贵的人。”

    “你很自卑么?”安静一眼看穿桐儿,桐儿闻之一怔,自卑?

    “还以为你是苏玛丽,这么看来……你也有自己的原则的。不过湛桐儿,像你这样自卑可是不行的哦。”

    “恩?”桐儿抬头,再次不懂安静的意思。可以说,安静的这几句话,她都没有懂。

    安静倾下身来,附在桐儿耳边,狡黠的勾起唇角冷冷的竟道:“你再这样自卑下去,我哥哥可是不会喜欢你的。”

    “你说什么?”桐儿惊慌的扭头看向安静,她这话……什么意思?

    安静直起身,一副理所当然的腻着桐儿冷冷道:“你没必要把自己看的那么卑微。你有很多优点都是许多人比不上的,但你自己却看不到。如果你再这样下去,我保证,我哥哥一辈子也喜欢不上你。”

    桐儿终于红了脸,隐隐的有些听懂安静的意思,却急着为自己辩解:“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怎么可能喜欢隐叔叔呢?安静一定是逗她的。可是,心却跳得好快……就像是被人看破了秘密一样,羞愧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安静摇了摇头:“和你说个故事?”

    桐儿缓缓的抬头,安静的脸再次陷入无比的冷漠之中,仰着头看向墙上挂着的一幅画,只留给桐儿一个冰冷的侧面,侧面就好像那幅画,都有着一个让人参不透的故事,让桐儿觉得迷离而又好奇。

    “从前,有个女孩儿,她的人生和你的人生是完全相反的。她过着锦衣玉食金枝玉叶的生活,她是家族里所有人的掌上明珠,她单纯,快乐,活泼,还有个世界上最好的哥哥……可是有一天,她突然什么都没有了,她不得不坚强,不得不改变,不得不放下从前的娇贵从新开始自己的人生。”说着安静便扭头向桐儿望来,望着她的眼睛静静的道:“和你截然不同的人生,如果让你选择,你会怎么选择?你还会对你的生活充满不自信吗?你比很多人都要幸福快乐了,所以没有理由再自卑自怜下去,知道吗?”

    安静的故事很短,可是桐儿却听得泪流满面。这是安静自己的故事吗?那个哥哥,是隐吗?她说的没错,相比起故事里那个女孩儿的人生,她的人生又算得上什么?她很幸运,如今过的如此好……

    安静将药递给桐儿,桐儿擦干净脸上的眼泪,吞下安静递来的药,安静看着她也不知道还能继续说些什么,她原本也不是个矫情的人,可是看着湛桐儿还是伸手抱了抱她,在桐儿惊疑僵硬的身体反应之中淡淡的说道:“谢谢你……为我们兄妹所做的。你可能不知道,这对我来说,又是怎样改变……谢谢你。”

    桐儿的手上还握着水杯,可是听见安静的这两声‘谢谢’还是微微的笑了,心里也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吧……

    *

    桐儿吃了药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觉,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觉得肚子好饿,好像从昨晚吃了那顿之后就没有再吃过了?

    房间里黑黑的一片,是天已经黑了吗?桐儿摸着肚子从床上爬起来,因为声响惊扰了沙发里正在熟睡的另一个人,桐儿也没有发现房间里还有别人,所以当灯‘啪’的一声亮了时,桐儿怔了一下。

    “醒了吗?”隐从沙发里起身走到床边来坐下,伸手便覆上桐儿的额头,没有摸到害怕的高温时才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发烧,伤口应该都不会有大碍了,好好的养伤,会好的。回去再让马丁夫人给你些药膏,疤痕应该也不会有的。”

    桐儿傻傻的看着眼前的人,他一直都在房间里吗?他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摸摸自己的额头,又说着一些话,昨晚他戾气冲天的时候……她还真觉得他可怕呀,但是眼前的他,仿佛又是那个会对自己好对自己温柔的哥哥了。

    “怎么了?没伤到脑袋啊。”瞧桐儿一副傻傻的模样,隐便又抱着她的脑袋敲了敲。

    桐儿眨着眼睛,眼前是他的灰色针织衣,靠在他的怀里……就像躺在被窝里一样的温暖。鼻息间是他的味道,淡淡的,却有一点儿古龙香水的味道……也是从未闻过的,说不清是好闻还是不好闻,但是心跳却有些不受控制了起来……桐儿伸手捂住自己的小心脏,想起安静说的那句话……

    “怎么突然烫起来了?”隐又喃喃低言,桐儿则迅速的起身并伸手推开他的胸膛,然后低头,脸上的绯红绝对不是发烧……她懵懂的知道原因却不敢让他继续知道。

    “桐儿?”隐看着反应奇怪的桐儿,有些不明所以。

    “我……我没事。”桐儿立即解释,即便埋着头,那绯红也蔓延到了耳根。只希望,头发能遮住耳朵,他没有看见才好。

    “真的没事?”隐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伸手想要抬起桐儿的脸再瞧瞧。

    “恩,就是腿和脖子还有些痛……”她想要快快的引开话题,所以推着他的手想要躲开。

    见她动作抵抗隐也就不再勉强了,大手转而摸着她的脑袋淡淡道:“好。明天我就送你回去,在家好好养伤,恩?”

    桐儿这才缓缓抬头看着他点了点头,只是还有一点儿犹豫:“我爸爸妈妈他们……知道了吗?”

    隐垂了垂眼睑:“还不知道,明天……我带着你回去请罪,不用担心,这不是你的错。”

    “这也不是你的错啊!”桐儿没想到他竟然还没说,他还打算回去请罪?万一爸爸妈妈怪罪他怎么办?她受伤都是因为她自己,和他是真的没有关系,她自己是清楚的!

    见着她着急的模样,隐的心里只觉得暖暖的,伸手捏了捏桐儿的脸蛋儿笑道:“没关系,是我没保护好你,不管他们有什么反应,我都能承受的。学校那边,我给你妈妈说你今天回不去,她已经亲自打电话请过假了,不用担心。”

    桐儿并不担心学校,她担心……他啊!

    “傻丫头,”见着她脸上的担心,隐有些情不自禁的伸手将小丫头拥入怀里,抱着她小小软软的身子,心里也踏实了一些,轻轻的拍着她的背,有些歉意的道:“让你受伤,我是内疚的。因为我和安静,你受了很多苦,这是不争的事实,丫头。”

    桐儿沉默的只靠在隐的怀里,听着他沉稳有力的心跳,自己那紊乱的步伐似乎有些不协调。可是他的这句话,真的让她觉得好温暖……原来,他是知道的,他心里是知道的。

    “同时也很感谢你。你一定是我们兄妹俩的福星,因为你,我们才能团聚,这个世界上终于不再是我一个人。安静虽然变了很多,但她永远都是我心目中的那颗明珠,你一定不会知道她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她永远都是我心目中的那颗明珠,你一定不会知道她对我来说有多重要……这句话,让桐儿既感动却又想哭,他心里的明珠是安静啊……他心里最重要的人,是安静啊……为什么这一刻,心里那么酸,那么难过呢?

    “我……饿了。”桐儿打断隐的话,抬头轻轻的再一次推开他,看着他微微的笑。

    真的饿了。

    “我去给你端我炖了一下午的汤。”隐摸摸桐儿大的脑袋站起来,桐儿有些诧异的看着他,他炖了一下午的汤?

    “你……自己炖的么?”

    隐已经站了起来,看着桐儿这怀疑的小眼神,顿时觉得好笑,大手轻摸了一下她的脑袋问道:“怎么,就这么小瞧我?”

    桐儿顿时脸红,摇头:“当然不是…那我期待哦。”

    “等着吧。”

    隐转身离去了,桐儿看着他消失的背影,嘴角扬起一摸苦涩的微笑,其实,只要他开心,她也是开心的,何必在意他所得那些呢?安静是他的宝贝妹妹,是他的掌上明珠,是他最重要的亲人,这一切的一切,她又有什么好心酸的?

    小拳头轻轻的锤着左胸口,有些以为很简单的事……仿佛正在悄悄的改变着呢……

    扭头看向窗外,不知道什么时候,窗外竟然在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桐儿下床,艰难勉强的走到床边,推开窗户,冰冷的风吹在脸上,她闭着眼睛伸手接着窗外的毛毛细雨……清冷的心在这一刻仿佛有所意识,初恋啊,怎么这么让人惆怅呢?

    又甜,又酸,又苦,又涩,却又总是戒不掉的惆怅啊。

    ------题外话------

    ——大家喜欢桐儿和谁在一起?(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