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刀疤一声令下,房间里的空气再次冰冷到令人结冰的地步。桐儿只觉得脖子的伤口疼的让她想要抽泣,可是她也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只顾疼而不清醒的带着安静赶紧逃走的话……他们她们两个今天必定都会命丧在此!

    安静倒是出奇的冷静,就算那刀疤下了这样一个命令,她的面容表情此刻也没有丝毫的变化。好像她根本就不怕,无论是生,还是死。

    桐儿轻轻的咽着口水,知道自己脖子的伤口已经没有流血,但血必定已经染红了整个衣领,这校服只怕是暂时穿不得了,心里想着明天还能去上学吗?

    就在桐儿岔神的那一刹那安静突然冷笑一声,桐儿‘唰’的清醒过来,再看安静,她稳稳的抓着身前已经奄奄一息的大汉挡在身前,而屋内的男人们并没有因为刀疤残忍的命令而真的开枪,甚至有人还在哆嗦,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他们几个大男人竟然会栽倒两个黄毛小丫头的手上!特别是持枪的这一个,就同她浑身所散发出来的冰冷一样,一个眼神都是致命的危险……他们,究竟是遇上了怎样的罗刹!?

    “我说……”身受了重伤的刀疤捂着伤口喘息着靠在床边眯起双眼冷声再次低吼命令,“开枪!”

    “可是老大,猴子还在她手……”那个开门的男人还是有所顾忌的看向被挟持的兄弟,看得出来多少还有些良心。

    但已经被惹毛的刀疤才不管那么多,从衣服里操出枪便对着自己明显已经受了重伤的兄弟狠狠一枪。安静低了一下头,身前的人则完全成了她的肉墙,挡去了刀疤那愤怒的一枪。桐儿的门虽然已经悄悄打开,但是安静还在中间被包围着,她不可能自己一个人逃走,可瞧着又开了枪便立即躲到了柜子后面,抱着头暂时避险。

    又是两声枪响。

    “猴子!”有男人大喊,桐儿知道……那个被安静当做挡箭牌的男人一定是死了。

    桐儿从未见过这么血腥而又残忍的画面,强压着心里想要呕吐的**捂着鼻息才没有哭出来,才没有夺门而逃。

    桐儿是害怕的,害怕的全身都在发抖,可是这个时候她能怎么办呢?她没想到安静会有枪,也没想到和自己一般大的安静竟然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情……她不知道安静和这些人有什么恩怨,但是她告诉自己,一定要看着安静,不能让安静有闪失,因为……她很有可能就是隐叔叔要找的妹妹啊。

    安静将手上的人丢开,显然是已经没有用了,凭她一只手的力量也维持不了太久这男人的重量。

    但她并不害怕,反而瞧着一屋子的人冷笑:“这就是你们的老大?不管是你们任何人,他一定都会这么利用。”说完安静便冷笑着从衣服里快速的摸出一个拳头大的球,然后用力的砸在地上,‘砰’的一声整个屋子片刻便是烟雾弥漫,桐儿喉咙一窒,只觉得自己话都要说不出来了!

    “别让她……跑了——咳咳——”刀疤的声音传来,桐儿从柜子后面爬出来,还没有看清手腕上便一重,一个人影冲了过来,按照高度桐儿断定是安静,两个人转身来开门便冲了出去。

    铃声作响,屋子里这个时候一定启动了消防警报,等洒水器将屋子里的烟雾除去之后,他们就会追出来的!桐儿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见两个人已经摸了出来,桐儿再抬头看向安静,安静跑得很快,绝美的侧颜和碎发随风而动,每一个画面,都是一个故事。

    安静,究竟是怎样一个女孩儿?她才十四岁就可以面无表情的杀人,那她以后的人生呢?桐儿并不觉得安静坏,相反她断定屋子里那些男人才是坏人,她还是认为安静是个好姑娘,可是安静的人生……和自己的人生,竟是这般的不同。

    两个人转弯下了楼梯,一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安静的运动能力不是一般的好,跑了半天都不喘息,桐儿却脚下一滑,从五个阶梯上摔了下去。

    桐儿趴在地上,膝盖疼的牙齿打颤。

    “桐儿!”安静愣了一下,看着空荡荡没有抓紧桐儿的手立即反应过来,急忙奔了下来将桐儿扶起,上下打量桐儿没事才松了口气。

    桐儿捂着急速跳动的心脏担心的望向楼梯口着急的推着安静道:“你快跑,别管我!”安静开了两枪,他们死了一个人,他们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而且,她不能让安静有事!所以想也没想桐儿便下了决定,让安静走,自己留在原地!

    “你瞎说什么?快走!”安静也不给桐儿当英雄的机会,转身弯腰背起桐儿便向楼下冲去。

    楼上传来推门的巨响,他们来了!

    安静像风一样往下冲,转头冲着桐儿大喊:“腿,夹住我的腰,手臂死死的抱紧!”

    桐儿立即按照安静的吩咐去做,安静比桐儿高了十厘米,力气似乎也大了十岁。她背着桐儿气不喘的轻轻一跃便坐上了铁扶梯然后顺着身子往下快速滑去——桐儿吓得闭紧双眸,自己一个人都不敢做的事,安静怎么能背着自己这个累赘还做得这样完美!?安静,究竟为什么这么厉害,这么强大?

    桐儿看向安静干净的耳朵和头发,心疼,莫名的蔓延……

    跑出侧门,安静背着桐儿奔驰在风中。就在这时桐儿看见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她兴奋的立即大喊:“隐叔叔,这里!”

    站在风中的隐闻声扭头,那一瞬,桐儿清晰的感觉到,背着自己的安静僵成了石头。

    桐儿从安静的身上滑下来,虽然膝盖和脖子都疼得要命,手臂和脚似乎也受了伤,但是她不能再拖累安静了,隐叔叔也来了,她们会安全的!这样的想法驱使着桐儿继续毅力顽强,伸手拉着安静一瘸一拐的向隐的方向疾步而去——

    隐突然从衣服里摸出一个黑忽忽的东西,桐儿今晚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了,她清晰的看见隐用手中的东西,对着自己和安静。桐儿僵化了,一动也不敢动,脑子里有些东西快速闪过,她抓不准,却又十分的难过。

    就在桐儿心殇之时,像是有什么东西从身边擦过,身后传来倒地巨响声,桐儿扭头,看到身后的小门处躺了一个人。桐儿后来才知道,有一种枪,叫做消音枪……

    桐儿再扭头欣喜的看向隐,高大的他已经摇晃且坚定的大步而来,什么话也没有说,伸手便将自己身边的安静死死的抱进了怀里。

    月光和路灯的温柔光辉下,桐儿第一次看见隐叔叔的脸上泛着水影光泽。那颤抖的睫毛也挡住那如洪水一般的温热液体……他哭了?桐儿愕然的看着他,他竟然哭了!那个像迷一样的男子,那个从她小便为她支起一片天空的人……哭了。

    哭得无声无息,却揪疼了桐儿的心……

    再看安静,即便是刚刚面临着死的危机她也没有任何面容表情,但这一刻,她却颤抖的像是风中不堪一击的小树苗,在隐叔叔的怀里瑟瑟发抖。不用想,她一定也哭了吧……这一刻答案已经有了,她果然就是隐叔叔找了许久的妹妹。

    桐儿觉得,今晚的惊险刺激甚至此刻全身的疼痛都是值得了。他们虽然都在哭,但是心里一定都是开心而又幸福的,他们找到了自己的亲人,他们终于团聚了!

    “妮妮……”隐轻声的呢喃着放开怀里的安静,捧着安静的脸似乎想要将她看的更真切一些,直到现在,那怦然的心还是不敢置信:“真的是你吗?你真的是哥哥的妮妮?”

    安静只是凶猛的流着眼泪什么话也不说,桐儿心疼的看着她,她一定吃了很多苦,所以才什么都说不出来。

    “不哭,哥哥会心疼的。”隐再一次将安静抱进怀里并怜惜的在她额头上亲吻,桐儿在一旁看着心里虽然有些羡慕,但更多的却是感动。她从没见过这样感性的安静,更是从没见过这样感性的隐叔叔,他们身上一定有很多的故事……

    有警报声响,看来酒店的人已经报了警。桐儿扭头,看到三个男人又从后门追了出来,桐儿立即大喊:“他们来了!”

    隐轻轻的放开安静,以风的速度抬手,几乎看也未看,也没有什么声音桐儿便眼睁睁的看着那三个人又倒在了地上。桐儿狠狠的咽着口水,地上躺了五个人,都是他片刻间解决的事……眼前的隐叔叔,还真是陌生的让人觉得恐惧啊。

    “哥。我们先离开这里,”安静擦了擦眼泪终于从见到隐的震惊中清醒过来,“那个刀疤有警察收拾他,我们先走。”

    “刀疤?”隐的声音在喉间一滚,低沉的让桐儿一个激灵。

    安静又流下了眼泪,死死的咬着唇看着隐凄凄的点头:“当年,我看见他从后门走了出去……我死也忘不了他的脸。”

    隐推开安静,竟然什么也不说的便大步的向后门而去,看来是要再次上去。桐儿听得一头雾水,不过也知道这个时候是万万不能上去的,警报声越来越近,他这回去不是……不是找抓么?

    “隐叔叔!”桐儿冲上前一把抓住隐的胳膊,隐像是已经失去了理智一般一甩手将桐儿甩开,桐儿原本就是个娇小又瘦弱的人,经不住这样一甩就栽在了地上,全身的骨骼似乎都碎了……

    “哥!”安静冲上前一把抱住隐,死死的挡住他想要再往前的脚步,抬头满脸是泪的乞求道:“我们先走,好不好?我们总有办法把他挫骨扬灰的,总有办法!我们先离开这里,桐儿她……桐儿她受伤了!”

    安静向桐儿望来,桐儿已经痛的支不起身子,只能躺在地上望着他们。他不能去……真的不能!安静开了枪,他杀了人,他们如果被警察抓到或是怀疑,他们就都会去坐牢的!

    桐儿无声的望着隐,隐回头看向地上的桐儿,她怎么躺在了地上?

    隐快步的飞回来,蹲在地上将桐儿小心的扶起来,伸手摸向她血肉模糊的脖子,桐儿‘嘶’的倒吸了一口气。

    “她刚刚还从阶梯上摔了下来,伤的也不轻。”安静在一旁道,也不知道哥哥刚才那一甩,桐儿又会疼成什么样子?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竟然有这么傻的丫头!她做这一切就是为了让自己和哥哥相认吗?她之前竟然还以为她是居心叵测的人,还以为她是胡言乱语,知道亲眼见到了哥哥她才相信……原来哥哥和她一样,都还活着。

    “疼不疼?”隐温柔的低头看着桐儿问。

    桐儿艰难的点了点头,再也说不了谎:“疼。而且……怕。隐叔叔,你别再上去了好么?上面那样危险……”

    “傻丫头。不怕,我们马上离开这里。”隐说着便将桐儿轻轻的从地上横抱了起来,桐儿也只能无力的靠在他的怀里,只要他不去,她就放心了……

    隐轻轻一跃落在了三米高的围墙上,扭头看向安静本想说等他过去将桐儿放下就来接她时,安静便已经自己跃了上来。隐诧异的看着身手敏捷不一斑的安静:“妮妮你……”

    “哥,我也长大了。”安静拍了拍隐,两个人一起又跳了下去。

    隐勾起一抹苦涩的笑意,看向的确已经长大了不少的妹妹,她这些年又经历了什么?当年是怎么逃出去的,现在又在怎样的生活?太多的问题想要问,现在却只能憋在心里。

    “要快点儿离开这里。”安静扭头看向四周,灯明闪烁,看来警察已经要到了。

    “我要去骑车。”安静突然想到她和桐儿的摩托还在里面,如果不骑走会很容易成为线索。

    “不用了。”隐突然冷声道,安静疑惑的望来,隐才解释:“刚刚有个姓栾的小子让卡车来拖走了。虽然够招摇嚣张,但我想他算是提前预知状况并且已经帮忙解决了。”

    安静一怔,心里闪过千百种情绪。原来,她无论做什么,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走吧。”隐抱着已经睡过去的桐儿带着安静快速的向自己停在角落里的车走去,上了车,车子缓然向山上开去,前步离开后一步警车便达到了酒店……

    ------题外话------

    ——关于安静和隐的身世秘密还有栾轻风本番外都只会一笔带过不会过多的描写,所以大家不要奇怪或是多问哈。好奇感兴趣的到时候可以看新文哦。哦吼吼吼……(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