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糟糕!桐儿在被拖进那黑暗之中时,心底无声的暗叫。是谁?捂住她的嘴,还将她拖入黑暗之中要做什么?桐儿‘唔唔’的叫着,同时手脚也不忘不停的挣扎。

    “你在这里做什么!”身后的人也没有耐心的附在她耳边一声低吼,声音被压得很低很沉,但桐儿还是瞬间就听出这熟悉的声音究竟是谁——安静!?

    桐儿不再挣扎,身后的安静才放开了她的嘴和身子。桐儿转身一看,虽然隐藏在黑暗中,但只消一眼她便能清晰,果然是她!

    “安静!”桐儿上前一把抓住安静的胳膊,只怕她再次消失不见。

    安静蹙眉,看着眼前贸然出现的桐儿,也不懂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安静冰冷的质问,她可不认为这湛桐儿的出现只是个巧合,她刚刚的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在找人,找谁?自己?

    “我……我是看到你骑摩托,所以跟着来的……”桐儿还不敢把夏幽幽供出来所以只好暂时这么解释。

    安静眯了眯双眼:“我是问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河狸山!”

    桐儿见着安静并不是那么好糊弄才又犹犹豫豫的道:“因为……想找你。”

    “找我?”安静高挑眉梢,冷笑的看着桐儿,很是不信。

    桐儿举起双手无比真诚的道:“我说的是真的!我找你有很重要的事,我一直都在找你,找你一个晚上了……”所以怎么能眼睁睁的再看着你从眼前溜走呢。

    安静盯了桐儿好几秒钟才半转了身子又冷然道:“你先回去吧,我现在有事没时间和你聊别的。”说完安静便弯了身子准备向前潜伏而去。

    桐儿立即跟上,安静走了两步回头瞪着跟上来的桐儿,她到底要做什么?

    “我……我跟着你,不捣乱,我就想着不能再把你弄丢了。”桐儿这话是真心的,她完全没有意识到安静也许正在做一件多么危险的事,她的心里只惦记着不能让安静再丢了,那已经等了七年的隐叔叔该多伤心啊!

    安静瞅着桐儿那一脸坚定的模样,转身又蹲下来冷冷的看着她并严肃的警告道:“你知道,这多危险吗?”

    桐儿摇头。她的确不知道……根本就不清楚安静在做什么事。

    安静耐下性子,似乎有些明白眼前的女孩的执拗,所以冷声的又道:“我跟踪的人,是穷凶恶极的大坏蛋,你确定你还要跟着我一起进去?”

    穷凶恶极的大坏蛋?桐儿缩了缩脖子,安静以为她就会这么打退堂鼓回去,没没料到她竟然犹豫了几秒后竟然又不要命的点头并坚定的道:“要,我必须跟着你。”必须跟着她,不能让她再丢了,而且她相信隐叔叔很快就会找过来的。

    万一她真的就是隐叔叔的亲妹妹呢?她不能放过这机会。还有便是,既然都是坏人了,她怎么又会让她自己一个人去面对呢!

    安静知道自己今天是甩不掉眼前的这个女孩儿了,如果硬要赶她走,也许还会打草惊蛇引起那批人的注意,但是如果不赶她走,万一途中有危险自己根本顾不上她……盯了她一会儿,安静叹了口气转身便走,只丢下三个字:“不管你!”

    桐儿立即扬起微笑并弯着身子跟了上去。

    偷偷的从衣服里摸出手机来,怎么就偏偏还没来电话呢?隐叔叔,你一定要快点儿来啊!或许前面……真的很危险!

    桐儿跟着安静从侧面跑向后院,再从后院的一个小侧门溜进了酒店。从楼梯间一路爬,爬到了三楼的样子安静推开了门大步的走了出去。桐儿不敢慢一步的跟着,因为是景区,所以这四星级的水准并不高,地毯有些脏,墙壁的颜色也不明亮,走廊两边更是没有任何的摆设物。看着这样的四星级桐儿庆幸,他们住的温馨小旅馆明显比这个要舒服多了……

    安静突然一个侧身,并且一手抓住桐儿将她一同扯到墙壁上紧贴。

    桐儿不解的看着安静,安静冷若寒蝉的面容让桐儿也不敢出声询问,两个人僵直的贴着墙壁,直到一辆推车从拐弯处转来,安静出手很快,伸手一把便捂住了推车人的嘴,然后迅速的将对方拖到一个角落。

    桐儿不可思议的瞪大双眼,完全不明白安静这是要做什么?安静虽然才十四岁,但她个子却比桐儿要高上许多。桐儿一米五五,安静一米六五,按照安静身高的发展趋势以后上一米七是绝对的,桐儿连上一米六都有些危险。所以安静能轻易的制服那个看起来还没有她高的中年阿姨,只是安静做这些是为什么?桐儿心里一阵发颤。

    不过桐儿也不敢停下来,转身追着安静的方向而去,抬头望向四个角落,这四星级酒店还真是落魄的连二星都不如,这样的角落竟然没有摄像头!?

    安静将中年女人放在地上,桐儿镇定的看着她问:“她……没事吧?”

    安静有些意外桐儿竟然没有任何的大惊小怪,将手里的帕子揣进衣兜里安静冷冷的回道:“只是晕了,两个小时后自己就会醒。”

    桐儿这才微微的松了口气。安静又出去将推车推了过来,桐儿不解的望着她,安静在推车下摸了一阵,摸出两套白色的衣服,扔了一套给桐儿:“要跟着就快穿上,不然就在这里等着。”

    “我穿。”桐儿毫不犹豫的捡起快速套上,安静终于又多看了她两眼,神情有些犹豫的问:“你……不害怕?”

    桐儿当然明白安静问的是什么,也没有犹豫的便点头回答:“当然怕啊。说实话,你刚刚做得……把我的三魂七魄都已经吓掉的差不多了。”怎么能一个预警也不给就突然把一个阿姨晕倒了呢?对于十四岁的桐儿来说,这简直是最惊险的事情。

    安静一声冷笑:“那你还穿衣服做什么?逞强吗?”她就想要看他究竟能逞强到什么时候。明明就害怕的连腿都在抖,偏偏就是不肯走,她究竟要做什么?安静有些好奇起来。

    这也是七年来她第一次对一个人感到好奇。

    “我就是不能把你弄丢了,你不能再离开我的视线,直到那个人来。”说着桐儿已经快速的穿好了衣裳,原来是和地上那阿姨一样的清洁工服,就是有些大,所以动手又挽了挽袖子。

    “那个人?”安静轻蹙眉头,随即豁然睁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瞪着桐儿:“你该不会是……”她怎么可能忘记她之前说过的荒唐事!所以现在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湛桐儿把那所谓的‘哥哥’领来了!

    “是……他来了,你们见了面就会确认到底是与不是了。”

    安静瞬间布满怒容,向前一步迅速的将桐儿逼进墙与自己身体之前,冷眼的看着她无情的道:“谁要你,多管闲事来管我的身世了!?”

    桐儿早就料到她会生气,只是没想到她生气还是这样的让人害怕,就好像回到了之前咖啡厅的那一幕,她全身所散发的凌厉杀气让她冷若寒蝉,真的不怀疑……她会在瞬间就消灭了自己。

    “安静……”桐儿轻轻的咽着口水想要再解释,安静却不听她所说的话,转身推着推车便大步的走了出去。

    “安静!”桐儿立即跟上并小声的在她耳边不停的道:“请你相信我,你见到了或许就不会这么生气了,我隐叔叔说他七……”

    “闭嘴!”安静猛的扭头瞪着桐儿,一副不想再听她多说一个字的冷然表情。桐儿着实也被安静这样的眼神骇住,站在原地看着她再次转身离去的背影,半响都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十四岁的少女,即使再坚强,那薄如纸的脸皮也经不起这样的三番两次。

    “嗡嗡嗡——”桐儿衣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桐儿看着安静埋着头站在前面一间客房面前正伸手敲门,立即将电话摸出来一看,是个国外长途!

    桐儿想也没想便接了起来,电话那边的隐沉沉的喘息着冷声问她:“跑哪儿去了?”

    “河狸酒店。我们下午看的第二家四星级酒店这里,隐叔叔你快来吧,安静就在这里!还有,她现在很危险,我们马上就要去……317,你要快点儿啊!”桐儿在心里默数一下房间,也没有机会再多余的解释,急急的说完便挂了。

    “喂——?桐丫头——?”隐紧握着手机站在夜色中,有些不可置信这丫头竟然就这样挂了电话。不过一思量她的话没敢再犹豫,立即转身冲下温馨小旅馆的山坡向并向前面一家农家乐的院子冲去,他的车停在那里!

    桐儿挂了手机将震动也关掉,然后迈着小步子追上正要进门的安静。

    门内站着一个彪悍大汉,好像是来开门的,原本已经让开了身子,赫然见着眼前又突然多了一个小个子,顿时蹙眉身形一晃又挡住了门口,有些防备的看着二人大声吼道:“你们究竟是谁?还有你,小个子,干什么!?”

    安静冷瞥了一眼突然冲过来的桐儿,微抿唇角。

    桐儿没想到……门内竟然是这样的光景。刚刚晃眼瞥到,里面不仅是一个男人,而是好几个!安静进这里面去做什么?桐儿有些紧张的向安静身后蹭去,无法回答那彪悍大汉的质问。

    “她是我妹妹,先生。应该是我们妈妈来送餐的,但是她突然晕倒,我们姐妹俩就替她来了,还请你原谅先生,我们也是想帮妈妈做点儿事儿,我妹妹她还小,希望您……不要吓到她。”既然桐儿已经冲了出来,安静也不可能不管她,只是心里有些懊恼罢了。

    而桐儿听安静这么说也配合的低下头颅乖乖一副顺从模样。

    那彪悍大汉立即咧开一口白牙盯着二人不怀好意的笑了:“这么孝顺,进来吧!”说完便再次让开了身子,屋内一片烟雾缭绕。

    桐儿跟在安静的身后走进房间,这也才看清,整个房间里,沙发上,床上,地毯上躺的全是男人,而且个个身壮如牛,有的才二十多岁,有的三四十岁。他们肩膀上,肚子上,背上,脖子上几乎都纹了身,有的在打牌,有的就不停的吸着手中的烟或者喝着酒……桐儿甚至怀疑,他们在吸食毒pin!因为有些人看起来,真的完全是一副萎靡不振的样子,有的人则兴奋的摇头晃脑。

    “把东西放在这里吧。老大,你点的海鲜大餐来了!”开门的男人指了指桌子便向床上正躺着的一个男人走去。

    那男人突然坐了起来,转头向桐儿他们看来,桐儿心里一骇,这张面容顿时将她吓得魂儿都要没了。这个人的左边脸……从额头到下巴竟然有一道长长的刀疤!而这些人又称他为老大,他们……他们能是好人吗?真的是安静说的那样穷凶恶极的大坏蛋?桐儿的心里打着小鼓,面上也露出一些畏惧来。

    再看向一旁的安静,她倒是如常的低着头,面面无表情,只是桐儿不知道,此刻安静的内心也是犹如惊涛骇浪一般的正在翻滚着!

    “怎么是两个小丫头?”那刀疤蹙眉冷声问道。

    “这两丫头替她们的妈来的,怪孝顺,嘿嘿。”

    刀疤下床阔步走来,安静立即揭开罩子,将里面丰盛的海鲜大餐摆到一旁乱得不得了的桌子上。桐儿见状也立即上前帮忙,一盘盘摆好了两个人则推到一边去。

    “滚开!”那刀疤突然一脚踢开不知道什么时候向桐儿爬过来的男人,桐儿瞪大眼睛看到那男人裤兜里调出一包白粉。桐儿吞咽着口水,迅速低头假装什么都没有看到。

    “老大,这两个俏妞……嘿嘿……”那个被踢翻在地的男人看着桐儿和安静眼露垂涎,那模样和之前非礼桐儿的大叔一样让人觉得厌恶。

    “爱哪儿就死哪儿去!这是酒店家属,出事情了你担啊。丫的禽兽,和你女儿一样大了!”那开门的男人再次一脚把地上那男人踩在地上甚至还在对方嗷嗷叫的时候跺了两下。

    桐儿这才隐隐的放心,他们应该不会对她们怎么样,还是安静聪明,要不是那借口……真不知道她们会面临怎样的困境!

    “先生,我们就先退下了。”安静板着脸朝他们点了点头,然后推着车转身便要离开。桐儿立即跟着,那刀疤男却突然看着她们的背影令道:“站住!”

    桐儿身形一顿,安静也跟着回头望来:“请问先生还有什么事?”

    “你,”刀疤男指向身边的壮汉命道:“去搜一下她们的身。”

    桐儿睁大眼睛,搜身?

    “老大……你怀疑他们是警察派来的卧底啊?他们一看就是初中生,不可能的……”这个男人似乎没什么心眼儿,罢了罢手道。

    “你不去,你去!”刀疤男毋庸置疑的低头看向地上原本就对桐儿他们垂涎的男人又令道。

    那男人自然是十分乐意的就爬了起来,桐儿立即向后退抓住安静一脸惊恐的盯着他们:“先生你们不能这样……”他们是女孩子,怎么可能让那个……色迷迷的人摸她们!

    安静往前微微一站挡在桐儿身前,冷然的盯着那刀疤道:“先生,我们只是替母亲来送餐,希望你能理解,我们不可能是什么警察。警察,也不可能收我们这些未成年啊……”说着安静自嘲的一声冷笑。

    那刀疤却盯着她的脸,顿了顿才残忍的笑道:“妞,你太过冷静了。冷静的不像是一个服务员的女儿。你知道这些人是做什么的吗?他们正在干什么吗?我要是不管管他们,他们就能把你们两个撕碎在这里,让你妈连骨头都找不到……你要试试?”

    桐儿狠狠的咽着口水,她相信。但是她不会畏惧,因为安静镇定的就像一棵树,让她跟着坚强了不少。

    “这样做,是犯法的。”安静轻蹙眉头,依然冷静的不像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女。

    刀疤男一步步的朝着安静趋步而来:“我想,我们干过的犯法的事情已经不少了,还差你这一个吗?”说着便已经走近了安静跟前,突然,那刀疤全身一怔,就像是雕像一样瞬间笔挺僵直的站在原地,没了声响。

    桐儿不明的眨了眨眼,低头一看,心中猛地倒抽冷气,安静……安静正持枪抵着那刀疤的肚子!安静什么时候出的手?安静什么时候身、身上有枪了?安静她、她究竟要做什么?桐儿一双眼睛睁的犹如铜铃,安静一只手拉着她,一只手拿枪抵着那刀疤的肚子,然后两个人不停的向门口退去——

    整个屋子的气氛在瞬间改变,地上、沙发上、床上的男人统统站了起来。男人们片刻间都变得肃冷,个个捏着拳头和杀人的目光向着她们而来。这是浴室被打开,一个裹着浴巾的女人走了出来,见着眼前这一幕吃惊的张大嘴巴,好像是不相信怎么会有两个小丫头竟然威胁了大名鼎鼎的刀疤!那女人也僵直的站在那里不敢动弹。

    “你不要乱来!”开门的大汉终于知道后悔,大汗淋漓的抹着额头上的汗珠威胁道。

    “你是谁。”刀疤却冷静的质问,也不相信安静会开枪似地,甚至步步朝着她紧逼而来,“你要做什么?杀我吗?你是警察派来的,还是与我有私仇?快说,你是谁!”

    安静并不为他的愤怒大吼而动,冷静的就像一块冰。

    安静没有回答他,反而握着枪逐渐上移,直指刀疤的胸膛,手指扳下扳机,在松开的那瞬间安静冷酷的说了一句话:“你,必须死。”

    说完便是一声枪响“砰!”

    桐儿睁大双眼,她看见那刀疤的胸口喷出一小股血柱,洒在了安静的身上。

    枪歪了,有人踢了一脚,但是枪还是挨在了那个人身上!桐儿哪里见过这样的画面,吓得全身发抖,而安静打歪了枪,那刀疤立即被他身后的男人们救下去,身后的两个男人立即扑上前来想要把安静抓住。安静伸手非凡,虽然年纪小小,但是桐儿知道她从八岁开始就在栾家接受地狱般的训练,夏幽幽曾经说过,安静的身手是最好的,就连庄毅都拿不下她!所以安静轻松的避开那两个人甚至快速的与他们交手起来,安静的眼睛像是红了一样,手脚飞快的踢出,桐儿甚至看见……她眼里那血红的仇恨!

    仇恨?桐儿迷惑的看着安静,为什么安静这一刻,脸上和眼底写满了仇恨?她和这些人,有仇吗?

    桐儿躲在角落里为安静担心却又无计可施,担心安静毕竟是个女孩儿,而且也才十四岁,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她必须想办法了!

    也就在此刻,桐儿眼角忽然瞥见浴室门口的女人扑了过来,桐儿几乎没有多想,抓起一旁的花瓶就像那女人砸去并大喊:“别过来!”

    花瓶太重,砸歪了。碎在地上成了一片渣滓。桐儿无声的看着地上的碎片,这一刻,真恨啊……

    那女人朝着桐儿一声冷笑,似乎认定桐儿就是个没用的,用脚踢开碎片便向桐儿走来。

    桐儿双手紧紧的拽着,贴在角落里又从伸手抓了一些东西,但都是没用的零食,最终的花瓶已经爆破了,手边真是什么东西都没用。

    手机!?桐儿摸到衣服,掏出来对着女人:“你、你别过来啊……”

    “小丫头,作死呢!?”那女人伸手过来一把就拽住桐儿的头发,女人们打架一贯用的伎俩。桐儿不是女人,还是个豆蔻少女,她哪里打得过眼前这彪悍女人,只能双手护着自己的头努力踮脚‘啊啊’的叫着。

    “没用。”那女人一声冷笑,从地上捡起一个碎片便抵在桐儿的脖子上,然后大声一喊:“都别动了!”

    桐儿心里泛凉,知道,自己是要被利用了。

    当所有人停住打斗时,已经气喘吁吁的安静发现,桐儿已经被抓住,她就知道,这湛桐儿一定会拖自己后腿!安静手中的枪还是指着身边最近的一个男人,然后自己向墙角靠去,她一直都将自己设立在安全范围之内。

    桐儿也不甘心,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抬起脚狠狠一脚便跺在拿自己去威胁安静的女人脚背上。

    那女人果然痛的‘啊’声大叫,手中的碎片也随着动作擦过桐儿的脖子。

    桐儿感觉到有血流了下来,伸手一摸,红红的一片。

    桐儿红了眼睛,又痛又气的情绪上来暂时压住了恐惧,转身双手一把抓住那女人的头发就往地上按:“你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桐儿心里只想,她这受了伤回去,怎么见爸爸妈妈啊!?

    眼见桐儿也发了疯,安静勾起冷笑,朝着眼前明显在观战而愣住了的男人毫不犹豫的扳下扳机,‘砰’一声射穿对方的胸膛!

    这一声枪响再次震住了所有人,这丫头……胆大妄为,竟然再次开枪!有人忍不住了,纷纷掏出枪来,安静显然早已经料到了,一把抓住被自己开枪并没有打中要害的男人挡在胸前。

    “开枪便是,开啊!”安静的脸上露出绝冷的笑意,桐儿一个寒颤,放开手中女人的头发,究竟是什么仇恨……让安静如此恐怖?

    身上已经负了伤的刀疤显然比桐儿更加的好奇,靠坐在床边看着安静愤怒的大吼:“你到底是谁!”

    安静勾唇,犹如一朵在午夜盛开的血色蔷薇:“想知道我是谁?你怎么不去地狱问判官!当你走上刀山火海的时候,或许你就明白了!”

    桐儿沉沉的喘息,她原本就在门边,伸手握住门柄偷偷的打开门,安静自然也瞧见了她的动作,挟着人向门口的方向而来。而被他抓着的男人显然也害怕了安静,全身都在发抖……

    刀疤眼神一凛,冷冷的盯着安静和自己的人竟下令道:“开枪!一个都不、许、逃!”

    ------题外话------

    ——七儿有事,明天26不更。(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