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三十八章

第三十八章

    隐似乎也没有料到桐儿竟然会开出这样的条件,于是有些不太确定的反问一次:“你确定……你要跟着我去?”

    桐儿毫不犹豫的点头:“恩,一定要。”这件事是容不得他拒绝或者商量的。

    隐盯着桐儿似笑非笑的问:“为什么?能告诉我理由吗?”

    桐儿轻轻的咽了口口水,怎么可能把心里真正的想法说出来,所以想了想才答道:“因为……因为那个地方只有我知道,还有就是,你又不知道如今的安静究竟长什么模样。”这样的理由听起来似乎很牵强,但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编下去了,这显然已经是极限。

    隐却一副‘明白了’似地点头:“哦……拿走吧。”说着便发动了油门,车子再一次开上了马路中间。

    桐儿暗暗的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爽快的答应,但总算是同意让自己跟着一起来了。

    “说吧,怎么走?”隐指了指导航仪笑着看桐儿,桐儿眉梢一跳,窘迫的低头。他是看穿了她胡编乱造的理由么?有导航仪,谁又不知道路呢。

    桐儿设定了河狸山,隐瞧了眼那地名,显然是知道的,微微一笑也没有说什么。是啊,他曾经也在云海市呆过几年,虽然这里日异月新也有了变化,市里的许多地方都有了变化和从前不再一样,但是像河狸山这样的地方会始终都在那里,就算是变也变不了几多模样。

    桐儿知道,自己胡编乱造的理由一定是被他一眼就看穿了,但还好他没有戳穿她,这也让她少了些尴尬。

    “给你妈妈打个电话吧。”隐扭头看向桐儿突然道。

    “恩?”桐儿眨了眨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隐将自己的电话掏出来递给桐儿:“用我的手机,如果你要跟着去河狸山,晚上我们就得住那里,你自然要给你妈妈说一声。”

    住那里?桐儿这才想起,从市里去河狸山至少需要两个小时,这个时候过去必然很晚了,再找一找安静确实……不一定能回来。

    “可我明天还要上学……”明天虽然是周五,但是桐儿也没有做好要请假不去上学的准备啊,心里也开始敲起小鼓来,因为她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和妈妈说。

    “所以,我现在应该把你送回家?”隐淡淡的目光撇来,桐儿心里一个咯噔,总算明白他绕这么大的圈子就是为了劝自己回去,他还是不想带着自己的!

    桐儿执拗的摇头,坚定的回了一个字:“不。”她是一定要去的,一定要!才不会上他的当!

    隐意外的挑眉,好好的审视了一番眼前的小姑娘,当年那个唯唯诺诺默不作声的小女孩儿真的变了,不再是别人说什么都好,原来她也会反抗,原来她也会说‘不’!

    一声冷笑,并不是嘲讽,只是意想不到,大手也随之而来的揉了揉她的后脑勺,无奈的看向前方道:“还怪有脾气的!从前怎么就没瞧出来?”

    桐儿一顿,片刻就红透了整张脸,这是夸她还是损她呢?不过,不管是什么,她都回不了嘴就是了。

    电话还是没有打回去,因为久久未见她回去薄荷就先给桐儿把电话打了过来。

    桐儿紧张的接起电话:“喂,妈妈。”

    “桐儿,你怎么还没回来呢?路上堵车了吗?”往常这个时候,桐儿的确已经回家至少都有半个小时了。

    “不是……妈妈我没有回去,我在外面。”

    “外面?哪儿呢?怎么了?要去接你吗?”

    “不用,不用妈妈。我现在要去河狸山……今晚可能回不去了。”

    “河狸山?桐儿,到底怎么回事?这大晚上的你怎么去河狸山了?”

    桐儿有些着急起来,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妈妈解释,又不想妈妈担心自己,又不想妈妈听了答案后着急或是不放心让她回去。

    一只大手突然过来迅速的将桐儿手里的电话拿走,桐儿扭头,看见隐叔叔已经将电话搁在了耳边,并且脸带笑意的回道:“是我,姐。”

    “……隐?”犹豫了几秒之后电话那端的薄荷才听出来是隐的声音,显得极为诧异和意外。

    “恩。我今天回来了。”

    “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你和……桐儿在一起?”

    “是的。这丫头悄无声息的帮了我个大忙,所以我急匆匆的回来,还没来得及去你们的新家拜访呢。”

    “她帮了你什么忙?”

    “……有个叫安静的姑娘,很可能是我妹妹。”

    薄荷一顿,安静?这个名字怎么如此熟悉?

    “你确定吗?”

    “还不确定。但是需要桐儿帮忙带我一起去见见,所以要去河狸山。”

    “原来是这样……现在去河狸山的确回不来,那你们住在山上?”

    “姐你放心吧,我会保护好桐儿的安全的。明天早上也尽量把她送去学校。”

    “学校倒不是最着急的,只要保证她的安全便好。那你们去吧,是你我就放心了。”

    “恩。谢谢姐。”

    桐儿看着隐叔叔平淡的三言两语就把这件事搞定,心里又是佩服又是欣喜,欣喜的是他竟然没有说出是自己一定能要跟着去而是他需要她的帮忙,佩服他竟然能抓住重点和妈妈说了妈妈最担心的事情,并且让妈妈瞬间化解了担忧。

    桐儿接过已经挂了的手机望着隐,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腼腆的说了句:“谢谢……”

    隐只看了桐儿一眼便又扭过头去开车,脸上虽然没有笑意,说的话却是温暖十足:“应该是我谢谢。”

    桐儿笑了,是谢谢她带他去找安静吗?她瞥见安静的那一天也怎么都不会想到,有一天她会庆幸,庆幸会遇见安静,会怀疑她的身份,不然怎么会有今天和隐叔叔的重逢呢?

    这边的桐儿放了心大胆的跟着一路去了河狸山,那边的薄荷刚放下手机,魏阿姨就过来道:“荷儿啊,上官家那小子又送他妈妈做的蛋糕来了。”

    薄荷回头,上官瑾瑜正笔挺且端庄的站在她的伸手,手上捧着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香喷喷的蛋糕。

    “妈妈,我要吃。”喜爱甜食的苗苗咬着手指望着妈妈笑眯眯的道。

    薄荷放下手机,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上官瑾瑜客气的道:“让你妈妈别再这么客气的送东西了,总吃你们的,我们也不好意思呢。”这孩子,隔三差五的就会送东西来,有时候匆匆的将东西给了魏阿姨他们便走了,有的时候也会进来停留片刻。

    “夫人您才是客气了,我母亲说你们家的几位阿姨总是特别照顾她,每次买菜或是逛街也会叫她一起,她也不至于一个人总是孤单,所以她想要如此感谢,也是应该的。”上官瑾瑜将手里的盘子弯腰递给苗苗,苗苗看向妈妈,得到妈妈的首肯之后才喜滋滋的捧了过去并欢喜的冲着上官瑾瑜道:“谢谢你,大哥哥!”

    “不客气。”上官瑾瑜看着眼前这漂亮的小女孩儿微微一笑,苗苗端着蛋糕去找阿诺和舅舅,也就忘了等妈妈说究竟姐姐要不要回来的事情。

    “你妈妈真是太客气了,看来下一次我也得让我们家孩子送东西过去才是。”薄荷客气的笑道,“你和桐儿是一个学校的,以后别叫我夫人了,叫我薄阿姨吧。”

    上官瑾瑜也并不是个客气的人,笑笑便唤了一声:“薄阿姨。”

    薄荷倒是挺喜欢眼前这小子,直接,不做作,虽然偶尔会觉得心机深重,但算是个有头脑的,而且没有坏心肠。

    “你和桐儿认识吗?”薄荷突然记起来,好像每一次这小子来,桐儿都不在,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有意而为?

    上官瑾瑜没有丝毫犹豫的回答:“不算熟。她还没回来吗?”

    “哦……是啊,”薄荷也并没有多想,只是道了句:“真巧,那丫头这次又不在家,这次是和她叔出去了。”

    上官瑾瑜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

    *

    河狸山是云海市郊区颇有名气的旅游景区,门票一百八十六,私家车可以开进山里,持票可以在山里游览三天三夜,山里有各种风格的旅馆,农家乐或是四星级酒店又或者山涧木屋。

    桐儿和隐来的并不是时候,四月份正是春天旅游的季节,虽然是个淡季,但是它傍着云海市,总不会有冷清的时候,来的又恰恰是晚上,所以唯一的两家四星级酒店已经客满。没有办法,隐只有开着车继续在山里转,看能不能找个好一点儿的农家乐或是山涧木屋住一晚,巧的是,这一晚就连农家乐都是如此的热火,几个旅游团都在这个季节扎堆儿前来游玩,接连着三四家农家乐竟然都没有空房。

    “那里!”桐儿看见有灯火,隐将车缓缓的停下,看到一个开在山坡上的温馨小旅馆,看起来应该是木屋。

    “去看看?”这个时候也不挑什么条件了,只要能找个停歇的地方,他们也是愿意的。

    “恩。”桐儿点头,自己推门跳下车,等隐绕过来两个人再向坡上爬去。虽然是泥巴路,但还好比较平实,又是晴朗的天气,所以坡路也很好走,两个人不一会儿就来到温馨小旅馆门前。

    推开门,一股温暖的气息已经迎面扑来,大堂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总有精致而又漂亮的饰品摆在你看得见的每个角落。桐儿甚至觉得,看了这么多家已经客满的旅馆,反而这一家……第一印象最好甚至最喜欢。一个年轻的女孩儿已经笑着迎接出来,站在吧台后笑问他们:“住宿吗?”

    “有房吗?”隐似乎也很满意这里,直挑的便问。

    年轻女孩儿的目光在隐的身上多停留了片刻,很少见到这样酷又帅气的男人,所以脸也变得微红了起来:“还有一间大床房,位置很好,正对着大山,早上起来就可以看山涧的美景呢!”

    桐儿伸手拉了拉隐的胳膊,在隐看来的时候摇了摇头。只有一间房,他们怎么睡呢?而且还是一张床……桐儿快速的确定,不行。

    隐只是轻轻的拍了拍桐儿的胳膊,然后迅速的对那女孩儿道:“就这间吧。”

    桐儿心里一个咯噔,只有一间房啊!他怎么能……就住这儿呢?

    那个年轻女孩儿的目光也轻转停在了桐儿的脸上,快速的审视了桐儿一遍,穿着校服的桐儿一看便是未成年,不仅是个未成年,还是个矮个子的小萝莉。桐儿不高,一米五五,长的也是瘦瘦的,所以瘦小白净的她看起来非常的娇小。隐站在旁边,虽然也是个年轻的男人,长的还非常好看,但是和只及他腋窝处的桐儿开了一个房间,任人一看或是一想都会浮想联翩…

    “先生,能出示您的身份证。”年轻女儿正色的道,这年头对未成年犯罪的畜生太多了,甭管眼前这男人究竟有多帅,她也必须得严肃起来。

    隐微微蹙眉,从那女孩儿的神色间已经猜到她想错了什么,无奈的拧了拧眉,隐伸手向桐儿要了学生证:“学生证用一下。”

    “哦。”桐儿把学生证掏出来递给隐,隐再将自己的省份证一起递给了那年轻女孩儿:“两个都登记一下吧。”

    那年轻女孩儿显然没有料到隐竟然如此主动的将证件都交了过来,他难道看穿了自己的怀疑?而他这么做究竟是嚣张还是……心虚?

    年轻女孩儿忐忑的登着记,桐儿则完全没有发现那年轻女儿正在为自己担忧人身安全,而是在紧张,紧张的有些发抖,她不知道……晚上该怎么办?只有一张床,还是一个房间!桐儿从没有和男性睡过,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一张床,小的时候就算家里穷也是自己睡,现在……现在却突然要和隐叔叔睡,桐儿甚至觉得有些无措了。

    “桐儿,”隐没有发现桐儿心里的紧张,而是突然又问她,“饿吗?”

    “恩。”桐儿点了点头,掩饰着心慌的同时,也的确饿了。

    隐笑笑,大手摸着她的脑袋道:“害怕呢?”

    桐儿咬了咬唇,低头默默无语。

    隐只想安慰桐儿,看着她那小模样又说道:“再找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心满意足的房,不如就在这里。不用害怕,和叔叔睡,这山上也没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隐始终把她还当做一个孩子,所以以为她的害怕是怕这陌生的山和陌生的地方,全然忘了,桐儿已经是个上初中的十四岁姑娘,她有矜持,她有女孩子该有的羞涩,也有了……和他不一样的细腻心思。

    “你觉得…”桐儿抬头,有些明白他的意思却又想要试问的口吻问道,“我们住一个房间,没关系吗?”

    果然,他只是无奈的一笑,大手摸着她的脑袋冷道:“小丫头,想什么呢?”

    桐儿低头,有些失落,又有些自嘲,她想得太多了么。他是叔叔,她是叫他叔叔的人,果然想太多了。

    一旁的年轻女孩儿听了他们的对话才放下心来,迅速的再次笑容满面将证件奉还并体贴的道他们店里就有吃的,如果他们不嫌弃他们可以做给他们吃,桐儿是没有什么意见的,隐便随便点了几个菜让他们做好了端去房里,然后便拿着钥匙和桐儿上了楼。

    桐儿背着书包,穿着校服,隐穿着皮衣皮裤和皮靴,这样的背影怎样都让人不放心,但是年轻女孩儿是做生意的,哪有生意上门却不做的道理,所以即便心里还是有些忧心却还是撒撒手没再多管闲事去了。

    进了房间,桐儿发现,房间里还挺整洁宽敞的,而且有个很大的窗户,现在夜幕虽然已经早早落下,但是依稀看得见大山的影子。

    桐儿跑到窗边拉开窗帘盯着窗外,山里有星光点点,是山里鲜少的住户家的灯光,就像萤火虫一样,小却明亮,在这黑黑的夜里,给人光明。

    桐儿回头,房间里哪里还有隐叔叔的影子?桐儿立即放下书包跑出门外,看到隐在角落里打电话才暗暗的松了口气,她还以为他突然走了呢。

    桐儿又悄悄的回到房间,盯着眼前的大床继续不知所措,今晚……该怎么睡啊?还是一整晚都找安静?靠着墙的床很大,看起来也很舒服很温暖,是薄荷绿和白色的条纹被子被褥,或许是白天晒过的原因,站在前面都能闻到那淡淡的阳光和洗衣液的味道。

    “桐儿。”隐叔叔突然又站回门口并盯着桐儿轻唤了声。

    “啊?”桐儿紧张的扭头瞪着他,被他突然的动作和声音显然吓了一跳。

    隐看她那小模样也只是浅浅的笑了笑,继而便道:“你在房间里休息一会儿,打听下安静可能出现在什么地方,我去停车,等回来吃了饭我们就一起出去找找。”

    “恩!好!”桐儿立即点头答应,他竟然说一起去找,她当然开心了,不是撇下她而是一起去!

    隐摇了摇头,转身便下了楼。

    桐儿听见脚步声远去才转身蹦上了床,将脸用力的埋入床上那柔软的被褥里,兴奋的挥着双手双脚,突然,觉得好开心。(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