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运动会第二天下午便是羽毛球的决赛时间。

    湛桐儿意外的杀入决赛这让整个一班的人都沸腾了,要知道他们初一一班在这次运动会里完全没有任何的优越感。

    一来是因为他们班的人平时都是学习精英,所以大部分都是书呆子,运动完全不在行。二来是因为这一次被拖去报名参加比赛的人都没有取得过好的成绩,大部分在第一轮预赛就刷下来了更别提能进入半决赛的人,而湛桐儿无比意外的突破预赛和半决赛最后竟然还以绝对的胜利进入了决赛,这可是全班人都没有想到过的结果,包括桐儿自己。当即,全班的都忘了桐儿平日里是多么的让他们不屑,也忘记了副班长是个听觉障碍者,这一刻她所带来的荣耀已经点燃了他们所剩不多的激情,初一一班难得出个运动精英,他们怎么能少凑这份热闹?

    决赛这天下午,羽毛球运动场挤满了人,初一一班一个都不缺,包括郑云和夏幽幽,甚至来助威加油的四娅、五越、七夕,自然也少不了上官瑾瑜和他的那些小喽罗们。

    桐儿难得的将头发扎了一半起来。虽然会露出耳蜗机器,但是不扎起额前的那一半头发,她害怕会影响自己的发挥,万一……万一遮挡了视线,因为这个就输了的话她多不甘心啊!再说,她也相信这个学校已经没有人不知道自己的情况了……

    将心态调整好,桐儿开始做起热身运动,她深知这个时候是千万不能出现腿脚抽筋的情况,所以热身也是必不可少的。就是天有些冷,这又是室外比赛,但是为了发挥所以她脱了外套,只穿了一件运动体恤和外套还有便是薄薄的一条运动裤。不过还好,经过简单的热身之后已经不是太冷了,反观对手,抱着热水壶,穿着厚棉袄瑟瑟发抖的只看着自己,好像做热身是多丢人的一件事情一样。桐儿轻微蹙眉,实在不明白,难道打羽毛球就不用热身了吗?不是她瞧不起对方,而是对方的态度已经让她对这场比赛十拿九稳了。

    一声哨响,桐儿站直身子,现在她的态度和身体都已经准备就绪。场边响起了**辣的加油助威呐喊声,桐儿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能被如此大声的喊出来。

    “湛桐儿——加油——湛桐儿——加油!”

    对手是个比自己高也比自己高一级的女生,皮肤黝黑,眼睛不大,一看便知到是个运动健将。脱了棉袄,将热水袋丢给旁边的人,拿着羽毛球拍跳了两下,对手便已经做好了准备。

    桐儿抬头望了望天空,今天的天气还不错,没有太阳,没有下雨,虽然在这春季里算是比较冷的天气,但没有太阳至少不会刺眼。桐儿握紧球拍,接过羽毛球,好,湛桐儿,为了和安静单独相处,为了隐叔叔……你必须赢!

    一球,如风中的羽毛一样飞了出去——

    初一一班的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副班长——湛桐儿同学。她还是平时那个埋着头,只知道听老师的话,毫无特色又不起眼的副班长吗?此刻的湛桐儿好像会发光的太阳一样,挥着球拍轻松的跳跃,接球,反击,扣球,绝杀——每一个姿势,每一个招式,每一个回击都是那么的漂亮。她的额前已经有了汗珠,头发也渐渐的浸湿,但是却都毫不影响她的美感,因为她跳跃的姿态和弧度都已经深深的映入了一斑甚至在场别的所有人的脑海里……特别是和对手那个又黑又壮的女生相比,白白嫩嫩的桐儿实在是太小清新了。

    原来,打羽毛球也可以如此好看。

    原来,跳跃的姿势也可以如此优雅,原来回击的绝杀也可以如此帅气,原来扣球也可以如此热血——

    一声哨响,决赛第一场结束了。

    桐儿再次以最快的速度打败了对手,对手还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怎么可能?怎么可能……输呢?怎么可能输的如此快呢?对手是个那么娇小的女生,可是她拿着球拍所爆发的力量却让自己节节败退……原来,真的是输了,而且输的心服口服,谁让自己太过小瞧对手呢?

    桐儿友好的伸手过去,那初二的女生立即和她握了握手并真挚的道:“你打得很好,我小看你了。”

    桐儿勾唇一笑谦虚道:“是学姐你谦让了。”

    “下一次再较量,我可不会再是这种态度,嗯哼?”

    “是,下次学姐还请让这我才是。”桐儿知道,要给对方台阶下自己以后的日子才好过。而那女生也颇喜欢桐儿的这态度,拍了拍桐儿的肩便转身和自己的队伍离去了,她坚信不疑,今年四中的春季运动会羽毛球女子冠军单打非眼前这个小女生莫属!

    一班的人乐疯了,个个涌上来给桐儿又是递水又是递毛巾,就连夏幽幽这个网球高手都承认这场比赛桐儿打的十分漂亮。即便对手的态度不是特别认真,但是她绝对是拿出了百分之百的态度并且速战速决的再次取得了胜利,而且依她的这实力,学校只怕没有能赢她的,实在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有如此羽毛球实力,实在让夏幽幽意外。

    只有一个人,将桐儿的棉袄取来在她被众人围挤着甚至还在流汗时,挤开人群二话不说的披到了她的身上。桐儿觉得身上一重,低头一看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的棉袄已经披到了自己的身上,是谁?桐儿环顾四周,只看到上官瑾瑜离去的背影,显然谁也没有发现他刚刚在慌乱之中做了什么……

    桐儿摸着棉袄疑惑,是他吗?

    既然人人都如此策定,结果自然也是不出意外的,湛桐儿赢了女子单打的冠军。这是初一一班第一个冠军,也是唯一一个冠军,大家不仅对桐儿刮目相看,对她的态度也变得好了起来,桐儿实在没想到,自己硬着头皮报的运动比赛项目竟然给自己带来这么多的效益,不仅赢得班上的同学对自己的尊重,还赢得了和安静相处的机会。

    自然,夏幽幽对于桐儿的要求竟然是和安静单独相处这一事显得十分的意外和……难以消化。

    “你……喜欢女人啊?”夏幽幽的第一反应便是,或不成这丫头喜欢安静,所以才一直没有发现上官瑾瑜那厮的企图心?

    “啊?”单纯的桐儿还没反应过来夏幽幽这话的意思,夏幽幽就自己一挥手并沉着脸严肃的道:“不可能。我告诉你啊,安静是绝对不可以的,安静以后必定是少主的人,你就别再企图了啊。我说呢,你怎么那么在乎安静,平时见着安静也是一副紧盯的样子,真看不出来啊,你原来是喜欢……”

    “你瞎说什么啊!”桐儿终于明白过来夏幽幽的话,着急的一把捂住她的嘴巴无奈的叹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夏幽幽转了转眼珠,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她不喜欢安静?那她为什么要和安静单独相处?

    应对上夏幽幽好奇的视线桐儿终于坦诚道:“其实,我是有些事情想要弄清楚。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唔唔唔唔……”夏幽幽垂下眼睑示意桐儿挪开爪子,桐儿放下手,叹了口气转身在阶梯上坐下。他们学校的操场东边有一层一层的阶梯,大家课间的时候都喜欢坐在这里吃东西或是聊天,夏幽幽和桐儿也最喜欢来这里。

    夏幽幽的嘴和鼻子重获自由,重吸了几口气在桐儿身边坐下,看着桐儿那纠结的小模样夏幽幽忍不住了:“那你……到底是想弄清楚啥啊?你又不是喜欢安静,那为什么想和她单独相处。”

    “因为……”桐儿犹豫着终于还是把心里的话说了出来,“因为她长的很像我认识的一位叔叔。我怀疑她是我那个叔叔一直在找的妹妹……”

    “WHAT!?”夏幽幽惊叫着从位置上跳起来,惊诧的看着桐儿嘴唇发白手脚发抖的哆嗦着问:“你、你没搞错吧?我们……我们都是孤儿啊!”

    “我就是在怀疑,所以想要找安静试探的问一问。孤儿之前不也是有家人的么,正因为她是孤儿,所以我才更加的怀疑啊。我叔叔和她妹妹失散好些年了,一开始他还以为她不在人世呢,但是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说她可能还活着,所以他又开始重新寻找起来,但是现在也没有消息,直到我看到安静,第一眼我就觉得眼熟,后来发现……她和我那叔叔真的非常神似。”

    夏幽幽艰难的咽着口水,实在难以相信……桐儿想要和安静单独相处竟然是因为这么大的事情。

    “那我一定帮你!”夏幽幽不再犹豫的答应下来,“这样的事情不能再耽搁了,不管是不是你都要弄清楚才行。”

    “谢谢你幽幽。”桐儿感激的握着夏幽幽有些冰凉的手,只要有机会她一定会弄清楚的。

    “其实……安静的身世是最神秘的,她对她的过去绝口不提,她生日也只有少主和管家才知道,她的过去就像是有意被掩埋一样。这些年我们大家都很好奇她过去究竟是经历了什么,她不可能是一开始就到的孤儿院,所以关于她的过去一定是有故事和秘密的。既然你说她或许是那个叔叔的妹妹,那她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孤儿……桐儿,这事情你一定要弄清楚啊,不能让安静有了希望却又失望,她是最寂寞的那个人。”

    桐儿看着夏幽幽,从她的眼睛和神情里看得出来她是真的关心安静,虽然她平时最喜欢和安静抬杠斗嘴,但是她对安静却是不比任何一个人少的。

    面对夏幽幽如此慎重的拜托,桐儿轻轻颔首并答应:“好。”

    *

    安静就像个绝美的少年,穿着男生的校服,身形清瘦,短发伶俐,怎么看都是个干净的像氧气的花样美少年。其实,平时在学校桐儿也有听见同班的女生讨论说五班的安静是怎么怎么帅,似乎还有大半部分的女生甚至都认为她其实就是个男生……

    安静虽然成绩中等,但是桐儿发现,她一学期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不在学校,更多的精力用在了陪伴栾二少和锻炼之上,如果她肯学习也许也是个精英也说不定?安静看起来就是那样的人,做任何事似乎都能做到最好,只要用心。

    安静看到桐儿自己一个人坐在那儿神情一顿,似乎有些意外。不过还是迈着步子走了过来,桐儿站起来等安静走过来,便立即紧张且认真的解释道:“其实……是我拜托幽幽帮我把你约出来的。”

    安静盯了桐儿半响才点头并坐下,桐儿暗暗的松了口气,安静总是不苟言笑,她周围的空气和气氛都是肃冷的,所以和她在一起总是有一种莫名的压迫和紧张感。

    “你要喝什么吗?”桐儿主动的将点餐单推到安静面前,今天她带了平时存的零花钱,所以不害怕买不了单。

    安静淡淡的瞟了一眼却只道:“白开水。”

    桐儿也没有再问,她只道安静的性格是这样,酷酷的没有什么情绪,净白的脸上也从不会有任何的表情,她就是这样冷酷的女生。

    服务员上了两杯白开水,桐儿又点了一份儿水果沙拉,总不能只喝白开水就坐在这里一下午吧,服务员会显得很不乐意,她也不是那么好意思。

    水果沙拉也上了,安静静静的喝着开水半响瞥着桐儿终于问:“找我,什么事?”

    桐儿紧张的咽了咽口水,既然安静直奔主题,那她也就直接开口问好了。

    “安静……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

    安静平静的看着桐儿,桐儿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安静有这样一个名字,她真的安静的不得了,完全没有声响。

    “你或许有个哥哥吗?”

    安静‘嚯——’的抬头紧盯着桐儿,有防备有怀疑还有……酷冷的杀气。桐儿心里紧张的乱跳起来,这一刻她甚至错误的以为安静想杀了自己,而这也是她第一次在安静脸上看到了表情,瞳孔紧缩,表情窒冷……安静的像风一样的人怎么能在瞬间就变了色?除非,是真正的戳动了她心里的某个地方或者秘密……

    桐儿紧张的咽着口水看着安静,她想,如果自己再多问一句,或许安静就会踢桌子走人了。可既然已经问出口,那就没有退缩的理由……

    “我这么问……是因为……我……我觉得你长得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桐儿觉得,或许她应该把夏幽幽叫上一起来的……

    “你认识谁!?”安静以光的速度倾覆过来,双手撑在桌子上,压人的气势向山一样向桐儿扑来,将桐儿迅速的逼到了沙发的角落里。明明她们就是一般大的孩子,可安静在气势上的凌厉和霸气甚至冷酷都能将桐儿压倒,桐儿如果是坚忍不拔的小草,安静就是那屹立不倒的白杨,这一刻……桐儿打从心底的有些害怕了,害怕这个像白杨一样压迫着自己的女孩儿。

    桐儿艰难的咽着口水,应对着肃冷的安静的质问,缩着脖子紧张的回答:“隐……他叫隐……你,你认识吗?”

    安静神情一滞,迅速的低头,眸里的杀气渐渐的消弭。回到座位,安静的表情又恢复了最初的模样,冰冷的就像是从未发生过任何事一般。

    桐儿疑惑了,她刚刚都是在乎的,怎么顷刻间……就又像没事了一般?

    “我不认识。”安静淡淡的看着桐儿认真的回答。

    桐儿惊疑的睁大眼睛:“真的吗?”怎么可能呢?

    安静盯着桐儿,眼神说着‘我不会撒谎’。

    “可是你刚刚的反应……”桐儿怎么可能就此退缩,即便迎着安静再一次肃冷的眼神,她还是硬着头皮继续道:“你和他的神情很相似的,要不你看看他的照片?”

    “你究竟想做什么!?”安静显得有些不耐烦了,盯着桐儿没耐心的反问。

    “我……”桐儿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捂了捂额头她抬头再次看着安静从头道来:“安静,可能你不会相信,你真的和我认识的一个人长的很像,他正在找失散多年的妹妹,而且和我也是一般大,所以我才会这么问你,因为从我第一次见你就觉得熟悉了……他叫隐,今年二十四岁……所以我才会想要问你,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几月出生……”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安静没耐心的打断桐儿的话并迅速的起身,低头盯着桐儿眼里有了一丝丝恶寒的冷意,“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这些乱七八糟的话。”说完便转身大步离去。桐儿缓然的站起来看着安静离去的背影落寞的叹息,被她搞砸了么?好像让安静生气了……难道真的不是吗?看安静那么抵触的情绪,桐儿开始怀疑她的猜测。

    咖啡厅外,如同美少年一般的安静站在风中静静的发呆,微风吹拂着她浅碎的发,有花瓣从远处飞来,落在她的碎发上,落在她的肩上,落在她的脚边。她没有发现这样的自己早已经成为别人眼中的风景,此刻她眼里的悲伤也只有那个人看见,只有那个人才知道……她在伤心了。

    “安静。”有熟悉的声音轻轻的唤了她的名字,安静才抬头望去,在风中,她看见了自家少主正坐在车里。

    他怎么在这里?安静的连闪过一抹惊疑之色,随即又快速的掩去,再抬头,眼里恢复了如往常一般的平静。

    栾轻风撑着下巴淡淡的瞥着不远处的安静笑了笑,道:“你在哭啊。”

    他总是那样一语戳破任何人妄图掩饰的谎言。

    安静也不否认。虽然她的脸上其实并没有一滴眼泪……

    ------题外话------

    ——总有人问我,桐儿是不是下本文的女主。这样的问题需要我回答吗?如果桐儿是下本文的女主,我何必写她的番外?这番外就是桐儿和苗苗的故事,我都写了,下本文又怎么写!?so,当然不是!在此说了吧,安静和栾轻风是下本文的男女主角!有喜欢这对儿的,下本请鼎力支持,当然那是下本的故事,现在就继续看番外好了……(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