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二十八章

第二十八章

    期末考试之后便是寒假了,桐儿收拾着行李准备和家人一起去英国找爷爷奶奶过春节,也许是因为年尾的关系爸爸忙的有点儿神龙见首不见尾整日都几乎不在家,不过还好妈妈的工作也忙,据说也是大年三十才能放假的,所以桐儿和苗苗还有小舅、守诺就一起在家等着爸爸妈妈放假然后再一起回英国。

    因为醇儿姐姐和以为阿姨都搬来大家住在一起所以四个孩子即便放假不和爸爸妈妈在一起也不觉得无聊或是寂寞了,逗逗龙凤胎或者带着兔兔让小丁叔叔给他们划船游湖都是非常惬意的事情,小孩子总是能找到让自己生活变得充实的事情来做。

    桐儿最近总是在想该怎么打电话给隐叔叔又该怎么说,如果安静就是隐叔叔一直在苦苦寻找的妹妹那这的确是天大的喜事,但如果不是呢?而且她也就觉得神情有些相似,并不是十分确定的,在者这天底下长得相似的人也太多了……

    桐儿出神的在花园里散着步,家里的四个在玩自己的,她如今已经上初一了,小舅虽然年龄和她差不多但是心智和苗苗他们却是相差无几而且他一直都是更愿意和苗苗在一起玩耍的。所以桐儿自己一个人出来透气,虽然天气寒冷的让人觉得冰冷彻骨,但笼罩在夜雾中的亨睿山庄还是别有一番景致的。

    “你个小杂种!我看你就是存心的!”一声低骂将桐儿从独自的安静中惊醒,她一直都是敏感的,听到这样的骂人声总是让她心底发憷,不管究竟骂的是谁。

    桐儿有些惊慌的抬头环顾四周,虽然隔着夜晚的薄雾,但她还是很快就看见了不远处的一个河边站着的两条身影。一个高大威猛,一个清瘦,看身形应该是个比她大或者与她差不多大的少年而已。

    面对着难堪的怒骂声,少年在暗黄的灯光和朦胧泛白的薄雾之中扬起长长的脖子望着眼前的高大壮硕的男子冷笑反驳道:“是,我是杂种,我也是存心的,就是存心让那些人知道上官家族里还有个小杂种,我就是让你面子上过不去——”

    “啪!”一声脆响打断了少年的话,桐儿惊恐的捂着自己的嘴才以至于没有发出地呼声。那巴掌的力度她只是看也能清晰的感觉到……应该是很疼的,特别是在这冰冷的天里,会疼的生冷。

    少年的脸一直侧着,桐儿想这不应该再看下去了,毕竟是别人的**,她这算是偷看的行为。于是猫下身子准备从侧边偷偷溜开,还没走两步却又听见那高壮的男子厉声道:“你和你那贱人妈一开始就不该回来!你们是见不得光的老鼠,这一辈子都是!难道你以为你回来就能改变你的命运吗?上官瑾瑜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你甭想有一天能真正的踏进上官家的大门!”

    桐儿身子一顿,她好像听见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名字……上官瑾瑜?桐儿这一刻突然希望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过,耳朵怎么就突然那么好使了?平时也是属于耳背那一类型的人,偏偏今天出气的灵敏。

    桐儿在原地蹲了下来,想起上一次夏幽幽给自己说过的关于上官瑾瑜的身世,桐儿原本是极其害怕这个校霸的,但是听了他的身世之后反而觉得他不再那么可怕,今天再看……甚至觉得可怜。她虽然是被收养的女儿,但是爸爸妈妈对她和苗苗没有什么区别,这也是桐儿自己知道的,甚至常常想会不会是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而上官瑾瑜,那个学校的所有男生都畏惧的瑜哥今天却在这里被他的哥哥扇了耳光。

    那个……如果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他的哥哥吧?

    桐儿还是觉得自己猫在这里是不对的,不管上官瑾瑜如何与她都是无关的,她应该做个称职的路人甲默默的走过去然后装作什么都没有遇到过。

    桐儿蹲着慢慢的前进,耳朵也不停的听到那不远又不近正好能听到的对话。上官瑾瑜又是一声冷笑,倔强的声音轻悠悠却又冰冷的传来:“你以为我稀罕吗?上官森。走进上官家的大门怎么可能会是我的人生目标,别把我看得和你一样没用。我要的是……你匍匐在地跪着求我回去……用你的身体当做地板,然后请我踩着过去。上官森,这才是我目前想要的,你可记好了?”

    桐儿打了一个寒颤,她怎么会认为这上官瑾瑜不可怕呢?她还是赶紧快一点溜走吧。桐儿正要加快步伐却听到‘噗通’一声落水声响,桐儿一僵想也没想就从地上站了起来。站在岸上的是那高高壮壮的背影,而上官瑾瑜……显然落入了冰冷彻骨能断人骨头的河水里去了!

    饶桐儿一个路人都觉得可怕,寒冷,更何况真正掉进了河里的人!

    那上官森左右四下的看了一圈没有看到正好走到树下的桐儿这边,他或许是以为没人看见他的行为竟然转身狼狈的逃走,即使逃走他竟然也不伸手去拉他弟弟一把!

    在这冰冷的寒冬桐儿穿着厚棉袄围着厚围巾都觉得冷的发颤更别提那冰冷的河水!桐儿几乎没有什么多想迈步变向那河边跑去,趴在河边她喊了几声:“喂!喂!你没事吧?喂!?”

    水底冒出一个头来,抬头看到桐儿表情很是诧异。

    桐儿将上半身努力的向下倾去并将手伸给上官瑾瑜:“呐,快抓住我的手我拉你上来!”

    看向那只被冻得通红的小手,已经冷的面无血色的上官瑾瑜犹豫的将自己的大手伸了过去。她的手很冷,他的手却更冷!冷的就像针一样,在扎她的肉和骨头!

    桐儿打了个寒颤,很快又将自己的另一只手也伸了过去,两手并用奋力的将上官瑾瑜给拉上了岸。

    桐儿坐在地上气喘吁吁,上官瑾瑜坐在另一边浑身湿透了也在颤颤的发着抖,显然是要冻坏了!这样冷的天,那样冷的河水,这样的夜晚……桐儿搓着手还是觉得冷,那上官瑾瑜呢?浑身湿透了,那样浸泡在河水里,想必此刻全身已经没有一处是干的地方。看他瑟瑟发抖脸色惨白的模样,哪里还有平日里在学校人人畏惧的威武?桐儿又想到他与刚刚那人的那些对话,顿时觉得……他还挺可怜的。

    桐儿顿了一下迅速的将自己的棉袄脱下来然后对着上官瑾瑜披了过去,但是……上官瑾瑜太壮她的衣服太小,所以桐儿努力的将衣服围紧一点,眼见上官瑾瑜依然瑟瑟发抖浑身发冷的样子桐儿又将自己的围巾取下来,一个寒颤……真冷啊。但是此刻她的冷又怎么比得上眼前这个人呢?就算是乞丐她也会帮忙的,更何况是一个学校的同学……虽然曾经说再也不要和他有联系,但是看他这样子桐儿根本走不开!

    桐儿温柔的将自己所能脱下的东西都披到了上官瑾瑜的身上,上官瑾瑜抬头,鼻息间有少女幽幽的清香,还有她齐耳的短发在他脸颊上轻轻扫过,明明是很冷的,冷的毫无知觉的,偏偏还能感觉到她衣服上递来的温暖,还能感觉到她围巾上属于她的体温……

    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就偏偏是她在这里?

    “你为什么……要救我?”上官瑾瑜哆嗦着唇终于问了她第一个问题,从始至终他都是一言不发的,就算掉在河里也没有喊过一声救命。

    “我……为什么不救?”桐儿觉得他一定是冷糊涂了,任何一个路过的人看见了都会伸出援手吧?

    上官瑾瑜自嘲似的冷笑了一声然后默默的低下头看着月光照的发亮的地板像是对自己说道:“那你知道吗……那个人是我哥哥……亲哥哥……我的大哥……他恨我,怕我抢走他的一切,所以他刚刚竟然心生歹念想要杀死我。在这样的天,他把我推下那样冷的河……他真是狠啊。”

    桐儿跪在地上怔怔的望着眼前的少年,他的怨恨,他的绝望,他的愤怒,他的亲情似乎都已经化成了那冰冷的河水……冷的让人,无法温暖。

    桐儿回到家发现爸爸妈妈已经回来了,家里的温暖让桐儿轻轻的舒了口气,外面真的是太冷了,冷的她脸颊发麻,鼻子吸进去的气儿都是凉的刺鼻。

    “桐儿。你没穿衣服就跑去了吗?”妈妈立即走过来拉着桐儿的手温暖,魏奶奶则立即将棉袄拿出来批到桐儿身上:“你出去的时候身上不是穿了吗?回来怎么就没有了?瞧这冷的脸都没颜色了。让你张阿姨给你煮碗姜汤先暖暖胃驱驱寒啊!”

    手上的温暖,身上的温暖,还有爸爸递来的温暖眼神都让桐儿深感着自己究竟是怎样的幸福。弟弟妹妹在身边绕来绕去,小舅舅在那里摆着碗筷,妈妈说明天就可以去英国了,他们的公事都处理好了,该请的假也都请好了,可以好好去英国过个清闲的春节。桐儿很开心,不过还是向妈妈交代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究竟去了哪里:“妈妈我把衣服给了需要帮助的人,你不会怪我吧?”

    “当然不会。只是以后在帮助别人的时候妈妈会希望你先保护好你自己。”

    “恩。桐儿知道了!妈妈……桐儿……真的好幸福,因为桐儿有好妈妈好爸爸好妹妹好弟弟好舅舅。”这个家没有恨自己的人,这个家的人都是相亲相爱的,而她也是这个家的一员,货真价实的一份子。

    “恩!”妈妈温柔的摸摸桐儿的脑袋,牵着她的手向餐桌走去:“孩子们,开晚餐了。”

    桐儿望向窗外,不知道上官瑾瑜回去之后会不会生病啊?不过,也与她无关了,救他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这个新年,他们应该都不会见面了。

    上官瑾瑜的确是大病了一场,烧了三天三夜,最后差点儿成了肺炎。等他病愈之后第一件事便是拿着桐儿的衣服去桐儿家,站在门外的时候他才知道她去了英国过春节,而她的衣服和围巾……则成了他整个冬季的温暖。(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