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安静静静的站在远处与桐儿对视了好几秒,直到薄荷唤了声桐儿的名字,桐儿扭头向妈妈看去才发现妈妈抱着苗苗已经走了好远了。

    桐儿立即拉着舅舅急急的追上,跑到了妈妈跟前再回头望向安静所在的方向时却只看到安静的背影……她跟在栾二少的身后,栾二少牵着她的手,两个人慢慢的向花园走去。那两个人就像是一幅画,周围所有的人都变成了风景,飘渺而又模糊的风景,好像只有他们两个才是清晰可见的……

    “桐儿,在看什么?”妈妈有些好奇今晚反常的桐儿,随着桐儿的视线望去,却什么都没看到,因为桐儿眼中的那两个身影已经完全的没入夜色之中。

    “妈妈,你知道安静吗?”桐儿抬头望向薄荷问。

    “安静?是首歌吗?”薄荷显然是不知道这些孩子的名字的。

    “不是,”桐儿摇头认真的回答道,“和幽幽他们一样,栾二少的人。”

    薄荷诚实的摇头:“妈妈不知道欸,她怎么了?”

    桐儿摸了摸脑袋,她原本想问妈妈有没有见过安静,她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安静只是现在忘了,但是看来妈妈也完全不知道安静是谁,那她问了一定也是白问的。桐儿摇了摇头微微笑道:“没事了妈妈,我们回去吧,苗苗都睡了,不能感冒。”

    薄荷又向桐儿望着的方向多看了几眼,栾家二少有七个孩子陪着长大的事也不是一两天的耳闻之事,她也知道桐儿和其中的两个是同学玩的还不错,但是有什么事又是值得桐儿几次三番的观望的?薄荷稍稍的留了些心,叫做安静是么?

    桐儿跟着薄荷坐进自家车里,车子缓然的驶离,不远处一个少年才缓缓的收回自己的视线来。

    身后有人轻唤:“上官少爷,上官老爷让你去一下大堂。”

    少年回头,唤自己的人正是栾家的管事,而能让栾家管事亲自跑一趟来唤他这个上官三少,则已经说明了今晚这场宴会的结局。身为云海市四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和栾家联姻,想必又会是一场轰动全国的大新闻……

    “爸爸,栾伯父,二哥,九小姐。”上官瑾瑜端正的站在自家父亲和栾家大老爷的跟前一一的正式见过长辈和哥哥还有未来的二嫂。

    “阿瑜,怎么来的这么晚?”长得普普通通的二哥拍着上官瑾瑜的肩,俨然一副和蔼大哥的目光关心的问。

    上官瑾瑜微微抬目,看向自己的父亲勾唇微微笑了笑:“因为母亲身体不太舒服,所以还希望栾伯父和父亲能够谅解。不过还好,我没有错过二哥和栾九小姐的姻缘之喜,恭喜你们。”说着上官瑾瑜便转身拱手相向二人。

    栾九小姐并不开心的一直绷着脸,上官老爷也尴尬的顿了顿脸,栾大老爷却哈哈笑道:“上官啊,你这三儿子我看不简单呐。”

    “他从小在国外,沾惹了这些国外的风俗气息,说话也不怕得罪人。这也才刚回来,所以你不要见怪啊……阿瑜啊,还不给你栾伯伯道歉?迟到了还那么多道理!”

    上官瑾瑜的父亲并不是上官家的大老爷,虽然只是三老爷但栾大老爷也是很给他面子的,直接把二女儿指给了那二儿子,只可惜这个才貌出众的三儿子年龄还太小才十五岁读初三,不然还真不想放过这个小的,虽然他只是小三所生……但以他栾大老爷的眼光看来,这小子长大后会是个了不起的。

    远处的夏幽幽瞧着这一幕静默无言,转头看向四娅无声的叹了口气,没想到那天学校那个霸王小子竟然会是上官家的三少爷!

    *

    转眼便是圣诞节了,桐儿准备了一些小小礼物带到学校来准备送给幽幽他们,包括同桌木牧也有一个,不过和夏幽幽他们的礼物比起来,木牧的礼物只能算是普通的小礼物而已。

    到了中午休息的时候,桐儿将书包背着同夏幽幽一起去食堂先吃了饭,吃完饭再和夏幽幽一起去了休息室,桐儿和他们已经混熟,进入休息室更像是进入自家的门厅一样自在,但是很奇怪的是,即便如此她也没有再遇见过安静。

    桐儿将礼物一件件的拿出来递给夏幽幽、七夕、四娅和另外三个男生,每个人都没想到桐儿竟然如此细心的竟然还给他们送圣诞礼物,虽然圣诞节还有两天,但她竟然都想到了。

    “这围巾可真好看。桐儿谢谢你,你太可爱了,竟然还送礼物给我们,我们几个人每年都没有这样的习俗,你却想到了,你怎么能这么温暖啊!”最感动的莫过于夏幽幽,她平日里也不是这样感性的人,但她和桐儿是关系最好的,所以心里也是最感动的。

    桐儿听了夏幽幽这发自肺腑的感动之话也是微微一笑:“哎呀,不客气啦。其实我以前也没有朋友……所以不知道该送什么好,这都是妈妈出的意见,说女孩子送围巾,手套什么的应该都会不错,适当的礼物也是朋友之间维系感情的方式,所以我就准备了一下。还有就是,里面还有我们家度假村和欢乐城的门票,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也送给你们,这是妈妈给的,她说谢谢你们一直以来对我的关照。”

    桐儿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做得好不好,但是如果不做的话就永远都不知道结果,她的意思很明显,她想要这段友谊,和他们做朋友。

    夏幽幽感动的紧紧抱住桐儿,无疑的,桐儿是个心思细腻又敏感的人,但是她的坦诚和真挚却又让她感动不已,这个朋友她是这一辈子都交定了!

    “咦?怎么还有一个?”四娅看到桐儿的书包里还躺着一个不免疑惑的问,难道……

    “是给安静的。”桐儿也立即解释道,将礼物拿出来递给夏幽幽并让她转交,“帮我给她吧。虽然一直没有正面的见着过……但上次看过一眼,也觉得该送给她一个呢。”

    “你的心思可真细。”四娅忍不住的赞叹,细的让他们几个人都自叹不如了。

    桐儿只是微微的笑了笑,脑海里一直回荡着惊瞥安静的那个画面,时间总是停止在那一刻,无数次的提醒着她,安静……或许她以前真的见过,不然为什么总有那么强烈的熟悉感?

    桐儿虽然给他们几个人送了圣诞礼物,却也没有忘记要给妹妹和小舅送,甚至爸爸妈妈也一直都在准备着。夏幽幽他们的围巾手套是桐儿攒钱买的,爸爸妈妈的围巾却是她亲手织的,虽然他们不一定会戴,但是桐儿想把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条围巾送给爸爸妈妈们,而给小苗苗的则是亲自设计的模型庄园,是桐儿攒的零花钱里花销最大的一笔,谁让苗苗不仅面临着圣诞节还过了生日呢?虽然生日已经过去了,但是桐儿一直没有放弃模型庄园的搭建……她想要给妹妹一个惊喜呢。

    只不过,庄园还没有搭好,圣诞节也过了,礼物都还没有送出去,家里却突然传来噩耗……

    十二月二十七日这天晚上,所有人已经熟睡的深夜,原本寂静的只剩花园里的蛐蛐声在鸣叫之时,湛家宅子里却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铃声尖叫,然后便是妈妈的哭声,爸爸的安慰声,桐儿迷糊着爬起来走到楼梯口隐约的看见妈妈坐在地上倒在爸爸的怀里,而妈妈的嘴里还嘶声的哭喊着:“舅舅……舅舅……”

    这不是桐儿第一次面对死亡了。

    小时候,她为了给亲生妈妈补营养亲手把家里唯一的一只鸡给宰了。流着泪拔着鸡毛桐儿却又恨着自己。那只鸡是妈妈送给她的,她悉心的养大,对那只鸡就像对待朋友一样,可是妈妈病情严重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妈妈的身子需要补一补她却没有办法上街去给妈妈买营养品,最后忍痛将那只鸡亲手给杀了……那是桐儿第一次面对死亡。

    后来,她把自己卖给了人贩子,在人贩窝她看见了许许多多残忍的事,那些小伙伴们身体残缺,有的是到了人贩窝才变成那样,有的是变成了那样才被家里抛弃,甚至有的小伙伴因为病重而在她眼前去世……那是桐儿第二次面对死亡。

    第三次也是最残忍的意思,她看着妈妈一天天的走入死亡,虽然有荷妈妈和一凡爸爸的资助,但是一切都已经太晚,妈妈是癌症晚期,妈妈再也好不了了,她是知道的。后来她握着妈妈的手,就算妈妈的身体已经变得冰凉她却还是无法相信妈妈已经永远的离开了自己,而她则变成了一个人……那是桐儿第三次面对死亡。

    这一次,是舅爷爷去世。

    舅爷爷是个很好的人,他慈祥,和蔼,温暖,对他们这些小辈更是好得不得了,而且他还常常做慈善事业,把自己所赚来的钱资助许多贫困的家庭和儿童。桐儿知道,爸爸妈妈和舅老爷的关系非常的亲近,妈妈把舅爷爷当做父亲看待,舅爷爷也把妈妈当做女儿一样,当年妈妈能重获亲情,除了醇儿姐姐之外舅爷爷就是第一个了……

    可是,人,有生,便有死。

    舅爷爷已经八十多岁了,他的身体从前再硬朗却终究是抵不住岁月的无情,两年前开始他的身体便已经出现了端倪,一日不如一日,后来甚至咳血……看也看不好,洛叔叔都亲自跑了许多趟,但每一次妈妈回来都会偷偷的哭一场。

    醇儿姐姐在回去的路上哭晕了好几次,那是最疼她的爷爷,她怎么能忍住那股悲伤呢?双胞胎因为还小所以留在了家里让魏阿姨过去亲自照顾着,李姐夫还在国外正在赶回来的路上,醇儿姐姐伤心没有人安慰,妈妈和爸爸同样在悲伤着,爸爸只能安慰妈妈,妈妈哭的眼睛都肿了。

    苗苗也知道了疼她的舅爷爷去世了,第一次面临死亡的她也失去了平日里的快乐,呆呆的窝在小舅舅的怀里不知所措。

    桐儿轻轻的爬到醇儿姐姐面前伸手轻轻的握住她的手,她也伤心,但是她不知道能说出什么安慰的话语,只是明明已经该麻木的事情,她怎么还是会跟着一起掉眼泪甚至悲伤呢?

    醇儿将桐儿抱进怀里痛哭失声,在赶去机场的路上,醇儿只能抱着桐儿安慰着自己,不然她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支撑回到白阳镇。

    直升机载着他们归去,落在酒店的花园里,醇儿和薄荷下了飞机便跌跌撞撞的一起向白家大宅跑去,一路上仿佛已经能够听到那些痛哭,那些悲嚎,那些……应该是玩笑却偏偏是真相和事实的悲伤。

    “爷爷——”醇儿还没进门便已经跪在了地上匍匐在地大声痛哭,薄荷愣愣的看着门口的那几尺白绫,终于渐渐的清醒过来并且认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桐儿牵着因为妈妈哭自己也哭的苗苗,牵着紧紧的皱着眉虽然可能不懂但也陷入莫名的悲伤的小舅,站在门中间,桐儿望着门头上的那白绫突然觉得好冷,好冷……这一定是这个冬天最冷的日子,最亲最近的一个人,就突然这么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舅奶奶说,舅爷爷走的很平静,咽气的时候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但其实,他应该是很痛苦的,但他为了让子女们觉得轻松和释然,所以强扯了一丝微笑……他的病,已经病入膏肓了,治疗都不管用,他怎么能不痛呢?舅奶奶哭的很厉害,她的话也让妈妈和下面的一众人都呜咽痛哭了起来。

    天黑的时候,外婆回来了。

    踉踉跄跄的从门口奔至主厅,外婆跪在躺在花丛中的的舅爷爷面前喊着哥哥,说这对不起,然后便只是流泪话都说不出来了。那莫名的悲伤,桐儿都觉得疼……妈妈离世时的那种死亡恐惧感再一次向她侵袭而来,和苗苗一起,和众人一起跪在舅爷爷面前心里压抑着,脸上也只能默默的流着泪。

    舅爷爷,您在天堂一定要安好!

    ------题外话------

    ——这个情节难以避免,人都总会有死亡的那一天,不同的是,当你死亡的时候有哪些人为你真心的流泪,将你永远记在心里。老舅在天上会安好的……

    ——今天是万圣节,七儿有事要去成都,今明两天都不在不能得闲码字,所以明后天断更两天,星期一会继续更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