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桐儿竟不知道,他们学校竟然还有专为他们设立的休息室,这可是连老师们都没有的特殊待遇。

    对于桐儿好奇的眼神,郑云也非常快的对她解释道:“这休息室是以前我们少主在这里上学时设立的,后来陆陆续续也有栾家的子女们在这个学校就读也就没有撤销。”

    这是郑云他们第一次在桐儿面前提及‘少主’二字,毫不避讳的就将桐儿心中原本好奇的地方给挑了出来。

    “嘶——”因为碘伏的刺激,桐儿掌心伤口的地方传来一阵刺痛,忍不住的她低呼出声,低头看向伤口,那个可爱的女生正在一边给她吹着伤口一边小心翼翼的替她处理。

    “小心点儿七夕,你这是要做死她呢?”夏幽幽着急的恨不得将那可爱女生一把推开然后自己上,可惜她似乎也知道自己处理不来这样的事,所以还是只能在一旁干着急的瞪着眼睛。

    桐儿休息了一会儿听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再一次听到‘七夕’这个名字还是觉得好奇,于是多看了那可爱女生两眼,怎么能有这么特别的名字?

    “我已经很小心啦……不过你放心,经过我处理她的伤口一定不会发炎,只是写字可能要小心了,尽量不要再受伤哦。”七夕迅速的将桐儿的手包扎起来,最后还在桐儿的手背上打了一个蝴蝶结。

    “谢谢你。”桐儿收回手看了看,其实伤口不严重,好像是他们有些太小题大做了。

    七夕甜甜的冲着桐儿一笑:“哎呀不客气,你是幽幽的朋友也就是我们的朋友啦。以后叫我七夕。”

    七夕说完夏幽幽又指着旁边的另外三个桐儿不认识的两男一女介绍道:“他们和七夕一样,都是我的小伙伴。这两个是龙凤胎姐弟,”夏幽幽指着那个白净和长得有点儿黑的女生率先道,“姐姐四娅,弟弟五越。”

    龙凤胎?原来这个黑黑的女生就是那天他们说道的那个去旅行回来晒黑的四娅啊?看五官轮廓的确是十分相似的,只是肤色有些诧异罢了,身高也是,弟弟明显比姐姐高一些。

    “嗨。很高兴认识你。”四娅热情的朝着桐儿打招呼,双胞胎弟弟五越也朝着桐儿扬了一下下巴简单的示意道:“你好。”

    桐儿也立即向他们点头致意:“你们好。”

    “这个,”夏幽幽又指着另外一个桐儿从未见过也从未听过的男生介绍道,“我们的老大,庄毅。”

    “你好。”庄毅靠在桌子上朝桐儿摆了摆手,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酷,肤色是这里面最深的,和爸爸一样竟是古铜色,看起来也不像是晒的,比郑云还要黑一些,同样是让人看了一眼便忘不了的人。

    “你们的名字……好像都带有数字?”

    “也不是,我是夏幽幽,还有郑云,我们都没有啊。对了,老六,她的名字也没有带数字哦,只是……她怎么没来?”夏幽幽说着还伸着脖子望了望,似乎不相信自己出事竟然还能少一个。

    “她被少主叫去了。”七夕解释道。

    “难怪呢。”夏幽幽喃喃,抬头对着桐儿一笑:“我们七个人,你会是第一个朋友哦。”

    桐儿一怔,愣愣的看着夏幽幽眨了眨眼不太明白她的话。

    “其实,”夏幽幽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一副又坦诚的模样认真道,“第一天我和阿云会帮你,的确是因为你的身份。你是湛家大小姐,我们以后总免不了会来往。两个家族也是一向都有生意来往的,不仅仅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前程所考虑,我们也是为了两个家族。但是和你相处过后还有今天你竟然为了我而受伤,我夏幽幽发誓,以后一定把你当做真正的朋友,不是为了家族,只是为了我们自己。”

    郑云朝着桐儿微微一笑并颔首诚恳道:“这番话,也正是我想说的。”

    “是的,是的,你是幽幽的朋友,也就是我们的朋友!”七夕的性格偏向活泼开朗又热情,所以总是最先发言也是最可爱的那一个。

    五越无疑是这三个男生中间长得最好看的,白白净净又高高瘦瘦,如同漫画里面的少年一般。七夕说完话他就伸过手来将七夕的脑袋向下一摁,然后自己走上前来站在桐儿面前并伸手微笑道:“欢迎你,成为我们的朋友。”

    桐儿怔怔的有些犹豫的伸手,手还没有落入那五越的手中,一只芊芊玉手便横了过来并打开五越的手道:“你别乱来,她毕竟不是能随便胡闹的对象。”说话的人正是五越的姐姐四娅。

    “五越,在桐儿面前收起你轻佻浮夸的态度,你要敢招惹她我可不饶你啊。”夏幽幽也挥了挥拳头威胁道。

    五越顿感无趣的耸肩道:“知道了,一群人真无聊。还说朋友呢,都不先让我逗逗的……”

    “你行了。已经上课了,你们初三的快回去上课吧。”郑云站出来摇头示意道。

    庄毅朝着桐儿摆了摆手率先告别道:“我们就先回去了,以后有机会再一起玩。”

    “再见。”

    “很高兴认识你,再见。”四娅也挥了挥手并带着七夕迅速的撤离,七夕则拽着五越一起消失,最后很快便又只剩下郑云和夏幽幽还有便是桐儿自己。

    “是不是已经上课了?”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了,桐儿这也才恍然记得自己还是在上学呢。

    “你不用着急,让阿云回去给老师请个假就是了,你就再休息会儿啊。”夏幽幽按着桐儿扬起来的肩又将桐儿给按回了沙发里躺着,然后转身对郑云嘀嘀咕咕说了两句不知道是什么,郑云不停的点着头和桐儿打了个招呼便快速的离开了,桐儿疑惑的盯着夏幽幽,夏幽幽却笑道:“放心休息吧,睡醒了什么事儿都不会有的。”

    真的吗?桐儿表示疑惑。

    “那……我给你说件事?”夏幽幽见桐儿根本毫无睡意便主动移开话题,看来是打算彻底陪着桐儿在这里了。

    桐儿眨了眨眼示意夏幽幽说,夏幽幽轻咳了一声才指着她自己道:“其实呐,我是老二。”

    “嗯?”桐儿一瞬间没反应过来夏幽幽的话,老二?

    夏幽幽也极快的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立即挥手尴尬的解释道:“哎呀,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在我们七个人里面,是二姐。”

    “哦……”桐儿这才松了口气,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刚刚你见过的那几个,除了庄毅之外,就是我最大了。但是除了我和郑云还有安静之外,四娅和五越七夕是初二,庄毅是初三,他们三个虽然比我小,但是却都比我入学的早。”

    “为什么?”桐儿的确有些疑惑,照这么说来,郑云是老三了?那个没见过的安静好像是老六。他们七个人啊……是按照年龄来分的大小?

    夏幽幽安静了一瞬才轻声的解释道:“因为我们都是孤儿。”

    桐儿顿住了,看向夏幽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夏幽幽却无所谓的一笑并坐起来道:“因为我们是不同时间被栾家收养的,我们不是栾家的孩子,只是少主的侍从,所以……学习这方面还真的要完全靠自觉性,我比较懒散更爱好运动,所以学习并不是太好,要不是阿云生病了一年拖下来陪着我读,我如今还指不定连车尾也钓不上呢。”

    桐儿看的出夏幽幽言语间的落寞,她其实是很想和别的小伙伴一样的出色的,在某些方面,原来他们是如此相似。

    “难道你就不对我感到好奇啊?”夏幽幽的落寞很快便又收了起来,而是抬头看着桐儿半笑的问。

    桐儿也不隐瞒,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点了点头承认道:“嗯……其实很好奇,这两天也听到不少在讨论你们的话题了。”

    夏幽幽带着笑灿烂的一笑:“那我就不兜圈子啦。就像你听到的一样,我们七个人是栾家二少的侍从,这一生都注定会陪在他的身边辅佐他,服侍他,成为他的附属。”

    桐儿怔怔的看着明眸皓齿的夏幽幽,她的笑容里没有半分苦涩,连委屈也没有更别提不甘了。她看得出,夏幽幽对自己刚刚说的那句话甚至是带着骄傲和自豪的,难道成为侍从和附属也能让人有自豪感吗?

    桐儿的眼神总是能说明她的心思,夏幽幽明白桐儿的疑惑,却只是道:“你不懂,没有少主,我们不会有今天的这一切。兄弟姐妹,学习还是活着……这一切对我们来说都太重要了,你不会懂得。对他还有这份儿认知,我们的心情不仅仅是含着感恩,还有对他的崇拜、追随和敬仰,尊敬。这话我竟然想和你说,你看,我心里还真是把你当做好朋友了。”夏幽幽的小手握着桐儿的小手,桐儿看着她们彼此交握在一起的手,心里也是感触万千。原来这个世界上不仅仅是自己有着这样的心情,还有别的人和自己一样,因为重生而感激着一切。

    “谁说……我不懂了?”桐儿抬头看向夏幽幽,在夏幽幽疑惑的目光中也缓缓的将自己的心情道来:“其实呢,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孤儿。我妈妈因为癌症去世,我被现在的爸爸妈妈收养,所以我懂……懂你们的心情,因为我和你们一样,尊敬他们,敬仰他们,发誓要做一辈子他们的好女儿,孝敬他们来报答他们对我的恩情。”

    桐儿也从未将这番话对任何人讲过,也许是幽幽率先吐露的真诚,她心里的这番话也憋不住的说了出来。对于薄荷妈妈和一凡爸爸她就是抱满了感恩,她那么努力的想让自己变得优秀就是为了让他们为自己而感到骄傲、自豪,她发誓要用自己的生命回报、孝顺他们。

    夏幽幽竟不知道桐儿是被湛家收养的,听了也有些懵然,随即便又心疼和感同身受的抱住桐儿,附在她耳边低言道:“以后,我们就是好姐妹,比亲的还要亲。”

    桐儿轻轻的回抱着夏幽幽,这个世界上又多了一个真心的朋友和家人了么?

    *

    桐儿静悄悄的吃着晚饭却还是被薄荷发现了她受伤的手并着急的询问:“桐儿,你的手怎么了?”

    桐儿放下筷子将受伤的手藏到桌子下,正在用筷子自己吃饭的苗苗也抬头望来,桐儿红着脸摇了摇头轻声道:“我没事……就是摔了一跤。”

    “受伤了?”薄荷放下筷子便起身走过来拉起桐儿的收看。

    “姐姐的手怎么了呀……?”苗苗奶声奶气的也问,一双宝石一样善良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桐儿被包扎了的手。

    “没事,真的没事妈妈。”桐儿懊恼着自己竟然又让妈妈担心了,只是七夕包扎的有些夸张而已,其实真的伤得不重。

    “桐儿,需要帮忙吗?”爸爸湛一凡也关切的问来,魏奶奶立即上前来温柔的问道:“桐儿,奶奶给你喂饭吧?”

    桐儿没想到只不过是手受了点儿伤自己就成了家里人人瞩目的焦点,心里即使愧疚又是感动,不过还是坚强的挺起自己的背脊微笑道:“爸爸妈妈还有魏奶奶,我真的没事,我的手不疼,就是帮我包扎的有些夸张罢了。作业都被我写完了呢,不疼。”

    “手都受伤了还写什么作业啊?你个傻孩子。”薄荷妈妈心疼的摸着桐儿的脑袋轻声责怪道,然后又迅速让小丁叔叔去找医生来家里,不管桐儿的阻止小丁叔叔就飞快的去了,桐儿有些无措的坐在原位,第一次……她真正的觉得,自己真的是爸爸妈妈的孩子,并不是领养来的,他们对自己……就和对苗苗一样的重视。

    苗苗抱着桐儿的手缩在沙发里不停的呼呼,即便桐儿不停的说不疼、没事儿,小丫头也偏偏不信的不停的给她呼气,而小舅一羽则坐在苗苗的另一边看着她们,桐儿温暖的感觉到,她的家人们都是如此的爱她。

    不一会儿医生便真的来了,拆开桐儿的纱布一看,果然不是什么大的伤口,而且医生还称赞道:“这伤口处理的不错啊,不会发炎的,再换几天药就能好了。”

    其实桐儿的伤口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虽然就是破皮,但是破的皮有点儿多,面积有些大,看着也挺吓人的,薄荷看着心疼,苗苗看着既害怕又替姐姐难过,但是医生这么说了他们也就放心多了。

    虽然医生有点儿白来一趟的感觉,但一凡爸爸还是给他付了出诊费,所以悠哉悠哉着才离开。

    等医生一离开,薄荷立即问她:“真的不疼啊?”

    桐儿摇头并微笑着答道:“嗯,不疼呢。妈妈,这伤口是我朋友替我包扎的,医生都夸她包的好,你就别担心了,我真的没事。”

    “你朋友?”薄荷有些意外,她从未在桐儿的嘴里听说过什么朋友的话,难道她终于交到朋友了?

    “嗯。”桐儿也不隐瞒的将自己认识了栾家的那几个孩子的事情说来,薄荷听完怅然的点头叹息道:“他们啊……我听说过,据说都是颇为出色的孩子。和他们做朋友挺好的,他们人多,你就是需要多一些的朋友,而且……我相信他们也会好好照顾你的。”薄荷摸着桐儿的肩轻声的算是承认了桐儿交的这些朋友。

    桐儿感激的趴在薄荷的肩上:“妈妈,谢谢你……”

    “傻孩子,我是你妈,谢我做什么。”薄荷笑着摸着桐儿的脑袋,苗苗在一旁也开心的扑过来趴在薄荷的另一边肩上并嚷嚷着笑道:“妈妈,苗苗也要你抱抱。”

    “好,妈妈抱。”薄荷一边手抱一个,抱着碗从旁边走过的湛守诺小朋友鄙视的看了姐姐一眼:“羞不羞,什么都要和姐姐争。”

    “吼,舅舅,守诺说我,打他打他!”苗苗学聪明了,小孩子和小孩子的战争还是要靠小孩子自己完结,这种时候她才不会向妈妈或者爸爸告状呢,要告状也要像舅舅告状,嘿嘿。

    白一羽无疑是这个家里面最无私的溺爱苗苗的那一个,苗苗一说完他便从沙发里站起来并快速的向守诺走去。守诺叫了一声撒腿便跑,一边跑还喊着:“舅舅你偏心,你偏心啊!”

    一羽站在原地蹙了蹙眉看着守诺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喃喃自语道:“我只是想轻轻揍一下你的屁股,怎么跑得这么快呢……哎,还得让我追你……”

    苗苗和桐儿抱着肚子哈哈大笑,舅舅啊,你怎么这么可爱呢?苗苗撒腿跳下沙发冲上去抱住正要上楼梯的一羽撒娇道:“舅舅不用啦不用啦,下次再打他屁屁啊。舅舅你带我去花园里捉蛐蛐吧,我明天带到学校去!”

    薄荷立即大声道:“苗苗,现在该睡觉了,还捉蛐蛐!?你去学校是为了玩蛐蛐吗?”

    “妈妈……”苗苗又立即转身到妈妈身边来撒娇,可是妈妈一向都是个有原则的人,她一声令下家里每个人都得听她的,包括最溺爱苗苗的小舅一羽也得乖乖上楼去洗洗睡觉。怪只怪苗苗自己把‘捉蛐蛐’暴露了出来让妈妈给听见了。

    那天晚上,小晴空除了没捉到蛐蛐之外还听见爸爸妈妈说到了凌冽那个坏蛋,原来凌冽的爸爸要把事业拓展到日本去,所以他要跟着他爸爸妈妈一起去日本上学,至于什么时候再回来是个未知数,但是苗苗开心的知道,以后可以不用看见凌冽了,真好啊!

    ------题外话------

    ——今天有更五千字哦!o(∩_∩)o~只是肩膀又抬不起来了,呜呜呜。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