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87 大结局·中

287 大结局·中

    一个陈旧的仓库里,薄荷被捆住了手脚,绑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她在等……等着见她的苗苗,等着这一次阴谋的显露……虽然再一次中了招,但是这一次她绝对不再是完全的坐以待毙。虽然现在被束手束脚无法自由行动,但这是她的选择,就算真的有危险,她也不会后悔,谁让她是一个母亲呢?

    包包被扔在了一边,不过还好,这已经是临近十一月的秋季,所以她在车上的时候就已经偷偷的做了一些准备,只希望这些准备能派上用场,不至于失败才好。

    手机也被扔在了一边,还好没有被那两个将她丢在这里的黑衣人带走,不然她真害怕湛一凡不能准确的找到她的位置。

    不过,现在已经身处这个地方快一个小时了,如此漫长的一个小时后没有人再出现,他们难道打算就这么把她丢在这里,然后不管不顾了吗?她的苗苗呢?不是说她只要跟着来,就会把苗苗还给她吗?

    薄荷有些失去了耐心,被捆在椅子后的双手不停的扭动挣扎,在椅子棱角上不停的磨动,虽然不停的割刀自己的肉,但还是没有停下来的动作,直到仓库门口传来一声响动。

    薄荷停住了,抬头向仓库门口望去。

    这个仓库并不大,还是个被遗弃的破旧仓库,里面堆了一些杂物,但是四处都是积灰,所以看起来这些杂物也是被丢弃在这里的,而薄荷所坐的位置正在仓库中心,周围倒是空荡荡的,唯有一点……她的正前方有一台摄像机正对着她,只是刚刚那两个黑衣人走得匆忙所以此刻并没有完全的对准她,这也是她刚刚为什么敢那么大动作的磨动手腕上的绳子的原因。但是她知道……这摄像机一定是想拍自己,而要看她如此狼狈的人一定就是背后的那个BOSS,也许……正是左青和薄烟。

    走进仓库的人,正是倪曼。

    她换了一身大红色的长裙,外面披了一件黑色的呢子大衣,黑色的长皮整齐的披在脑后,一红一白将她雪白的脸衬得更加的漂亮了。而她手中抱着的……正是让薄荷能义无反顾什么都无法思考的小宝贝,苗苗。

    “苗苗!”薄荷激动的险些从椅子上跳起来,可是椅子太重,她根本带不起来,只能激动而又紧张的看着倪曼和倪曼怀疑的小人儿,想要确认小苗苗是否有恙。

    倪曼将门又重新合上,单手抱着还在睡觉的苗苗缓步走来。

    “她怎么样啊?她怎么样!”薄荷着急的看着倪曼怀里的苗苗,为什么她趴在倪曼的肩上一动不动?为什么她不动呢?

    “她睡着了。”倪曼看着薄荷那着急的神色,淡淡的解释了一下。

    薄荷这才缓然的松了一口气,睡着了……睡着了就好,不知道她有没有吓到?她还这么小……不该遭受这些的。

    倪曼走过来将小苗苗放在薄荷对面的椅子上,找了个能让她睡得舒服的位置。薄荷看着椅子上的苗苗,看起来似乎真的没事,缓然而有均匀的呼吸,微红的脸颊,还有毫发无损。薄荷露出欣慰的微笑来,倪曼看着薄荷那微笑,自己心底也微微的松了口气,总算……让她放心了吧?自己心底的罪恶感,也没有那么浓了。

    倪曼突然向前走了两步,将摄像机的位置对准了薄荷,薄荷一怔,抬头看向倪曼又看向那闪着小红灯的摄像机:“是……有人在看我的狼狈吗?”

    倪曼抿唇,就站在摄像机的背后,冷眼的看着薄荷。

    “你似乎……对我,并不意外?”

    这是倪曼冷静之后的发现,她发现,薄荷对于自己的叛变和疯狂似乎并不意外,而且是很快便接受了,这是为什么?难道她真的一直都在怀疑自己吗?她就这么失败?

    薄荷看着那一闪一闪的小红点,自嘲的一笑:“什么意外……都比不上我的小宝贝落到了你们的手里。”

    远在市区某娱乐城的佐藤右一欣赏着薄荷在屏幕里的狼狈,听到这句话时,满意的勾起一抹微笑。

    一旁的薄烟和看的津津有味,这女人,可终于落到这境地了啊,她的心愿,终于要实现了么?让她失去一切,让她失去亲人,看她痛不欲生!

    “只是……佐藤先生,你真的相信这个倪曼能做到吗?”薄烟还是有些怀疑,在她看来,这个女孩儿心还不狠。

    佐藤右一点上一根烟,轻吐烟雾,看着屏幕上的薄荷眯起双眼冷笑:“我就想知道这小丫头能做到什么地步。一开始,还真是没对她抱多大的期望,但她既然能让这女人失去工作,失去丈夫,现在再失去孩子……又有什么难的?”

    薄烟噘嘴,这一切,本该是她要去做的,这是她做梦都想亲自做的事情,让薄荷这个贱女人失去一切啊!没想到让这个倪曼得了便宜!不过,现在能亲眼看着这一切,她也还算是满意啦,只希望这个倪曼能做的让她更满意,让薄荷……完全痛不欲生!只是她真的吓得了手吗?就连自己要烫一下那小丫头都被她自己给挡去了,她能亲手了解这小丫头的命吗!?

    倪曼微微的握拳,冰冷的盯着薄荷,听到她的自嘲,心里也是一痛。

    “我知道。你恨我,因为是我让小苗苗陷入了这样的境地。”她何尝不恨自己?从第一次让薄荷上了各大丑闻开始,她就在不停的恨自己,但是即便恨,她却还是要不停的做出自己会恨自己的事。

    “但是,有些事我还是要提醒你。”倪曼轻轻的睨着地上薄荷的手机,屏幕刚刚似乎亮了一下?不过这个方向,那个摄影机应该是看不见地上的手机的,所以倪曼也转开自己的视线不再看那手机,而是继续淡淡的告诉薄荷一个非常残忍的事实,“那些跟着你的保镖,早就被我们的人甩开了,所以别妄想了有人来救你。”保镖并不是她发现的,而是佐藤先生自己的人,要发现那些保镖虽然不容易,但也并不困难,他们跟的都有些太急切了!

    薄荷心里苦笑,没想到那些保镖还是曝光了!所以,她现在只能期盼一凡了吗?还是应该真的绝望一下?不过即使心里因为这个消息而失望害怕,但薄荷还是在大敌面前保持了应有的气度。表情也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有太多的变化,依旧冷静非常的看着倪曼淡淡而道:“我的确恨你。”

    她知道这一切都有人看着,所以她有许多的话并不能真正的对倪曼说,但是有些话,她却是必须要说,也是可以说的。

    “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要这样做的,但是我只想问清楚一些事。”

    倪曼慢慢的走出摄影机的身后走出来,站在薄荷的身前平静的看着她同样平静的双眼,淡淡回道:“你问。”

    “从……从我们重逢开始,你就是故意在接近我吗?”虽然已经是显而易见的答案,但是此刻问,才能显出自己的疑惑和第一次相信倪曼是叛徒的事实,薄荷必须为他们的计划隐藏,也必须要给那摄影机背后的人造成迷雾,同样的……要给倪曼的心,加上一层枷锁。

    “是。我接到任务,重新接近你,并让你信任我,接受我,让我走进你如今的生活。”

    “那……我的丑闻呢?是不是和你有关?”

    “酒吧的照片,的确有我的功劳。”

    虽然早就已经知道这个事实,但是亲耳从倪曼这里听到,薄荷还是觉得无比痛心。痛心的表情并不是故意做出来的,而是真的为此感到难过。让她失去工作,给她的生活带来无线困扰的丑闻事件,竟然是真的和倪曼有关,即便早已经知道,但还是心痛了。

    “那我……车祸呢?你为我挡住的车祸……而断了双腿,现在想来……也是苦肉计吗?”

    “……是。当时,我接到指令,要离间你们夫妻二人,但是我眼看着就要回B市了,恰巧那个菲碧给你们带来了困扰,我也在找着能有留下来的借口。看到她疯了一样的在警车里干扰警察时我就知道她的企图,所以我最快的跑打了你身边把你推开……如果因为你而受伤,您一定会让我留下,并且给我机会让我完成任务。”

    薄荷抬头,努力的将眼睛里的涩意磨光,虽然这一切听起来是那么的讽刺可笑,但是倪曼啊……你还真的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一定要这样戳她吗?薄荷痛心的反映恰到好处的让倪曼甚至那摄影机背后的佐藤右一甚至薄烟都错误的认为她还是不能接受倪曼竟然背叛了她的事实。

    薄烟努力的咽下心痛,把平静再次强制的恢复过来,抬头瞧着倪曼,冷冷的的问:“那……今天,你把我和我的女儿……骗到这里,又要做什么?”

    “我要……”倪曼从衣服犹豫而又缓慢的掏出一把匕首,递给薄荷,“让你选择。”

    薄荷看着那明晃晃的匕首,身后的双手再次不停的挣扎扭动起来,看向倪曼的双眸也渐渐的带了一些惊恐:“选择……什么?”

    “选择,活一个。”倪曼扭头看向椅子上的小苗苗,同行的闭上双眼,“要么小苗苗死,要么……你肚子里的那一个,死。”

    摄像机那头的薄烟几乎从沙发里蹦了起来,等着屏幕里的薄荷不可置信惊呼:“她难道……她难道又怀孕了吗?”

    佐藤右一显然也不知道这件事,从沙发里坐正了身子,看着屏幕边角上一脸煞白却坚决了表情的倪曼又看向正中间脸色越加苍白也开开微微发起抖来的薄荷,佐藤右一满意的勾起笑意来,果然……让这个丫头做这件事是没有错了的!他就知道,这个丫头总会做一些让他出乎意料的事情,比如车祸断腿,再比如……现在的抉择,她可真是狠啊……远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有趣有意思!

    薄烟充满恨意的掐着掌心,没想到薄荷这贱人竟然又有了身孕。凭什么!?自己……自己的孩子因为她而失去了,她却能再一再二的拥有,凭什么!

    “这戏,越来越有意思了……”佐藤右一并没有在乎一旁的薄烟有什么变化,只是摸着自己的下巴高深莫测的盯着屏幕里正在上演的好戏,他是真真觉得,这戏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啊!呵……倪曼,你最好给我演的更有趣一些,不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给她最高的奖励了,让她和她哥哥,见一面嘛?

    薄荷同样不可置信的看着倪曼的背影,此刻连吞咽口水,都是痛的。看着倪曼的背影,眼睛也是痛的。心也是痛的!脑海里,全部都是那个纯真烂漫的倪曼,即便是后面的演戏。但是此刻,倪曼的背影仿佛能杀死人,那样的坚硬冰冷,对她做了那样的要求……她怎么能呢?

    “你……不可以……”薄荷艰难的看着倪曼痛苦的摇头,“不可以……这样对我。”

    “真的很残忍吧。”倪曼握着匕首缓然的走向小苗苗,“可是我不这样做,我还能怎么做呢?至少我给你了选择,而我,是没有选择的!一定要让你失去你最爱的人,你已经失去了湛先生……而现在,就差你的孩子了。”

    薄荷看着倪曼走到了摄影机的后面走到了苗苗的身边,再也不受控制的惊声大叫:“不要!”

    椅子里的小苗苗小身子一抖,被妈妈的一声尖叫吓醒吓哭,‘哇哇’的哭声惊响整个仓库,回荡着。

    “倪曼,我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你已经让我失去了那么多,你究竟还想做什么!?”薄荷的心,此刻都要疯了,为什么事情总是不按预料的行走?苗苗……她不能失去苗苗!

    倪曼冷冷的看着睡在椅子上哇哇大哭的苗苗,手中的匕首轻轻的往下,放在了椅子上。

    将苗苗抱了起来,倪曼一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边看向薄荷轻慢的问:“做好选择了吗?是要苗苗,还是要你肚子里的那一个?”

    “我……”薄荷不知道,她是真的想哭也哭不出来。苗苗和肚子里的这一个,都是她的心头肉啊,为什么却要她做这样的选择?

    “为什么要这样做?让我失去一切,就是你们的目的吗?那个让你做这一切的人,他究竟是谁?”

    薄荷真的想知道那个畜生究竟是不是左青,真的想要亲手抓到那个三番两次陷害自己的畜生,然后让他不得好死!

    苗苗也是看见了薄荷,伸着一双小手就要往薄荷那里去,即便有她认识的倪曼在,她还是不停的伸手要自己的妈妈抱,伸着手还不停的喊着:“妈妈……妈妈……妈妈……抱……抱……妈妈……”

    “苗苗,对不起……”薄荷看着女儿那可怜的小模样,她怎么能哭的那么惨?把她的一颗心都揉碎了。她这几个小时吃东西了吗?她是怎么过来的?

    “对不起……妈妈现在不能抱你……”薄荷也想抱她,可是她的一双手被捆的紧紧的,根本没有办法挣开。看着苗苗就在眼前哭而自己却不能抱,薄荷的心难受的就像被人摁住了一样,郁闷的想要发疯了。

    倪曼弯腰从椅子上重新拿起那把匕首,抱着小苗苗再次走进摄影机的视线内,将匕首对着小苗苗的小脖子,冰冷的再次逼迫薄荷做出选择:“再给你一分钟的时间。如果你不选择,那我就替你选择。”

    薄荷看着倪曼,眼泪滚滚而落。如果,时间可以倒回,她希望……自己从未遇见过这个女孩儿。而她和湛一凡是未婚夫妻,始终是会认识,始终是会相爱的,那她对这个女孩儿,就不会有那么复杂的感情,复杂的恩怨纠葛,甚至不会有今天所遭遇的一切了。

    一分钟?一分钟对她来说太短,却又太长。她不知道自己的心是怎么在这一分钟里煎熬过去的,但是一分钟之后,她却还是没有选择。

    倪曼冷冷的一笑,看着薄荷流着眼泪的模样也没有动容的举起手中的匕首:“我想,我知道了。”说着便猛地向下,薄荷惊声尖叫:“停——!”

    倪曼顿住,匕首在距离小苗苗的脖子两厘米的地方。她抬头看向薄荷,神情漠然:“有,选择了吗?”

    薄荷低头看向自己的小腹,痛苦的闭上双眼:“让苗苗……活下来……我……我选择……选择失去……失去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说完薄荷自己痛苦的哭了起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孩子,妈妈并不想你还没有出生便失去了生命。可是妈妈真的不能看着你姐姐就在我眼前这样死去,妈妈……妈妈此刻更爱你姐姐。你是妈妈四个月的孩子,你姐姐却是妈妈二十个月的孩子……她带给妈妈太多的欢乐、希望和幸福,虽然你也有,但是远远还不及此。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倪曼的脸上也闪过一抹疑惑和错愕,她缓然的放下手中的匕首,盯着薄荷问:“为什么?你知道的……如果你选择失去你腹中的那个孩子,那你……和他有可能都会没命的!”

    “那又怎样?”薄荷抬头,满脸泪水的看着倪曼,“我不能看着苗苗死。如果这是我唯一的选择,我宁愿我……和我腹中这个还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孩子一起去死。至少,这是对我腹中孩子唯一能弥补歉疚的方式。可是苗苗她不能……她不能死……不能!”如果苗苗死了,她会疯的,一定会真的疯的!

    苗苗还在面前哭个不停,一直长着小手要往薄荷这里来。她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妈妈就在眼前却不抱自己了。

    “活着的人……要好好活着……”薄荷哭着摇了摇头,视线温柔的落在苗苗的身上,浅浅的微笑着对她留下遗言:“苗苗,妈妈不能陪你长大了。妈妈不能看着你上幼儿园,上小学,上初中高中,第一次恋爱,上大学……工作……甚至找到终生相伴的人。这些事,妈妈都不能陪你做,甚至不能看着你做了。长大了,会恨妈妈吧?可是……就算恨,也记着妈妈吧。妈妈想活在你和你爸爸的心中。你爸爸也会恨我的……可是妈妈真的很爱你……很爱你的爸爸……妈妈……妈妈这辈子幸福的时间太短了,你一定要替妈妈幸福的生活下去。”

    苗苗听不懂,听不明白,只是长着一双小手,要往妈妈的怀里去。可是薄荷只能残忍的别开自己的视线,等着倪曼的处决。

    一凡……事情总是在意外之中,不受控制了。虽然你现在还没有赶来,但是我真的不怪你,唯一后悔的是,在我人生的最后这段时间里没有好好和你在一起,没有多说几句‘我爱你’。好好照顾我们的女儿吧,她是我的希望,也是我生命的延续。希望你能像爱我一样爱她,替我做完那些我没有做到的事。

    薄荷轻轻的闭上眼睛,抬头对着倪曼的方向冷声道:“只有一个要求。别让苗苗看着这一幕……”虽然她还小,也许长大了之后什么都会不记得,但是薄荷还是不想让她看见这一幕,这样残忍而又血腥的一幕……“还有,我死了,这报复,就请停止,好吗?我付出的代价,已经够多了!如果都要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个世界,谁也别想得到宁静……”

    倪曼低头看着怀里的苗苗,她哭的那样惨,是知道她的妈妈为了她要做出牺牲吗?活着的人,要好好活着……她真是个好妈妈,这么的伟大,这么的爱她的女儿。苗苗啊,你真幸福……因为你有个好妈妈啊,她拿生命在爱着你呢。

    薄荷将苗苗重新放回椅子里,转了个方向,让她对着侧边。然后转身,再次向薄荷走去,手中,握着匕首。

    视屏那一头的薄烟紧张的再次站了起来,这个倪曼的确做到了……她让薄荷心碎,让薄荷绝望,甚至让薄荷痛苦。而现在,她要去了解薄荷和薄荷肚子里的那个孩子了吗?薄烟渐渐的兴奋了起来,终于,这一刻要到来了吗?

    佐藤右一却没有薄烟那么兴奋,他冷冷的看着屏幕里的那一幕,倪曼表现的太过于冷静了,冷静的让他有一丝怀疑……她会做吗?他的指令,并没有让她杀了这个女人,但如果她这么做了,就是违背了自己的指令,她真的要这么做?

    倪曼暗暗的深吸了几口气,朝着薄荷一步一步的走去。她知道,此刻她所有的一举一动都落在那个男人的眼里,所以她必须做出正确的抉择。

    走到薄荷眼前,倪曼弯下腰来,双手伸到薄荷的身后,从背后来看,像是在拥抱薄荷。

    薄荷抬头看向举止变得奇怪的倪曼,她要做什么?

    倪曼附在薄荷耳边轻声低喃:“我始终输给了自己所剩不多的良知,荷姐姐……我给你松绑,你趁机用匕首反击我吧。但是声响不要太大,外面还有人守着。带着苗苗……逃出去!那个人,叫佐藤右一,但是他,就是当年越狱的左青!荷姐姐……我做了太多对不起你的事情,但是你说得对,活着的人要好好活着,如果这是唯一的选择,那我也选择让你们好好活着的人,继续好好活着。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薄荷的表情渐渐变得疑惑起来,因为她感觉到了自己颈窝处的湿温,倪曼哭了吗?手腕突然一轻,是倪曼隔断了她的绳子。

    “她在说什么?她又在做什么?”看不清的薄烟跑到屏幕前惊疑的大喊。

    佐藤右一也有些疑惑的蹙眉,这个倪曼后半段的表现实在太怪。

    倪曼顿了顿,没等到薄荷的反击才轻轻的退开自己的身子。

    “该说的,我已经都说了。”倪曼将匕首丢在地上,然后快速的回到摄影机后面将小苗苗抱了起来轻轻的拍着哄着,再装作冰冷无情的声音和模样对薄荷道:“现在,我就掐着你女儿的脖子,我也割开了你手腕上的绳子。要选择刺中你的腹部,还是等我掐断你女儿的脖子,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虽然倪曼的话是这样说着,但是她的表情却在摄影机看不见的地方对薄荷写满了歉意和愧疚。薄荷相信,她这一次是真的……在帮自己,甚至,后悔了。那句‘对不起’是真心的。因为她并没有掐着小苗苗的脖子,而是在安慰苗苗,甚至在割开她手腕上的绳子之后在等着自己给她一击……可是自己没有那么做。

    薄荷轻轻的挣开手腕上的绳索,从椅子上缓然的站了起来,看向那摄像机,她知道倪曼在做戏给摄像机那头的人看,所以她才没有在刚刚一瞬反击倪曼,她也在寻找机会。

    薄荷弯腰蹲在地上,将地上的匕首剪了起来,迅速的藏进衣袖里换了自己事先藏好的弹簧匕首。事情在瞬间逆转了……她以为自己今天真的会走到绝路,因为有了那样的选择,她甚至感觉到了绝望……但是倪曼……她说她的良知战胜了她,她终究还是醒悟了么?薄荷拿着匕首缓然的转身看向倪曼,倪曼对薄荷摇了摇头,她都已经给她机会了,她怎么还不行动把自己反击打倒在地呢?她知道,薄荷是检察官,检察官都会上一些防身课的,都会有一些简单的防身术,她知道的,当初薄荷救自己的时候不是用到过吗?

    但是薄荷只是举起匕首缓步的走到摄像机前,倪曼已经将再次哭累了的小苗苗哄睡着,看着苗苗安详的趴在自己的肩上,而薄荷却对着摄像机举起手中的匕首,倪曼突感不妙和不安,难道荷姐姐要……

    薄荷没有犹豫的挥下手中的匕首用力的刺向自己的腹部——

    “不要!”倪曼大喊一声,小苗苗再也没有惊醒,她太累了,这一次趴在倪曼的肩上,只是轻轻抖了一下,便再次睡着了过去。

    倪曼将小苗苗放在椅子上,跑到摄像机前,她悲痛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血喷洒了出来,喷在摄像机的屏幕上,那匕首更是深深的刺入了薄荷的腹部里,看不见一点儿剩余。

    薄荷坐在地上,捂着自己的肚子轻声呻吟。摄像头那一段的薄烟看着满屏幕的鲜红露出丧心病狂一般得意的狂妄大笑:“哈哈……她终于……她终于有这一天了……我终于看到她的下场了!薄荷,从小我就恨你,后来我更是恨你入骨。这个世界,既然有我,为什么还要有你?现在,你去死吧,你去死吧!”

    “啪!”一声,屏幕变成一片漆黑。

    薄烟根本不在意,只是抱着自己的肚子继续不停的狂妄大笑着,笑得肚子疼了也没关系,因为她开心,她快乐,她的人生甚至因此而感到圆满了。她恨了那么久的人啊……终于在自己面前狼狈的要死了……哈哈,哈哈哈!她感觉从来都没有这么畅快过啊!

    佐藤右一却没有薄烟那么得意忘形,只是快速的从衣服里摸出电话来并拨了过去。

    “喂?进仓库看看,怎么回事!”

    “是,佐藤先生。”

    佐藤右一看向黑屏,刚刚,一屏幕的鲜血之后又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他反而觉得事情已经超出了自己所意料甚至掌控的范围呢?

    薄荷一手推到摄影机,再伸手关掉了开关,弹出里面的内存卡快速的放进衣服里。

    倪曼扑上前来,跪在地上看着薄荷身前全是血的模样,凶猛的眼泪再也止不住的往下流。

    “对不起……荷姐姐,对不起……你为什么不反击我呢?我都告诉你了啊……你为什么还要这样……对不起,是我害的你……对不起……”倪曼悲痛欲绝的大哭着,根本没发现薄荷现在在干着什么,她此刻只看得见薄荷满身是血的样子,只想着自己终究还是铸成了大错,害的薄荷失去了性命,她觉得自己真是十恶不赦的大坏人,她没有脸再活在这个世界上,也根本无法面对小苗苗!

    薄荷握着拳头趴在地上,手捂着腹部,慢慢的将匕首抽了出来扔在了地上,那匕首上,全是血,血浆……没错,在她出门前她就已经想到了也许会出意外,所以她带了不少的小东西,全是湛一凡给她准备的,包括血浆和弹簧匕首,拿匕首根本刺不伤人,那血也是事先放在不服的血浆袋,她也没想到竟然正巧能用上。

    薄荷没有说话,只是听着倪曼在身后满是后悔的哭诉。她似乎真的很伤心,因为自己可能会死吗?

    “这一次……”薄荷侧头看向身后的倪曼,突然开口而问,“是真心的吗?不再是……苦肉计?”要救她,是真心的吗?薄荷不想再相信她,但为什么总觉得这一次的她比上一次牺牲了双腿的她还要让自己觉得,真诚呢?

    “如果可以,我宁愿拿自己的性命去换你的性命。你救了我啊,你救了我和我哥哥,我却这么对你……我对你做了这么多坏事!湛先生他深爱着你,我却使计勾引他,离间你们,我真的该死!”倪曼扬手给了自己几个响脆的巴掌,眼泪从眼眶里不停的涌出,流进脖子里,滴打在地上,哭的一张脸通红,脸上的手指印也渐渐的肿了起来,看起来对她自己是真的下了狠手的。

    “……看在你刚刚要救我的份儿上,那我告诉你好了,其实这血……”薄荷坐了起来扬起手正要解释,仓库的门‘喷’的一声被突然打开。薄荷和倪曼同时惊慌的抬头望去,是外面的人闯进来了吗?但是随即,薄荷就露出释然的微笑来,因为闯进来的不是坏人,而是…湛一凡!

    湛一凡满头大汗,甚至是有些狼狈的站在仓库门口,看到薄荷满是是血的模样,湛一凡顿时疯了似的一声狂怒咆哮‘啊——’,那咆哮里带着哀痛和愤怒,悲伤和不信,就像一头受伤的野兽,见到自己心爱的人躺在血泊里,他再也无法冷静了!

    风一样的奔了过来扑在地上用力的把薄荷抱进怀里,眼泪顺着他的眼眶流了下来沾到了薄荷的脸上和脖子里:“啊……求你不要……不要离开我!”

    薄荷怔住了,傻傻的没有反应。

    难道……他以为……自己……

    薄荷软软的想要推开湛一凡解释,但湛一凡只是更用力的抱住她,将她的脑袋往自己的怀里按去,甚至带了哭腔的痛声低吼:“不!不可以!宝宝……你不可以离开我的……你说过要和我过一辈子的!你怎么可以……”

    他在哭……薄荷轻轻的抬起满是血的手摸上湛一凡的脸,全是泪水啊。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哭过,从来没有对自己真正的发过大火,从来没有……如此的愤怒而又悲痛过。但此刻,他哭了……他满脸都是泪水,而且全身都在颤抖。他在害怕吗?害怕……自己死了?如果刚刚倪曼没有给她松绑,真的完全没有良知的要杀死她和腹中的孩子,她是不是此刻真的已经死了?如果她真的死了……他就会变成这样吗?这样绝望,这样悲伤,这样愤怒,这样无助,这样……可怜。

    “一,一凡啊……”薄荷轻轻的摸着那些泪水,但是手上的血浆却反而染红了那些泪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但是好像告诉他,“我不会死的。”

    “嗯。我相信,我一定会就救活你的,你放心,我会救活你的!”湛一凡伸手便要将薄荷抱起来,但是他的手此刻像是已经完全失去了力度似的已经抱不起她了,怎么挣扎还是在地上,他只能更悲痛的抱着她低吼,大喊,痛嚎。

    “不要……不要……”他从未让她受过伤,怎能看着她如此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他怎么能看着……

    “一凡,一凡!”薄荷不忍在看着湛一凡这样发狂失控,双手用力的捧着湛一凡的脸试图唤醒他的理智,“你清醒一点!我没事,我真的没事!这些血……这些血都是假的!还有着匕首,也是假的!这个才是真的,这个才是真的被我藏起来了!一凡!”薄荷将真匕首扔了出来,指着给湛一凡看。

    一旁也哭得一抽一搭的倪曼愕然的看着这一幕,再看向薄荷的腹部,那里没有在冒血出来,好像真的停止了一样。难道……真的像她说的那样,都是假的吗?倪曼伸手捡起两把匕首对照了一下,带满了血的这一把……好像是假的,塑料的,而真的……倪曼露出感激而又激动的笑容来,所以,刚刚那沉重悲痛的悲剧,根本就是假的了?荷姐姐没有死,小苗苗没有失去妈妈,自己也没有造成最大的悲剧!

    可湛一凡还是没有倪曼那样快速的清醒并且认为薄荷是完全无恙的,只是更用力的抱着薄荷,甚至哭出了声音,不停的喊着她不能走之类的话。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如果薄荷真的死了,他一定会像现在这样,疯了的吧?倪曼看着这么深情的湛一凡,心里总算安慰了一些,他们一定不会因为自己造成的误会而分开的,反而她相信他们一定能长长久久永远的幸福下去。

    “一凡……”薄荷捧着湛一凡的脸,看着他哭得伤心的就像个孩子一样,自己的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感动他如此珍惜自己,心疼他此刻的模样。而湛一凡只感觉自己脸上和手上都是血,为了自己竟然又迟来一步而深深的自责、内疚和悲痛欲绝,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血也凉了,将会和她一同失去生命,这一刻什么也听不进去,始终无法忘怀她满身是血倒在地上的模样。

    “一凡,”薄荷想到刚刚的那些恐惧和悲痛,在看到湛一凡此刻的模样,捧着他的脸主动的献上自己的吻,吻着他咸咸的唇瓣,她深情的低喃:“我爱你,一凡。”

    湛一凡看着薄荷平静的双眸,感受到她有温度的吻,渐渐的也终于恢复了理智和理性。大手轻轻的摸着她的脸,那么的温热,再摸向她的腹部,有血……但是没有再流?

    “宝……宝宝……”湛一凡有些激动的看着薄荷,终于意识到了什么。

    “我说过了呀,我没死。我不会让自己死的……我保证!”薄荷轻轻的捧着湛一凡的脑袋,温柔的轻笑,“傻瓜。不止我,我们的两个孩子,都没事。”

    湛一凡再一次用力的把薄荷抱进怀里,激动的又哭又笑:“谢谢你,宝宝,谢谢你……”

    薄荷虽然也很想抱紧湛一凡,但实际上她此刻已经完全用尽了力气,整个人都软趴趴的,所以只任由湛一凡抱着自己,自己的双手则垂在地上,看着椅子上睡得香甜的苗苗,薄荷知道……她把两个孩子都保住了。

    手背突然湿湿腻腻的,薄荷蹙了蹙眉,抬起手来,看到一手背的鲜血。

    “血浆,会流这么多血吗?”薄荷充满疑惑的问湛一凡。

    湛一凡在抱着薄荷活得好好的薄荷的美好感觉中也渐渐的清醒了过来,低头看薄荷的手:“这好像……是真的。不过我受伤也不可能留这么多啊……”

    “你受伤了?”薄荷紧张的立即拉着湛一凡的胳膊上下检查,果然在湛一凡的胳膊上发现了伤口,随即低呼:“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

    “外面有八个人,我要单挑。这两年都没有怎么动过手了,因为担心你和苗苗,我就先单独行动跟着你电话的信号过来了,而我要先打倒他们再闯进来,这点儿小伤自然是避免不了的!”实际上,刚刚那佐藤右一给门外那帮蠢货打电话的时候,接电话的那一个正是自己解决的最后一个,不过他也很快就回复了那佐藤‘里面一切正常’,相信那佐藤还不会那么快就警觉这里发生了意外,而他也直接确信了,倪曼背后指使她做一切的人,固然就是那嫌疑人佐藤右一。

    薄荷看到湛一凡胳膊上的上,衣服都烂了,伤口血肉模糊,虽然她很心疼,但是她也不得不认清一个事实,那就是……这血的确不是湛一凡的,更不可能是假流血的自己的!那……只有一个可能了……

    薄荷扭头,湛一凡显然已经发现,站了起来,也将薄荷扶了起来,两个人一同惊诧的看着地上的倪曼。倒在血泊中的人,是倪曼,她握着匕首亲自将匕首插在胸口上,血不停的往外流,凶猛之势,就像是真心赴死的人。她,竟然自杀了?她竟然,自杀!

    倪曼的裙子是大红色的,可她的血也是红色的,她倒在自己的血泊中,就像一朵鲜艳的血莲,朝着薄荷微笑,虚弱而又踌躇的皱着眉,依然微笑:“我终于……没做成什么大错吧……”

    薄荷推开湛一凡,快步的上前,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此刻只有悲痛的抓住倪曼的一双手,复杂的看着她,哽咽难言:“为什么……要这样对你自己……?”

    “你一定不知道……我会为什么……会做出……今天这样的……事吧……”

    薄荷哭着摇头,她的确不知道,她现在也不想知道。

    “荷姐姐……”倪曼伸出另一只手,两只手都紧紧的握着薄荷,想要将自己生命的最后一丝力度也用上,“求求你……救救……再一次……救救我们吧……”

    “救?倪曼……你自己把匕首插进你自己的胸口……你却让我救你?你以为,我是大罗神仙吗?你这样做,你以为我就会原谅你吗!?”薄荷只想挣开倪曼的手,指着她痛骂!但是这一刻倪曼的力度大得惊人,拽着薄荷的手,死也不肯放开。

    “我知道……我做错了很多……我哥哥一定……也会……骂我的……他说……他最感激的……人……就、就是你……可是我……却对你……做了那么多……错事……但是我……做的这些……都是为了……我的哥哥……我的哥哥……他生活在……地狱里……她被……魔鬼……折磨着……生不如死……我想……救他……所以……我把……我卖给……魔鬼……但是……我终究……还是失败了……我做不到……最后的……这一步……我还是败给了……自己……但是……我只有求你……救救……救救我哥哥……”

    倪曼的眼泪不停的往下流,流进她自己的鲜血里,恳求着,述说着,她的痛,她的恨,她的怨,她的悔。

    “倪、倪豪吗?他不是在海岩岛吗?他究竟是怎么回事?”

    倪曼却突然休克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似乎就要因为大量的失血而失去生命了。薄荷跪了下来,紧紧的握着倪曼的手却又不敢动她,但是她也不想倪曼就这样死了,却也只能着急的喊着:“倪曼,你要坚持下去,你不会有事的,倪曼……你现在还不能死!”

    “快点儿!”湛一凡大吼一声,迟迟到来的医护人员和醇儿这才姗姗到来,见到血泊里的倪曼,醇儿不敢犹豫,立即让医护人员们上前急救。而门外面还有李泊亚他们和一些警察正在把地上那些被湛一凡干掉的人抓起来,湛一凡过去将薄荷拉过来,薄荷还是难以置信的看着躺在地上生命迹象越来越弱的倪曼,看着医护人员给她戴上氧气罩,看着他们给她急救,薄荷真的是痛的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了。

    转身趴在湛一凡的怀里,薄荷痛苦的捶着他的胸膛低声哭着:“如果她就这样死了,我不会原谅她的,我不会原谅她的!她以为她自杀了我就会原谅她,就会帮她了吗?她什么话都没说清楚,我怎么帮她……而她也不该死啊……不该的……”

    湛一凡轻轻的拍着薄荷的肩,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那个倪曼用刀插进她自己的胸口,如果只是为了获取薄荷的同情和原谅,那她也的确太狠了。但如果她是没有勇气再面对接下来的人生……那她也是真的可怜。不过,只要薄荷没什么事,苗苗没什么事,他也别无所求……已经甚是感激人生了,别的人……始终是与他无关的,除非还能利用?

    薄荷将小苗苗抱入怀中,像是感觉到了妈妈的温度和味道,小苗苗一双小胳膊轻轻的搭在薄荷的胸前,拽着她的衣领和脖子,小嘴儿靠在妈妈柔软的胸脯上,甜甜的继续入睡,她是真的累了,也是真的饿了,但是这个时候能有妈妈还能靠着,她依然是幸福而又满足的孩子。

    湛一凡抱着娘俩,三个人紧紧的靠在一起,这一场风波来得突然,却也风险。

    “下一次,不许再单独行动,不然我一定不会原谅你!”作为男人,因为她这个小女人却哭得那么惨,现在想来,真是丢死人了。

    “我保证,没有下一次了!”她也不想再看到他哭得那么惨了,因为心疼的人,还有她啊!她也实在无法想象,如果自己失去了他们,或是他们失去了自己,都该是多么难过和绝望的事情。

    “小姑,她抢救过来了,但是现在怎么办?”醇儿虽然不好意思打扰他们,但是现在事态紧急,也必须薄荷做决定下一步的计划了。

    薄荷将小苗苗交给湛一凡,她有身孕今天又太过疲惫的确不宜抱得太久,而小苗苗也习惯爸爸的怀抱,所以过去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又继续睡了起来。

    “把她送去医院,找警察看着,要秘密进行,最好不要让任何人发现她还活着。至于这仓库,放把火,烧了吧。”现在要毁灭证据的人,是他们。从现在开始,该是他们抓犯人的时候,那佐藤右一……该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了!

    “ok!”醇儿领了命令立即下去办,倪曼被扶上担架,目前没有了生命危险,也总算给薄荷松了口气。等她醒来,是不是许多的谜题,都该解开了?

    *

    夜深人静的时候,有些地方有些人的夜生活偏偏是紫醉金迷,处处笙箫的。

    好比,云海市的酒吧一条街。自然,这里除了酒吧,还有许多大型的娱乐城,里面你想要什么型的美女帅哥,都是应有尽有。美人,美酒和劲爆嗨翻全场的音乐,充斥着每个人的身体、感官和精神世界。

    薄烟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痛快淋漓。今天,真是她有生以来,最幸福,最痛快的一天!因为,那个女人就在她眼前的屏幕上,喷了一屏幕的血——那血,是她和她孩子的!哈哈……薄烟痛快的再次一饮而尽杯中的威士忌,太痛快了!

    “妈……你在疯人院也该感到满足了吧?我为你报仇了……我把那个把你气疯了的贱人,送进了地狱!哈哈……她可真是活该啊……早就该死了的人,偏偏活到现在!当初,是她夺走了我的孩子……是她和她的妈夺走了我们母女俩的幸福……是她!把爸爸的遗产全部独吞了,还把爸爸真心的爱,全部霸占了!妈,我可真恨她啊……除了子华之外,我似乎从来没有真正的抢走过属于她的东西……就连子华的心……都还在她的身上……妈……你疯了好啊……你疯了才不知道爸爸有多残忍,爸爸他死也是为了那个女人死的!”

    一杯又一杯的威士忌下了肚,薄烟趴在桌子上轻轻的笑着,漂亮的脸蛋儿上虽然挂满了笑意,却也挂满了泪水。她曾经是薄家受宠的二小姐,她曾经是上流圈人人喜爱的薄家二小姐啊……可如今,她却为了报复那个女人,躲着爱自己的男人,躲在这里,整日过得像老鼠一般……只为了看到今天这样的一幕,她过的这般落魄啊!没有了生育,没有钱,没有名誉,没有地位……她的人生根本没有什么意义,除了报复薄荷……看到她去死,就是自己的精神支柱啊!但是现在,知道她死了,知道她那么惨的死了……她的心里就是痛快又是失落。

    “美女,陪我喝一杯吧……”一旁有色狼见着这么美的美人儿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酒,壮着色胆坐了过来,并将已经虚软的她抱在怀里并痛快的上下其手着,这身材,真是绝啊!

    而此刻二楼上的佐藤右一一把推开身下的男孩儿,光着身子拿起浴巾裹在身上便走向浴室。

    男孩儿性感撩人的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直到床头上的电话震动了起来。男孩儿撩起眼神看了眼手机屏幕,立即精神一怔坐了起来。看向浴室紧闭的门和那哗哗的水声,男孩儿紧张而又忐忑的伸手过去将电话拿了起来,划开接听键并放在耳边。

    电话那端响起明快的日文:“右一,你什么时候回日本?我看新闻,云海市某仓库发生了火宅,现场有血迹……和你没关系吧?右一?”

    男孩儿一句不吭的挂了电话,打开电视。

    “东区荒废仓库突起大火,仓库与仓库内的杂物统统被一烧而光……地上和周围都有许多血迹,像是之前发生过斗殴……”

    男孩儿觉得黑影压人,扭头看去就看到佐藤右一围着浴巾从浴室走了出来。男孩儿立即拿着遥控器准备换台,并哆哆嗦嗦的道:“我……就是无聊来着……”

    “别动!”佐藤右一却冷声令道,吓得男孩儿不敢动弹,立即放下遥控器。

    新闻上那仓库大火肆起,地上的血迹也多的吓人。佐藤右一眯起眸子,他的人至今未归,就像是失去了联系……究竟发生了什么?是真的一切正常吗?

    佐藤右一立即走到床头边将电话拿起,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只是拿着手机转身向外走去,男孩儿只听到关门前最后的一些对话:“到底发生……”

    看到佐藤右一消失在了门口男孩儿才从床下摸出自己的手机来并快速的编辑着短信:他在怀疑了!还有一个日本的电话号码……

    此刻一楼的D厅里,依然是处处笙箫,**涌动。

    穆萧阳穿梭在人群里,他在这个娱乐城已经混迹了好几天了,但就是没有见着他相见的人,难道那张照片根本就是恶作剧?他给薄烟打过电话,但她始终都说她在外国旅行,她是真的在旅行吧?只是有人想要离间他们的爱情,所以才使出这样的恶作剧来。穆萧阳一面对自己给薄烟的不信任而自我嘲讽,却还是将视线不厅的扫过每一个角落,或许,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找什么。

    直到,视线猛地顿住,穆萧阳才停住了脚步。

    一个并不起眼的角落里,坐着一个他只摸着头发也知道是谁的人。真的是她……坐在那儿,满脸晕红的倒在男人的怀里,任由对方对她上下其手,只差当场脱下她的衣服。她却没有挣扎,反而带着笑,任由对方摸她,将她的裙子不停的往上拉,甚至将手钻进她的裙子里!她在做什么?

    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穆萧阳,她是真的在骗自己!她是真的在云海市并没有去别的地方!她是真的……和别的男人在一起!穆萧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那里落荒而逃出去的,他只知道自己全身的血都在往上涌,好像这辈子都没有这么的耻辱、痛恨和愤怒过,当然,随之的还有心碎。

    穆萧阳扶着头在门口蹲下来,烟儿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他对她付出一片真心,为了她伤害了另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她为什么要这么对自己!?骗他,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她究竟还想怎么伤害自己!?

    ------题外话------

    ——orz!原本准备一下子更上来的,但是下部又超出了字数,而且越写越多……一章最多五万字而七儿写的多余了还没有交待完,所以七儿只好又划分一下,整出来一个中,么么哈,明天一定出下!保证都整理清楚……不烂尾哦。O(∩_∩)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