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85 露出真面目

285 露出真面目

    薄荷想,他今晚一定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但是未曾料到,他会做出如此浪漫的事。

    原本已经空无一人的海滩除了篝火烧烤炉之外,还站着一个人,那个人正弓着腰在努力的做着想让她觉得是惊喜的礼物。一颗巨大的爱心,不是画沙,而是用蜡烛圈成的。也许,一个凶猛的海浪拍上来就能轻易的将它们熄灭,但是他依然照着那个弧度一个一个的点燃。除了那颗巨大的几乎能占半个海滩的爱心,爱心中间竟然还有一个字,薄荷看着那个字渐渐的显现出来,竟然是个‘荷’?

    薄荷的眼眶渐渐的红润起来,空中的烟花还在绽放个不停,薄荷抬头,一颗爱心的烟花,一个u,一个i,连起来,竟然是‘iloveyou’。他怎么能做这么幼稚而又浪漫的事情呢?

    “小姑,很浪漫吧?”醇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身后,笑着指着下面还站在沙滩上的男人道:“其实这一切都是姑父安排的。所以,如果你要生气,就看在姑父努力想要给你留下印象深刻的生日的份儿上……别生气啦。”

    孟珺瑶高叹一声:“哎,我早就说嘛,按照你的程度,这种幼稚的事情,是不会接受的。还让我们演戏来着……”

    “薄荷,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挺着肚子的洛以为也上前来拉着薄荷的手臂摇晃个不停。

    “怕我生气还这么做?”薄荷扭头,怒视着醇儿和洛以为,知道她今天过得有多不开心吗?以为这片刻的惊喜就能抚平她心里的创伤了?

    洛以为和醇儿对望了一眼,早就知道薄荷不是普通的可以玩弄的对象,原本她们心里也都是十分忐忑的,要知道让她一个人在楼上睡觉,她们在楼底下其实有多无聊多忐忑!谁的生日,都不是这样过的啊。

    “我们也是想让你高兴来着……”花延曲想要打破僵局,薄荷却伸手摆了摆并罢言而道:“算了,不和你们计较。你们都下去吧。”说完便转身侧过身去,一副不想搭理他们的模样。

    “可是小姑,你不去沙滩啊……?”醇儿再一次忐忑的发问,小姑如果不下去,他们怎么和姑父交待啊?这意外,来得太突然了,和计划中完全不一样嘛!

    “喂,你不是来真的吧?一凡哥哥可是从未做过这些……”孟珺瑶觉得今晚的薄荷有些无理取闹和自以为是了,他们是让她不开心了,但这不也是想给她过个特别的生日么?怎么还真的生起气来了?

    洛倾城拉住孟珺瑶的手,并朝她微微的摇头,阻止她说出更会容易惹薄荷生气的话来。孟珺瑶撇了撇嘴,她总觉得薄荷有些奇怪,怀孕的女人都这样?

    “咳,boss夫人,其实如果你觉得真的很生气的话,就说明是我们的惊喜做的不够,这一点儿,我们可以向你道歉。但是boss真的是费了一番苦心的,他还在楼下等我们把你骗下去……”李泊亚也实在看不下去了,更何况看到醇儿在那里腆着笑脸却还是只得来薄荷的冷怒之气,心底还是有些不快的。

    “好,我知道了。”薄荷爬了一把自己的头发,看起来有些疲倦,有些无奈,还有些漠然,就是没有感动。说完也不再看原本是来给她送惊喜的众人便向外走去,路过桐儿时,低头还吹灭了点着‘30’的数字蜡烛,伸手将蛋糕端起来递给一旁的梁家乐和张煜寒帮两个孩子暂时解脱了手上的重力。

    众人都有些懵了,因为计划……根本就不是这样的!说好的热泪盈眶和感动呢?说话的温馨和欢笑呢?结果……怎么变成了尴尬、冷漠和疲倦,甚至怒意了?他们是做的太过分了吗?还是……真的完全不够惊喜?

    薄荷走到门外,走了两步突然回头,看着众人的后脑勺才露出一丝笑意来,想玩弄她?呵,那就得尝尝被她玩弄的滋味才行!这叫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谁让他们欺负她一下午来着!

    薄荷拔脚向楼下跑去,孟珺瑶突然回头听着那脚步声一了一声:“我怎么觉得不太对呢?”

    “我也觉得。”李泊亚挺了挺鼻梁上的镜框笑道。

    言毕也闷闷的道:“刚刚我明明从她眼底看到了泪光在闪动……”

    花延曲一本正经的望着楼梯口:“据我对她这么多年的了解……刚刚那样的反映的确是正常的,因为,她一定是在反整我们。”

    “是啊,老大是绝对不会吃亏的……”

    “而且,她如果生气跑那么快干嘛?”沈佳明点出重点,众人对望了一眼,即刻统统拔脚向楼下冲去,急的最后面的洛以为扶着肚子大喊:“哎呀,等等我呀,等等我……”

    就连一羽和桐儿都跑的那么快,洛以为却只能扶着肚子大骂:“尤里·马丁,你个坏蛋也跑了……”

    楼下的倪曼和魏阿姨还有张姐刘姐带着苗苗看着今晚这些奇怪的画面,茫然不知道楼上刚刚发生了什么?

    薄荷跑出玄关,为了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她还是慢下了脚步。可是心还是跳个不停,从转身看到那一炸一开的绚烂烟花开始,她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了。早就猜到,他或许要给自己什么惊喜,早就猜到……他一定不会就只是烟花就完了,可是没想到,他会做这么浪漫而又幼稚的事,虽然浪漫而又幼稚,但她却又不得不承认,她真的被他给感动了。之前的那些委屈和怨怒,也在那一朵朵绽开的烟花中消失殆尽,和他们生气,也只是想反整他们而已,对他……却早已经不再有一丝丝的埋怨。

    一步一步的走向沙滩,下了阶梯,看着他还在那里忙碌着因为风吹灭而急急补上火光的身影,想起自己给他过的那两次生日,虽然都是比较平淡的,但是她心里的紧张和忐忑却比任何人都要多,所以这一刻,他也是如此吗?

    像是听见了脚步声,湛一凡突然起身回头,小丁守着烟花,看到薄荷下楼,再次点燃一箱,所以,在他回头的那一瞬,一朵最大最灿烂最美丽的烟火在空中盛开,将她的脸映的绝美无暇。

    “嗨。”湛一凡笑着丢下手中的火苗,双手有些局促的在大腿两边不停的擦拭。

    他,无论遭遇任何境况脸部表情都不曾变色的男人,因为遇到她,却频频的遭遇着人生不曾遇到过的意外,开始温暖的笑,会系上温暖的围裙,温暖的期待着每一天,温暖的拥抱,温暖的……爱。

    海风吹着两个人的头发和衣裳,却吹不灭这一刻彼此火热的心。

    薄荷慢慢的走近湛一凡,看着地上的拉住,海风和海浪这一刻给足了面子,谁也没有上来打扰。而薄荷近看,才知道这些蜡烛竟然有这么多,他一个人一个一个的把他们点好又摆成了形状,如果是她……一定做不好吧?

    可是……薄荷抬头看向已经走到眼前的湛一凡,虽然眼眶已经便红,但是倔强的伸手一把将他推开:“你怎么能这样做!”

    “我……”湛一凡失了言,显然不知道薄荷已经把楼上的那些人都反整了一通,所以顿时也有些茫然,她这是……生气了吗?

    “我还在生气呢!”薄荷抹了一把脸,转过身去,虽然话说的怒气腾腾,但是却在转过身去的那一瞬间,脸上也绽开了开心甜蜜的笑容。

    “还生气呢?”湛一凡笑着上前将薄荷抱进怀里并温柔的低头亲吻她的脖子,薄荷不停的躲着,忍着脸上的笑意不想让他看出来:“嗯,没你们这么欺负人的!”

    “可我……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

    “这算惊喜吗?没被惊喜前,我先呕死了。”明明知道她最害怕在过生日这天孤单寂寞,还这样折磨她,还一起串通了来整她,实在太坏了!

    “对不起嘛。可是,如果没有下午的那番冷落,晚上的这些礼物,你还会觉得特别吗?”

    好像……不太会。

    “但是,心里也是温暖期待的啊,结果现在我心里一半的气还没消,你说怎么办吧?”薄荷坏坏的笑道,当然也努力的让湛一凡看不见自己脸上的表情。

    “啊……今晚任由你处罚?”

    薄荷只笑不说话,湛一凡还以为薄荷还在生气,立即摇了摇她的身子:“真的不开心吗?真的不开心吗?真的吗?嗯?真的不开心吗……?”语气里的紧张和怀疑让薄荷十足的开心了起来,而他不仅摇着还不停的低头从她的脖子往上吻,薄荷一开始觉得痒,后来实在受不了他的不停反问了,反手推开他便跑,便跑还惊叫大喊:“逗你玩儿的!谁让你也逗我来着,哈哈哈……”

    湛一凡无语的笑了,叉着腰看着薄荷踩着沙子跳跃的身影,心里又是气又是恼,当然,也有十足的开心和甜蜜。

    躲在后面偷看的众人也都哄笑了起来,看来,薄荷还真是惹不得啊,被整了还一定要反整回来,就连湛一凡都不敢放过,看来这辈子都没人敢再对她恶作剧啦!

    湛一凡听到后面的哄笑,又觉尴尬又觉无语,迈步便向薄荷追去:“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调皮了,啊?看我怎么教训你……”

    “啊!”薄荷惊喜的尖叫着,两个人在沙滩的烛光中玩闹了起来,醇儿看着看着也冲了出去:“我也要玩!”

    “欸,丫头——”李泊亚实在不忍在这个时候打扰boss和boss夫人,也立即追出去想把醇儿抓回来。同样开心的不得了的孟珺瑶才不管那么多,拉着洛倾城也追了出去,然后陈妃和花延曲,胡珊和张煜寒,梁家乐拽着沈佳明也统统跳了出去,大家都疯了一样在沙滩上追逐着,吹灭蜡烛,疯狂打闹。

    薄荷被湛一凡紧紧的抱在怀里,看着沙滩上欢乐一片的景象,开心的抬头向湛一凡望去:“谢谢你,一凡。这个生日……真特别。”是她这辈子,最开心最开心甚至最深刻的一个生日。

    “不客气。”湛一凡伸手捏了捏薄荷的小鼻子,“傻瓜,我是你老公,做这些都是应该的。以后每年,我都会给你准备不一样的惊喜,让你不会因为年岁的增长而忧愁,而感伤,而惆怅,甚至会为此而期待。”

    原来,他注意到了她的情绪小变化,原来,他是知道她的惆怅的。

    “老公,我爱你。”薄荷踮起脚尖捧着湛一凡的脸主动的亲吻了上去,后面的醇儿笑得‘咯咯’响,原本想从后面偷袭薄荷和湛一凡,还好及时被李泊亚一把抓了过去并紧紧的抱在怀里:“不许调皮!”

    烟花始终没有停下来,相爱的情侣、夫妻各自抱成一团,只有梁家乐苦涩的看着醇儿和李泊亚的身影暗自叹息,是他太笨了,竟然没看出来这两个人是一对,妄他还企图再次向白玉醇表白,妄他几次偷偷跑去白阳镇对白家献殷勤,原来……一切都是无用功,都是他太一厢情愿了。

    沈佳明坐在阶梯上捧着脸看着这一切,扭头看向梁家乐,他会知道自己的心吗?可是知道又怎样呢?爷爷是不会允许他们在一起的,而他的心,此刻也只有别人,从来,都看不见身边真正的人。

    王玉林和言毕站在一起,王玉林一直仰头看着天上的烟花,言毕却看着她在烟花下一明一暗的侧脸。

    “你在想什么?”言毕静静的问,声音很轻,她却听见了。

    王玉林扭头看向言毕,粲然一笑:“想你。”

    言毕在烟火暗下去的那一刻,脸灼热燥红了起来。

    “你……你竟然调戏我?”这女人,想死吗?是,他知道他很英俊很迷人,花见花开车间车爆胎,但她也没必要……说的这么**吧?难道她真的迷上自己了?

    “嘁……”王玉林却是一声冷笑,转身向屋宅走去,并甩下后半句话,“想你这个老板,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像个老板的样子。”

    什么?言毕一顿,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扭头看向王玉林的背影不可置信的大喊:“你是嫌弃我吗?”

    “先生,你总算猜对啦!”不止是嫌弃,而是非常的嫌弃。瞧,此刻还大吼大叫的,哪里有半点儿贵公子的形象啊?传言,他不是个辣手摧花的浪荡公子吗?她看,一点儿都不像。

    言毕在后面气的跺脚,她哪里知道,他只是常常在她面前不像浪荡公子而已。他,总是忘了应该扮演那样的角色。

    “喂,他们两个好奇怪,我看那言公子大有陷进去的趋势……”孟珺瑶和洛倾城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薄荷身边,并笑着讨论刚刚看到的一幕好戏。

    薄荷早就饿了,正拿着烤玉米在啃,听到孟珺瑶的话抬头向言毕看去,刚刚她错过了什么好戏吗?

    “醇儿多烤点儿肉啊。”孟珺瑶对正在烤肉的醇儿招呼一声,洛倾城最喜欢吃五花肉了。洛倾城看着她温柔一笑,孟珺瑶眨了一下眼,两个人眉来眼去的让醇儿捂着胸口不爽道:“自己来烤啊,我是给我小姑烤的。你之前都吃饱了,为什么还要使唤我啊?”

    “算了,我自己去吧。”洛倾城无奈的笑着摇头,转身走向烤炉。

    “这丫头嘴真贫,得你真传。”孟珺瑶无奈的摇头,看了眼薄荷身后:“咦?一凡哥哥呢?他不是像条尾巴似的一直跟着你么?”

    “给我倒水去了。”薄荷笑着解释道,因为她想喝开水,而放在这里的开水都有些凉了,所以他又进去给她倒去了。

    “啧啧。我早就该猜到你其实根本就是演戏整我们的,我还不了解你吗?那么会演戏的人!”完全演了一个自以为是的冷漠女,不过还好都是演的,不然她才不会喜欢她呢。

    薄荷耸了耸肩笑道“彼此彼此,你也不输给我啊,其实我早就在想你们是不是故意这样对我,只是为了晚上突然给我个惊喜,这个梗太老了。所以实在不是太意外。”

    “但你还是被一凡哥哥感动了。”

    薄荷放下玉米,看着屋宅的方向微微一笑:“那是因为,这辈子都没人对我做过这些……幼稚,却又浪漫温馨的事。”

    湛一凡揉了揉有些发烫的耳朵,倒好了水端着杯子转身向外走去。魏阿姨或许是带着小苗苗上楼去准备睡觉了,张姐和刘姐也带着另外四个孩子先去休息了,所以客厅里没有半个人。端了杯开水又兑了一杯酸梅汁,应该能让她喝的解渴又舒服了,思及此湛一凡微微一笑,却突然听得‘突突’响声。

    湛一凡抬头望去,房间在一楼的倪曼架着拐杖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见湛一凡,也是一愣。

    “那个……”倪曼窘迫的摸了摸头,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看着湛一凡道:“我是出来倒水的……湛大哥,能帮我倒一下么?”

    自从她从医院出来之后,便对湛一凡改口称呼为湛大哥了,不过因为湛一凡和她交往甚少,所以几乎也没有怎么叫过,而这一刻,湛一凡只是有些不快的蹙了蹙眉,也并未把别的更多不快情绪表达出来。倪曼救了薄荷和他们的孩子,这是事实,所以他愿意放下心中的疑虑将她接去家里,直到她伤势痊愈。但是有了上一次厨房的意外,他是真的不愿再和这个女人有过多的……接触。

    犹豫了几秒,湛一凡还是移动了脚步走到茶几边,先将自己给薄荷准备的两杯水放下,然后才给倪曼倒了一杯水,然后又走到倪曼跟前将水杯递给她。

    接过水杯,倪曼年轻的脸上露出灿烂而又甜蜜的微笑来:“谢谢,晚上醇儿帮忙烤的烧烤有些咸了……”

    “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了。”湛一凡冷冷的看着倪曼淡道。

    倪曼却惊慌的伸手一把拽住湛一凡:“等一下,湛大哥。”

    湛一凡低头蹙眉看向倪曼两根手指拽着自己的衣裳,只有两根手指是因为她手里还端着水杯。

    “那个……”倪曼见他停下来脸上才露出一丝笑容来,“那个,你能不能把我送回房间啊?我还用不习惯拐杖……”

    湛一凡伸手拂开倪曼的手指,扭头看着她冷冷道:“既然能走出来,我想你也能走回去。”说完湛一凡便要离开。

    “可是……”倪曼有些慌张的想要再次拉住他,但奈何湛一凡走得太快,倪曼又想追去,单脚蹦不了拐杖一滑,人‘砰’‘啪啦’的两声便摔在了地上。

    “啊……好痛……”倪曼狼狈的倒在地上,一张脸因为疼痛而紧紧的纠结在了一起,水杯里的水也洒在了她自己的身上,手旁边是摔碎的玻璃杯,手似乎也受了伤正在流血,而刚好受伤的那只腿也被自己压在下面。

    湛一凡听到响动回头,看到倪曼那么狼狈的趴在地上,手上还在流血,表情那么痛苦,即便如铁一般的心也将他拉了回来。快步的走回来,蹲下身伸手试图将倪曼拉回来。

    “啊!我的腿好痛啊……”倪曼痛的眼泪流了满面,受伤的血也蹭到了湛一凡洁白的衬衫上,因为腿痛,所以湛一凡再拉,也起不来。

    “那你想要怎样?”湛一凡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倪曼低吼。

    “我……”倪曼抬头,看到湛一凡这么凶,心里有些害怕,但还是咬着唇流着泪道,“你至少……应该把我抱回房间吧?我的手还在流血……要不然,你叫醒张姐和刘姐也可以啊……”她的表情写满了无辜和委屈,似乎不是他,她也不会这样狼狈。

    湛一凡眯了眯双眼,好,这一次,他倒想看看,她究竟要耍什么把戏。

    湛一凡伸手将倪曼一把抱了起来,倪曼立即伸手揽着湛一凡的脖子,湛一凡低头不耐烦的扫了她一眼:“你的衣服……”

    倪曼低头,这才看到自己因为洒出来的水而打湿了的t恤透出来的胸口。

    倪曼立即伸手捂着胸口:“对……对不起……我……我睡觉都……都不穿内衣的……所以……所以对不起……”说着倪曼的脸还微微的红了起来,既是羞愧又是羞耻。

    湛一凡大步的走向倪曼的房间,踢开房门,将倪曼放在了床上才道:“我只看到你衣服斜了一边肩而已,不是要你解释,为什么衣服会湿!”

    倪曼委屈的低头,坐在床上有些不知所措。

    湛一凡爬了一把头发,叹气:“我去把刘姐叫醒,她会来照顾你。”

    倪曼惊慌的抬头:“湛大哥……你……你不帮我止血吗?”

    湛一凡厌烦的低头看着她:“那是你自己造成的,不是我。明白?”他怎么才发现,除了他宝宝之外,和别的任何女人沟通起来,都这么的烦人呢?

    “可如果……如果不是我的腿受伤了,我也不会跌倒啊……”倪曼楚楚动人的捂着胸口还要小心手上的伤口,整个娇滴滴的美少女,此刻却狼狈的像是个没人要的小猫,让人又怜又爱,但偏偏除了眼前的这个男人,她如何努力,他似乎都不会上钩。

    湛一凡听了此话,神情一冷,整个表情都变得十分的阴鸷恐怖了起来,瞪着倪曼,他很不客气的伸手指着倪曼狠狠道:“但如果不是你的腿受伤了,你也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倪曼表情一怔,他为什么要这么逼她?他为什么就那么讨厌她?甚至不给她一丝的机会?

    “你是不是觉得……”倪曼握了握还在流血的手掌,玻璃扎在里面的感觉其实并不痛,因为远远比不上此刻心中的痛,“你是不是觉得……”倪曼抬头看着湛一凡那冰冷的表情,流着泪问,“荷姐姐真的很爱很爱你?”

    湛一凡看着倪曼没有说话,倪曼将自己手上的血往腰间和小腹甚至下面的睡裤和胸口乱擦乱抹了起来,在湛一凡逐渐变得疑惑的目光中微微的露出一丝笑意:“但如果,我说你……企图强奸我呢?她还会……如此,爱你吗?”

    湛一凡浑身和四周的空气都因为倪曼的这句话而肃冷起来,他冷冷的看着她,只说了一句:“你,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

    倪曼没再说话,只是沉默的抓乱自己的头发扯乱自己的衣裳,看向窗外放声尖叫——“啊——救命啊——!”

    当所有人都赶来时,只看到倪曼狼狈的跌在地上,紧紧的拽着自己的衣领口满脸的泪痕,身上到处都是血,头发也乱七八糟,裤子又被扯过的痕迹,床上也乱七八糟……而湛一凡,则在床边动也不动,只是冰冷的看着地上的倪曼,白色的衬衫上有血的痕迹。但是这一切,都像极了……某案发现场。

    倪曼看到薄荷走进来,‘哇’的一声哭出声来:“荷姐姐,我好害怕……”

    薄荷疾步的奔过来,惊慌无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告诉她!?湛一凡为什么会在倪曼的房间,而倪曼看起来为什么这么狼狈?为什么他们两个人身上都是血!?

    “一凡哥哥你干了什么啊!?”孟珺瑶走上前来拉着湛一凡往后退了两步低声怒问。

    湛一凡却是什么都不说,只是看着薄荷,只是将视线转向了薄荷。这样的画面,任谁也不相信了吧,那她呢?

    薄荷艰难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如果说之前是天堂,那么这一刻,就是地狱。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但是事实已经发生了,她却又不得不相信……这之前发生了什么。

    倪曼‘呜咽’的哭着,薄荷轻步缓然的走到她的跟前,轻轻的蹲下身,伸手扣着倪曼的肩,和倪曼一样,流着泪问她:“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倪曼的身子在薄荷的双手下瑟瑟发抖,她惊恐的抬头望向湛一凡:“我……我只是想喝杯水……湛先生……湛先生却想要……想要对我……荷姐姐我真的好怕,你相信我……他说你怀孕了……他说他不能对你……但是他是个男人……他说只要我悄悄的……他就会对我好……不会告诉任何人……可是荷姐姐我不能……不能……我真的好怕!”倪曼一头扎进薄荷的怀里,大声而又崩溃的哭着。她的哭声,足以感染在场的任何一个人,即便知道湛一凡的人品,却还是有人将怀疑和责怪的眼神投向他……

    湛一凡依然没有为自己辩解一句,只是看着薄荷。

    薄荷用力的回抱着倪曼,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脸上的泪水轻轻的落下,落在倪曼胡乱散开的头发上。

    即便她哭着,却也哽咽着轻轻的拍着倪曼的肩:“别怕……我会……为你……住持……公道的……我会的……”

    倪曼痛苦的闭上双眼,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滚滚而落。

    醇儿和洛以为也诧异的看着这一幕,薄荷相信这一切吗?薄荷难道相信湛一凡会出轨吗?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吗?虽然事实在眼前,可是……她们怎么就觉得那么不安呢?

    薄荷不再多说话,放开醇儿迅速的站起来并转身,看也没看湛一凡,整个过程,和他一眼对视也没有便冲过去拉着他的手然后大步的向门外走去。走出人群,走到倪曼怎么也看不到的地方,薄荷伸手便去解湛一凡的衬衣扣子。

    “宝……宝宝……”湛一凡见着如此沉默的薄荷有些慌了,她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连个眼神都没有?她不相信他吗?

    “宝宝,你听我解释……”湛一凡从不解释的,可是这一刻,他真的想要给她解释。

    薄荷推开湛一凡上来想要拉住她动作的手,一把扯开湛一凡的带血的衬衣,然后在一些人看得到的目光下,对着湛一凡的**的胳膊用力一个巴掌挥了下去。

    “啪!”一声巨响。

    所有人都呆了。屋内的倪曼听到这声音,低下头,笑了笑。

    而别的人都奔了出来,有的人早就看见了,因为不明白薄荷的动作,所以呆了,而一些人出来不明白眼前的状况,也呆了,包括湛一凡,同样是惊呆的那一个。

    薄荷迅速的拉上湛一凡的衣裳以免更多的女人看了去,手掌虽然火辣辣的痛,但她还是抹了一把脸上的泪痕,对着湛一凡瞪眼而道:“你怎么可以做出这么无耻的事情!你怎么对我解释!?你怎么对得起我?你怎么能这样!?我对你太失望了!”虽然话这样说的无情和责难,但她的表情却丝毫也看不出来半丝的无情。

    孟珺瑶渐渐有些懂了,醇儿却还迷迷糊糊,不明白小姑和姑父这又是在唱哪出。

    看不懂的人依然不懂,但湛一凡……是懂了。

    他懂了,他的宝宝相信他,而刚刚,只是演戏。

    回到房间,薄荷用力关上门,靠在门板上沉沉的喘着气:“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再次出手了。”

    湛一凡带笑的看着薄荷:“你一直都在怀疑她?”

    薄荷抬头瞪着对面的男人无语道:“你还笑!落入她的陷阱,要是别的人,会相信你吗?”

    “可你不是别人,你是我的宝宝。”被诬陷的那一刻他不怕,但是被她拉出来的那一刻,他真的有些慌了。而她,始终都没让他失望,做出那样的反映,实在让他惊喜和感动,因为从那个反映看来,她一进屋子就相信他,还是从未怀疑过。

    “其实,要不是栾晓晓之前和我说过你在厨房被倪曼勾引过的事,我也不会那么快甚至那么相信你。这场景太混乱了……你知道的,生了苗苗之后我的脑子一向有些迟钝,但还好,提前有过这样的事,所以脑子转的快了些。”薄荷现在想来心跳还跳的非常快,刚刚看到那一幕的时候,她真的傻了,第一个反应就是,倪曼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太让她失望了!一次次的机会,她并没有接受,而是向她继续挑战!

    湛一凡顿了顿,轻步向薄荷走来,并扶着她的肩弯腰问道:“你说,栾晓晓……她告诉你的?”

    “她偷看到的。怎么,你还不打算告诉我啊?真到了这一天,等你有嘴却说不清的时候,我看你怎么办!”真是气死她了,他怎么能胡乱钻进别人的圈套呢?害她差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我相信就算栾晓晓没给你打过预防针,你也会相信我的!”湛一凡自信满满的却笑道。

    薄荷撇了撇嘴,笑不出来。

    “那你还哭的……那么伤心绝望?害我以为,你真的不相信我……而哭了呢。”湛一凡伸手帮薄荷擦着脸上的泪痕,虽然她早就擦干了,但是那一刻,他真的好想帮他擦眼泪,然后告诉她,他真的没有那么做。甚至想祈求,她的信任。她也终究没有让他失望,甚至做出了让他多没反应过来的对策。

    “我是伤心倪曼那么对我。我对她的怀疑其实一直都没有消除,就算她当时救了我,但栾晓晓提醒过我,而后让我怀疑过那是不是苦肉计。但是这一个月来她也没有什么别的动作,但她偶尔的表现还是有些奇怪。没想到她今晚还是……还是这么做了,她不明白,她这么做了,就意味着我对她,真的死心绝望了。”她和倪曼的那段友情,也会就此消灭吧。

    每个人都会变,倪曼也应该不意外的。只是,在自己的立场看来,她变坏了而已。

    “那你还会不会觉得愧疚?”湛一凡说着慢慢的摸出自己一直放在裤兜里的手机。

    薄荷伸手穿过湛一凡的衣裳钻进他的胸膛里温柔的摩挲着他被自己打过的地方,神情虽然有些低落,却还是正儿八经的回道:“为什么?是,她救过我,我感激。但我也救过她啊。这么算来是相抵了,不过……如果她真的有参与我的丑闻事件的话,那她就欠我太多了……”可是这样的事,真的是谁欠谁的问题吗?

    湛一凡将手机递给薄荷:“其实,我会落入她的圈套,事先是做了准备的。而且,我也想套出她的话,所以才会上她的勾。我把我和她之间的对话……都录下来了。”

    薄荷惊诧的看着湛一凡,他可真阴险啊。原来,也是做足了准备的,就算被误解,也有的解释。

    薄荷立即握紧手机然后牵着湛一凡的手向床边走去,在床上坐下来将录音找出来并播放。

    经过前面的对话,薄荷听到倪曼说到那句“但如果,我说你……企图强奸我呢?她还会……如此,爱你吗?”的时候,脸上的失望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全是漠然。倪曼的心计,真的不可小觑,她的演技实在太高了,让薄荷都很难看出破绽,没想到她竟然要如此离间他们夫妇!

    “你,终于露出你的真面目了。”

    倪曼的尖叫声之后,湛一凡还是保持着冷静的声音问:“你想要离间我们夫妻,不可能是你的真实意图,你到底想做什么?酒吧里的照片是不是你泄露的?”

    “你想知道?呵……对,我就是要离间你们!这是我的目的……我目前的目的!那些照片也的确是我泄露的,是和我一伙的人拍下来然后在检查手机前交给我的!”

    “你这样背叛薄荷,你心里没有愧疚吗?”

    “愧疚?要愧疚……就能活下来吗?这种折磨,算不上什么……算不上什么……”

    湛一凡按了暂停,在薄荷疑惑的目光中解释道:“她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绝望,所以我在猜想,她是不是经历过什么更悲惨的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事?”

    更悲惨的?难道被父母抛弃然后落下一堆债务,和倪豪去b市艰难的生活,还不是他们最悲惨的事情?

    湛一凡见薄荷也没有答案,继续按了播放键,录音里薄荷他们还没赶来时只剩下两句话。

    “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我……真的不知道。”

    ------题外话------

    ——今天有万更哟!o(n_n)o~而且,请注意!明天开始请假写大结局啦!万众催促和期待的结局来咯……目前还不能确定大结局的字数是多少,不过会很丰富的,而且七儿保证所有谜题都会给大家解开,上演最圆满最甜蜜幸福的大结局哟!请假时间先定为五天啦!十二号早上五点五十五,欢迎准时收看!(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