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83 长寿面

283 长寿面

    陪她过生气?让大家都去海边别墅?

    “你邀请的大家……都有谁啊?还有,你什么时候邀请的!?”今天又不是周六周日,薄荷原本还以为,自己会在家里无聊一整天,等晚上回来大家有可能会过来给她热闹热闹,毕竟她人生三十年,可从未过过什么热闹的生日啊。第一年刚刚遇到湛一凡的时候,自己才刚刚二十八岁,刚刚过了平淡孤独的生日,第二年湛一凡在英国危机四伏,过了一个只有他们家自己几口人的温馨生日,而这一年她自己则处于危机四伏的状态,难道可以么?

    湛一凡顿了顿转身靠在流理台上看着薄荷温柔诉来:“嗯……瑶瑶要去,洛倾城自然是少不了的了。李泊亚和醇儿显然已经早早的到了,有力会把公事处理完再晚点儿自己来,洛以为和他自然是一起的。其余的花延曲一家三口也要去,这是他自己打电话问我有没有活动安排时我顺便邀请的。然后就是王玉林,昨天也给我打电话问有没有庆祝活动,被一旁的言毕听到,似乎也要去。对了,你检察院的那四个据说下班也会自己过去,这是王玉林说的……其余的就是家里张姐、刘姐和魏阿姨,她们不去的话,只怕晚餐什么的都无法准备了,所以我昨天就让她们提前采购好了所需物品,也是要一块儿去的。然后就是……”

    “还有然后啊?”薄荷急急的打断湛一凡的话,她这十根手指已经数不下来了!

    湛一凡笑着扶住薄荷的肩,低头在她额头上亲了亲笑道:“还有我们的小宝贝苗苗,一羽、桐儿和你最爱的我啊。”

    薄荷翻了翻白眼儿:“谁最爱你了,我才不是最爱你呢……”虽然这样狡辩着,但是薄荷的嘴角却始终带着坏笑,谁让他邀请这么多人也不提前和她说的。

    “那你最爱谁?”湛一凡抓住薄荷抱进怀里,低头轻声质问。他富有磁性的嗓音就在耳边,薄荷羞得脖子不停的往下缩,湛一凡则见到白的地方就下嘴亲,惊得门口偷看的醇儿一脸绯红。

    “哈哈……别挠我啊……哈哈……”

    “那个……”醇儿咽了咽口水抖着狗胆打断薄荷和湛一凡的亲昵。

    薄荷立即跳出湛一凡的怀抱,并转身一脸正经却温柔的看向醇儿:“怎么了?你、你怎么来了?呵呵……”刚刚不会都被醇儿看见了吧?她这张老脸啊,是无处安放了!

    醇儿努力不去看湛一凡冷冽的眼神,轻轻的咳着嗓子颤抖道:“可以……开、开早餐了么?我们饿了呢……”

    “可以,可以!”薄荷朝外挥了挥手,还是努力的维持着自己表面的平静。

    “自己在家没吃过啊?”湛一凡不爽的挑眉质问。

    醇儿老实的摇头又摆手:“还真没。大叔今天犯懒,不做饭啊!非得说,今天是小姑生日,你们家一定吃得很丰盛,所以我们就嘿嘿……”

    薄荷原本温柔的表情一变,眉梢一挑,目光一转,看着醇儿的眼神瞬间一冷:“怎么,你们天天住在一起?”

    醇儿吓得浑身一颤,她无意间又泄露了什么吗?

    “小姑我们都饿了,你快开早饭吧!”醇儿跳起来大喊一声,喊完转身便像发了马达一样的疯跑而开。

    “喂!白玉醇你给我把话说清楚!”薄荷原本以为他们也就是隔三差五的住在一起,没想到已经完全真正的同居了!他们都还没结婚,至少该领个证吧!?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像什么……

    湛一凡一把抱住已经暴跳如雷的薄荷,反手便将自己准备了一早上的食物端到薄荷眼前:“吃了长寿面。”

    薄荷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碗面,他准备了一早上的神秘早餐,就是这个?

    “这是我亲手做的面条,别小看了。”湛一凡将碗放下,放开薄荷又洗了手才拈了葱花洒在上面,“这是中国的传统习俗吧?过生日的时候要吃长寿面,我妈以前也给我做过,还给我爸做过,但是后来犯懒就基本不做了。我不会做这种面条,所以在网上查了一下,又向张姐偷师学艺了几天,终于做成功了一碗香喷喷的长寿面,哦,这个面条是我亲手做的,并不是买来的。”

    “亲手做的?活面条么?”薄荷惊诧的平静下来,转身认真的盯着眼前的那一碗面条。

    “嗯。是一根长长,长的没有断过的面条。”湛一凡绅士得意的将筷子递给薄荷,薄荷有些不信的伸手挑了一下,往上一拉……咦?真的是一根没断开的面条?

    “不许咬断,必须一口吃光,可以含在嘴里一直吃一直吃,好吗?”湛一凡揉了揉薄荷的后脑勺笑道。

    薄荷却傻了,不许咬断?那她怎么吃啊?不过闻起来好像真的很香,有颗爱心煎蛋,有葱花和青菜,还有放了作料的汤闻起来就很新鲜可口的感觉……真的都是他做的啊?

    “我还记得,你给我做的第一碗食物是泡面。”那个时候的薄荷还不会做泡面,只会泡泡面而已,两年过去了,他们已经由陌生人变成了恩爱的夫妻,互相也为彼此而改变了不少。

    “我还记得你招待我吃的第一份食物是肯德基。”虽然湛一凡并不喜欢吃那些油炸的食物,但是那天以为她也尝试了一下。

    原来他们在彼此的生命中从很早开始就在不停的改变,不停的接受和给予,所以他们才会如此相爱啊。

    薄荷端起那一碗香喷喷的长寿面,透过冒着淡淡烟雾的热气望着湛一凡微微一笑:“我一定,把它吃光,不会咬断,一滴汤汁都不剩。”

    醇儿哀怨的看着薄荷自己吃香喷喷的长寿面,而他们这些人只能吃面疙瘩,这是什么待遇啊?

    “喂,”醇儿在桌下踢了踢李泊亚的脚,低声咬耳:“你不是说,今天早上能吃大餐吗?你骗我……”

    李泊亚也实在是没料到boss会露这一招啊,长寿面!一大早就给过生日的人吃长寿面这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把他做的多余的面做成面疙瘩给他们吃?

    湛一凡望着薄荷认真吃面的模样自己便饱足了,桐儿吃的香喷喷,一羽吃的优雅慢吞吞,小苗苗人家自己有专属的肉粥,倪曼是没什么讲究的……醇儿却咽不下去,李泊亚安慰的拍了拍醇儿的背:“乖,快吃,别挑食了啊。”

    “我……”她哪里是挑食啊,而是难以下咽好么!?她最讨厌吃面了,最讨厌吃面了啊!而和面疙瘩比起来,她更愿意吃面条啊!醇儿欲哭无泪的望天,说好的大餐呢?

    好不容易结束了早餐,醇儿又偷偷找了两个苹果垫肚子,九点左右的时候孟珺瑶和洛倾城也前来报到了,整理了行囊众人便准备出发前往海边别墅了。那海边别墅自然是薄光留给薄荷的遗产之一,薄荷从不知道他们家在云海市靠海的海边还有别墅,如果不是遗嘱,她想她还真的会一辈子都不知道,自己也不会拥有这样特别的遗产了。

    人如此之多,晚上也势必要在别墅里过夜,所以一致决定开房车前往。于是孟珺瑶和李泊亚纷纷将自己开来的车停在湛家车库了,然后开上巨大的房车前往。上一次众人一起坐房车也是前往海边,所以醇儿兴奋不已的表示:“上一次要是知道小姑你在海边有房子的话,我们一定能玩的更开心的。所以这一次一定要补回来!”

    湛一凡却冷瞥醇儿一眼淡淡的下达了命令:“到达别墅之后,除了张姐和刘姐准备晚餐,魏阿姨和宝宝照顾三个孩子之外,其余人,统统打扫卫生。”

    孟珺瑶正靠在洛倾城的身上看书,听闻此话抬头看了湛一凡一眼有些不满的挑眉:“为什么?我们是去做客的欸……”

    “你们才不是去做客的。”湛一凡冷然反驳,“你们,是去帮宝宝过生日的。既然是帮她过生日,打扫一下卫生,有什么不妥?”

    “嘁,奸商,自己都不知道提前让钟点工去打扫的啊!?”孟珺瑶如今心里已经完全没有湛一凡了,所以也能对他如别人一样的态度,那就是毒舌和冷傲。

    湛一凡勾了勾唇冷然一笑:“抱歉,这也是我第一次去海边别墅。”

    “好啦好啦,我一起打扫,瑶瑶去帮我照看孩子们。”薄荷也实在担心孟珺瑶根本不会打扫卫生。

    “你今天就只坐着,不用干任何事。”湛一凡温柔的扶着薄荷的肩却道,一旁的孟珺瑶摆了摆手:“我不是在乎这个,那一凡哥哥,你自己呢?你不打扫咯?”

    湛一凡挑眉,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当然,我是男主人,我负责指挥和掌控全局。”

    孟珺瑶一脸嫌弃的看着他,洛倾城立即安慰的拍拍她的肩:“好啦。我都帮你做。嗯?”

    孟珺瑶看向醇儿,这丫头也不知道反抗辩驳两句的?

    醇儿望了望车顶,李泊亚挺了挺鼻梁上的镜框,微微笑道:“我们,一切悉听安排。”

    孟珺瑶绝望了,她是抱着去海边别墅休息一天顺便给薄荷过生日开心开心的心态才来的,可不是去打扫卫生的!但是现在似乎已经上了贼车了!

    倪曼微笑着看着眼前的欢乐画面,荷姐姐有好多好朋友啊,他们似乎都不是平凡的人,而自己……似乎是最平凡的那一个。倪曼有些失落的看向窗外,如果她的腿能走路就好了,也不至于只是坐在这里,她也能帮忙打扫卫生,帮忙带孩子吧?

    面朝大海的别墅旁边有一个小树林,别墅前还有一片不大不小的草坪,草坪下还有五层阶梯,下了阶梯才是软绵的沙滩。阳光照在沙滩上,温暖的秋风,吹着海浪和细沙,打在人的脸上,就仿佛那咸咸的味道和温温的初度,都到了你的面前。

    “哇——”醇儿疯了一样光着脚冲进沙滩上踩着海浪踩着沙滩,李泊亚跟在她的后面,也露出真实如孩童一样的笑脸。就算是被醇儿恶作剧一般的弄湿了全身也不恼,反而将她抱起来抗在肩上在海浪里转圆打圈。

    “疯了,真是疯了……”孟珺瑶看着那两个玩的疯了一样的两个人觉得好笑又觉得好玩,一旁的洛倾城突然拉住她的手问道:“要不要一起去玩?”

    “一起……?”孟珺瑶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洛倾城拽着跑向沙滩。

    薄荷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要不是肚子里有个小的,她也想像他们一样毫无顾忌的踩浪。

    湛一凡在远处打电话,小苗苗有魏阿姨和一羽这个一刻也不放松的小家伙盯着,桐儿帮着张姐和刘姐搬东西,只有倪曼陪在自己身边。薄荷看着倪曼,看到她眼底的羡慕笑问:“是不是也想像他们一样?”

    “嗯。”倪曼点了点头,“我的家乡也是海啊,在那里每天也能踩浪踩沙滩,也能这样开心在海边大喊大叫,无所顾忌。所以有些羡慕呢……”

    看到倪曼如此落寞,薄荷笑着安慰她:“等你腿好了,姐就再带你来玩一次!”

    “你说的哦……一定要,一定要带我来。”倪曼仰起头看薄荷,薄荷微微一怔,她的眼底似乎含着泪光?

    “要不要一起去沙滩玩一会儿?”湛一凡突然走了过来打断薄荷与倪曼之间的对望,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和谁打电话呢?”

    “嗯……言毕他们,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来这么早?他今天没案子啊?”薄荷有些疑惑的蹙了蹙眉,再低头看倪曼时,她已经自己推着轮椅轮子向向别墅的玄关而去了。

    湛一凡也有些漫不经心的看着沙滩的那四个人影淡淡的道:“嗯,据说提前处理好了……算了,你怀有小宝贝,还是离海远些的好。他们四个也该回来打扫卫生了才是……”

    薄荷怎么有一种微微的不安感呢?倪曼有些怪,湛一凡有些怪,除了海边那欢脱的四个之外,她怎么一点儿愉悦的气氛也没有感到?

    孟珺瑶和醇儿欢快了半个小时后才被湛一凡拎回来,不得不穿上围裙开始打扫各个房间和玻璃,一楼有四分之一的墙竟然都是落地窗玻璃,所以十分费神。洛倾城负责修剪草坪,李泊亚则和醇儿一起擦玻璃,孟珺瑶则擦地板或是家具,四个人虽然都有些不情愿但也老老实实的干了起来。而薄荷也是真的只闲坐着,被湛一凡拉着去看了下每个房间,和湛一凡换了下各个房间的被单床套之外就无所事事的开始吃水果了。谁让她又是孕妇又是寿星呢?让孟珺瑶和醇儿毫无怨言。

    一个小时后,闪亮又干净的房间脱落而出,厨房也被张姐和刘姐收拾好了,并且已经开始准备起午餐。不过孟珺瑶和醇儿已经饿得直接倒在沙发上,各自软成一团,薄荷将自己拌好的水果沙拉给她们垫肚子,她们谁也没客气,吃的比什么都要香。看她们这么可怜,薄荷真是不忍心打扰,所以默默的走开,让洛倾城和李泊亚各自去安慰去,自己则端着另一份儿水果沙拉去找倪曼。

    倪曼在房间里休息,薄荷见她早上也没吃多少,所以想给她吃点儿水果沙拉也垫垫肚子。敲响房门,门内没有声响,难道睡着了吗?薄荷轻轻的打开门,看到倪曼还是坐在轮椅上停在窗边的位置,似乎在看大海,耳朵上戴着耳机,是在听音乐,所以没有听见她的敲门声?

    薄荷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站在倪曼的背后正要伸手拍她的肩,却发现倪曼似乎有些不对劲儿。倪曼的双手紧握手机,紧的力度连泛白的指节骨头都能看见,而她双唇紧抿,表情似乎很痛苦很挣扎,薄荷立即拍了拍倪曼的肩并低唤:“倪曼?你没事儿吧?倪曼?”

    倪曼猛的惊醒,睁开眼睛看到薄荷,薄荷正想问她,她却突然伸手用力一把推开薄荷并大喊道:“走开!”

    薄荷跌坐在地上,惊异的看向倪曼:“倪曼,你怎么了?”

    倪曼沉沉的喘着气,胸口不停的起伏,看着地上的薄荷眼带憎恨、怨怒和委屈,薄荷心里的疑惑也渐渐的扩大,倪曼何以如此看她?

    “啪!”倪曼手里的手机突然一声掉在地上,而她也似乎终于渐渐的清醒了过来,看到薄荷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不太相信自己无意识中做了推开薄荷的事。

    “荷、荷姐姐……对、对不起……”倪曼一下子哭了出来,眼泪顺着眼眶往下流,另一只已经好了的腿便站了起来,慌张的想要过来扶起薄荷。薄荷立即自己从地上爬起来并迅速的扶着倪曼:“我没事,你快坐回去。”

    倪曼被薄荷扶着坐回去,抱着薄荷的手臂倪曼大声哭了出来:“对不起,荷姐姐……对不起……呜呜……”

    “到底怎么了?”薄荷伸手帮倪曼擦掉眼泪,蹲下来握住她的双手温柔的问。

    倪曼咬着唇摇了摇头:“我……我就是做恶梦了……”

    “噩梦?还是你和你哥哥的过去吗?”

    “……嗯……”倪曼痛苦的捂着脸不停的摇头,“我不想回忆那些事……不想的……”

    “好了好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薄荷抱住倪曼轻轻的拍着她的肩安慰着。

    倪曼痛苦的闭上双眼,眼泪滚滚而落,灼烫的落在薄荷的肩上,浸透她的衣裳。倪曼看着地上躺着的手机,双手依然有些颤抖。

    薄荷却在疑惑,倪曼真的只是回忆起她和倪豪在海岩岛的那些事吗?可与她离别的那个时候,她还是那样开朗,为了暗夜赌场的消灭而开心不已,所以那些回忆还会让她至今都如此痛苦骂?还是……根本就有别的事,只是她没说而已?(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