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82 三十岁,需要勇气

282 三十岁,需要勇气

    推开眼前的房门,薄荷微笑着低头看着轮椅上的倪曼轻声温柔而道:“以后,这就是你的房间,衣服和洗漱用品都给你准备好了,刘姐以后就主要负责照顾你,当然我在家的时候也会照顾你的,你心情放轻松一点儿,伤口才会好的快,嗯?”

    倪曼抬头望去,浅蓝色的飘窗,浅蓝色的被子被褥,浅蓝色的墙纸,浅蓝色的柜子,就像大海一样的房间,她很喜欢。

    薄荷推着倪曼进入房间,将倪曼推到床边自己才转身坐下,看着倪曼眼底的喜欢,薄荷才微微的松了口气:“看来你是喜欢的,我本来还担心你会喜欢白色啊,黄色啊,粉色啊,所以给你装扮房间的时候,小小的忐忑了一下。”

    倪曼有些意外的看着薄荷:“荷姐姐,你为了我……重新装扮了房间吗?”

    薄荷明快的点头:“嗯。医生说要让你心情放轻松,从前这个房间只是客房,什么都很普通,有点儿小小的欧式化,也是醇儿平时来住的。所以为了让你住的心情更放松一些,我就把这个房间重新装扮了一下,要看起来清新又舒适,看来我还是做对了。”

    倪曼的双眼布上一层薄薄的雾,这个世界上,除了哥哥之外,她是对自己最好的人。可她……倪曼看向自己的一双腿,伸手轻轻的握住那石膏愧疚的低头:“我让荷姐姐操心了吧……如果我没有受伤,荷姐姐你就不会因为愧疚对我这么好了……你自己也身负压力,可是却还把心思都放在照顾我身上……荷姐姐,我……”

    薄荷伸手握住倪曼的手背轻轻的拍了拍:“说什么傻话啊?这难道不是我应该做的?你为了我差点儿牺牲了双腿,而这些也是我仅仅能做的罢了。”

    倪曼摇头,眼泪滴打在薄荷的手背上:“不是的……我救你不是为了让你内疚的……真的不是……我……我就是想救你而已……真的!”倪曼抬头望向薄荷,可那双眼睛饱含的意义实在太多,多的薄荷读不清什么是真,什么又是假。

    “好了,”薄荷起身朝着倪曼微微一笑:“你休息一会儿,我下去看看孩子们,我让刘姐上来扶你上床休息。你哥下午就到了,可以小小的期待一下哦。”

    倪曼低头,薄荷冷冷的看着她,倪曼……你这眼泪是热的,但究竟是不是真的呢?转身轻轻的叹了口气,心里的内疚依然在,但是怀疑却不曾消失,反而因为栾晓晓的警告而越来越浓。

    薄荷下楼之后吩咐了刘姐上去照顾倪曼,小苗苗突然看到了薄荷,咿咿呀呀的伸手便要薄荷抱,薄荷将小苗苗从学步车里抱起来,接过魏阿姨手里的奶瓶,里面是白开水。薄荷将奶瓶喂给小苗苗,小苗苗自己捧着不停的吸着里面的水喝的开心,魏阿姨看的胆战心惊,伸手想把小苗苗抱过去:“哎呀薄荷啊,你自己现在哪里方便抱苗苗啊,你快把她给我,别伤了胎气。”

    “魏阿姨您放心吧,苗苗她轻着呢,没事儿。”小苗苗能依赖自己喜欢让她抱,虽然有些累,但也能让薄荷觉得幸福。虽然小家伙有二十斤了,实在是重,但是抱一会儿还是不太碍事儿的。

    “妈……”小苗苗突然将奶瓶捧到薄荷眼前并往薄荷嘴边送去,薄荷笑着在苗苗脸蛋儿上亲了一口:“苗苗乖,妈妈不吃。”

    小苗苗这又才将奶瓶抱回去自己继续吸个不停。

    “夫人,外面有一个姓田的阿姨说是来找你。”小丁突然跑进来急喘喘的说道。

    田?薄荷将小苗苗递给魏阿姨,自己则走出玄关,远远的向铁门方向望去,很快便确认了那一张熟悉的脸孔,薄荷立即推着小丁道:“小丁,快去开门。”

    “哦,是!”小丁撒腿向大门的方向跑去,薄荷穿上人字拖跟着出去,迎上双手都提满了东西的田妈,并用力的紧紧抱住老人家。

    “田妈,你怎么来了!?”薄荷欣喜的放开田妈看着她有些激动的难以置信,这可是田妈第一次上门啊。

    “你不来看我,我当然来看你啦。大小姐,许久不见了,你看起来很好,很好啊。”田妈也是激动的热泪盈眶,看着薄荷就像从前一样,充满疼爱的双眸,让薄荷也觉得熟悉无比。

    “田妈,应该我去拜访你的。”薄荷一直都在想田妈,当初那个家里唯一对自己好的人,就是田妈了。上一次街边偶遇虽然知道田妈近况很少,但是一直因为忙碌也没有再去看她,可是田妈是知道自己的家庭住址的,所以当她来这里看薄荷时,薄荷既是激动又是愧疚,愧疚自己竟然没有早些去看她。

    一旁的小丁踌躇的将田妈双手的东西都提了过去,薄荷挽着田妈往屋宅走去,还怪田妈:“怎么带这么多东西来啊?”

    田妈笑着拍了拍薄荷的手背解释道:“我知道你生宝宝了,就买了些小礼物,都是给小宝宝的。还有我煲的汤,你和孩子都能喝啊,我知道你最喜欢吃我做的食物的,然后就是我们乡下的一些土特产。你都会喜欢的。”

    薄荷讶然的看向小丁手里的那两口袋东西,果然都是什么都有!

    “田妈,您来看我便空手来,可千万不能再带这些东西啊!”田妈虽然一直如此重礼,但是薄荷并不希望她这样对自己,因为她越是这样,自己就越是反而内疚。

    “哎呀,大小姐……这都是我的一番心意,你就别再说我了啊。这一次要不是湛先生,我们家权儿啊,也不会找到这么好的工作。虽然我也相信权儿有那样的工作能力,但是这机会是湛先生给的啊……”田妈说着就激动的拭起眼角的湿润来,薄荷心里却在疑惑,田妈说的是王权么?

    王权是田妈和王叔的儿子,薄荷也认识,从小就爱去薄家玩,不过这小子自尊心非常强,薄烟小时候和他说话时,他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总是默默的帮他母亲和父亲做事,后来薄烟就非常讨厌他,每次在田妈背后都要用言语故意羞辱王权,恰巧有那么几次都被自己听见了。那个时候薄荷还没有发现薄烟的真面目,问薄荷时,薄烟还解释说是王权对他有所企图,总偷看她。薄荷那个时候忘不掉王权的眼神,看薄烟时眼带鄙夷的厌恶,薄荷那个时候觉得可笑,露出这样的眼神怎么可能是偷看薄烟?所以她总觉得是薄烟误会了王权,现在想来那个时候可能还真是薄烟屡次撞钉子去了,因为就连自己和王权说话,他永远都是一副疏离而又恭敬的态度,他不是那个家的仆人,他只是田妈和王叔的儿子,这份儿态度让薄荷从前就对他有莫名的好感。

    而他学业也一直非常好,非常给田妈和王叔挣面子,早应该大学毕业了吧?难道湛一凡帮他做什么了?

    “田妈,这事儿一凡还真没和我说,你是说……王权去湛氏国际工作了吗?”

    “是呀,是呀。权儿现在早已经过了实习期,已经开始正式工作啦。他去你们湛氏国际应聘,刚刚好被一凡看见了,一凡见过他的,竟然亲自去面试了,而且还非常欣赏权儿的才华,让权儿顺利的通过面试,进入实习期。权儿回来非常开心,和我说他遇到了好老板,但是别人一定会认为他是托关系进去的,所以一开始也绷着神经的工作,还不让我来找你,直到他自己过了实习期顺利的留下,他才让我来拜访你,还说下一次他会自己来的。这孩子,就要面子又想要感谢你们给他机会……”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田妈呀,一凡他知道你对我来说很重要,所以他这么对王权,也是应该的。不过你回去要告诉王权,自己一定要努力,一凡只是给他机会,但是他的未来还是要靠他自己的能力才行哦。而且啊,一凡是很严格的,一经发现他和别人一样犯了错误的话,也是会开除的。”

    “是是,这我都知道,我们权儿一定会守规矩的,会的。他会努力用他的能力表明的,表明他能留在公司里。”

    看着田妈脸上那开心的笑容,薄荷的心情也随之而飞扬起来,这就是田妈最希望和最想要的吧?也是薄荷能报答田妈的机会。

    晚上湛一凡回来便感受到薄荷前所未有的热情。

    在门口就温柔体贴的替他脱掉西服,端上热茶,主动夹菜,吃完晚餐还替他放好洗澡水才去看那三个孩子。等就寝的时候还一直若有似无的跳动他,扭扭屁股,露露肩和白兔沟,湛一凡实在有些忍不住下去了,捉住在自己面前晃来晃去的薄荷一把拉进怀里,低头问她:“是不是做什么亏心事了?我心里虚虚的。”

    薄荷‘噗嗤’一笑,挣扎着要起来:“我把你资料坐皱了,快放开……”

    “不放。”湛一凡抽走薄荷屁股下的一叠资料,将她抱得更近了一些,低头坏坏一笑:“这一下该说了吧,嗯?”说着自己的手也不太老实起来,虽然又碰不得她了,但是豆腐却是停不下来想要吃的。

    “哎呀……”薄荷扭捏着,伸手戳着湛一凡的锁骨红着脸懂啊,“人家不是想谢谢你嘛。你这次给王权工作的机会……田妈今天都亲自上门来谢我了,看到她开心,我也觉得自己总算是报答她了,所以对你的这份儿心意非常感动!”

    原来是为了这事,这么小的事她就能感动成这样?看来那个田妈在她心目中的地位还真是不容小觑的。

    “但是宝宝,”湛一凡低头看着薄荷认真的道,“我可以给王权机会,那是因为他自己也有能力,虽然学历可能还稍稍有点儿低,但是没关系,看在你的面子上这点儿可以忽略。但是如果他自己不努力,不再奋发图强,公司是不留任何蛀虫的。”

    “你放心吧。”薄荷拍了拍湛一凡的胸口温柔道,“这件事呢,我已经和田妈说过了,她也说王权自己知道。老公,真的很感谢你这一次做的这件事,虽然只是一件小事,但是我真的很感动!”说着薄荷还捧着湛一凡的脸狠狠的亲了两口。

    湛一凡温柔的笑着,将薄荷抱在怀里轻轻的拍了拍:“好了好了,再这么下去,我会控制不住的。”

    薄荷红着脸小声害羞的道:“其实我已经做好了今晚让你舒服一下的觉悟……”

    湛一凡有些激动的一抖,低头看着薄荷时满是欣喜:“真的,宝宝?”

    “咳……不过先说正事。”薄荷伸手戳着湛一凡的胸膛,将他又戳回床头靠着,避开他灼热的视线低声道:“那个,倪豪的事,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原本说好今天下午会来云海市的倪豪却没有来,倪曼看起来有些失望,打他电话也没有接,倪曼还担心倪豪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倪豪回海岩岛了。”

    “海岩岛?”

    “嗯。说是家里出了事情,好像是他们的父亲还是母亲突然回去了,所以原本要来云海市却不得不中途改变行程。但我总觉得事情有些奇怪,所以已经给容子华打过电话,他回去帮我确认的。”

    “你怎么联系容子华了?”他从前不是很讨厌他么?

    湛一凡捏了捏薄荷的鼻子:“有人力资源不用那是浪费,再说那小子等着向你赎罪呢。”

    “……”薄荷狐疑的看向湛一凡。

    湛一凡捂住薄荷的眼睛,低头重重的亲了一口她红红的唇笑道:“不说了,现在……你是不是该让我开心舒服一下了?”

    “屁……先放开我,说你刚刚那句话什么意思!?”薄荷伸手掐住湛一凡的脖子怒气腾腾的质问,那句话一语双关,又在提起她的过去了是不是?

    湛一凡只捉住薄荷的手不停的亲,薄荷躲开他便捧着她的脸亲个不停,直到薄荷无奈的妥协,只是嘴里还骂骂咧咧:“无赖啊……无赖……唔……”

    *

    薄荷的生日很快便到来了,迎接自己的三十岁,似乎还需要一些勇气。

    从床上坐起来,看向浮动的白色飘窗,薄荷光着脚走到窗边坐下,秋天似乎已经悄悄的来临,这两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多到她以为已经过了四五年,但其实和湛一凡在一起以后的每一天都过得那么充实而又难忘,即便是苦难和折磨,似乎都变得有意义了。伸手用手指将头发轻轻的梳向脑后,闭上眼睛感受着清晨的微风,三十岁……人生的一小半已经匆匆的溜过去了,以后的人生,会更加的精彩和有意义吧?

    肩上一重,薄荷扭头,看到一双大手,大手下是刚刚给她披上的披肩。薄荷微微一笑,伸手握住男人的大手,然后扣在脸上轻柔摩挲:“一凡,你说……人生过了三十年,除了溜走的青春,还剩下什么?”

    还是有些惆怅的,还是有些难舍的,因为步入三十,就意味着走向成熟,不再青春了。

    湛一凡弯腰将薄荷抱进怀里,低头轻轻的亲吻她的额头,温柔笑道:“幸福、饱满的人生。还有……我和苗苗。还有桐儿和一羽,还有肚子里的小宝。”大手温柔的往下抚摸着薄荷平坦的小腹,真神奇,又有一个小生命了。

    薄荷反手揽着湛一凡的脖子,两个人一起看向窗外清晨的第一抹霞光,薄荷露出微笑:“嗨,三十岁。”

    “嗨,生日快乐。”

    薄荷下楼就迎接到醇儿热情的拥抱:“小姑,生日快乐!”

    薄荷玩笑似的拍了拍醇儿的背:“谢谢,但是可以不用这么热情的提醒我又老了一岁。”

    “小姑你才不老呢!”醇儿撇嘴,“还是和我一样啊,走出去别人总以为我们是双生姐妹的!”

    李泊亚将手里的鲜花送给薄荷:“boss夫人,生日快乐。”

    “谢啦。”薄荷笑着接过,“不过你们怎么来的这么早啊?而且都还记得我生日,还有,一起来……什么时候提亲啊?”一句话三个提问,醇儿有些惊恐的看着薄荷,她小姑真是越来越厉害啦!

    李泊亚应付自如的微笑而道:“最近有些忙,国庆一定回去一趟。”

    薄荷的事不仅让薄荷陷入丑闻和各种热议,湛氏国际也难免陷入各种问题,不过还好都有李泊亚抵着解决,所以难免是忙了一些。

    醇儿红着脸捅了捅李泊亚的腹部,一群人都笑着,倪曼静静的看着这一切,醇儿投来微笑的眼神时,倪曼也才微微一笑。

    “哦,是姑父让我们来的。”醇儿突然指向今天难得亲自到厨房准备早餐的湛一凡道。

    “你姑父?”薄荷怎么不知道?薄荷轻步走向厨房,李泊亚在身后轻声道:“boss早餐做的还是不错的……”

    “所以我们今天因为小姑有口福咯?呵呵呵呵……”

    “醇儿,”倪曼突然轻声道,“可以帮我……一下吗?”脸上的表情还有一些不好意思,目光也有一些微微的祈求。

    “哦,好的,我推你去餐桌。”醇儿快步走过来热情的推着倪曼的轮椅。

    薄荷进入厨房,从后面抱住湛一凡精壮的腰:“做什么好吃的?”

    “秘密。”湛一凡低头看向身后的薄荷微微一笑。

    “还秘密呢,让我看一眼!”薄荷跳着脚侧着头从各个角度想要看前面湛一凡究竟在折腾什么,但偏偏湛一凡伸手各种阻挡,薄荷看不了有些气馁的只好放弃:“算了,反正是要给我看的。不过你叫醇儿他们来做什么啊?一大早的,都要工作上班呢。”

    湛一凡淡淡解释道:“去海边别墅。我让大家都把时间腾出来了,陪你过生日,这点时间总要有的。”

    ------题外话------

    ——从薄荷的二十八岁写到了三十岁,真是时光荏苒如过隙的白驹啊……(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