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81 占我便宜

281 占我便宜

    薄荷温柔的将倪曼露在外面的胳膊轻轻的放进被子里,倪曼猝然惊醒,瞪大眼睛看向薄荷。

    “怎么了?”薄荷狐疑的看着惊乍异常的倪曼,是做噩梦了吗?

    “我……”倪曼将手从被子里抽出来捂着满是汗珠的额头,淡淡的叹了口气,“我做噩梦了。”

    “噩梦?”

    “梦到我哥……”倪曼扭头看向窗外,窗外正在淅淅沥沥的下着雨,窗玻上布满了水雾和不停下滑的水珠,也许是她将头侧过去的原因,声音变得特别轻:“我和我哥刚到b市的时候,我哥去应聘工作,每一次……都伤痕累累的回来。我问我哥,为什么。他说……曼曼,因为哥哥看起来像女孩子,但是他们不知道,哥哥有一颗强大的,男子汉的心,哥哥会保护你的……我哥他因为长得像女孩子所以总是被人欺负,他们喜欢打他,因为他优美的像个漫画少年,又总能吸引那些女孩子的目光。他们或许嫉妒我哥的人缘,或许嫉妒我哥的容貌气度……知道后面别人打他他也能顺利的还手,我们才渐渐的好了起来。我和我哥就那样活了下来,经历过那么多的我们,还害怕这些人的恶意欺负么?我哥最后终于找到酒吧那个工作,我们的日子也才渐渐的安定下来……”

    薄荷知道倪曼和倪豪的身世,他们的父亲留下一笔债,夫妻俩各自逃走,将一堆烂摊子留给他们兄妹二人。这个世界上,这样艰难生活的人的确不止是他们二人,所以他们必须坚强,必须强大才能活下来,看样子他们这两年也经历了不少磨难,但似乎也总算雨过天晴了。

    “那这就不算是噩梦啊。”薄荷伸手轻而温柔的擦掉倪曼头上的汗珠,拍着她的胳膊温柔的道,“噩梦,是正在发生的磨难。雨过天晴,是已经过去的磨难。你和你哥哥,是雨过天晴。”

    倪曼扭头满脸泪水的看向薄荷:“真的吗?我和我哥哥,真的会雨过天晴,过上真正平静的生活吗?”

    薄荷蹙了蹙眉:“难道,你们还没有雨过天晴?”

    倪曼一顿,伸手慌张的擦掉泪水:“我……我只是觉得,我这腿受、受伤了,如果哥哥……哥哥知道,他会怪我吧。怪我没有照顾好自己,怪我……怪我瞒着他,肯定又会和我吵架的……”

    薄荷温柔的一笑,手掌顺着倪曼的胳膊慢慢的往下滑轻轻的握住倪曼的掌心,看着倪曼的眼睛轻轻道:“我啊,让人去b市接你哥了,我想让他过来看看你。你们兄妹俩虽然互相担心着对方,但是真的没必要瞒着彼此这么重要的事。你哥他迟早都会知道的,有我在,他也不会怪你,要怪,就怪我吧。”

    倪曼的手心一颤,夸张的瞪大双眼看着薄荷:“我……我哥?要……要来?”

    薄荷感觉到倪曼掌心渐渐传来的湿度,一个人的体温能在瞬间下降到三十六度以下,并且脉搏跳的如此狂妄,会是因为什么?心虚?害怕?紧张?还是恐惧?

    薄荷依然保持着微笑,看着倪曼眨了眨眼:“嗯。怎么了?你看起来怎么脸色这么差啊?”薄荷在床边坐下,伸出另一只手抚上倪曼的额头,冰的像冰冷的雨水一样。

    “我……我只是很意外。”倪曼立即将脸撇开,薄荷看不见她的眼睛只能看到她的侧脸,双眸虽然紧闭,但是睫毛却是颤抖不停。

    “荷姐姐,你叫我哥来,怎么都……都不先告诉我一声呢?”

    “我是想给你个惊喜啊,该不会完全变成惊吓了吧?我以为你哥哥来,你的心情会好一些,安全感也会好一些呢。”

    倪曼勉强的笑了笑:“我……我只是不想让我哥担心……我想好好的回去呢……”

    “没事。”薄荷轻轻的拍着倪曼的胳膊,“你哥不会担心的,你的腿正在慢慢的恢复,你很快就能像从前一样活蹦乱跳了啊。”

    倪曼没再回答薄荷,只是紧紧的拽着拳头,身体瑟瑟的发着抖,似乎真的很担心倪豪的到来。

    “那你休息吧,明天我们就要出院了,今天下午要上石膏,刘姐一会儿就来陪着你,嗯?”

    倪曼依然没有回答薄荷,薄荷只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胳膊,然后起身出了房间。

    醇儿看见薄荷出来立即迎了上来:“怎么样了,小姑?”

    薄荷伸手‘嘘’了一声,只轻声道了两个字道:“走吧。”说着便拽着醇儿向外走去。

    出了住院楼,薄荷放开醇儿,脸色有些凝重。

    醇儿担心的看着薄荷问:“小姑,你们谈的怎么样了?”

    “意料之中。”

    “她心虚紧张了?”

    “嗯。真的像洛以为说的那样,掌心冒冷汗,额头冰冷,心跳加速。”

    “这么说……她哥倪豪真的有问题?如果只是担心他哥知道她受伤,也只是会紧张甚至可能会情绪高涨的问你为什么才对,但她的表现确是心虚和恐惧,这实在不对劲啊。”

    “嗯。而且,她不敢看我的眼睛。”

    薄荷低低的叹了口气,醇儿有些担心的看着薄荷:“小姑啊,你是不是失望了?”毕竟小姑这些天那么照顾倪曼,而且就算是心里有怀疑,也还是对她无微不至的照顾,刚出车祸那两天心里又该是多么的愧疚啊。但如果倪曼真的是内鬼,小姑又该多么的伤心呢?就不只是用失望来形容了。

    “有点儿吧。”自从栾晓晓再次离开前说的那番话之后薄荷就再次开始怀疑倪曼,对倪曼的怀疑之心原本就没有完全消除殆尽,而在得知她竟然企图勾引一凡之后,心底的那块巨石再次激起波澜而不平静了。所以才会有今天的试探,所以在得知倪曼真的依然有问题之后,她的心里的确充满了失落。

    曾经无比信任的人,如今却不能信任下去了。她是不是用了苦肉计,她是不是有意接近自己,而接近自己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这一切的猜疑都让薄荷累极了。有怀疑,就代表了,可能性,有怀疑,就代表了信任危机,她和倪曼……都变得不同了,再也不是当初在海岩岛相遇时的她们了。

    *

    薄荷回到家才知道王玉林来了,还带来了雷雷,而此时,天已放晴。比小苗苗大将近两个月的雷雷已经十一个月了,扶着东西就能站立好一会儿,而且扶着东西也能走上好几步路,长得虎头虎脑的特别惹人爱,不得不说,还真的与那穆萧阳长得非常相似。

    “他奶奶今天有事情要忙,保姆要照顾我爸爸还要照顾他我怕忙不过来所以就把他带了过来,反正是老大你家里,不生气吧?”

    薄荷看着雷雷健康活泼的模样忍不住的扬起善良而又温柔的笑:“怎么会生气呢?早就想再见见雷雷了,而且桐儿和一羽都上学去了,小苗苗在家不知道多无聊呢,正好两个孩子一起玩儿。不过,你来找我什么事?工作不顺利吗?是不是言毕那家伙欺负你了?”

    王玉林立即摇头摆手笑着解释道:“不是的,老大。言毕……他挺好的,和之前我做检察官时所认识的那个魔鬼律师有些不同,他并不如外表看起来那么恶劣,其实也有很善良的一面,所以他没有为难我。”

    为言毕说好话?上一次言毕来可是说了她不少坏话啊。不过总的看来这两个人相处的没有什么问题,薄荷也就放心了。

    “那是……?”

    “是菲碧的案子。你不知道吗?检察院公诉菲碧,菲碧却找律师找到了我们事务所,我老板言先生想也没想就给拒绝了,但是湛先生来却来劝我们……让我们接下这个案子,所以我来问问你,你们到底什么意思啊?她不是把你们弄的遍体鳞伤,你们怎么还……”

    薄荷忍不住的微微蹙眉,这些事,湛一凡并没有和她说过。不过,她倒是不难理解湛一凡的想法。

    “那就帮她吧。”薄荷想了想道。

    “为什么啊?”王玉林不理解了。

    薄荷微笑:“虽然一凡还没有和我商量,但是我知道他想做什么。”

    王玉林有些迟疑的往身后缩去:“可我们……如果接了……是不打算做打败官司的准备的啊……我们也绝不做与被害人串通一气的卑鄙之事。”

    “你就确定你们能赢了?这次案子并不复杂,菲碧被体检过体内并未注射任何兴奋剂,她也没有精神病史,所以她所做的一切伤害都是有计划有目的的个人疯狂行为,她的确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任何律师事务所打这场官司,都不会有胜算。”

    “原来你了解的这么清楚,那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让我们趟这趟浑水?”

    “言毕想必也是知道即使接下胜算也极小的可能所以才拒绝的吧。但是我们的确想让他们帮她一下。”

    王玉林糊涂了,迷茫的望着薄荷,她根本不知道薄荷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和湛一凡的意思是,希望你们能将她犯罪的情节辩到最低,不用判刑,只需要缴纳罚金和赔偿之外,然后遣送回国。”而除了言毕,薄荷和湛一凡的确也不相信别的人能做到这一点,言毕是出了名的能将罪犯减刑的律师。

    “可是,老大,我还是不明白……她不是伤害了你们吗?你们这么做,是帮她?”在王玉林眼中,薄荷并不是个会姑息罪犯的人,她可是出了名的铁腕检察官啊。

    “嗯。”薄荷冷静的看着王玉林回答她的疑惑,“的确是想帮她。但是罚款和赔偿,该罚高一点儿就尽量高点儿吧,我们不能让她在中国坐牢。”

    “为什么?”

    “这是我和我妈欠他爸爸的。”并不是欠菲碧,也不是同情她,而是看在杰森的面子上。薄荷不想杰森知道后会变得更加低沉颓废和萎靡,虽然以杰森的性格他也绝对不会姑息罪犯,但是那毕竟是杰森的女儿,他已经失去了白合,如果再失去菲碧,他怎么承受?如果是别的人……她一定不会放过,但偏偏是杰森。想必湛一凡也是替薄荷着想过后才做的这个决定,不然以他的性格也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饶了菲碧的。

    王玉林听了薄荷的解释也只能无奈的叹息着答应:“那……好吧。我会回去转告老板的。”

    “辛苦你了玉林。不说这个了,你和雷雷现在怎么样了?”

    说起自己的事情王玉林就陷入了深深的忧愁,满脸愁云散也散不去:“我虽然在这西区也租了个房子,但是大部分还是去我妈那儿住,雷雷需要她照顾嘛。我妈是老师,原本这个暑假都有时间,但是现在已经开学了,那个保姆要照顾我爸和雷雷已经力不从心,再多的钱似乎也不想再留下去,所以我想我要不要把雷雷送托儿所,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托儿所?薄荷有些吃惊王玉林竟然做次安排,不由得问道:“雷雷才十一个月,去托儿所可以吗?”

    王玉林摇了摇头,看着雷雷的背影深深的叹息苦笑:“不知道。但是请保姆来单独照顾雷雷我更不放心,现在保姆虐待儿童的事情太多,我交给谁都不放心,托儿所反倒要安心一些,出了任何事情他们都会负责。雷雷也很乖,只是常常会觉得对不起他……”

    王玉林单抱着雷雷从薄荷家出来,另一只手里提着薄荷让张姐给她拿的一些吃的,雷雷手里也拿着饼干在啃,王玉林看着雷雷开心的小模样心情也不由自主的变好。

    “雷雷,给妈妈吃,愿意吗?”王玉林突然看着儿子轻声问道。

    雷雷将咬过的饼干送到王玉林嘴边:“……切……麻麻……切……”

    王玉林感动的亲了亲饼干,然后假装拌嘴:“真香。”

    雷雷咯咯笑了起来,小脑袋就趴在王玉林的肩上,即使嘴上的饼干屑蹭在了王玉林的衣服上,她也不在乎。

    街对岸的穆萧阳看见了这温馨的一幕,心里没来由的深深颤动了起来。他们母子俩怎么会在这里?因为偶遇,穆萧阳难得平静的看着街对岸再等公交车的王玉林和她怀里的儿子。雷雷似乎又长大了许多,虎头虎脑的模样能清晰的看出来有七八分自己的影子,长大了应该会与自己很相似。她把雷雷养的很好,丝毫没有因为他们分开的事而受影响。穆萧阳的视线转向王玉林,紧紧蹙眉,她似乎也变回了从前的样子,那个不卑微而充满自信的模样,她又找到了工作吗?看衣服,穿着正装,看来工作还不错。所以,她就算离开了自己也会过得很好……呵……这个女人不是说要一辈子陪在他身边吗?不是说要替他相夫教子,不过一年半的时间她就做了决心要离开了?

    王玉林觉得有人在看自己,环视了周围一圈,看到了不远处停着的车,她眯了眯眼睛仔细又看了看,车牌怎么这么熟悉?就在王玉林有些疑惑时,车门推开,男人从车上走了下来,扶着车门靠在车边看着王玉林勾唇坏坏一笑:“欸,那就是你儿子?”

    王玉林有些意外的看着言毕,他怎么在这里?

    见王玉林不动,言毕伸手朝她勾了勾手指:“过来呀,女人!”

    王玉林不为所动的依然站着:“我……我要等公交车,我要回家了……”这个老板毒舌的要命,总是因为自己工作上与他意见不合而挑刺,她才不要主动靠过去找麻烦。

    言毕看了下手腕上的时间,挑眉有些不爽的道:“现在是下午三点半,你要翘班?”

    王玉林咬了咬唇:“那……那也得让我把我儿子送回去啊!”她可是从不把雷雷带去工作场所的。

    言毕有些不耐烦的敲了敲车顶:“我送你们!”

    那既然有车,不坐白不坐,王玉林立即跑过去准备拉后车门,言毕立即弯腰将车门锁上,王玉林抬头疑惑的看他:“老板……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就在这时,王玉林要回家的公交车来了,王玉林立即抱着雷雷转身丢下言毕和言毕的车向公交站跑去,言毕冲上前来一把拽住王玉林,王玉林急的大喊:“我的车来了,我的车!”

    “我都说送你了,你急什么?”

    王玉林气的甩开言毕的手不爽的大喊:“可你又不开门!”什么意思嘛。逗她一个离婚女人,好玩儿啊?

    公交车眼睁睁的溜走,言毕幸灾乐祸的睨着王玉林冷笑而道:“拜托,王妈妈。你刚刚想坐后座是吗?我又不是你司机,我是你老板,你坐后座什么意思啊?”

    “王妈妈?我……我很老吗?干嘛叫的这么老土啊!”王玉林觉得自己快要被这个老板气死了,他对别人要么冰冷威严,要么和颜悦色,总是有个老板的样子。但偏偏总是看不惯自己似的,是,她是走后门进来的,但开后门的不是他自己么?她不是也证明了她自己的实力么?干什么总是这样对她啊!再说了,王妈妈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像古时候的媒婆或是妓院老鸨呢?

    “这是你儿子,你姓王,当然就是王妈妈了。”

    “那你以后生个儿子,我是不是可以叫你言爸爸!?”

    “诶,乖,乖女儿啊!”

    王玉林瞪大眼睛:“你占我便宜!”

    言毕轻佻似的冷笑:“那又怎么样?”

    那又怎样?王玉林气的翻白眼儿,要不是他是老板,她一定脱下叫上的高跟鞋然后甩他脸上!

    “欸,你们两个要吵架回家超好不啦?这样站在马路边很危险呢!虽然也是个停车位的说……”管停车位的大妈突然走过来唠唠叨叨,然后狠狠的白了言毕一眼:“怎么你这个大男人这么自私啊?让自己的老婆抱着孩子又提着自己,还站在旁边骂骂咧咧,你不是我们云海市的人吧?”

    老婆?王玉林尴尬的看向言毕,这下误会中了。

    言毕也板着脸对那大妈言辞犀利的反击回道:“家务事,也用不着阿姨你来多管闲事吧!走吧,送你回家。”说完言毕便先上了车,王玉林有些没反应过来,家务事?转身也赶紧上了车,上的自然是副驾驶座,再墨迹下去只怕一旁的人都要误会了。

    车子缓然的离开,马路对面的一辆轿车里的穆萧阳却握紧了拳头,那个男人是谁?她什么时候有新欢了?而且看她那精神奕奕的模样,还真是从未见过的啊,像是在吵架,却又更像是撒娇!原来她王玉林还有这样的一面!?她在他面前总是温柔的,软弱的,这样强硬而又有趣的和人说话的模样,还真是从所未见,这样的她似乎充满了活力,但是……穆萧阳紧握拳头,那男人是谁,他倒真是很好奇!

    “嗡嗡嗡——”一旁的手机突然想起来,穆萧阳立即伸手接起并放在耳边:“喂?”

    “阿阳,你怎么了?声音听起来怪怪的,谁惹你生气啦?”

    穆萧阳拿开电话看了眼来电显示,原来是薄烟。

    “嗯,没事。”穆萧阳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他是怎么了?刚刚竟然充满了愤怒!

    “可你听起来怪怪的……”薄烟关心的声音传来,穆萧阳的心情也渐渐的缓和了下来,他一定是没睡好,不然怎么可能当着烟儿的面还东想西想。

    “我没事。烟儿你什么时候回来?”自从薄光去世后,薄烟便收拾了行李说是去旅游了,如今已经过去两三个月了,她却还没有回来的消息。

    “哎呀,人家去旅游的,你知道嘛……我还不是为了放松心情,是不是?你在家乖乖的哦,等我回来,我们就去把你儿子夺过来,你不要太想念我,也不要太想念他哦。”

    听着薄烟那温柔而又俏皮的声音穆萧阳不由得扬起微笑:“嗯。我等你……你不要玩太累。”

    “好的,就这样啦,爱你。么么。”

    “我也爱你,烟儿。”

    挂了电话,穆萧阳有些惆怅的看着王玉林刚刚站过的地方,她从不后悔那样伤害王玉林,因为他爱薄烟,为了薄烟他什么都可以做,但是这一次……他的心为什么竟觉得十分不安?看见王玉林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除了有些愤怒、不快和不甘之外,竟然还有一些胸闷和心痛?(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