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80 苦肉计

280 苦肉计

    薄荷退出病房,湛一凡提着早餐守在门口,听见声响便立即直起身子并向薄荷看来。

    “你什么时候来的?”薄荷将门带上立即伸手拉住湛一凡的胳膊走到一边去低声问。

    湛一凡老实回答:“开始讲故事的时候。”

    “那你什么都知道了?”也不用薄荷再讲诉一遍了。

    湛一凡点了点头,薄荷回头看了眼病房已经紧闭的门,然后拉着湛一凡一边走一边道:“把空间留给他们吧。她应该会好好守着一羽的。”知道了栾晓晓的故事后,薄荷对这个女子充满了同情,她年少时的坚强也让她颇为佩服,只是阴谋弄人,她痛失孩子七年也不知道真相,直到她自己偶然的遇见。而一羽恰恰到了他们家,这算不算也是一种缘分呢?

    花园里,薄荷吃着湛一凡买来的早餐,三明治和热牛奶。因为昨天晚上吃的实在太少,所以这一刻吃的有些狼吞虎咽。

    “先垫垫肚子,等会儿张姐会再准备更营养一些的东西来。你醒的太早了,现在才七点而已。”湛一凡笑着将薄荷脸颊上的发丝轻捋到她的耳后,薄荷抬头微微一笑,晃了晃手中的牛奶道:“这个就够了,等会儿早餐来了都给一羽和倪曼吃吧,哦,还有你。”

    “最后才想到我。”湛一凡有些嫌弃的瞪着薄荷,“现在……心情很不错?”

    薄荷舔了舔手指上的肉松迟疑了片刻才笑着点头:“嗯,心情很不错。可能是因为知道了一羽的亲生妈妈并不是真心想要抛弃他吧,知道了栾晓晓的心情,知道了她爱着一羽,所以心情也就不错了。”

    “傻瓜。”湛一凡伸手揉了揉薄荷的头发,“那你会舍得一羽吗?”

    “嗯?”薄荷顿时没反应过湛一凡话中的意思来,所以直接愣住了。

    湛一凡对于怀孕就变迟钝的薄荷无奈的笑笑:“如果栾晓晓把她从你身边带走,你会舍得?”

    带走?一语惊醒梦中人。薄荷倒是从未这样想过,现在听湛一凡这么说……仔细一想,好像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不会的。”薄荷摇头,“她不可能带回栾家去。不说莫晟壬根本不是栾家血脉,再说栾家应该是从来没有接受过一羽吧。我现在终于了解栾老爷子那次恼羞成怒骂我的话中的意思了,他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的确是什么都不知道,如果知道他那么冷血无情的话,我连一句话都不屑和他说,还打高尔夫呢!”

    自从当了妈妈之后薄荷的性情就活泼开朗了不少,而且越发的温暖了许多,对于义愤填膺的事情也会更多的表达出来。湛一凡笑着看着她握拳愤愤的模样,是他想多了吧……但以他刚刚听到的那个故事看来,栾家六小姐和莫晟壬之间并不会如此结束,如果他们之间存在误会,那一切误会消除之后呢?他们还会放任他们的亲生骨血在外吗?

    “不过,总感觉我们的辈分被拉低了似的。”薄荷吸着牛奶有些愤然的道,“我是一羽的姐姐,栾晓晓竟然是一羽的亲生妈妈,这不是乱套了么?不行,她以后还得叫我湛太太湛夫人,要么就叫跟着醇儿叫我阿姨,这点儿绝对不能让。”

    湛一凡一脸哭笑不得且无奈的看着薄荷那坚定的模样:“那么,现在是讨论这个话题的时候么?”

    薄荷扬了扬下巴:“这种原则,还是早早的在心底埋好,免得后面再出来时招架不住。”

    湛一凡轻蹙眉梢:“你就那么肯定,以后会讨论到这个话题?”

    “我总觉得……栾晓晓对她五叔是爱的太深。所以他们之间一定不会那么轻易结束的,你不知道得忧郁症的人执念有多深,所以我也坚信莫晟壬如果知道了真相也不会轻易的和栾晓晓就此结束,毕竟他这一辈子最依赖喜欢的人,应该就是栾晓晓了。”

    “你就那么确信他这七年来没有新的爱人?”

    “那他就不会留着401啦,也不会对栾晓晓说狠毒了她。爱的越深,恨得越深,就像那菲碧一样……”薄荷有些嫌弃的看向湛一凡,湛一凡立即伸手捂住薄荷的嘴,无奈的叹气:“就不能不提她了么?”

    薄荷眼底寒冰乍现,严肃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拉下他捂住自己嘴的手突然冷漠的道:“一凡,我可以和你同甘苦共患难,不管前面还有多少情敌,我都愿意和你坚持的在一起。但是我们不能拖累我们身边的人,这一次是一羽和倪曼,下一次会不会就是我们苗苗和醇儿了呢?”

    湛一凡将薄荷一把捉进怀里紧紧的困住,灼热急促的呼吸在她耳边响起:“我知道,都是我遗留的问题。我不该把任何对我有企图的女人留在我身边,也不该让他们看到任何的希望。我承认,在这方面问题的处理上我远远都不及你,你可以气我恼我,但是一定不能推开我。宝宝,一定不会再有这样事情发生,我保证……”

    薄荷伸手轻轻的拉着湛一凡的衣裳,也叹了口气:“我知道这些事情都是无法控制的意外,我也不是想让你自责,只是希望……一凡,你要更努力更努力的保护我们身边的孩子,不只是我,还有他们,他们对我们也很重要,好吗?”

    薄荷真不知道,下一次如果她在遇到这样的事会不会疯掉。

    湛一凡低头看着薄荷,她双眸恳切而又含着泪光的望着自己,他真的是很少见到如此柔弱的她。原来不止坚强的她能轻易的牵动她的心,这么柔弱的样子同样会让他心疼不止。抬起薄荷的下巴,湛一凡低头轻轻的吻上她的唇,并轻声答应:“我答应你。”

    “湛先生,湛太太,倪曼小姐醒了。”找来的护士小姐看了五秒之后,面红耳赤的实在看不下去了,终于出声提醒。

    薄荷一把推开湛一凡,红着脸侧开自己的视线。湛一凡也在护士的瞪视下微显窘迫,拉着薄荷起身快速的离开花园并回到住院楼里。

    倪曼是由刘姐守着,醇儿昨晚在薄荷交接之后就回去了,薄荷虽然没有亲自守着倪曼,但是早就告诉了护士和刘姐,如果倪曼一醒一定要立即来找自己。

    倪曼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睁着眼睛正在发呆,薄荷和湛一凡进入房间,刘姐立即从椅子里起来并轻声的退到了一边去。薄荷走到床边,伸手握住倪曼放在被子外的手,倪曼一惊,扭头看见是薄荷眼眶一红:“姐……”

    薄荷看着倪曼这模样有些内疚的安慰:“曼曼啊,你的手术很成功,腿会没事儿的啊,不用担心,我们都会照顾你的。”

    “可是……”倪曼哭着摇头,眼泪滚滚落下,“可是我九月要参加一个舞蹈比赛,如果赢了,我就能拿到一笔可观的奖金……我这样子,是不是不能跳舞了?”

    跳舞?薄荷看向倪曼的腿,别说跳舞,就是下地走路半个月之内都是困难的事情。

    “对不起,曼曼。”薄荷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倪曼救了自己和腹中的孩子,如果不是倪曼,也许现在躺在床上的人就是自己了。所以她对倪曼充满了愧疚和歉意,而倪曼现在说起跳舞,她就更加的自责了,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倪曼那双充满了期待的双眼。

    倪曼看到薄荷那自责内疚的模样似乎顿悟自己不该这样脆弱,立即擦干眼泪冲着薄荷惨白的笑了笑:“姐,我不怪你,这不是你的错……都是我心甘情愿的。舞蹈,舞蹈我以后还能跳的……只是……只是我这回去上学,可能、可能要麻烦你们了。”

    你们反过来体贴的安慰自己让薄荷更觉内疚和自责了,而倪曼的话也让她当即蹙眉充满疑惑:“你还想回去上学么?这个样子,没有做好复检的话,连正常生活都困难,还怎么上学?”

    “可是……学业很重啊……”

    “暂时休学吧。”湛一凡站在薄荷背后淡淡的道,虽然他还是不信任躺在船上的倪曼,但是她毕竟救了薄荷和他们的孩子,而且薄荷现在心中充满了内疚,如果不做些事情,是无法平复薄荷心中的那股歉意的。

    薄荷感激的看了湛一凡一眼,再低头看向倪曼轻轻的点了点头:“你湛大哥说得对。你可以暂时休学,医生说你必须修养一百天,这样才能尽快的好起来。你如果还想再跳舞,你如果不想留下任何的病根,就听我们的。嗯?”

    “可是休学……”倪曼一脸的迷茫和不确定,眼角还挂着泪珠,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迷失在森林的一头小鹿。

    薄荷伸手温柔的帮倪曼擦掉眼角的泪水:“听话。这三个月你就住在我们家,直到你腿完全好了为止。这是姐欠你的,姐必须还给你,不看着你腿好,我这一辈都无法安宁。”

    “我的腿……真的对你很重要吗?可你之前还……”倪曼轻轻的咬着下唇,委屈的看着薄荷,她之前还怀疑自己啊。

    “是,我怀疑过你,我们都怀疑过你。但是现在不管别的事情,你的腿的确是因为我而断了,这是我要负责的事。人都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是不是?”这句话,薄荷饱含深意,如果倪曼真的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她也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一片苦心。

    倪曼垂着眼睑果然没再说话,张姐不一会儿就把早餐送来了,因为有刘姐在这里照顾,所以湛一凡就先回家去了,因为他还要去公司上班,所以要先回家洗漱一番。倪曼虽然伤口很痛,但是总归是个坚强的女孩,自己强忍着躺在床上一声不吭。薄荷又回去看一羽,栾晓晓对他很是细心的照顾,现在想来,当初栾晓晓在他们家的时候便已经有诸多独爱一羽的表现了,虽然那个时候薄荷还以为他们是堂姐弟,但的确就算是堂弟,一个堂姐也不可能给那么多的关心和疼爱,现在想来,总归是她迟钝了些。

    一羽看到薄荷回来,立即伸手拉住薄荷的手乖乖的喊道:“姐姐。”

    薄荷伸手摸摸一羽的脑袋:“有没有乖乖听话把粥都吃了?”

    “吃了。”栾晓晓笑着将空碗给薄荷看,“不过,他一直都在念小苗苗,似乎很想看到小苗苗啊?”

    一说起像个天使一样守护苗苗的一羽薄荷的笑便又温柔了许多:“是啊,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这么久过。一定会每天早上都见面,晚上也要见面,是家里除了湛一凡之外最爱苗苗的男人。”

    栾晓晓看着一羽微微一笑:“他会守护苗苗的。”

    薄荷想起妈妈逼着一羽发的誓,妈妈说那是一羽欠她的,应该做的,可是薄荷却从不这么认为。

    “他应该有他自己的人生,不能为了守护谁而存在。不是吗?”薄荷希望栾晓晓能明白,而自己也一直都努力的想让一羽与众不同,也并不想让他终生与小苗苗捆绑在一起,那样对他是不公平的。

    谁知道栾晓晓沉默了半响却说了和白合差不多的话:“可是……他和别人不一样啊。他必须要有守护的人,才能存在。”

    必须要有守护的人,才能存在?

    “一羽就是天上送来的天使吧,他们是这个世界上最纯净的人。所以天使都必须要有守护的人,不然天使该怎么活下去呢?我知道你爱一羽,我也爱一羽,我感激你,我早已经失去了让一羽守护的资格,那么就让一羽来报答你吧。”

    “晓晓……”薄荷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样劝解栾晓晓此刻有些执拗的想法。

    “你知道吗?”栾晓晓却冲着薄荷一笑,“其实,我五叔也说过,他会守着我一辈子,但是他没有做到。可是我希望一羽能做到……希望一羽能做到他爸爸不曾做到的事。他是小苗苗的舅舅吧,舅舅守着侄女,也是理所当然的哦。”栾晓晓突然站起来,并将一羽的手放到薄荷的手中,“我要去找真相了,一羽我放心交给你。”

    薄荷握住一羽的手,看着栾晓晓,问:“那你……现在就要走了吗?”

    “嗯。我知道我是个不称职的妈妈,但既然已经不称职了,就继续不称职吧,我总是比不上你的。我希望你能好好的,一羽在你的羽翼下,比在任何人那里都要让我放心。虽然现在你也是危机四伏的……”栾晓晓低头,有些不舍的看着一羽,“但还是比在我这里安全,我害怕如果她在我身边,会有人再把他从我身边抱走。”

    薄荷点了点头:“他是我弟弟,一辈子都会是的。你也可以随时来看他。”既然知道了他们的故事,薄荷没有任何要埋怨她的心情,更多的是同情和可怜。

    “谢谢你。”栾晓晓对着薄荷深深的鞠了一躬,“虽然,这一次事故对你可能会有很大的影响,但是有些事,我还是想再次提醒你。”

    薄荷微微蹙眉,心里一惊,不自觉的便问出口:“是……倪曼吗?”

    “嗯。”栾晓晓轻轻的颔首,“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那一晚,她也绝对不是无意间来到厨房的,我看到了她在客厅里踌躇了半天,所以她去厨房,一定是故意勾引湛先生的。”

    “你说什么?勾引!?”薄荷心里咯噔一声,暗暗吃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怎么不知道?

    “就是在我离开你们家的前一天晚上啊,难道……湛先生没有告诉你吗?”

    薄荷仔细的想了想,这事湛一凡绝对没有说过,不过那晚她喝醉了,醒过来的时候湛一凡提醒过她,不要与倪曼靠的太近,难道是因为他在楼下和倪曼发生了什么,所以他才会上楼和自己说那样的话?

    “好像是我多嘴了。”栾晓晓挠了挠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不过你放心,湛先生对你是忠贞不二的,让我都羡慕嫉妒你有这样的丈夫了。”

    薄荷对湛一凡倒是不用担心,他昨天对菲碧说的那些话她虽然还没有得到验证和确认,但是对于他的自制力倒是十分信任的,让她难以置信的是,倪曼真的做出了那样的事吗?

    “到底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详细的给我讲一讲?”薄荷不想自己再糊涂下去,虽然现在满心是对倪曼的愧疚,但是该知道的她也希望自己能清楚的知道,才不会影响她的某些判断。既然湛一凡说不出口,那就让栾晓晓这个目击证人告诉自己吧。

    栾晓晓对薄荷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三言两语把那晚自己看到的事情都告诉了薄荷。薄荷听完了心里有些不是滋味,这么说来,倪曼真的是故意勾引一凡了?她为什么要那么做?她以为一凡和别的男人一样,都会轻易的上钩或是犯错么?她是想要离间他们夫妻俩吗?那她为了自己撞断腿又是怎么回事?

    “湛夫人,”栾晓晓看着薄荷那有些失望的表情,虽然不忍但还是将自己心中所想道了出来,“虽然……我是个局外人,但是因为一羽,我也想要提醒您一句,不是所有人都会一直善良,而有些人……为了达成目的,是什么都能做出来的。”

    薄荷看向栾晓晓,虽然有些艰难,但还是反问而道:“你是说,她这么做,是苦肉计么?”

    “理性来讲,不排除这个可能。至少那一晚,一定不是意外。好比一羽吧,我其实怀疑这一切都是爷爷做的,我只是没有证据罢了。他是我的亲人,但是他却能狠心的把我的儿子他的外孙丢到那种地方,我一直保持着这样的怀疑,只是自己不愿意承认罢了。而且如果真的是他做的,我一定不会原谅他的。”

    都是聪明人,栾晓晓的一番话提醒了薄荷,所以,她有可能差点儿真的完全陷入了倪曼的苦肉计吗?如果倪曼变了,那就是苦肉计,如果没有变,那就是自己着实冤枉委屈了她。但真相和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接下来有三个月的时间……是否该好好过招一番?如果是苦肉计……她的目的是什么?如果不是,那她也会真心待她,直到伤势痊愈。

    ------题外话------

    ——今天又是九月一日了啊,应该有不少妹纸开学了吧?想起去年的这个时候,正逢上校在写大结局,一年过去了,早安也快走近尾声了……哎,感叹多多,妹纸们学习、工作,生活都要加油哦!o(n_n)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