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78 一羽的亲生父母

278 一羽的亲生父母

    薄荷感觉身上一轻,猛地惊醒。睁开眼睛看到湛一凡近在咫尺的脸,薄荷伸手摸了摸,感觉到了那熟悉的温度才微微一笑:“嗨。”

    湛一凡伸手用力的刮过薄荷的鼻梁有些无奈的皱眉看着她:“嗨什么嗨啊。你真打算今天晚上在这里不回去了?”

    薄荷点了点头:“嗯。我要在这里陪着一羽,万一他醒过来,又没有他可以依赖的人在,他会害怕的。他今天经历的太多了……我怕会给他心里留下什么阴影。”

    湛一凡挑眉,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至少以后再也不敢跟着漂亮女人走了吧。”

    薄荷伸手捶了捶湛一凡的胳膊为一羽辩解道:“明明是菲碧欺骗他,他应该也是想妈妈了,不然才不会跟着别的女人走呢……”

    薄荷想起那一次在伦敦,一羽肯让菲碧给他穿衣服,那个时候菲碧一定也说了‘妈妈’之类的话,不然一羽是不可能就范的。一羽虽然平时没有表现,但是他的内心,薄荷偶尔还是能猜到的,因为有好几天晚上她去他房间看他睡觉,都看见他捧着画册酣然熟睡,而那本画册里除了小苗苗之外还有少量的自己,最新的,常常会是回忆中的母亲。

    湛一凡对于薄荷的细心只是一笑,反而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你这样陪在一羽的身边,我们的小苗苗也会想妈妈?”

    薄荷一顿,心有愧疚。

    “而且,你这样劳累折腾你自己,腹中的那根小二苗受不受得了?”今天真是惊心动魄的一天,他好几次都害怕她会撑不住,毕竟怀孕初期最怕这样的事,情绪过分激动、紧张或者害怕,那一次险些车祸更是让她完全提心吊胆了,所以他心里对菲碧是充满了恨意的,说他小心眼儿也好,说他不像个大男人作为也罢,他就是恨那菲碧,从所未有的恨!

    “哪有。我们的孩子,坚强着呢。不过,小二苗?该不会是你给我们腹中孩子取得小名吧?”薄荷不由自主的抽搐着嘴角,她的孩子以后长大了一定会恨他们的。

    湛一凡伸手摸着薄荷平坦的小腹笑得理所当然:“挺可爱的啊。”

    薄荷高高蹙眉立即摆出自己最坚决的态度:“哪有,这么难听。不同意,我这次坚决不同意啊。”

    湛一凡看着薄荷这么有精神的样子也就放心了。

    “好,随便你给他去什么名字,这一次由你来,嗯?”

    薄荷抿唇含笑,这还差不多。

    湛一凡扶着薄荷的肩让她在沙发上躺下来,还好他给一羽安排了vip病房,而病房里有很大很舒适的沙发,即便不如家里的床,但也比趴在床边来得舒服。

    湛一凡轻轻的拍着薄荷的肩,她晚饭也只吃了一点点,而现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早就过了她该休息的时间。所以他为了让她安逸的入睡,便坐在旁边的地毯上,自己则伸手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就像拍小苗苗那样的力度和温柔。而薄荷手抱着湛一凡的胳膊,感受着湛一凡就在身边的温柔,这一天的疲惫在她全身放松后全部袭来,不一会儿便沉沉的熟睡而去。

    翌日,薄荷被一阵嘤咛吵醒,薄荷挣扎着醒来,发现湛一凡就坐在地上趴在自己的身边睡着了,而一羽正在轻声的呻吟。

    薄荷轻轻的将湛一凡的胳膊移开,也许是手臂麻了的原因,湛一凡浑身一惊醒了,睁眼看着薄荷,反映了一下便坐了起来。湛一凡揉了揉眼睛转身在沙发上坐下来,揉着发麻的胳膊看着薄荷淡淡的笑道:“早安。”

    “嗯。”薄荷咬了咬唇,伸手也帮湛一凡捏了捏胳膊:“是不是麻了?”

    “没事。你去看看一羽吧。”湛一凡担心的看向还在轻声嘤咛的一羽。薄荷也不再耽搁,立即从沙发上下来跑到床边,低头看着床上的一羽,一羽的额头已经汗湿,薄荷伸手将她他额头上的汗珠擦掉,低声温柔的问:“一羽,你哪里痛吗?”

    一羽眼睛看到薄荷,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脖子,薄荷看向那包扎的伤口处,伸手握住一羽的小手:“一羽乖,是麻药过去了,所以伤口才会痛,伤口会慢慢好奇来的,你是男子汉,要坚强,知道吗?”

    一羽看着薄荷,久久的点了点头,嘴里也不再哼哼。薄荷心疼的摸着一羽的脸,他才这么小,为什么要遭受比别的小孩都要多的磨难?

    “对不起,这一次是姐姐没有保护好你。”

    薄荷愧疚的望着一羽,不管他能不能听懂,这份儿歉意,依然想要转达给他。

    “哗——”门口突然作响,薄荷和湛一凡都抬头望去,站在门口的,正是背着包气喘吁吁的栾晓晓。看栾晓晓一身狼狈而又风尘仆仆的模样,好像一夜都在赶路似的,薄荷看着她,她则看向床上的一羽,满脸的泪水。

    “一羽,对不起。”栾晓晓跑了过来,趴在床边握住一羽的胳膊,看着一羽脖子上的伤口。看到一羽的模样,栾晓晓就像是触动了泪腺似的,不停流泪,那个坚强而又强大的栾家六小姐,在这一刻再次泪崩。

    看着她这样,薄荷由心的安慰她:“他已经没事了,只是伤口有些痛……”

    栾晓晓抬头恶狠狠的瞪着薄荷厉声打断薄荷的安慰:“你不是答应过我,你会用生命保护他吗!?”

    薄荷怔住,一时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栾晓晓这样的指责。

    一羽突然伸手挣开栾晓晓的手,转而双手抱着薄荷的胳膊,身体有些瑟瑟发抖。薄荷伸手拍了拍一羽,抬头看向栾晓晓不由得蹙眉:“我那不是答应你,而是对我自己的承诺。一羽是我弟弟,难道你以为,我就不心疼他了吗?还有,你吓到他了。”也许她前段时间和一羽熟悉了,但是那并不代表她就能斥责自己,即便一羽骨子里流的是栾家的血!

    湛一凡也不快的蹙眉,只不过他知道薄荷自己会处理这些,所以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起身出去给薄荷和一羽准备早餐了。听到关门声,栾晓晓才回过神来,看着一羽依赖着薄荷的模样,她似乎也冷静了下来。

    静默了几秒,栾晓晓垂头丧气的看着薄荷带满了歉意:“对不起,刚刚我情绪太激动了……”

    薄荷冷静的点了点头,看着栾晓晓那狼狈的模样还是颇为关心的问:“你赶了一夜的路吗?”

    栾晓晓的视线又重新落在一羽的身上,一羽不看她也没关系,她看着一羽的视线依然充满了爱意。

    “嗯。我人在山区里,昨天晚上收到消息的时候,太晚了,我找了村子里的一个大哥开摩托车把我送到公路上,又拦了一个小时的才拦到往城里去的车,那个时候已经没有飞机,只能坐火车回来,不过还好,只坐了四个小时的火车就到了。看到他没事,我也就放心了……”虽然满是疲惫,但是栾晓晓在述说这些的时候,双眼却从来没有从一羽的身上移开过,而且眼底的光芒,真的很熟悉,就好像……好像自己的妈妈看着自己的时候一样。

    薄荷心底一惊,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栾晓晓是一羽的堂姐,怎么可能会用‘母爱’的眼神看着一羽呢?一定是自己的错觉。

    薄荷低头,伸手摸着一羽头发,轻轻的拍着他让他情绪稳定后才又问栾晓晓:“你去了山区?”

    “嗯。”

    “你不是去找……”

    栾晓晓垂下眼睑:“我去山区不是为了找他。”

    “那你是……?”

    “为了找寻当年的真相。”

    栾晓晓深深的叹了口气,抬头看向薄荷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道:“我找到我五叔了。”

    “哦?你真的找到了?”

    栾晓晓自嘲的一笑:“可笑吧?七年来我恨毒了他,可是知道见到一羽我才知道也许我错了。我去找他,很轻易的便找到了。可是他却在恨我。”

    “恨?”薄荷以为自己听错了,因为一直以来,她都以为,栾晓晓和莫晟壬应该是很亲密的叔侄啊!

    “原来我们互相恨着对方七年。”栾晓晓叹息着捂着自己的额头,“但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每年都还要回到那个地方去呢?他以为,我也会回去吗?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如此对待一羽?他什么也不解释,只是告诉我,他恨我……我真的不明白,所以我去找寻真相,我跟着线索去找当年那个抱走了一羽的人……”

    “等等,真相……线索……抱走一羽的那个人?晓晓,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些什么了?一羽为什么会沦落基地,而你五叔为什么会丢弃他,你都知道了吗?”

    薄荷突然觉得真相已经很近了,但却又觉得很远,好像已经近在眼前马上就能戳破那层薄膜,但是却又不知道膜究竟在哪里。真相是什么?栾晓晓为什么会如此纠结痛苦?当年他们发生了什么吗?还有栾晓晓所说的那个什么‘每年回到那个地方……’薄荷猛地睁大双眼,难道那个地方就是她和一凡曾经找到过的401!?薄荷的脑海里快速的流过那两个老奶奶所说过的话,一对很相爱的情侣……

    薄荷再次看向栾晓晓,栾家的子孙有十个,但偏偏只有栾晓晓一人来找一羽,只有她被牵涉进一遇见的身世里。她身上满是鞭伤,她嘴里恨着念着的人几乎都是她的五叔……还有她刚刚看一羽的眼神,还有她为了找寻那所谓的真相而跋山涉水受尽艰辛……

    栾晓晓兀自捂着额头不停的摇头,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悄悄的握上了一羽的胳膊,薄荷回忆起栾晓晓第一次见到一羽时的情形,她的表情她的颤抖她的不可置信甚至她那一刻的疯……这一刻似乎都能解释了。

    薄荷也由震惊渐渐的冷静下来,虽然那个怀疑还没有得到证实,也实在是不可思议的猜测,但是心底反而越来越坚定了那个怀疑和想法。

    “晓晓……”薄荷静静的看着栾晓晓,她知道,也许这只是自己可笑的猜测而已,但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是一个惊天般的大秘密。也许栾晓晓甚至栾家都不想让这个秘密泄露,但是这事关一羽,而且她已经追踪了那么久,所以她也想要清楚的知道。

    栾晓晓抬头看向薄荷,不知道薄荷为什么突然如此紧张而又严肃的叫自己的名字。

    “xx区的翠榕路翠榕小区二单元401?”

    栾晓晓的脸‘唰’的一白,惊愕的盯着质问自己的薄荷:“你……你怎么知道?”

    “你和你五叔,住过那里?”

    栾晓晓猛地咬唇,看着薄荷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但这无疑就是默认啊。

    薄荷只觉得自己头皮一麻,心里惊慌乱跳,真相近在咫尺,她却没有勇气再质问下去了!如果事情真的就像自己猜测的那样,那一羽……薄荷低头看向静静躺着的一羽,心里疼的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你和你五叔……是情侣吧?你五叔是一羽的爸爸……那你……是一羽的亲生妈妈吗?”薄荷缓慢的抬头,就像一个慢镜头,她不知道会看到栾晓晓怎样的神色,但是她却又想知道,这一切是不是真的像自己猜测那般!栾晓晓和他五叔之间的秘密,就是他们生下了一羽!

    这是薄荷的猜测,但是看到栾晓晓那浑身发抖,眼含泪光,满脸的内疚自责时,薄荷想,她已经知道一羽的身世了。

    薄荷轻轻的磕目沉沉的叹气:“所以,你这七年来,你从不知道一羽的存在?”

    栾晓晓紧握着颤抖的双手成了拳头,抬头望向薄荷,眼泪滚滚而落。虽然难堪,但她还是缓缓的点头回答:“……是。”

    “可你是他妈妈呀……你怎么能……”怎么能不知道一羽的存在,怎么能不知道一羽受着怎样的磨难?

    “我知道我该死。”栾晓晓握住一羽的小手轻轻的靠在自己的脸上,眼泪就像是断不尽的雨水,爬满她的脸颊,“可是我真的不知道,原来他还活着。”

    “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还不打算告诉我吗?”为什么她会不知道自己儿子的存在,为什么她和她五叔莫晟壬会形同陌路恨着对方!?

    栾晓晓咬唇,几乎快要咬破,血丝都已经渗了出来,但她还是不肯吐露真相。

    薄荷冷笑着向上看了眼,深吸了一口气,握着一羽的另一只手沉沉的看着栾晓晓道:“如果你爱他,如果你还想让我保护他,你就把一切都告诉我。不然一羽哪天被栾家带回去,不然哪天又钻出一些恶毒的人将他再次扔到世界上无人知道的角落里任由他生他死他灭,那个时候就一切都晚了!”不然,她哪里那么多时间来听别人家的什么破秘密!

    栾晓晓终于听出薄荷话中一些奇怪的地方:“什么……任他生任他死任他灭?这什么意思?”

    “你不是好奇我妈怎么会收养一羽吗?一羽被扔到一个名为‘基地’的地方,只要收了钱,那个地方可以把人关一辈子,出不去,也别想和外界的人联系,就像个监狱一样,让你从这个世界上莫名的就消失了。而它待人的条件也是看别人给钱的多少,钱多,你可以得到贵宾一样的待遇和享受,钱少,那你就是乞丐和狗。一羽才两岁不到就被人丢到了那里,而给钱的人只给过一次就消失了,所以他自由的生自由的灭,靠别人施舍给他的食物活了下来,有一次他发高烧,差点儿死了,才两岁的孩子啊……他那个时候才两岁。是我妈偷跑出去给他找药惊动了……惊动了那里的老板,后来将他救活才发现,原来他得了儿童孤独症。我妈将他当做自己的儿子抚养,给了他健康的成长环境,教他读书认字……可我知道,”薄荷看向一脸震惊的栾晓晓,淡淡道:“只要进入那里的人,身上一定都会发生别人难以发生的故事。把他送到那里面的人只留下一个地址,就是你和你五叔曾经住过的401,这也是我为什么会猜出来你们的关系的原因。”

    栾晓晓伸手捧着一羽的脸,满脸的愧疚、自责和内疚心疼:“原来,他遇到了这样的事,原来他遭遇了那么多的磨难,原来他在那样的地方带过,原来……原来他曾经真的差点儿死了?”

    “晓晓,你必须告诉我,我才能帮你。将一羽送进那里面的人,真的会放过一羽吗?一羽遇到我们家也并不是好事,他迟早会被人曝光的,你爷爷已经知道了,那别的人呢?到时候他会面临什么,你必须告诉我了,我才能帮助他,保护他啊!瞒着我一切并不是保护他,至少对于我,你必须告诉我实话,因为我是爱他不比你少,他的姐姐。”

    看这样子,当初把一羽关进基地的人不可能是栾晓晓,那么莫晟壬呢?他们为什么互相恨着对方?会是莫晟壬这个亲生父亲做的吗?栾晓晓怎么能和莫晟壬生下一个小孩呢,他不是她五叔吗?一头雾水的薄荷看着栾晓晓,而栾晓晓听了薄荷的一番话似乎也逐渐的明白,虽然痛苦,却还是缓缓道来当年的往事秘密……

    ------题外话------

    ——当初猜到一羽真实身份的妹纸们这里夸奖一下哈。o(n_n)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