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77 脱离危险

277 脱离危险

    “不!”薄荷推开湛一凡爬向倪曼,将她的身子抱起来并紧紧的抱在怀里,“不,曼曼你不会有事的!”

    “我好痛啊……”倪曼抬头望着薄荷,和血一起流下的眼泪流进嘴里,咸咸的。但是腿,真的好痛,刚刚被撞击时,她就知道,这双腿应该要废了吧。但是,值得的……真的值得,因为她想也没想就把薄荷给推开了,那么心底是认为值得的吧。

    “救护车,快,快把也送去医院!”薄荷回头看着也呆了的救护车上的医生们痛声大喊。

    那些医生们这才反应过来,立即下车来替倪曼处理。血肉模糊的双腿,薄荷实在不忍心看下去,可是倪曼是为了她才会遭受这一切痛苦,才会受伤,才会有这意外。所以她用力的握住倪曼的手,陪在倪曼的身边,看着她痛苦的闭着眼睛全身发抖的接受简单的处理,薄荷伸手将地上的银行卡捡起来,心里即挣扎又痛苦,是他们误会倪曼了吗?

    倪曼突然用力的握住的薄荷手流着泪望着薄荷凄苦的哭道:“荷姐姐……如果我死了……请你瞒着我哥……他不能再为了这世上的任何一个人伤心了……”

    “曼曼你不会死的。”

    倪曼痛苦的揪着眉摇头:“不……我觉得我就快死了……就快死了……因为我真的好痛……可是我真的不后悔……就像你不后悔救过我一样……荷姐姐,我真的很对不起你……但其实我一直都记在心里,我的心里有你……有你的恩惠……”

    “别说了。慢慢你不会有事的……”薄荷内疚的看着她,如果不是她,倪曼怎么会遭受着一切!?如果不是菲碧……如果不是自己站在那里失了神,如果不是她,倪曼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啥事!

    湛一凡紧紧的握住薄荷的双肩,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默默的站在薄荷的身后给予她最宽厚的港湾和力量。

    倪曼被抬上担架,一羽已经被做了简单的措施止住了血,所以被薄荷和湛一凡抱着平坦在腿上,救护车拉响警报向医院疾驰飞去,留下的只有惊慌失措的警车和醇儿他们。醇儿看着地上的那摊血迹失神,心里依然感激着出事的并不是薄荷。但是刚刚那一幕,真的是惊心动魄一般的画面深深的印在她的脑海里,她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这么奋不顾身的去救小姑,在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她怎么能那么快的冲上去,该是怎样的反映呢?可是,警车怎么会突然出现状况呢?

    *

    薄荷跟着两辆急救床奔向手术室,一羽在路上的时候发生了突发状况,脖子的伤口突然开始流血,完全无法控制。而倪曼直接痛晕了过去,似乎已经没有了意识和知觉,薄荷因为这两个人也无法控制情绪的不停流泪,她知道这个时候流泪是脆弱的,但是看着一羽在自己的怀里不停的流血,看着倪曼因为自己似乎断了双腿,她根本无法再冷静下去。

    “一羽,姐姐会一直在这里的,你一定要坚持下去,知道吗?不能失去意识,不能放弃……”薄荷摸着一羽的脑袋,将他汗湿的头发拨到额头之上,一羽虚弱的看着她却没有任何的反映。

    另一边倪曼已经完全昏迷了,但是戴着的氧气罩还能看到不停喷洒出的白雾,所以薄荷并不担心倪曼的生命危险,她只是担心倪曼的那双腿……

    “我们要进手术室了。”护士和医生上来将薄荷和湛一凡隔开,薄荷只能看着两辆急救床都被推进手术室。

    一羽,你一定要坚强,你一定要加油!倪曼,你也是……千万,千万不要出事。

    薄荷秉着双手,她没有任何的信仰,她不信佛,不信道,不信真主,不信耶稣,不信上帝……但是这一刻,她虔诚的祈祷,就算是所有需要她敬拜的神灵她都愿意娶敬拜,只求让一羽和倪曼都要坚强的出手术室。

    “宝宝。”湛一凡将薄荷抱进怀里,宽厚的肩将瘦弱的她宝贝一般的紧紧圈住,薄荷伸手抓住湛一凡的衣裳再也忍不住的嚎啕大哭:“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是我错了。”湛一凡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他就是觉得自己错了,他又让她哭了,他又让她陷入了痛苦、伤心、害怕和自责内疚的深海里。如果他能更快的回头,更快的听见声音,也许推开她的人就是自己,而他却又庆幸那不是自己,并不是怕死也不是怕为她而受伤,只是怕如果自己都不在她身边,她这一刻该怎么办?没有人能抱着她给她力量,她一定会真正崩溃的。

    “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湛一凡反复不停的说着四个字,薄荷用力的揪住他的衣裳,像是要将自己身体里多余而又没有发泄出的力量都用光似的,直到无力的瘫软在他的怀里。

    “病人的家属在哪里?”手术室的门突然打开,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大步的走出来。

    “我,我们。”薄荷赶紧擦干眼泪和湛一凡上前。

    “小孩子的伤口离动脉血管太近,在做应急措施时压制住了伤口挤压到了动脉血管,从而有点儿撕裂状况才会导致大量失血的情况,现在已经给病人止血,但还急需输血,但是患者是a型rh阴性血,我们医院血库正急缺这血型,所以如果可以请家属或者近亲帮忙输血给患者。”

    a型rh阴性血?为什么不是普通的血型!薄荷看向湛一凡,他们都是普通的a型和b型,哪里能给阴性a型的一羽输血?实际上,这个时候她才感觉到,原来一羽并不是自己的亲生弟弟,因为她根本没有办法给他输血,没有办法救他!

    那个医生见他们两个人都只是蹙着眉没有反应顿时也有些急了:“那个……怎么……谁和我去输血?”

    “医生请等一下。”薄荷突然想到了栾晓晓,她和一羽是堂姐弟,也许能在这个时候救一羽!薄荷掏出手机快速的翻出栾晓晓的号码,医生看着竟然突然开始打电话的薄荷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湛一凡立即解释道:“请稍等,我们正在努力找能给他输血的人。”

    “你们难道不是患者的父母?哎……希望你们能尽快,再过十分钟,如果患者还得不到输血情况将会非常的危急。”

    薄荷听着那医生的警告心里着急的往远处又跑开了几步路,还好电话很快就通了。

    “喂,栾晓晓,我是薄荷。”

    “湛夫人?你怎么会突然给我打电话……难道是一羽?”

    栾晓晓总是那样聪明,她明白如果不是一羽有问题薄荷绝对不会给她突然打电话的。

    薄荷立即沉住气解释道:“是,刚刚一羽遇到了一些危险,现在一羽急需输血,但他是a型rh阴性血,你是他的堂姐,你有办法发救他吗?”

    “什么?需要输血?怎、怎么会这样呢?可、可我现在不在云海市啊……而且、而且我也不是a型阴性血……”

    薄荷用力的闭上双眼,这就是绝望的滋味吗?让人的心都哽住了,痛的无法言喻。

    “怎么办……”这是薄荷这辈子第一次问这么多的‘怎么办’,她第一次对于现状如此的无力,第一次对自己产生了怀疑,她真的不能保护自己身边的每个人吗?原来她这么的渺小,太多的事情她根本无法做到!

    “怎么办……怎么办……”栾晓晓在电话那边也急急的低喊着,薄荷绝望的准备挂了电话,栾晓晓却突然大叫了一声:“有了!我……我……我给那个人打个电话试试,也许……也许他不会那么无情,他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栾晓晓絮絮叨叨的反复自己说着,问薄荷要了医院的地址便着急的挂了电话。

    薄荷不知道栾晓晓说的是谁,她也不知道栾晓晓究竟能不能救一羽,但是她绝对不能就这么呆着等着时间的过去。薄荷将自己电话薄里的每个人的号码都拨了一遍,可是a型rh阴性血实在是少得可怜,三千万分之一的几率发生在他们的身上,却又不肯再次发生在他们身边。

    湛一凡也拿着电话在努力拨给身边的人,薄荷却已经越来越绝望了,十分钟眼睁睁的看着就过去了,远处突然跑来一个护士,薄荷和湛一凡回头望去,看见一个护士正捧着血袋疾步而来。

    “是a型rh阴性血吗?”薄荷激动而又紧张的跟着护士的脚步走向手术室的大门。

    “是的,是的,快请让开。”护士不耐烦的喊着,手术室门大开的那一瞬间,看着护士走进去,薄荷的双腿一软恨不得就这么坐到地上去,还好有湛一凡……在她身后扶着她。

    “一凡,”薄荷气若游丝的抬头看向湛一凡微微一笑,“一羽是不是有救了?”

    湛一凡温柔的看着薄荷:“一定会的。”

    薄荷手里的电话突然震动了起来,薄荷拿起来一看,是栾晓晓,是她救了一羽吗?

    薄荷接起电话,栾晓晓焦急的声音传来:“怎么样?他有没有去给一羽输血啊?他说他就在医院的附近,几分钟就能到,他有没有去救一羽?还有我在回来的途中,你别着急……”

    “晓晓,一羽有救了。”薄荷眼泛泪光掩着唇低声的对着电话感激万分的道。

    “什、什么?”电话那头的栾晓晓似乎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薄荷话中的意思。

    “血已经送进去了,一定是你救了一羽。”

    “真的送进去了?是……是他吗?可我还和他吵了一架……我以为他不愿意的……”栾晓晓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如薄荷那样欣喜,反而有些不对劲儿的感觉。薄荷虽然也疑惑,但是这一刻对一羽会马上脱离危险的喜悦和激动充斥着,所以她并没有认真去想栾晓晓所说的那个人究竟是谁,也没有认真去研究栾晓晓此刻的情绪。

    二十分钟后,被处理了伤口和身上血渍穿上干净新衣服的一羽,输着血带从急救手术室推出来。

    薄荷低头看向床上的一羽,虽然脸色有些苍白,但是看起来应该已经没有了大碍。

    给一羽缝合伤口的医生对站在一旁的湛一凡简单的讲了一下一羽的情况:“伤口缝合的很完美,只是可能会留下一道小小的疤痕,孩子有些情绪不稳可能是惊吓过度的结果,休息几天就好了,没什么大问题。”

    薄荷自然也听见了,弯腰俯下身趴在一羽的耳边轻声呢喃道:“听到了没,没什么问题了,所以你只需要好好休息,嗯?”

    湛一凡过来握住薄荷的肩轻轻的揉了揉温柔道:“你跟着一羽先回病房,我在这里等倪曼出来。”

    薄荷当然没有忘记倪曼还在手术室没出来,套头看向急救手术室的红灯,再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一羽薄荷起身摇了摇头:“不。还是你陪着一羽回去吧,我在这里等倪曼。”

    “宝宝……”薄荷耐下心似乎想和薄荷讲道理,薄荷却先干脆的摇头并道:“一羽现在已经脱离危险了,所以我要在这里等倪曼。她是因为我而受伤,我不能先离开。”

    “小姑,姑父。”下班换上便服的醇儿突然跑了过来,喘息着看向床上的一羽道:“我去吧,我陪着一羽去病房,你们在这里等倪曼。”

    薄荷看向腕表上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醇儿还能到这里来,薄荷真的是非常感激。

    “谢谢你醇儿。”

    醇儿看向床上睡得安详的一羽微微一笑:“这小家伙虽然人小,我也很不服气,但在怎么说也算是我表叔啊。所以,我会好好做的。”

    于是醇儿陪着一羽跟着护士们向一羽的病房而去,走了几步醇儿却突然回头看着薄荷,问:“哦,对了小姑。那个菲碧,下午检察院的人就来了,他们想要起诉她故意杀人罪,你怎么想啊?”

    一羽和倪曼都是因为菲碧的疯狂才会受伤,如果让她这么快出来她一定不会反悔而且还会再给她和她身边的人带来危险或是麻烦,但是又想到杰森,母亲和自己欠杰森太多,他如果知道菲碧因为他们进了监狱,他会怎么想?薄荷还没有决定,湛一凡却突然肯定而又无情的道:“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该关几年,跟着法律程序走。”

    醇儿看向薄荷,薄荷缓缓的也点了点头:“去做吧。不要冤枉她,但是也不能轻纵。”菲碧犯下的错,她必须自己负责。

    醇儿‘嗯’声应道:“那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说完便转身随着一羽的病床离去。薄荷看着醇儿的背影,隐隐约约间似乎见到走廊的尽头有人,一个高高长长的身影躲在那里,薄荷眯了眯眼睛,是她的错觉还是真的有人在偷看他们?

    薄荷往前走了两步,却看见那黑影突然消失,薄荷想到一直都要害自己的那双黑手,难道它已经伸入到自己的生活中并且无时无刻的跟着他们了?不可能啊,湛一凡不是派了保镖一直跟着她吗?

    “怎么了?”湛一凡走上前来蹙眉问道。

    薄荷虽然有些不确定但还是将自己的疑虑告诉了湛一凡:“刚刚那里好像有人一直在看着我们。”

    湛一凡望去,虽然空荡荡的什么鬼影子也没有但还是立即掏出手机并吩咐道:“刚刚周围有什么行为诡异的人没有?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湛一凡看着薄荷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而又严肃起来:“是给一羽输血的人。输了血之后似乎就一直躲在拐角处,在看我们。”

    薄荷极快的回忆起栾晓晓的话,能救一羽的人……会是……莫晟壬吗?她难道找到他了!?给一羽输血的人,是他!?他刚刚就在那里?薄荷扒步跑了过去,但是走廊已经变得空荡荡早已经连半个人影都没有了。会是莫晟壬吗?他能给一羽输血,他也是a型rh阴性血,那么……他真的就是一羽的父亲了!

    一个小时后,手术室的门再一次打开:“家属在哪里?”

    薄荷和湛一凡极快的从椅子里站起来,看到被推出来的倪曼,薄荷立即上前,倪曼的脸色苍白,但是看起来和一羽一样,似乎也没什么大碍了。

    薄荷紧张的看向医生,医生朝他们职业性的微笑并道:“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左腿有两处骨折,右腿只是皮肉伤虽然有大出血状况,因为抢救及时,所以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因为你们签了手术同意书,所以我们已经给病人开刀并且连上钢钉,等出院的时候再给病人打上石膏,休息整整一百天并积极的做复健就不会落下任何残疾的。”

    薄荷这才重重的落下心中的石头并松了一口气,看向倪曼安静沉睡的面容,薄荷由衷的向她微笑:“谢谢你,曼曼。”谢谢她救了自己和腹中的孩子,谢谢她能没有什么大碍。至于对倪曼的怀疑,薄荷想,是不是该重新设定一下?他们也并没有倪曼背叛自己的证据,一切都是他们自己的怀疑,而现在更多的是指向倪曼救了自己和腹中孩子一命的恩情。

    倪曼,你的出现,真的只是为了还我钱吗?你真的是无辜的吗?看着她这样躺着,薄荷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理由再去怀疑倪曼的的歹心了。但是……理智告诉她,却又无法再次完全的信任她。

    ------题外话------

    ps:那些说薄荷越来越笨的妹纸们,如果你们是薄荷,你们会怎么解决眼前的困境呢?薄荷已经由高高在上的冷漠女王变身成为有温度有情感的母亲、妻子,普通女人,智慧依然存在,只是偶尔会被感情困扰。如果是你们,你们会相信眼前所发生的,还是暂且淡定的去探索迷雾背后的真相?o(n_n)~(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