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76 为爱疯狂·下

276 为爱疯狂·下

    “不可能!”薄荷厉声阻道,“你这是让我们夫妻俩走向绝路!”她绝对不会看着湛一凡和别的女人在自己面前上演春宫图,她一定会疯的!不可以,不可以,他不可以属于别的女人!薄荷紧紧的抱着湛一凡,但是双眼却落在菲碧手中握着的匕首上,白花花的匕首正抵在一羽的脖子上,已经出了一点儿血丝了,她的心被抓的生疼,却无能为力,她该怎么办啊!?

    菲碧一声冷笑,鄙夷的看着薄荷:“你可真是自私啊。难道你要眼睁睁的看着你的弟弟被我手中的这刀划开脖子,然后鲜血喷洒出来,流到整个屋子么?”

    “不要!”薄荷往前一步,伸手不停的摇着,“不要伤害他!”

    “那你就自己撞死!”菲碧看向墙壁狠狠道。

    薄荷看向墙,难道她今天真的要撞死在这里?可是苗苗怎么办?她还不到一岁,她才刚学会叫妈妈。一凡怎么办?他的人生一半都还没过去,余下的人生他会快乐吗?还有桐儿,她难道要再一次失去妈妈?还有一羽,他会不会一直记住她死去的模样?但是她不能看着湛一凡和这菲碧上床,更不能看着一羽去死,她……

    薄荷往前走了两步,身后的湛一凡却猛地一把将她从后面抱了回去,咬着牙在她耳边低言恳求道:“宝宝,不要。”

    薄荷陡然惊醒,她刚刚是做了选择吗?她想要向那面墙走去。

    薄荷捂着脸,眼泪顺着指缝往下流:“可是一凡,我做不到……我不能把你让给别人……”她真的做不到。

    湛一凡紧紧的抱着她不停的喃道:“我不会的,你相信我。我这一辈子都只会有你。”

    “可是你要救一羽,你一定要救一羽……不管你怎么做,都要救一羽……”她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羽去死,那她同样会内疚自责甚至痛苦一辈子的!那样,是生不如死。

    湛一凡捧着薄荷的脸,将她脸上的眼泪和汗水擦掉,看着她坚定的道:“我会救他的。”

    “你们……你们两个说够没有!?”被忽视了的菲碧持着匕首一声怒吼,刀尖再一次残忍的向一羽娇嫩的皮肤里刺进一毫米,几缕血丝开始顺着脖子往下滑,一羽也终于感觉到了痛,挣扎着想要从菲碧的怀里逃出,一双眼睛望着薄荷,他在求救!

    “不要!菲碧,求你不要……”薄荷从未觉得自己会如此脆弱,那些丑闻即使是再如何凶猛的攻击她也不曾怕过,但是这一刻,她真的怕了,她的腿颤抖的发软,心颤抖的害怕,她紧紧的盯着菲碧和菲碧手中的匕首,更怕一羽脖子上的血越来越多。

    “你不肯把你男人让给我一次,又怕自己去死,那你以为你还有更多的选择吗?你也可真够自私的,你霸占着他一辈子不够吗?而我一次也没有得到过,你把他让给我一次,又怎样!?”菲碧似乎已经全然失去了理智,拿着匕首的刀不停的颤抖,刀尖在一羽的脖子上不停的打颤划出了一些新的血红,还好伤口都不大,都只是一缕缕的血丝往下流,但就算是这样,薄荷此刻也能害怕的全身发抖。

    一羽就在生死一瞬间,而她依然不肯妥协。

    紧紧的拽着自己的拳头,强忍着暴走的冲动,冷静的看着菲碧道:“他不是货物!他是人,他是一个男人,这种事也能勉强吗!?”

    “我自然有我的本事,你怎么知道那就是勉强!?”菲碧显然是铁了心,要么看着薄荷死,要么让湛一凡在这里陪着她睡一觉,她的大脑已经处于两个极端,反正结果就是要毁了薄荷和湛一凡。

    “菲碧。”湛一凡扣住薄荷的肩,慢慢往前走去,一步步的靠近着,冷静的看着她:“薄荷说得对,我是一个男人,这种事情是不能勉强的,我想你应该明白,当一个男人不想的时候,无论这个女人怎么努力,那也是无心无力的。”

    “不可能……”菲碧摇头,眼泪随着她的动作而飞溅撒到了一羽的脸上,她也在伤心,她也在绝望,她知道她走到这一步已经会被湛一凡给鄙视甚至瞧不起了,但是她早已经回不了头了。这十几年,她温柔娴淑高贵典雅的陪在他身边,她苦心经营的形象早就在一年前被薄荷戳破,她在他心中不再善良不再美丽不再可人,他对她再也没有半点儿温柔可言了,她现在最后一个愿望,那就是得到他一次啊,就是一次而已……她就会满足的!

    “你们别过来!”菲碧突然发现他们在靠近,掐住一羽的薄荷又往窗台后面靠了一些,薄荷吓得脸色惨如白纸,站在原地再也不敢动弹。

    “我们不会过去的,不会。”薄荷摆着手不停的表明。

    菲碧掐住一羽的脖子,将刀指向薄荷和湛一凡:“你们往后退,往后!”

    “好,我们往后。”湛一凡与薄荷举起手来向后退去,菲碧看着他们退回门口的方向才又将匕首抵在一羽的脖子上,薄荷心痛的看着一羽脖子上那一片的血肉模糊,他才七岁,为什么要因为自己遭遇这些磨难!?

    “菲碧,你真的疯了吗?他才七岁而已,他在流血……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一个孩子!?”薄荷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了,指着一羽,看着菲碧颤抖的质问那个疯了一样的女人。

    菲碧低头,看到自己手上的血似乎也清醒了一下,于是将刀又离开了一羽的脖子,但是抬头在看到薄荷眼底的‘放松’时菲碧心一狠,再次将刀放回原位抵在薄荷的脖子上:“你想让我心软?不可能!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是你的心狠才会让你的弟弟受如此折磨!所以他的伤不是我造成的,是你!”

    薄荷没想到菲碧已经完全听不进去一句话了,看到一羽那血肉模糊的脖子,万一碰到动脉血管……后果不堪设想!

    薄荷心疼的再也忍不住的向前:“我求你了,你抓我吧,我要伤害我也可以,但是我求你放了我的弟弟!”

    “抓你?”

    “是!我,我比我弟弟更具有威胁性,你抓住我,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不可以!”湛一凡一把将薄荷拽了回去,俯在她耳边不停的道:“宝宝再等等,再等一等就可以,我求你不要在在这个时候慌了,好不好?”

    “可是一羽他……”薄荷真的崩溃了,她唯独对孩子被残忍的对待完全无法忍受,不管是桐儿还是一羽或者是小苗苗,她再也不想看到他们受到伤害。

    “好!”菲碧却突然笑着答应,“你,来换。”她就不相信,用薄荷威胁,湛一凡会不就范?

    “不要去!”湛一凡紧紧拽着薄荷的胳膊,摇头。

    “一凡,对不起。”薄荷宁愿自己遭受危险,也不要一羽再受伤害。她无情的掰开湛一凡的手,转身毫不犹豫的向菲碧的方向而去。

    “别傻了!”湛一凡冲上去一把将薄荷再次抱回回来,抬头怒目红赤的瞪向菲碧,“菲碧,你别傻了。我对你是不会有任何感觉或是反应的。”

    “呵……”菲碧冷冷一笑,显然不信,“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是一样的。而且为了能和你在一起,我练了多少技术,我就不相信你真的会无动于衷?你放心吧,就算你老婆和小舅子在这里,我也会让你忘了他们的存在,让你**快乐无比的!”

    看着菲碧脸上那淫荡无耻的笑容,薄荷恨得紧拽拳头,竟然把注意打到她男人的头上,这个女人真的是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

    “不可能的。”湛一凡冷静的应对菲碧的挑逗,淡淡的看着她道,“除了我的妻子,我对任何女人都没有反应,我不是骗你,这是真的。”

    薄荷诧然的抬头看向湛一凡,他是……开玩笑吗?

    菲碧的脸色陡变:“不……不可能!”她知道,湛一凡是怎样的人,而且这事关男人的颜面,他根本不可能拿这样的事情来骗她!所以,这只有可能是真的。

    “这,是真的。”湛一凡再一次残忍的说出事实,至从上一次倪曼勾引他之后,他事后也去某些网站看过一些图片或是影片,但是结果都是非常残忍的,那就是他竟然心无念想,脑海里唯一能反复播放的是薄荷在床上那些妖精似的画面,电视里面的女人再如何性感再如何妖娆,他竟然都毫无所动,所以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他不知道别的男人是怎样的,但是他唯一能确定自己的是自己,他这辈子只能要薄荷这一个女人,身体和精神的忠贞度竟然难得的统一了。

    菲碧被这一事实打击的有些失魂落魄,湛一凡趁此一个迅猛的动作冲上前,一把抓住菲碧手拿匕首的手腕一个用力,菲碧惊呼一声,手中的匕首掉在了地上,湛一凡一脚踢开。薄荷也趁机冲上前将一羽夺了过来并紧紧的抱在怀里,而菲碧在挣扎中身体向后大幅度的仰去,惊慌中一把拽住刚刚抱走一羽的薄荷,菲碧身体向下坠落,薄荷也就被带到了窗边,身体被惯性的带出窗外大半个身子,狂风肆起,薄荷惊慌的看向下面,警察们不知不觉中备好了气垫,菲碧如果跌下去也不会死的。

    “一羽!”薄荷紧紧的抱着怀里的一羽拍了拍,“不怕,姐姐在这里。”

    湛一凡抱住薄荷,将薄荷的身体一点点的带回窗内,再伸手却并不是拉菲碧,而是握住她的手一根一根的将她的手指掰开她紧拽欧薄荷的胳膊,菲碧的脸上露出惊恐的神色:“不……你不能这样……”

    “菲碧。”湛一凡无情的看着菲碧,“你要记住,不要企图惦记这个世界上任何不属于你的东西……或人。”说完,湛一凡轻轻的推开了最后只剩下两根手指的菲碧,薄荷冷漠的扭开自己的头,将一羽的脑袋埋入自己的怀里,一羽脖子上的血染上薄荷的衣裳和头发,打湿染红了湛一凡的视野。

    菲碧惊恐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无限的下坠,这一刻她终于清晰的感觉到了死亡的恐惧,原来临近死亡这么近,会是这样的害怕!不,她不要死!他们怎么能这样?怎么能放开她的手,怎么能如此无情的看着她去死?如果她死了,她就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的!

    “砰——!”一声巨响,菲碧摔在了气垫上,她以为她死了……但实际上,她的双手被铐上了冰冷的手铐。

    湛一凡立即将一羽抱了过去,一羽的脖子还在流血,伤口那里已经全然血肉模糊,染红了一羽胸襟前的全部衣衫。

    “一凡,救救一羽……救救他……”薄荷望着用湛一凡,用祈求一样的目光。

    “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他,他不会有事的。”湛一凡喘着粗气,深深的给了薄荷一个安慰,然后转身抱着一羽就向门外冲去。薄荷抹掉脸上自己流下来的眼泪跑着跟了上去,出了电梯间,醇儿立即围上来:“姑父,外面救护车已经来了。那个菲碧也被抓起来了,我们马上准备送去派出所。”

    薄荷紧紧的握住醇儿的胳膊珍重的道谢:“醇儿,谢谢你。”

    “这都是我该做的,但是小姑,你没事吧?”醇儿看着薄荷情绪实在有些激动,不免有些担心她的肚子。

    “我没事。”薄荷气虚的摇了摇头,跟着湛一凡的方向又追了出去。

    醇儿挠了挠头,她也实在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意外啊,原本也是埋伏在房间外面的,但是还好有小姑的耳麦才得以听见他们屋内的局势,又在窗外看到那女人的半个身体,所以才提前做好了准备,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也不知道一羽小舅舅怎么样了?

    救护车已经来了,湛一凡抱着一羽向担架床走去,薄荷因为和醇儿说了两句话所以还没有完全追上来才刚刚出了宾馆,就在此时,原本已经被铐上手铐甚至已经被押上警车的菲碧看到了薄荷,一双失魂落魄的眼睛顷刻间变得血红,前座的警察刚刚打燃车子,菲碧就猛地挣扎了起来,左右的警察竟然用双手都压不住疯了的菲碧,菲碧扑上坐在驾驶座的司机身上,戴着手铐的双手用力的握住方向盘左右摇晃,车子才刚刚起步,但是那司机警察根本没想到菲碧会疯了似的扑上来,一受惊脚也就猛地一踩油门,菲碧邪恶的一笑,将方向盘用力的推向薄荷所在的方向,而她被身后的两个警察再押回座位时,前座的警察已经来不及踩刹车了——

    “啊——”警察发出惊恐的吼叫,“闪开啊……”脑海里,只有薄荷回头时,那双惊恐的双眼和苍白的脸。

    “砰!”一声撞击的重响,被再一次哑住并且这一次再也无法动弹的菲碧狂妄的大笑起来:“我要你们后悔……我要你们对我的无情而后悔……我要你们后悔!哈哈哈……”

    前座的司机终于刹了车,脸色却已经全然苍白。

    “出、出事了……我、我、我好想撞、撞人啦……”前座的警察吓得眼泪都飚了出来,真是恨不得回头把身后那个疯女人给掐死!

    “不对,不是薄检察官!”副驾驶座的警察推开门跑下去。

    菲碧不可置信的抬头,这都没有撞死她吗?但是平眼望去,哪里有薄荷的身影?而且湛一凡脸上那惊恐的表情,不是足以说明一切了吗?

    血流到了地上,薄荷跪倒在地,看着将自己推开而替她挡下那一撞的倪曼。

    湛一凡放下一羽,转身蹲下来疯了一样的将薄荷用力抱入怀里,这一刻,就算是无情,他也要感谢上天,还好不是她,还好不是她!

    倪曼倒在地上,因为撞击和摩擦而流血的腿就那样倾斜的歪倒着,好像已经不属于她了似的。倪曼朝着薄荷微笑,刚刚那一瞬间的事,薄荷现在还记得。

    激烈刺耳的刹车声,尖叫声,怒吼声,她回头却只看见疾驰而来失了控似的警车,她还没有任何的反映那车子却已经向她撞来——可是她并不痛,因为她被推开了,那么两秒的时间,她就被推开了!那声‘砰’的巨响时,她回头看见,倪曼已经被撞倒在地,腿是最明显的受伤,因为剧烈的摩擦,因为穿着裙子,所以那洁白的双腿正在不停的流血。

    “为什么?”薄荷不解的看着倪曼,她为什么要救她?

    “荷姐姐……”倪曼朝着薄荷微笑,“只要你没事,就好……好了……我和我哥哥……欠、欠你很多啊……你当初的一万块钱,是我好不容易努力攒出来……要还给你的……”倪曼从衣服里慢慢的摸出一张卡,卡上沾染了鲜血,她似乎没有什么力气,所以卡掉在了地上,染上了鲜红的血。

    薄荷心痛的看着这一幕,难道之前所有的怀疑都是假的!?倪曼根本就没有背叛她?不然她为什么要推开她,自己去遭受这一切!?

    “还给你……这个暑假……我来云海市……就是想找你……但是我们……好像有误会……你不再喜欢曼曼了……么?呵……没关系……反正我要死了……应该什么都不知道了吧……”那双腿,开始变得血肉模糊,痛的倪曼脸色惨白,但是她却依然对着薄荷微笑。(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