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75 为爱疯狂·上

275 为爱疯狂·上

    薄荷是自己开车来的,电话通了便走向马路对面的停车场,一边看着来往的车一边过着马路和湛一凡打电话,根本没有时间理倪曼。

    “一凡,一羽不见了,你快帮我找找!”

    “什么?一羽不见了?怎么回事?”

    “小丁说,是个金发碧眼的女人,肯定是菲碧。我就知道她不会那么轻易的回去,她一定把一羽带走了!”

    “你先别急,我知道她住在哪里,我立即让人去查她的行踪。”

    湛一凡就是湛一凡,永远都会多留一个心眼儿,知道菲碧住在哪里以防的就是她万一做出什么事情来。但是没想到她还是行动了,而且是在一羽的身上下手,她那一日的怨怒果然不只是说说而已。

    通知了湛一凡薄荷也到了停车场,找到车开了锁薄荷坐进驾驶座,一扭头发现倪曼竟然坐上了副驾驶座。

    薄荷不由得蹙眉看着倪曼严肃的道:“倪曼,我现在有急事,今天的话题,我们以后再继续,ok?”薄荷现在根本没有时间应付倪曼,她如果哦找不到一羽,一定会疯的!

    倪曼咬着唇委屈的望着薄荷一副恳求的模样:“荷姐姐,我就要离开云海市了,我也不知道下一次我们见面是什么时候,你让我和你一起去吧,我知道一羽不见了,我一定会帮你的!”

    薄荷并不想让倪曼跟着,她心里对倪曼的怀疑越来越多,难以信任倪曼,所以她跟着只会让自己做事情增加不安而已。

    薄荷理性而又冷然的看向倪曼那边的车场淡淡道:“下车吧,一羽的事情你不必操心。”

    倪曼却捧着脸痛哭起来:“荷姐姐,你怎么了?突然对我这么冷漠,果然是因为那些照片而怪我是不是?我就知道,都是因为我的错,你才会……”

    薄荷诧然的看着她突然而来的动作,就在局面变得有些僵持之时,薄荷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薄荷快速的拿起看也没看便接起,电话那端并不是自己熟悉的任何一个人的声音,而是一声冷笑:“薄荷,你该着急的要疯了吧?”

    薄荷一顿,捏紧一只手正紧握的方向盘咬牙切齿的低声念出电话那端那人的名字:“菲碧!”

    菲碧清高傲然的冷笑声传来:“算你聪明。不过你派来的司机可真蠢,我不过给这个孩子套了件衣服,他竟然就没认出来。你让他也别费劲了,我现在带着你心爱的弟弟正在一处你们找也找不到的地方。”

    “菲碧,你别乱来!如果你敢动我弟弟一根毫毛,我一定不会饶了你!”一羽不同于一般的孩子,他这个时候一定非常害怕,他的心里一定非常的着急,他们小心翼翼的呵护了他这两年都舍不得让他受委屈,如果菲碧让一羽除了什么意外,她一定会杀了她!

    “我动了又怎么样?这难道不是你们欠我的吗?母债子还!你和你妈妈欠我爸爸的,就让你弟弟还好了!不过你这弟弟可真不愧是个孤独症儿童啊,我和他说可以带他去找他妈妈,他竟然就肯让我拉着手让我将他带走,怎么这么好骗?呵,现在一个人默默的流眼泪,不过好在安静,只要不吵我,无所谓他哭的那么凄惨!”

    薄荷的心像是被人撕成了两片一样的痛了起来,脸色也因为菲碧的话而逐渐变得苍白:“菲碧,算我求你,不要伤害她。你要怎么样,你可以对付我,求你放过我的弟弟。好吗?他才七岁,他的世界比别人都要单纯,他是天使一样的孩子,求你不要伤害他!”

    菲碧看向角落里坐着的一小团身影,蓦然的就想到了自己的小时候,父母每一次争吵她就是这样坐在角落里默默的流泪,没有声音,特别安静,所以爸爸妈妈总是以为她不伤心,但其实她的心早已经千疮百孔。而眼前这是个有孤独症的孩子,比起她小时候,还真是更加可怜了百倍。

    “好,”菲碧深吸了一口气,“我暂时不会虐待他。但是你和湛一凡,必须在七点之前找到我,不然……我就把他从窗户上扔下去,然后让你后悔终生。还有,不许报警,如果被我发现了,你们就等着后悔莫及吧!”

    “不!”薄荷大喊一声,可菲碧已经挂了电话,薄荷再回拨时却只有一阵忙音,薄荷颤抖的看向时间,已经五点半了,七点之前要找到她谈何容易?薄荷从来不觉得时间竟然是这样短过,这个时候也没有时间再和倪曼争辩了,启动车子便开出停车场向谭棕山的方向飞驰而去。

    六点,薄荷到了一羽的培训机构,小丁已经焦急的等在门口,老师和校长都是十分内疚的站在学校门口等着薄荷给她道歉。薄荷下车只伸手向校长和老师摆了摆手,示意这个时候什么也别说了,可校长和老师还是一起向薄荷弯腰深深的鞠了一躬:“实在是非常的对不起你,是我们大意了才会让一羽被人带走。”

    虽然心里也的确对他们的疏忽而感到生气,但是事后再说这些显然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深吸了一口气,薄荷只淡淡而道:“真的什么都别说了,我现在必须赶快找到他。小丁查到了吗?”

    “老师说是这个女人,我可真是笨,她给一羽套了件衣服在外面我就没有认出来。”小丁内疚的将已经打印好的黑白照片递给薄荷,上面是菲碧带着一羽走出学校的画面,还有一张是车牌号。

    薄荷拿着第二张照片转身回到车上再翻出湛一凡的号码拨过去:“喂,一凡,她做的事出租车,车牌号码是……”

    “好,我知道了。”

    “一凡,一定要在七点之前找到她,不然她……她可能会对一羽下手的,我现在不得不相信她所说的话,她是做得到的。”薄荷这个时候已经把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湛一凡的身上,如果他也找不到,那她一定会真的疯了。

    湛一凡显然听出了薄荷情绪里的激动,有些担心的企图隔着电话安抚她的情绪:“宝宝你别担心,我一定马上找到他们!你要注意你的情绪和身体,切莫太过激动和悲恸,想想你腹中我们努力想要留下的孩子,好不好?”

    薄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握着拳头淡淡允道:“嗯。”

    “湛先生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荷姐姐的!”一旁的倪曼似乎也知道湛一凡的担忧,突然插了一句话进来企图安慰这两个人。

    湛一凡的声音却是一顿:“她……在你身边?”

    薄荷看了眼满脸关心自己的倪曼,扭了扭身子淡淡的‘嗯’了一声,“先不说了,你快去找人吧,我现在就出发往你公司的方向走。”

    “……好,路上小心。保镖们会跟着你的。”

    “嗯。”

    挂了电话薄荷再次发动车子,倪曼关心的问:“荷姐姐,你还好吧?”

    “我没事。”薄荷吸了吸鼻子,对窗外的小丁道:“你快回去吧,帮我顾着家里。”

    “夫人,你不让我和一起去找一羽少爷吗?”

    “不用。还有,”薄荷看向院长和老师,“请暂时不要报警。”

    “可是……不报警可以吗?”院长和老师显得很犹豫,在薄荷来之前她便交代过了小丁,所以他们也没有急着报警,但是现在事情已经发展到这地步了,她真的决定不报警吗?

    “我们自己决定。”不是不报,只是不会明目张胆的报,薄荷在来的路上已经通知了醇儿,也交代了醇儿让她再三小心,带几个警察已经准备着了。

    车子行驶在宽阔的大道上,沿途的风景来来去去的从车窗飞过,薄荷再也没有任何的心情欣赏,一旁的倪曼都已经被她忘记了,她回想着一羽,从他五岁到如今的七岁,这两年多的时间,他长高了坚强了也长大了,这全部都是他自己的努力和他们的努力所得,一羽就像是她和一凡的儿子一样,他们爱他就像爱苗苗是一样的,他那么的依赖自己,他成为苗苗的守护天使,苗苗哭他就会紧张,他甚至是苗苗被欺负后第一个站出去维护的人……薄荷摇了摇头,情绪不稳的将车在路边停下,趴在方向盘上,眼泪顺着脸颊无法控制的往下流。

    “荷姐姐……”倪曼将纸轻轻的塞进薄荷的手心里,担心的看着薄荷:“你还好吧?”

    “如果他出什么事,我一定会杀了她……一定会……”薄荷紧紧的拽着拳头,没想到菲碧如此之恨,她怎么能对一羽出手!?

    “值得吗?”

    薄荷抬头看向倪曼,倪曼的这三个字问的有些奇怪。

    倪曼尴尬的一笑,低头轻声解释自己话中的意思:“为了这么一个孩子,您竟然想到杀人,值得吗?”

    “他是我弟弟。”薄荷吸了吸鼻子,坚定的看着倪曼,“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而是心里想这么做。”

    倪曼看着薄荷没再说话,薄荷摇了摇头深叹了一口气,她怎么还有时间在这里和倪曼说这样的道理。

    正要再次启动车子,电话又响了起来,薄荷依然没有犹豫的拿起看也未看便接起:“喂!”

    “宝宝,查到她的行踪了。”湛一凡深深的松了一口气,“在XX区的亚松宾馆。我已经给宾馆的负责人打过电话,他们会监督着的,现在赶过去还来得及,你千万不要着急,慢点儿开车,我会先过去拖住她。”

    薄荷听到已经找到了,心里的一大块巨石终于落了地,而现在六点二十,赶过去的确来得及。薄荷赶紧擦了惨脸上的眼泪答应湛一凡的话,挂了电话快速的启动车子并向亚松宾馆赶去。

    六点五十,薄荷终于赶到了亚松宾馆。醇儿已经等在了大厅里,随行的还有三个民警。

    “小姑。”

    “这个给你,我先上去,等适当的时机你就冲进来,知道吗?”菲碧竟然企图伤害一羽,不让她蹲一下中国的看守所,就实在太对不起她今天的勇敢了。

    “好的。”醇儿戴上薄荷扔过来的耳麦,薄荷向楼上冲去,倪曼则被醇儿拉住:“你和我一起等在下面吧。”

    “可是,她自己上去……合适吗?”

    “我姑父在上面。”醇儿放开倪曼的胳膊,想到上次大家的怀疑她的心里就犯怵,这个倪曼实在看不出来是会恩将仇报的那种人啊,难道她真的是在小姑背后捅了小姑一刀的人吗?

    薄荷乘着电梯上楼,依照湛一凡事先发送的短信向房间走去,还没有走到门口就听见一间房里传来一声尖叫:“我不听!”然后便是一声巨响。

    这声音实在太过熟悉,是菲碧!

    薄荷拔脚便向房间跑去,推开原本就是虚掩的门,喘息着站在门口看向整个房间。

    “一羽!”眼前的场景让薄荷的脸色‘唰——’一下变得惨白,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却被湛一凡一把抱住:“别去!”

    “可是一羽……”薄荷摇头痛哭了起来,一羽被菲碧抱着坐在窗户上,只要她向后一仰,一羽就会和她一起掉下去啊!一羽的脸已经没有什么颜色了,他一定很害怕!

    “她不会自己也跟着去死的。”湛一凡低声喃道,这个时候,他们必须冷静,必须必菲碧还要冷静。

    薄荷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努力不让自己继续暴走,可是好难……真的好难!一羽摇摇欲坠,生命随时都有危险,她的理智怎么还可能回得来!

    “你终于来了……”菲碧冷笑着看向薄荷,“你的男人,可真是爱你爱的无比忠诚啊。我只不过让他和我抱一抱再睡一睡,仅此而已,他竟然都不愿意?就只是和我睡一觉,他就可以救下这个孩子,但是他宁愿让这个孩子去死也不背叛你,你说他贱不贱!?他这样一个男人,有钱有地位有样貌有身材有气质有教养,像他这样的,不如他的,哪个不是左拥右抱,在外面养三养四,可他竟然为了你……为了你改变国籍,将市场转移亚洲,甚至为了你只拥有你一个女人,养着两个和他不相关的,残疾不健全的孩子,甚至只有一个亲生的女儿!你凭什么?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我认识的他,不是这样的!”

    菲碧疯了一样的大吼大哭,薄荷看向湛一凡,她真的做了这样的要求吗?

    湛一凡只是沉着脸抱着薄荷什么也不说,薄荷的心狠狠的抽痛。湛一凡说过的话,他一定会做到,他不会在外面养小三小四,他不会背叛她,他会爱她一辈子,他都做到了,而她为此感激,为此感动,却也为此……心疼。原来,他真的为了自己,做了很多,成了这样的男人,该是多么不容易?要抵住外面的诱惑,要只看着她一个人,要应付那些因为他的优秀而飞扑来的麻烦。

    薄荷忍住心中的刺痛和感动,扭头冷静的看着菲碧:“就因为他拒绝了你,你就要做出这样疯狂的事吗?”

    “疯狂?呵呵,你觉得我疯狂!可我爱了他十一年啊!人生有多少个十一年!?原本他该和我是一对的,我哪里配不上他,我哪里不如你了?”菲碧狂妄的大笑,流着辛酸的眼泪,“可他怎么对我的?十一年前,我们应该在一起的,可就因为你,因为你的存在,他还是没有牵起我的手,这十一年我默默的陪在他身边,我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我以为只要他妈妈看见你不如我就会同意我和他在一起的!可是谁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他和你结婚了,他对你无比的忠诚,从十一年前的拒绝开始就不再给我任何一丝的机会!好,这一切我都认了,但是他有必要这样对我吗?那个陪我喂鸽子的温柔男人,因为你,对我冷漠,对我恶言相向,对我薄情寡义……”

    “对不起。”突然一声‘对不起’从湛一凡的嘴里说了出来。薄荷看向湛一凡,他是个骄傲的男人,但其实他也是个绅士的男人,能屈能伸,他认为他是错的,也会说对不起,所以刚刚那一句‘对不起’是真心的。

    菲碧呆愣的看着他:“你和我说……什么?”

    “对不起。十一年前给了你希望,对不起。十一年后陪你喂鸽子让你以为还有机会对不起。对你恶言相向,是因为你曾经送过我妻子夹竹桃,我无法再信任你,但是为了我的态度,我也说一声对不起。但是薄情寡义,这个我不承认。我对你从未有过情,何来厚薄?我曾经是你为知己,后来视你为生意伙伴,在生意场上也从未负你,何来寡义?不要做出让你自己后悔的事,你到中国来,不是为了杀人,不是为了坐牢的!而且我想你必须知道,中国杀人最重是可以判死刑的!”

    湛一凡的这话不是威胁,是劝告,他在企图劝告菲碧。

    菲碧低头,似乎也有一些动摇:“我要的……不是这么轻易的道歉……也不是你的强词夺理!我只要你……”菲碧抬头深深的看着湛一凡,手里突然出现一把匕首抵住一羽的脖子,“只要你当着你老婆和你小舅子的面和我睡一觉我就放过你们,不然我不会甘心……我会生死都缠着你们的!”水波转动的双眸又转向了薄荷,魅惑万千的盯着她冷冷一笑:“考虑的怎么样?”

    ------题外话------

    ps:每本书逃不掉的恶毒女配……O(∩_∩)O~网络言情必备佳人。(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