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74 爸爸,妈妈

274 爸爸,妈妈

    “意外?”

    湛一凡点了点头:“是,意外。她说,对你这些天的遭遇而感到难过,甚至还问我是谁逃过了那晚的照片检查,有没有抓住对方。后来我看了一下那些照片,她的确同样都在画中,拍摄角度也不像是她自己。我说你因为这事病倒了,她表现的也很难过,甚至想要上来看你,被我拦住了。不过,她倒是对这些天没有来找我们做出了解释。”

    “她怎么说?”

    湛一凡眯起双眸:“她说,她的手机被偷了,所以电话号码全丢了。而且马上就要结束实习,所以每天都很忙,白天工作晚上兼职,所以没有时间再来找你,但是她现在实习结束了,所以想在离开云海市之前来看看你和你道别。”

    手机丢了?会是打她电话无法接通的原因吗?

    “不过一凡,”薄荷突然握住湛一凡的手,神情怪异的看着他道,“有一点很奇怪啊。”

    “什么?”

    “她没有提及暗夜赌场么?”按照倪曼的性子,她应该对薄荷如今还被牵扯出暗夜赌场的事情而感到抱歉啊,但是听湛一凡的转述,竟然没有这方面的话题?

    湛一凡勾唇坏坏一笑:“的确没有。”

    “所以……她有问题。”薄荷下了结论,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怀疑倪曼了,但是实在是还是难以接受倪曼竟然会成为怀疑对象,她如果真的是枪手,那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动机呢?酒吧和上警车的那些照片又是怎么回事?

    薄荷一头雾水:“我应该见她一面的,有些事情,需要我见面才能确定。”而她对于试探别人一向拿手,如果倪曼真的有问题,她留心去观察,一定会发现端倪,甚至她背后究竟是谁,也许也能查到一点点。

    “这是她写的地址。”湛一凡将手中的纸条递给薄荷,“后天,她约你见面。”

    薄荷展开纸条,是一家咖啡厅。

    “你替我答应了吗?”

    薄荷怕湛一凡担心自己的危险而回绝了。

    湛一凡伸手捏了捏薄荷的脸蛋儿无奈的叹息道:“就知道你想去,所以替你答应了。不过必须让人暗中跟着你,我要确保你的安全。”他对那个倪曼太不放心了。

    “暗中?不会被发现吧?”

    湛一凡轻勾唇角看着薄荷反问:“你发现过吗?”

    “嗯?”薄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笨宝宝。”湛一凡无奈的弹了弹薄荷的额头,薄荷委屈的伸手揉着被弹过的额头撅起嘴来:“干嘛突然骂我?”

    湛一凡低头在薄荷的额头上吹了吹,有些怀疑的看着她:“难道,你真的从没发现过,我派的人一直在暗中保护你?”

    薄荷顿了一下,一直……?

    “你什么意思啊?”薄荷有些惊吓的捂住自己的脸,他一直都在派人保护她?她怎么不知道!?而且她是真的从不知道啊!

    “从夏颖的事情发生之后,我就安排了,这说明他们的工作做得很好。不过你真的变迟钝了不少,”湛一凡心爱的抱着薄荷这才解释来,“你们去酒吧那天晚上,为什么你们发生事情之后,mint的总经理就能找到你们并为你们处理麻烦?就算他聪明而又有能力但也不可能站在门口看着你们一个个走进去确定那是你啊,发生事情的时候我派去的人通知了我,我给总经理打的电话,他才去处理的。而你们被送去警局,我们家住的地址距离警局就算再快也要一个小时,为什么警局打完电话后我们半个小时就到了呢?那会因为我们从你们一上车就出发了,而不是等警局的电话来了才行动的。现在明白了吗?”

    这根本不是她变迟钝的问题,而是他做事越发小心翼翼和严谨了,好么?

    不过薄荷现在到有一点儿是真的不明白了,抬头好奇的看着湛一凡问:“既然都瞒着我这么久了,那你现在为什么还告诉我?”

    湛一凡伸手刮了刮薄荷的鼻子温柔一笑:“那是想让你做事有安全感啊。什么都不用怕,我会一直在你身后。嗯?”

    薄荷感动的望着湛一凡,这个世界还会有人比他对自己更好么?

    晚上,薄荷刚刚给桐儿检查完暑假作业带着桐儿下楼,桐儿去练习钢琴自己在沙发里陪着湛一凡坐下,还没看小苗苗在哪里,魏阿姨就惊呼了一声:“啊,薄荷啊,小苗苗过来了。”

    薄荷和湛一凡一起低头看去,小苗苗正在地毯上趴着向这边匍匐前进。薄荷惊喜的看了湛一凡一眼,立即蹲下来从旁边拿了玩具逗小苗苗:“苗苗,到妈妈这里来。快来……”

    他们家的小苗苗特别的聪明,而且比起刚出生的时候好动多了,前些天能站立一两秒,这几天便已经能站立六七秒了,在薄荷和湛一凡看来都是特别的英雄。而她对这个世界也是充满了新奇,现在会爬了,就动不动躺在地上往前爬几步,爬了几步累了就开始匍匐前进,不过薄荷他们也只让她在干净的地毯或者床上爬,别的地方一倒下去就会把她抱起来,后来她自己似乎也知道了什么地方能爬什么地方不能爬,比如现在,看到爸爸妈妈的影子就卧倒在刚刚换的地毯上爬了过来。

    小苗苗看到妈妈手里的玩具特别的开心,一边笑着一边加快了速度,双手抢到了玩具自己也完全趴在了地毯上。

    湛一凡笑着将小苗苗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薄荷将玩具从小苗苗的嘴里拿出来,小家伙动不动就把所有的东西往嘴里送。

    看着小苗苗玩的这么开心,桐儿弹钢琴弹的那么认真,还有楼上的一羽在不厌其烦的画着画,还有自己腹中未出世的孩子……薄荷满足的一笑,这就是她面对所有挫折和动力,孩子们和湛一凡,就是她全部的幸福和希望。

    “爸爸!”突然,拿着玩具的小苗苗模模糊糊的发了一个音,湛一凡神色一僵,低头不可思议的看向膝盖上怀中抱着的小家伙。

    薄荷也愣了,伸手摸着小苗苗肉呼呼的小脸蛋儿万分欣喜的低呼:“天啦,你叫爸爸了吗,刚才是不是叫爸爸了?小苗苗,你是不是叫爸爸了?再叫一声给妈妈听听,好吗?”

    小苗苗只顾耍着手中的玩具,模模糊糊的又喊了句:“妈妈……”

    薄荷紧咬下唇,抬头惊喜而又感动的望向湛一凡:“一凡,她……她一定是……”

    湛一凡抓住小苗苗的胳膊提起来踩在自己的腿上,看着小人儿惊喜万分的急急道:“小宝贝,再叫一次?再叫一次爸爸?”

    小苗苗流着口水看着爸爸将玩具往爸爸的脸上放去,灿烂一笑:“妈妈……”

    薄荷忍不住的笑了起来,伸手捏捏女儿软乎乎的脸颊:“医生说了,八个月大的宝宝叫爸爸妈妈只是模糊而且无意识的叫人而已,她根本分不清咱俩谁是爸爸谁是妈妈。所以你就别介意了哈。”

    湛一凡无奈的看着女儿歪了歪头:“明明第一句叫的是爸爸。”

    薄荷握住小苗苗的小肥手亲了亲:“苗苗真乖,妈妈爱你。”

    “爸爸也爱你。”湛一凡在苗苗的脸上亲了口,也许是嫌弃他下巴硬,小苗苗竟向薄荷这边偏来,一边偏还一边模糊的叫着:“爸……爸……爸……”

    桐儿听不见这边的欢乐,但是却弹奏着最美妙的曲子,在客厅里悠扬的响起……

    *

    薄荷抬头看向眼前的咖啡厅,倪曼就在里面,倪曼……想到她,莫名的心痛,有些事需要理由,而有些事,即便再多的理由,却也不能做,她知道么?不管如何,不管倪曼是不是有意接近自己,她今天都一定要弄清楚明白。

    倪曼显然早已经到了,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悠然的等着薄荷,薄荷刚刚推门而入她便站了起来开心的冲着薄荷挥手。薄荷微微敛眉,她究竟是演技太好,还是这一切真的与她无关?不然她的脸上怎么能露出如此纯真而又灿烂的笑容来?她所认识的那个倪曼,真的变了吗?

    薄荷迈步向倪曼走去,在角落的位置坐下,自从知道湛一凡暗中派人保护着自己之后,薄荷去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的确都有了安全感,而且这样也能让湛一凡安心,所以关于他派了保镖一事她知道后也是毫无异议的。

    “荷姐姐,你终于来了。你的气色看起来好差啊,这些天没有休息好么?”倪曼看着薄荷坐下之后自己也才坐下,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薄荷打量了一下脸上露出担心的神色来。

    薄荷摸了摸自己的脸,前些天还不知道怀孕的事,加上丑闻的事,所以的确吃得睡得都不怎么好,虽然这几天勉强着自己休息的好一些吃的也多了一些,但是脸色的确大不如怀小苗苗的时候那么红润。

    “嗯,这些天发生的事情你也知道,怎么可能安生呢?”薄荷微微叹了口气,也注意观察着对面倪曼的神色变化。

    “荷姐姐,我真的感觉很抱歉。”倪曼伸手握住薄荷的双手,脸上的愧疚十分的真诚,“关于你在海岩岛的照片,这个世界上就算所有人都不知道,但我是最清楚的,你是为了救我才会落入那个贼窝,可是没想到现在竟然会成为你事业上的绊脚石,也给你的生活带来了如此大的麻烦。那天我去你们家里一是想向你告别,二就是想向你道歉。我觉得道歉我应该要亲口给你说,所以你没怪我这迟来的歉意吧?”

    薄荷看着倪曼,太滴水不漏了,完美的让人真的要信任以为真。

    薄荷并没回答倪曼,而是轻轻的抽出自己的手,端起刚刚送上来的咖啡轻抿了一口,再抬头看向倪曼,她非常有耐心的在等着自己,期盼着她说‘不介意’三个字。薄荷偏偏没说,而是看着倪曼平静的反问:“你手机什么时候丢的?”

    倪曼变得有些忐忑,缩回自己的手惴惴的看着薄荷:“第二天离开你们家的时候,我坐公交车,在车上被偷啦。怎么了?怪我没有联系你么?因为我电话号码都没有记住,所以……”

    “哦,不是。就是想问你,那天晚上你拍过照片吗?”

    薄荷问的不经意,却丝毫没有松懈的看着倪曼的眼睛,想要注意她哪怕一丁点眼神变化或是表情上的破绽。

    “拍过……”倪曼低头,显得很内疚,“荷姐姐,你该不会怪我吧?可我只拍了一两张,我是想拍那些坏人来的,你们都没有拍下来!我还要照顾你,哪里有时间拍太多啊。”倪曼有些惊慌的解释,似乎真的很怕薄荷生气。

    薄荷没有说话,倪曼又急急的摆手解释道:“不过,就算我手机丢了,那些照片都没用的。大部分都是云海市的风景,我和我哥的合照,绝对没有关于你们的。”

    看着倪曼那笨拙的姿势和着急的解释,薄荷再一次动摇,倪豪的确在b市工作,倪曼实在没有理由来对付自己。如果她真的心虚,表现的不会如此糟糕,而且她的坦白也让薄荷着实有些意外……但是一凡的警告和栾晓晓的警告薄荷一直都记着,他们都不会是妄下断言的人,这么说自然有他们自己的道理。倪曼是不能全然信任了,可是这一次自己陷入丑闻和她究竟有没有关系?薄荷还不能断定,她不想冤枉倪曼,但是也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对自己有歹心之人,就算是曾经无比信任的人,也不可以。

    “荷姐姐。”倪曼小心翼翼而又难过的看着薄荷,“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你可不能生我的气啊,不然我会难过死的。我知道我这些天没有去看你是我不对,我做人不能这样做,但是你就真的不能原谅……”

    “曼曼。”薄荷打断倪曼,看着她已经变红的眼眶,微微一笑,“你回答我,做人,应该怎么做?”

    倪曼顿住了,望着薄荷,张嘴竟然说不出话来。

    “要有良心,是不是?”

    倪曼一副欲哭的表情,艰难的点了点头:“是……”

    “所以,我怎么会怪你呢?”薄荷笑得更温柔了一些,“你是我的小妹妹。虽然我当初受尽了屈辱,但是因为这样我也认识了一凡,认识你和你哥哥。我从不后悔当初救过你然后沦落暗夜赌场的事,虽然依旧不堪回首,但是真的不后悔。如果不救你,你可能今天就无法上学,也无法这么快乐健康的活着了,是不是?”

    倪曼的脸一寸一寸的变灰变暗,低着头,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流,放在膝盖上的双手紧紧的拽成拳头。而薄荷冷静的看着这一幕,倪曼在一寸寸的崩溃,如果不是心虚,她怎么会至于如此?倪曼,你真的做了什么吗?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真的做了什么违背良心的事情?

    薄荷心里虽然叹息难过,但还准备继续追问下去,但就在此时,手边的电话突然震动了起来。

    薄荷看了眼还在抽动肩膀的倪曼无奈的拿起手机一看显示来电,小丁?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打电话?他应该准备去接一羽从培训学校回家才是。虽然满心疑惑,薄荷还是快速的接起来电。

    “喂,小丁,出什么事情了吗?”

    小丁着急的带着哭腔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夫人,对、对不起,我找不到一羽少爷了!”

    “你说什么?”薄荷从沙发里‘腾’的站了起来,大脑也是‘嗡’的一声响,就像是断了线的琴,这一刻完全失去了方向,什么也想不到了。一羽不见了?一羽不见了?她只能想到这五个字!

    小丁似乎已经哭了出来,带着抽泣音解释道:“我、我一直都在门口的车里等着啊,看着时间也该到了我就进学校去,但是到了他们班门口,老师却说来了个女人把一羽少爷带走了,还说一羽少爷认识那个女人,是个金发碧眼的,他们问了一羽的,一羽点头才让那女人带走的,夫人这可怎么办啊?我根本就没见到有人带一羽少爷出校门啊,我一直盯着的!这可怎么办啊……”

    金发碧眼?是菲碧吗?“你们一定会后悔的!”薄荷的脑海里回荡着菲碧那天带满怨气的大喊声,这一刻薄荷才不寒而栗,她竟然真的如此疯狂的要做出让他们后悔的事吗?

    薄荷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双手握着手机狠狠的吞咽着口水道:“小丁你别急,你先去学校的监控室让他们把录像调出来,录像一定有那个女人带走一羽的画面,你先确定那个女人是谁,然后确定她离开的方向,最好把车牌都给记下来!”

    小丁急忙的答应道:“好好,我找到了立即给你打电话!”

    薄荷挂了电话,满心焦急的拿起沙发里的包包,这次谈话显然已经无法继续进行了,她必须去找一羽。

    薄荷转身就向咖啡厅外走去,倪曼也跟着跑了出来,抹着眼睛望着薄荷焦急的问:“荷姐姐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啊?”

    “倪曼你先回去吧,我有事情要先离开了。”薄荷看了倪曼一眼,说话间也拨出了湛一凡的电话号码。

    “是一羽出事情了吗?”倪曼显然不肯在这个时候离弃薄荷一个人走,所以着急而又担心的围着薄荷来来去去。(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