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72 不再是检察官大人

272 不再是检察官大人

    薄荷将办公桌上属于自己私人的东西一一的装进箱子里,胡珊和沈佳明一直站在一旁依依不舍的望着她。薄荷拿进去一件胡珊就苦着脸拿出来一件,来来去去薄荷半天了也没有收拾干净属于自己的物品。

    无奈的叹了口气,薄荷看着胡珊伸手握住她还想伸手向自己纸箱子里的手,对她摇了摇头:“胡珊,我总要走的。”

    胡珊眼泪‘啪嗒啪嗒’的就那么流了下来:“可是老大……我不想你走哇!你要走了,我们群龙无首,你要走了,我们的精神也就走了,你要走了,这个世界还有黑与白么?我都要对自己的工作性质产生怀疑了,呜呜呜……”胡珊倔强的冲到薄荷身边紧紧的抱着薄荷就是不愿撒手,哭得哀哀凄凄,满心的伤心。

    薄荷轻轻的拍着胡珊的手,沈佳明也抹着眼泪望着薄荷:“虽然我来的时间不长,可是我当初就是因为敬佩崇拜你才来到这间办公室,我这个检察官也是老大你一手栽培的,要不是你,我今天一定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新人。不说我吧,梁副部还有张煜寒胡珊他们,你真的舍得吗?老大,不要走了,我们都需要你啊,我们部也需要你,而且,这是属于你的天地,你真的就不要了吗?”

    薄荷又看向沈佳明欣慰的一笑:“佳明,很高兴看到你的成长。记得你刚来的时候是大家唯恐不及的千金大小姐,但是你会努力学习,也虚心受教,所以你今天成为了以为出色的检察官,我相信以后你的前途也是不可限量的。至于我,”薄荷看向整间办公室里的人还有胡珊他们三个,“我在这个工作职位已经七年了,就算是夫妻间也该痒一痒了出现某些问题了,更何况我呢?你们都知道的,大家都是明白人,我的丑闻给检察官这个职业带来了很多的信任危机,别人不明白事理,你们也不明白其中的真相,但是你们愿意相信,这就是你们的信任,可是别人不愿意啊。他们相信大众所相信的,相信他们所认为所看到的,那么你们觉得我还能继续成为你们的薄部么?人民群众不愿意,上面也不会再委任于我的,这就是现实,我不想低头,但是我会被逼着暂退。很感谢你们对我的挽留,但是该交接的工作我已经在前两天准备好交接给了你们,新的部长是谁我也不知道,在这之前梁家乐这个副部一定会带领你们向前走,你们不会因为我的离开而停滞不前,也不会悲伤太久,你们都是经过残酷的高考,司法考试的人,所以你们早就学会了在困境中挣扎和成长,甚至习惯。这个残忍的社会便是如此,我们如果不适应,就会被淘汰,不是么?”

    每个人都听得热泪盈眶,他们想要挽留薄荷,但是她的话说的那样绝,他们找不到别的言辞来说服她。她的去意似乎很坚决,难道这坚韧不摧的部长真的被现实中的流言打败了么?她真的要离开这个工作甚至为之奋斗七年的地方?她经历了生子经历了上一次薄家带给她的惊涛骇浪般的流言蜚语,经历了夏颖的陷害,为什么唯独这个坎儿过不去了呢?谁都不愿意相信薄荷就这么走了,但是她整理行李的模样,和他们每个人一一拥抱惜别的表情,还有那离开的背影……每个人都深深的印在了脑海里。梁家乐和张煜寒看着薄荷离去的背影从头至尾都没有说一句话,再也不是往常那样可以嬉闹的时候,他们面对离别不知道能说些什么,怕一开口便是胡珊和沈佳明那样的哭腔,不是他们舍得,而是实在太舍不得了……他们失去了精神领袖,而且他们绝望的知道,她此去一别,可能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这一次她要如此坚决的放弃?

    薄荷将收拾好的纸箱子递给湛一凡,湛一凡放入后备箱中,薄荷回头望向办公室大楼,窗户边还站着胡珊和沈佳明的身影,薄荷红了眼眶快速的低头。湛一凡伸手握住薄荷的肩将她轻轻的拥入怀里,低声道:“外面的那些记者都看着,我们是不是该离开了?”

    薄荷伸手擦掉眼角的泪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嗯,走吧。”

    湛一凡低头在薄荷的额头上亲了亲,看着她的眼睛最后问了一次:“宝宝,你真的做了决定吗?你可知道,我所说的辞职,并不是因为你肚子里的孩子……”

    薄荷伸手摸向自己平坦的小腹微微一笑:“做了决定了。孩子……只是让我想明白了此刻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你所说的,我也懂,我已经和检察长说了我最后的请求,他也答应了,会帮助我们的。”

    湛一凡伸手摸着薄荷的脑袋心疼的揉了揉她的后脑勺:“我从未想过让你面对这些,这个工作是你最热爱的,我一直都明白。所以让你放弃和选择,这期中多么的困难,我都知道。”

    湛一凡这些天一直都有些沉默和寡言,她又有了孩子的这件事似乎并未给他带来惊喜,因为她那天晚上便做好的决定,所以他整日愁眉不展。他正是因为知道这个工作对她来说是多么的不易和重要,所以他在为她而感到惋惜和忧愁,但是辞掉工作原本就是他说的呀!辞职,是为了守住这份儿工作……这句话她一开始并未明白,但是现在已经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所以她辞职了,但是他却反而又多了担心。因为他说,孩子并不在他的计划之内,孩子可能会让她真正的失去检察官这个职业和为之奋斗了七年的工作……薄荷怎么会不知道呢?如果剩下腹中的二胎,她有可能会真正的失去一切的。

    “一凡。”薄荷伸手捧着湛一凡的脸,最后一次对他认真的表明自己的态度,“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女人要有自己的事业才是完整的人生,我不是依附着你而活着,我就是我自己,独立的生命,所以我热爱我的工作,热爱我的人生,我甚至愿意为之奋斗一生。但是因为你和小苗苗我也逐渐的意识到,我的人生不只是工作,我的人生里还有你,还有小苗苗,你们已经超过了工作的意义,不是说工作不重要了,工作丢了以后我还会找,我不会放弃做个独立女性的想法,只是在面临今天这种选择的时候,你们更重要,肚子里的孩子一样的重要,这是我认为值得的事,你也应该支持我的选择,是不是?”

    湛一凡被薄荷的话触动内心挣扎的死角,她那么认真的表情,她那么认真的诉说,她那么认真的看着自己……因为自己和苗苗更重要,还有肚子里的孩子一样的重要,所以她是经过深思熟虑后做的选择和答案。低头用力的吻住薄荷的唇,捧着她的脸,诉说着自己的感激和爱意,他唯有用一生来报答她此刻给他的幸福和感动。对她来说,这个值得的牺牲,却是他心里深深的痛,他不愿意她失去一切,但是他自己也忘了,他从一开始就在不停的牺牲,牺牲国籍,牺牲家族,一个人在中国陪着她……他们只看得见对方的牺牲,看不见自己的付出,这个世界上哪里还有比他们更相爱的人呢?

    骄阳似火,外面的记者们等着追捕最新最热的新闻,他们却在这里浓情似蜜,楼上的沈佳明看着下面的一幕也微微的露出笑容来:“老大,似乎很幸福啊……”

    胡珊抹掉眼角的泪珠:“是啊,老大说得对……她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个社会,她做了选择,而我们似乎应该祝福她,祝福她早日摆脱这些流言蜚语。”

    “你觉得,能那么轻松么?”沈佳明担忧的看向大门外拥挤大的记者群,明明可以从后门走,今天怎么偏偏将车开进检察院,还那么明目张胆,难道老大和湛先生不怕被偷拍么?

    薄荷和湛一凡的确不怕被偷拍,他们今天就是奔着来被拍了去的目的。

    薄荷坐在副驾驶座里表情漠然的直视前方,可是车前车后车左右都挤满了记者,那些记者举着闪光灯不停的向车内拍摄,希望能抓拍到哪怕一幕的内景。

    “湛董事长!薄检察官!湛董事长!薄检察官!说句话吧!说句话吧!”

    窗外的记者们拍打着窗户大喊着,湛一凡握紧薄荷的手,薄荷朝他微微一笑,这自然的一幕也被车前的记者严实的抓拍而去。车子就那么被堵在了检察院的门口,完全连进退都困难。薄荷和湛一凡谁也没打算下车,而是在等,等着检察长给他们的帮助。

    “让开,让开,让开!”一行警察从警车上下来快速的隔开那些记者并未薄荷他们的车开出一条道路来,记者们都莫名其妙的看着警察,这些警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希望大家不要再在检察院门口聚众闹事,快散了吧!”一个警察大声的对众警察喊道。

    “可是她是检察官,我们不在检察院门口采访,去哪儿采访啊?”去湛家门口?莫不说湛家门口这几天都密布了黑衣人防守着他们,再说谁惹得起湛氏国际啊?这次丑闻中关于湛氏国际和湛氏国际的董事长只字未提,那就是因为有人知道惹不起湛一凡,根本不敢去揪老虎嘴上的那根毛,他们敢冲到检察院来,也是因为薄荷不仅有董事长夫人这个头衔,还有一个检察官的职位啊,检察官既是她曾经的辉煌却也是她如今的弱点,只有这里才是他们敢正大光明采访之地,再说了,检察官背负的丑闻就要在检察院门口蹲,这样才能让等着看新闻和热点的人民群众有认可感。

    “是啊,是啊,她是检察官,我们当然要采访了!”

    “就是,就是,薄检察官你对这事怎么看的,你真的曾经因为豪赌而一夜输尽千万,后来被赌场卖了吗?”

    “薄检察官你丈夫怎么看待你的过去啊?”

    “湛董事长,你对你夫人的过去难道真的不介怀吗……”

    记者们再次群拥而上拍着窗户大喊,没人肯放过他们,没人肯放过这个能让自己出名也能让自家媒体出名的大好机会。

    薄荷和湛一凡依然不动神色的只是坐在里面,而窗外的警察们则再次费力的将记者们从车上隔开,这时院内终于传来一声正义的低呵:“大家都安静!”

    所有的人都望去,正是检察长,站在保卫室拿着赵大爷平时拿着的广播。

    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启动车子,低引擎声丝毫没有影响外面那些记者们对于检察长突然出面的惊讶程度,而即使隔着薄荷薄荷也能听见后面的检察长的声音:“关于薄检察官呢,她已经引咎辞职,这些天报道的事实真相究竟是如何的大家也不要再揣测了,我相信大家心里都有答案,不要被歹人所利用。散播谣言的人他已经达到了目的,就是为了让薄检察官失去她为之奋斗的事业,薄检察官是怎样的人,在人民群众在我的心目中,一直都是非常明白而又清楚的。现在被愚弄了的你们,已经逼着我们检察院失去了一位最好的检察官,你们如果还想再继续逼下去呢,那就请继续,但是不要再聚众在我检察院门口,不然……一切将走法律程序。”

    湛一凡将车子滑出人群并快速的驶上马路,薄荷回头看向车后,没有记者再追上来,也没有记者敢再聚众在检察院的门口。她不再是检察官,他们也就没有理由再围在那里等着她,他们已经得到了答案,那个想要迫害她的人也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她失去了自己为之奋斗数年的工作……从此,她将不再是检察官大人。

    轻轻的阖眼,薄荷伸手按下窗户并将手伸出窗外对着检察院的方向轻轻的挥了挥,再见了,云海市人民检察院!再见了,二等高级检察官的薄荷。

    *

    车子缓缓的在铁门前停了下来,不是因为开不进去,而是看到了很意外的两个人。

    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按下窗户,热气透了进来,铁门边正和黑衣人交涉的的两个人也望了过来。

    “菲碧?”湛一凡轻佻眉梢的看着意外而来的女人,薄荷心里也是一声冷笑,早知道这个菲碧总是会再出现的。

    薄荷看向言毕也挑起眉梢:“你怎么来了?而且还是和……”菲碧一起。

    薄荷的视线和眼神让言毕意识到眼前这个金发碧眼又高挑性感的美人儿是薄荷不喜欢的人物,当即摇头摆手的表明自己的态度:“纯属意外,她到湛家,我也到湛家,我们一起被你们家的黑衣人拦在门外,所以……就小聊了一下。”言毕用手指比了一个小小的距离,薄荷推开车门下了车,湛一凡也随着一起,而湛一凡刚刚下车菲碧就扑上前紧紧的抱住湛一凡,并红着眼睛委屈的撅着嘴道:“这些人都是你们家的吗?他们怎么能把我拦在门外?太过分了,你一定要为我讨回公道啊!”

    薄荷看着两个人贴在一起的背影不由得一愣,遂想起自己拖着行李箱远去伦敦的那一个清晨,湛一凡温柔的对菲碧说话的声音,她想她这辈子都忘不了。薄荷难堪的脸色让一旁的言毕终于确定,确定眼前这个金发碧眼的女人果真不是善茬,而且还紧贴湛一凡,他们之间的关系难道有猫腻?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而已,湛一凡快速的扯开贴在自己身上的菲碧,蹙着眉不耐烦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薄荷微微的松了口气,想起湛一凡爱自己的心,想起湛一凡不可能再对别的女人温柔,于是很快便拿出自己这个湛夫人的态度,绕过车前快步的走过去并阻隔在湛一凡与菲碧之间,不快的看着菲碧冷笑而道:“我想,我们家从未邀请过你。”所以在这样的时刻,这样的不请自来,她统统都有要怀疑的理由。

    菲碧看着薄荷脸色一变,伸手毫不客气的便将薄荷推了一把,湛一凡快速的扶住薄荷,抬头阴厉的双眸已经向菲碧透射出犀利的质问,毕竟上一次的夹竹桃事件还深深的留在湛一凡的脑海里,他开始永远提防着这个女人,这个曾经竟然妄图伤害他宝宝和他孩子的女人。

    薄荷轻轻的拍了拍湛一凡的手臂表示自己没事,而菲碧已经完全被湛一凡的眼神震慑住,她只不过一个动作,也没有用多大的力气,而且他不就在身后吗?他为什么还要用那样憎恨而又犀利的眼神瞪着她!?这一年来,她从未真正的忘记过他呀,就算他不喜欢自己,那也没有必要这样对她吧!?

    菲碧望着湛一凡,湛一凡却看也不多看她一眼,渐渐的菲碧终于意识到,不管是一年前还是一年后的今天,他的眼中永远都只有他怀里的这个女人,是没有自己的!

    深深的吸了口气:“好,你们不欢迎我,我知道。可我今天来不是为了一凡的。”菲碧看向薄荷,眼里带着一些憎恨,“我是来找你和你妈!”

    “我妈?”薄荷蹙眉,随即便不安的想到,难道是杰森出什么事情了?(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