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70 是倪曼

270 是倪曼

    薄荷跟着湛一凡走进董事长办公室,办公室里的人毕竟是心腹和高层,看见薄荷统统放下手里的工作站起来毕恭毕敬的唤着:“董事长夫人。”

    薄荷在伦敦的时候到过湛氏国际的总部,那里的每个人都很尊重自己,就像这间办公室里的人一样,不管自己是否丑闻满天飞,不管自己是否是瞎子,他们都毕恭毕敬。所以薄荷到了这里似乎才找到了那一丝熟悉感,也不再感到拘谨和紧张,温和的冲着众人点了点头,随着湛一凡进了董事长办公室。

    花延曲和李泊亚还有有力都已经整齐的坐在里面等着他们,薄荷看向花延曲微微的吸了口气快步走过去,花延曲将手里的资料递给薄荷,薄荷接过来便打开袋子开始快速的翻起来。两个人之间的默契是早在大学期间就训练下来的,所以除了旁边的人看着觉得有些好奇之外,他们自己是丝毫不觉得的。薄荷也没有意识到自己与花延曲这一眼一神之间的默契会让后面的湛一凡心里多不爽,这一刻她的心里才是真正的不爽着,被那丑闻再次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之上,这几乎是薄荷从未想过的突变。

    “当年左青逃狱之后,我们就展开了抓捕行动。但是他藏得实在太好,左青这个名字和这张脸都没有再出现过。”花延曲将自己带来的资料里的照片指给薄荷看,这也是薄荷第一次看见左青的脸,薄荷从前沦落暗夜赌场的时候只见过二雄之一的右白,那个戴着眼镜阴险卑鄙又无耻的男人。左青却是第一次肩,左脸有一个小小的叉的疤痕,个字和右白差不多修长,比右白再壮一些,模样和右白很是相似,的确是两兄弟,还是没有戴眼镜而已的区别。

    “如果这就是他的模样,那就算是化作灰我也会记得的。”薄荷将照片递给身后的湛一凡,他们的身边的确是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人。

    湛一凡蹙眉,很断定的道:“的确是没有出现过。”

    花延曲叹了口气:“所以,如果按照你们的怀疑,我倒是觉得他不大可能。他要么就躲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苟延残喘的活着,要么就已经遭遇意外已经死了,不可能再出来兴风作浪,还翻起了这么大的巨浪。”

    有力反问:“那可能是谁这么有目的而又直接的展开这样的行动?这显然就是报复。”

    “和指使夏颖的是同一人。”薄荷几乎已经确定了,“我早就想,那个人不可能就这么算了,所以一直也有些忐忑的等着他的下一步,但没想到他会发出这样的行动。”

    薄荷将手里的资料放下,转身在沙发里坐下。

    秘书小姐将咖啡端进来放在薄荷与湛一凡身前的桌子上,薄荷伸手端起咖啡淡淡的抿了一口,一股恶心又勇猛的涌了上来,薄荷捂着嘴转身将那股恶心压了下来。

    “怎么了?”湛一凡看到薄荷的奇怪举动立即关心的问。

    薄荷摇了摇头,深吸了一口气放下咖啡:“没事,就是……这事来得太突然了。我几乎可以想象我今后生活的混乱程度了。”薄荷捂着额头,心里的压抑太重,那个人是朝着要彻底的毁了她的目的而来。

    湛一凡蹙着眉头看着薄荷,显然不太相信她所说的‘没事’。

    “给夫人还杯白开水。”李泊亚轻声吩咐端咖啡进来的秘书。

    秘书小姐慌张的点着头立即将薄荷的咖啡端下去,李泊亚对有力质问而来的视线解释道:“有的人,在紧张压抑和心痛面前会选择哭,有的……不会哭的人,就会吐,这是我前段时间学到的。”

    “哪里学的?”有力觉得好笑,他李泊亚什么时候竟然学习这些了?

    “一部电视。”

    “你什么时候看电视了?”

    对于有力的追究,李泊亚只淡淡的瞥着他,半响才回道:“难道你不陪你老婆看电视?”

    湛一凡冷冷的打断还在悠然的聊天的二人:“你们聊天聊够没?”

    有力摸了摸鼻子没再说话,李泊亚像没事儿人一样转而报道:“mint那边我去沟通了,他们确保那晚没人能把照片泄密,那个总经理说,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花延曲迫不及待的反问。

    薄荷却冷声道:“我们五个……”

    众人都向她看来,薄荷深深的吸了口气:“我那个时候虽然喝醉了,但是照你们所说,那晚如果都检查了手机,那只有我们五个可能没有检查。”

    “什么意思?你们五个?”花延曲没有他们那么清楚那晚的事,所以依然有些迷惑不解。

    “我们五个一定是没有检查手机的,他是不是这个意思?”薄荷看向李泊亚。

    李泊亚点了点头:“他是这样说的,只有你们五个没有检查手机,就连他们自己的人都没有逃过详细的检查,只有你们五个人,才没有检查,因为都是你带来的人。”

    湛一凡伸手轻轻的拥着薄荷,有力有些紧张起来:“不,她们不可能。”

    “醇儿,以为还有瑶瑶小姐她们三个的确不可能。”

    有力配合的点头,她们的关系自然是不用解释的。

    薄荷轻轻磕眸:“我知道。是……倪曼!”这是万分确定甚至不用解释的事实,唯独倪曼,湛一凡怀疑晓晓也让她小心注意的倪曼。那晚除了瑶瑶她们这三个心腹之外,也只有倪曼没有检查过手机了!

    “至于赌场的照片倒是很有可能外泄,所以是确定了吗?确定你们说的那个倪曼是做着一切的凶手?”花延曲并不了解薄荷和倪曼之间的感情,所以听了有目标立即就兴奋了起来。

    “她很有可能只是帮凶。”薄荷冷静的摸出自己的手机来翻出倪曼给自己存下的新号码,并不是要去质问,而是要试探。

    “那些杂志社怎么说?”湛一凡又看向李泊亚问。

    “他们都说是别家先发,他们后发的。统一都是昨晚十二点的时候收到的资料,没有任何早晚半刻。我也找到了源头,是一家皮包公司,他们是第一家,后来网络上和报纸杂志都是跟随它的脚步。因为是皮包公司,所以人已经跑了,暂时还没找到。”

    这阴谋实在太过于明显,就是冲着薄荷来的!

    “势必要将他们揪出来,找到他们就很容易顺藤摸瓜了。”

    “是。”

    薄荷放下手机,花延曲问:“怎么了?”怎么一句话都没说就挂了?

    “无法接通。”薄荷看向湛一凡,拧眉,“如果她真的是背叛我的那个人,我还该相信谁?”她以为,那个小丫头是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的,所以即便人人都警告自己,她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怀疑,她都愿意再给她一次机会。但是现在事实已经摆在面前,她似乎已经没有理由再说服自己,告诉自己说,不是倪曼了!

    湛一凡抱紧薄荷,明白她此刻那深受背叛的心痛远比遭遇这丑闻还要觉得难过。

    “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湛一凡轻轻的拍着薄荷的肩,吻着她的额头,温热的唇纹给她一点点的安慰和巨大的能量。

    “我想苗苗了。”薄荷紧紧的闭着眼睛回抱着湛一凡低声道。

    李泊亚和有力还有花延曲轻步退下,将空间留给这两个人,留给需要精神力量的薄荷。对于任何人来说,这样有目的性的攻击绝对是巨大的打击,足以打垮任何一个女人,甚至使之发疯。更何况身为检察官的薄荷,几乎能遇见未来会遇到怎样的惊涛骇浪的薄荷,她能这么冷静已经实属了不起了,所以他们也很体贴的退了出去等待,等她心情好一些再继续讨论当前的形势。

    “等会儿我们就回家。”湛一凡轻轻的顺着薄荷的头发,想让她放的轻松一些。

    “你说……我会不会被革职?这样的事,算是给检察院甚至党和国家造成了掩面损失,有可能还要展开小组调查我。”薄荷抬头望着湛一凡,想到未来要面对的薄荷就觉得头痛。

    湛一凡温柔的笑了笑:“不会。我发誓,他们不会革除你。”

    “为什么这么肯定?”她却不能像他一样轻松下来。

    湛一凡挑了挑眉,表情是一副理所当然:“因为,我觉得……你应该辞职。”

    “辞职!?”薄荷猛地坐起来推着湛一凡的胸膛惊讶的看着他竟然这么轻松的说出这番话来!

    湛一凡伸手摸着薄荷的脑袋:“不是让你失去工作,而是让你……守住这份工作。”

    薄荷不解的望着湛一凡,他在想些什么?她怎么越来越不明白了?好像,他总是有一些想法,她是看不明白的,从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湛一凡温柔一笑,将薄荷重新拉回自己的怀里,他所说的话,她很快就会明白其中的意思。

    *

    薄荷的事,很快所有人都知道了,包括家里的张姐、刘姐甚至小丁,更别提孟珺瑶和洛以为还有醇儿他们。

    下午薄荷回到家时,孟珺瑶和洛以为还有醇儿已经坐在客厅里了,薄荷刚刚走进玄关醇儿就冲过来一把抱住薄荷甚至呜呜哭道:“小姑,到底是哪个混蛋王八蛋这样整你啊,呜呜,我一定要揪住他,然后挫骨扬灰!”

    洛以为和孟珺瑶也走了过来,都关心的问薄荷:“你没事吧?”

    面对三个这么关心自己的人,薄荷微笑着摇了摇头,拍了拍醇儿紧抱着自己的身体笑道:“你啊,再不放开我,我不是被那些新闻给气死,就是要被你给勒死了。”

    “哦!”醇儿猛地放开薄荷的腰肢,薄荷笑着拍了拍醇儿的头:“谢谢啦,永远跑得这么快关心我,等你结婚,我和你姑父一定送你大礼!”

    醇儿的脸就这么被薄荷给逗红:“哎呀小姑,你现在说这些做什么啊,急死人了。”

    “是啊,你快过来。”孟珺瑶原本就是急性子,忍不住的拉着薄荷向沙发走去,湛一凡伸手将小苗苗抱过来,任由女儿自己的脸上啃了啃才抱着走向薄荷。

    坐下之后,孟珺瑶着急的将杂志上的一张照片只给薄荷看:“为什么把我们都给模糊了只明华了你?这明摆着就是冲着你来的!”

    薄荷看那照片,是喝酒的那晚。

    “而且,这些照片我们不是看着他们删了吗?”洛以为也着急的问道。

    薄荷拍了拍洛以为这个孕妇的手:“你别着急。”

    洛以为急得跳脚:“哎呀,我怎么可能不急啊!我问有力,他也不告诉我,你们抓到搞鬼的人了吗?还有这个,这个你被卖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啊?这是不是别人合成的啊?”

    “是倪曼吗?”孟珺瑶深吸了一口气无比冷静的质问。

    薄荷微微一怔抬头有些意外的看着孟珺瑶:“你怎么会怀疑到她头上?”

    “你不是说这丫头是海岩岛的人?还有,那晚只有我们没有接受检查,我们三个不可能拍照片,也没有那时间,只有一直照顾你的她有这个可能!”

    “聪明。”湛一凡冷冷一笑,将小苗苗交给薄荷,薄荷抱着小苗苗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看来,全部人都在怀疑倪曼,只有自己才那么信任她。这里面,似乎连‘误会’一说都不存在了。

    “不是吧?”醇儿深受打击还不愿意太相信,毕竟她和倪曼还是玩的挺好的。

    “你傻啊,和别人交往才几次,就那么相信她了?”

    “其实,我也不愿意怀疑她。”薄荷突然出声而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面对心腹的朋友们也不愿再隐瞒那段不堪的往事,“你们不是问我,海岩岛那照片是真是假吗?那是真的。当初我为了救素不相识的她,被抓到暗夜赌场去过。后来虽然逃出来了,但是也和她就那么认识了,她很善良也很淳朴,我们一起联手将暗夜赌场摧毁了,和她也算是建立了革命一般的友谊,在我心目中她就是个小妹妹,说实话,当初为了摧毁暗夜赌场我让她哥哥牺牲了某样东西,所以心里对他们也一直心存愧疚,他们虽然对我心存感激,但我觉得已经互不相欠了,甚至以为能成为朋友。所以这一次,我从未怀疑过她,直到这事出来,又到她的电话无法接通,我才接受,她也许已经不是当年的那个小女孩了。”

    “小姑,你怎么还遭遇过那样的事情啊?呜呜……”醇儿没什么心肺的抱着薄荷的胳膊大哭,已经爱挥动拳头的小苗苗抬手便是一拳头打在醇儿头上,醇儿捂着头委屈的躲开第二下,薄荷握住小苗苗的小拳头歉意的看着醇儿:“她是无意识的,别生气哦。苗苗,不能打姐姐!”

    小苗苗立即趴下来啃咬妈妈的脸,虽然啃不痛,但是全是口水。

    孟珺瑶摇头看着醇儿无奈的道:“我看小苗苗就是故意的,谁让你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都不知道。”

    醇儿无辜的瞪大眼睛,怎么就是她活该了?小孩子,真恐怖!

    “那现在怎么办啊?警察去抓她吗?”洛以为将话题又引回来,她现在满心焦急的也就是这事儿了,弄得自己也完全没有了食欲。

    “凭什么抓?没有证据就是她,她的手机也不在我们这里,再者,这些照片是真的,不是合成的。”醇儿毕竟是警察,颇有经验的分析道。

    薄荷点了点头,在湛一凡的公司里已经整理好了心情,所以反劝她们三个:“的确是如此。这事我们会看着办的,你们也别担心那么多了,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该工作工作,该生活依然生活,不要受这件事的影响而弄乱了自己的生活。”

    孟珺瑶毕竟是成熟懂事的,听薄荷的认同的点头:“好,我们知道了。但你自己记住这些,谣言终会过去,打不垮你。”

    “他的确是太小看我了……如果他以为这样就能让我失去一切的话,那就太愚蠢了!”薄荷怕的并不是这丑闻,而是怕丑闻之后的那个人不知道究竟还要做些什么,而身边的人会不会因为自己而遭受伤害?

    湛一凡搂着薄荷的肩冲她坚定的一笑:“不怕!我们会因此而抓住他的尾巴,然后拖出来,为夫一定替你将他挫骨扬灰。”

    醇儿在一旁拍着巴掌大笑:“姑父你好棒哦,这是你说的,你一定要做到,好好保护我小姑哦!”

    “你又哭又笑,能不能正常点?”孟珺瑶朝醇儿又爱又恨的抛了个白眼儿。

    至从上次在酒吧喝完酒之后洛以为就发觉孟大小姐越来越可爱了,听到她说醇儿自己也忍不住的调侃起她来:“欸,你每天让我哥又发呆又自己一个人傻笑,你能不能让他正常点儿啊?”

    孟珺瑶果然‘咻’的一下住了嘴并微微的红了脸。

    “瑶瑶!”薄荷惊喜的一笑,这可算是今天最好的消息了。

    醇儿一拍巴掌激动的道:“你们真的好上啦?哎呀,上次我就觉得洛大哥对你有意思了,不然他干嘛跑来警局接你啊!”

    湛一凡轻咳了一声解释:“那天,是洛倾城知道以为在我们家,所以带东西来的,最后听说出事了,就主动说要一起去。”

    “瑶瑶,恭喜啊。可你怎么都不说啊?真的好了吗?什么时候啊?是那天的事情吗?”薄荷一下子振奋了起来,都快把身上的那些糟糕事给忘了。

    孟珺瑶望天,转了转眼珠子:“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洛以为用力撞了孟珺瑶一下坏笑:“哎呀,还瞒着我们,我哥都和我妈坦白了,说他的女神接受了他,还说过些天就把你带回去呢!”

    孟珺瑶忍不住勾起浅笑:“你们就胡闹吧,算是把沉重的话题丢到我身上了吗?”

    醇儿立即缠着孟珺瑶并死死的抱住她厚脸皮的笑道:“哎呀,让大家开心开心也好嘛,你就告诉我们,告诉我们嘛!”

    ------题外话------

    ~(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