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69 丑闻

269 丑闻

    转眼,暑假已经过去一大半,桐儿在多方面的培训下戴着助听器已经能听见一些声音。一羽也在循规蹈矩的接受训练,一日比一日看起来要正常,至少趋于平凡了。但是谁都知道,一羽好不了,这一辈子都好不了,他不能主动学习,他不能与人交往,他永远走不出他的象牙塔。而要教会他写字,又是多么困难的一件事。

    但是一羽的画画天分也是他们谁都猜不到的,只要给他一件东西,他几乎能临摹一般的画下来,一开始是用蜡笔,后来薄荷给他一支铅笔,再后来湛一凡给他一支毛笔,一开始他并不会运用,但是只要给他一点儿试用时间,出来的画作一定会超出他们想象的相似,他似乎天生会使用这些东西,水彩画,素描和水墨画,他竟然能自己驾驭,只要给他素材。

    湛一凡原本就给一羽请了画画老师,每周六和周日会来教一羽两个小时,那老师出奇的喜欢一羽,他认为一羽只是没有化作技巧,但是天分却是别人难以拥有的,而且一羽似乎也有他自己的想象力,有时候乱画一些东西连他这个老师也看不懂,但是他看了却十分喜欢,谁都难以置信这会是一个七岁小孩身上所拥有的东西。

    除了一羽的进步,这个暑假小苗苗也大有进步的。八月份的时候小苗苗便是八个月了,不仅下面长出两颗牙齿,上面也开始露出白色的尖尖,而且还会扶着东西站立几秒钟,一个人可以咿咿呀呀的说上半天的话,完全是家里的开心果。

    薄荷的工作也渐渐的回到了正轨,那一次之后和倪曼竟然再也没有见面,但是后来和孟珺瑶醇儿她们问起那晚发生的事情时,她们竟然一个个瞒着自己,谁都说那是不堪回首的往事,都不肯正面给她说她们为什么去了警局。什么事情那么不堪回首?就因为打架的事情?该不会被扫黄了吧?这个念头只在薄荷的脑子里闪过零点儿零一秒,然后再也没有想过这个荒唐的事,她以为怎么也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情的。

    *

    八月底的时候,云海市爆发了一件天大的丑闻事件。而这个丑闻,蔓延整个云海市的各大新闻报社杂志头条,蔓延至整个网络,蔓延至全国甚至别的国家……整个世界。因为这个丑闻,好不容易生活趋于了表面平静的薄荷再一次遭受了巨大的危机和变故,因为这个丑闻就是那么直接而又**的奔着她来的,杀了她一个措手不及,杀了她一个……彻底!

    窗外密集的记者们等着围堵她,小小的百叶窗根本躲不开犹如炎夏的赤阳一般刺目蜇人的闪光灯。薄荷气馁的在座位上坐下,沈佳明、胡珊、张煜寒和梁家乐都关心的围着薄荷的桌子,挡住办公室里别的人投来的好奇目光。

    “老大,现在你打算怎么办啊?”

    “是啊,老大,要不要让警局过来驱开这些记者?”

    “要不要让我爷爷帮忙,围截这些新闻?”

    “老大你先别气馁,这一定是有人冲着你来的!”

    他们一人一句,都是那样真切的关心着自己,薄荷真感激自己在这个时候还能得到关心。

    “谢谢你们,我想……我想冷静一下。”薄荷看向手边的一堆杂志,早上起床的时候,吃早餐的时候她和湛一凡都没有得到任何的风吹草动的消息,但偏偏从九点开始爆发,各个媒体新闻开始报道,杂志报纸还是追印,她顷刻间就成了这丑闻的主角!

    真是祸从天降!让人想也想不到的灾难就这样迎面而来,而她连手机都不敢开,因为从九点开始无数条辱骂她无耻、猪狗不如,甚至比这更不堪入目入耳的短信铺天盖地的向她的手机飞来,不停响动的铃声,就像中了病毒一样不肯停歇,她只要关了手机,关了电脑,关了窗户,躲在这百叶窗后,躲在这片刻间就变得寂静的办公室。

    梁家乐握紧拳头狠狠的锤在桌子上愤愤道:“究竟是哪个混蛋,造这样的谣言!?”

    胡珊也气哼哼的接道:“是啊,太可恶了,怎么能这样污蔑老大的名声呢?而且还是这么大规模的扑来,简直像是预谋好的!”

    薄荷看向手边的杂志,封面上写着:检察官昔日沦陷风流场——赌场被卖,价值千金。

    薄荷伸手翻开页面,是她裹着素不被人从暗夜赌场后面抬出来的图片,每一张脸都是那么的清晰,每一张,都是那么的露骨,除了重点部位,每个地方,连毛孔几乎都看得见。她被放在桌子上拍卖,她像货品一样,被万千人看着,现在则是被全世界的几十亿人看着……

    薄荷捂着自己的头扔开手里的杂志,下一本又是另一个标题:女检察官糜烂私生活,混迹酒吧,惹是生非——有妇之夫的公务员被扫黄了!

    薄荷翻开页面,是她喝醉了倒在沙发上,而旁边的孟珺瑶和洛以为她们脸都很模糊,就连醇儿都看不太清,但是看得见她们的确是在和几个男人闹矛盾,看起来十分的不愉快,甚至有一张是她举着酒瓶子向一个男人的头挥去的画面!?薄荷惊讶的看着这一幕,对她来说,她没有完全而又清晰的记忆,有的只是一些零星的片段。再往下翻,是她们被抓上警车的照片,旁边是文字的述说,她扫过一眼,全是污蔑般的言论!

    往下翻,几乎全部都是这些新闻!她在海岩岛——暗夜赌场那不堪回首的过去,她们去酒吧喝酒甚至与人打架闹矛盾,还有上警车的照片,不管是杜纂的故事还是真实的事实,都是不堪入目的!她知道,这些东西,足以毁掉自己的前途和人生!

    究竟是谁费尽了如此的心思要这样对她?真的像胡珊所说的一样,是预谋吗?

    “胡珊,把你电话给我用一下。”

    薄荷突然坐起来伸手向胡珊。胡珊立即将自己的电话递给薄荷,薄荷接过来熟练的背出湛一凡躲得号码拨了过去,电话通了,而且很快就被接起:“喂!”冰冷且冷硬的声音在电话那端响起,薄荷的眼眶不由得红润起来,埋头低声应道:“一凡,是我。我拿的胡珊的电话……”

    “宝宝!”那边响起刺耳的刹车上,和湛一凡的急促轻喘。

    那声刺耳的刹车声让薄荷不由得蹙眉:“一凡……你在哪儿呢?”

    “在路上,在去检察院的路上。你别害怕,我马上就来了。”

    薄荷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喉间哽咽的竟说不出话来。他知道她遭遇了什么事,所以正马不停蹄的向她赶来……他在来检察院的路上!

    “我……我不害怕,你小心点儿开车啊。还有,你等会儿到后门,我会让张煜寒他们去接你的,别走前门。前门已经……被,被围堵了。”她真是想不到自己竟然还会有这样的一天!昔日的不堪和伤口被人挖出来,如今的生活被人像把柄一样紧抓指责。

    湛一凡静静的道:“好。你等着我,我马上就过来了。”他的声音永远都能在瞬间就抚平她不安的心绪。

    薄荷将电话还给胡珊,胡珊看着薄荷轻问:“是湛先生要来了吗?”

    “嗯,等会儿,煜寒和家乐你们去后门接一下他,他知道后门在哪儿。”她曾经让他在后门接过自己,而现在则庆幸多了一道门。

    “老大你放心,我们会去替你办的。”

    张煜寒刚刚说完公诉部的门突然被敲响,众人抬头望去,是检察长的秘书阮小姐。

    “薄部,检察长让您去他办公室一趟。”

    “好,我知道了。”

    薄荷站起来,沈佳明担心的看着薄荷:“老大,你不会被检察长责骂吧?”

    “应该……不会。”检察长一直这么照顾自己,而且在这样的时刻,检察长也不是落井下石的人。

    “老大,要不你先喝点儿东西压压惊。这是我买的奶茶,还没喝呢,你先喝点儿。”胡珊把自己桌子上还没动过的奶茶塞到薄荷手里,薄荷现在的确是想喝点儿东西压压自己突然反上来的胃。微笑着接过,薄荷迈步向外走去。

    跟着阮小姐走进电梯里,薄荷轻轻的吸着吸管看着上升的数字,面无表情。

    “叮——”电梯突然下沉,打开的那一瞬间薄荷奔出电梯趴在电梯口的垃圾桶上竟吐了起来。

    吐出来的,全是奶茶和水。薄荷蹙着眉头捂着嘴,阮小姐上前来关心的询问:“薄部,你没事吧?”

    薄荷摇了摇头,抬头冲着阮小姐尴尬的笑了笑:“没事,可能……心理压力大了一些吧。”薄荷摸了摸自己的胃,刚刚竟然晕电梯了,多可笑的事情,也许真的和此刻压抑的心情有关。

    “哎,我也听说那件事了,你别太放在心上,检察长叫你上来可能就说这事儿的,检察长为人温和,他也不会为难你的。”

    薄荷点了点头,看向检察长的办公室迈步走去。

    “叩叩。”

    “进来。”

    薄荷推门而入,检察长戴着眼镜坐在办公桌后正在审查手中的文件,薄荷走到他的办公桌前站定,轻轻的唤了一声:“检察长。”

    “薄荷,你来啦?”检察长站起来指着沙发向薄荷微笑道:“快坐吧。”

    薄荷转身坐下,检察长去到开水,薄荷有些忐忑不安,这真的是她这辈子遭遇过的最大的舆论危机,比上一次薄家覆灭给她带来的流言蜚语还要凶猛,如野兽一般的直接向她扑来,她没有任何的准备,所以有些无力招架。

    “关于网上的新闻,我也看见呐。这事情闹得这样大,我也必须向你做一个了解,这赌场被卖的事情,还有酒吧的事情,到底都是怎么回事?你得告诉我,我才能帮你啊!”

    薄荷抬头一脸坚韧的看向检察长,帮?这一次,检察长真的能帮她吗?

    薄荷从检察长的办公室回到公诉检查部,部里已经像往常一样开始正常工作,而她的办公桌边站着一个修长的身影,背对着门口的方向,面向着窗户,看着那百叶窗,手却翻着她桌上的那一堆杂志,没有看,却也没有停止翻动。

    薄荷轻步走进去,沈佳明他们正要叫自己,却被薄荷快速的竖起手指予以阻止,轻步的走到男人身边,薄荷抱着怀看向窗外静静道:“我没事。”

    湛一凡扭头,看见薄荷什么多余的话也没有说,只是伸手轻轻的将她拥进怀里,当着整个办公室的人,将薄荷越抱越紧,附耳低喃:“我来了。”

    同样三个字,她安慰了他,他也安慰了她。

    两个人相视一笑,能在这一刻看到彼此,还有什么是不能面对和解决的呢?

    湛一凡突然拉起薄荷的手并对众人道:“你们部长,我就先带走了。”

    “带去哪儿啊?能带走吗?外面那么多苍蝇!”沈佳明代表众人关心的问。

    湛一凡轻声解答:“怎么来,怎么走,总之要离开这里,我们必须解决这件事。”

    胡珊着急的应和同意湛一凡的话:“那湛先生你快带着老大离开这里吧。这外面人太多了,老大在这里也不安心,也不能工作。你快带她离开这儿,把这事儿解决了。”

    湛一凡扫视了办公室一圈,张煜寒立即道:“湛先生放心,现在这办公室的人都是老大的死忠,我们都不会乱和记者说什么的。”

    湛一凡这才感激的向众人点了点头,不待薄荷说话便拉着薄荷出了办公室。

    薄荷回头看向检查公诉部门内的每一寸景和每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这有可能会是自己看它的最后一眼了!

    躲过狗仔队上了车,湛一凡帮薄荷系着安全带,薄荷紧张的看着他问:“我们去哪儿?”

    湛一凡抬头启动车子将车快速的倒出巷子静静的回答:“去公司。”

    “去公司?”

    “花延曲已经去那儿了,现在我们一定要找出一些线索,然后解决这次舆论甚至……揪出背后的那只鬼。”

    车子开上马路,薄荷回头看向检察院门口那人山人海的媒体人物,他们如果不抓到自己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薄荷回过头来看向前方:“刚刚……检察长找我了。”

    湛一凡挑眉:“他怎么说。”

    “他问我这些事的缘由,我当然是告诉他了,不过也没有全部告诉。我没有说你,也没有说和你后面演戏的事。但是抓了暗夜赌场的人和我救倪曼也是事实,后面酒吧和警局的事我都记不太清,但我告诉他,那家酒吧是我爸爸生前留给我的,我们几个女孩喝酒被缠。他告诉我说,他打电话去警局问了下,那天晚上我们被扫黄大队误以为是援交女抓去了警局,这事你们怎么都不告诉我?”害的她到了现在还是一团雾水,也没想过当初一闪而过的念头竟然是真的荒唐。

    湛一凡揉着鼻梁叹了口气:“这事也不是什么光荣的事,所以她们都有默契的不肯和你说,我不在现场也不太了解真正的情况。再说了,那晚也没人料到会有人有心拍下你们的照片。我也了解过了,那天晚上酒吧出来的消费者都被当着面删除了照片和视频,而且当时那经理也屏蔽了酒吧的所有网络,应该没有人逃过才是。MINT的经理做事一向都是滴水不漏而又谨慎,是值得完全信任的……”

    “你认识那个总经理?”说起那个总经理薄荷竟然有一点儿印象,好像他还向她打招呼来着,只是那个时候的自己真的是喝得迷迷糊糊,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嗯。他主动来见过我们,只不过那个时候你在楼上带孩子们,我就没让你下来。他从前跟着你爸爸在基地工作,后来被你爸爸派到MINT继续为你服务,因为曾经欠你爸爸一条命,所以对你们家可以说是死忠的一个人。”

    原来如此!不过酒吧里的照片究竟是怎么回事?照湛一凡所说,难道是什么人藏了照片,而那天晚上没有检查出来吗?

    “一凡。”薄荷扭头看向湛一凡,神情有些犹豫忐忑,“你说,这一次会不会和上一次陷害我的那只鬼……是同一个人?”那个指使夏颖将她陷害成杀人嫌疑犯,那个在暗处给她使绊子的鬼,是它吗?是它想要打倒她,是它将这一切爆料出来,只为了让她陷入难堪甚至失败的一塌糊涂的境地?

    湛一凡轻轻的握住薄荷的手:“我不知道。但是不管是谁,我一定会让他付出代价。”

    薄荷抬头看向湛一凡,伸手出另一只手紧紧的抓住湛一凡:“是,不管是谁,我们都要让他付出代价……”

    这不是薄荷第一次来湛氏国际云海市的办公大楼。

    第一次,租赁办公楼房的时候,薄荷便是跟着湛一凡来的,那个时候的他和她才刚刚说起婚事,也是那一天他说:和我结婚,让我来宠你。至此开始他的誓言,而她也为此心动。

    湛氏国际的大楼在云海市最繁华的阶段,薄荷也是现在才了解他当时看重这栋楼是因为他古欧式的建筑,他在英国长大,所以一向都喜欢欧化的建筑和装修风格,就连买中现在的花园洋楼都是因为它的建筑和地段。

    湛一凡牵着薄荷的手大步的迈入电梯间里,转身才发现整个大厅的人都在看他们。湛一凡眼神一凛,那些人才统统退避并且躲开视线。薄荷深吸了一口气,她就知道,她的事,这个世界一定没有几个人不知道,对于那些人来说,这是丑闻,对于她来说何尝不是?薄荷轻轻的避开自己的视线将脸埋入湛一凡的怀里,这辈子对她来说最大的耻辱就是在海岩岛遭遇的事,而如今被有心人挖出来并扩大放在所有人的面前,这无疑是在继续羞辱她,打击她。

    紧紧的拽着拳头,她发誓,她一定要找到那个人,然后狠狠的……狠狠的还击!(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