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65 安静处理

265 安静处理

    服务员带着她们五人到一个角落的位置坐下,薄荷有些拘泥的拨了拨头发挡住自己胸前若隐若现的雪白,醇儿是坐在那里也兴奋的随着音乐而摆动,孟珺瑶拿着单子在查看酒品饮料,倪曼也是东张西望,对这家属于薄荷的酒吧似乎很是上心。

    “一瓶威士忌……”

    “荷姐姐,这酒吧真的不错欸,比我哥工作的地方大一些,更加的热闹浮华,纸醉金迷的味道也更重。”倪曼打量一番终于做了结论,最后半句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薄荷也抬头打量一圈,处处都是男女相扭成团,酒色一气,的确是纸醉金迷。

    “这算什么啊?我看这一家还算是清场,有唱歌台,没有跳舞台,已经算是很干净了。我之前工作的地方每天都有情se表演……额,当然,我跳的舞那不算,嘿嘿。”

    薄荷喝了一口杯中的茶水睨着醇儿淡淡道:“道途?看来该好好的调查一番了。”

    醇儿脸色一变:“哎呀小姑,你从前查过那里现在还要查啊?那家老板也是我朋友,在我曾经困难的时候帮过我不少忙,你就放过他嘛,再说现在你们都是同行了,以后我让他再多多照顾你的生意哈。”

    薄荷暗暗的笑了笑没有答话,光线不明,醇儿又看不见薄荷的脸色,没有得到答案心里就越加的着急起来,起身便挤进倪曼和薄荷之间坐下并挽着薄荷的胳膊撒起娇来:“小姑,醇儿就求求你啦。每个酒吧都是这样啊,难道你以为mint就干净么?我打赌一定有人在偷偷的吃k粉x毒,不仅如此还有人专程来猎艳,也有姑娘专门做援交啊,这些都是正常的。我是警察欸,这些事情我都能睁只眼闭只眼的,您就不能么?”

    薄荷神色诡异的低头看向醇儿,蹙眉:“你说的都是真的?”

    “……其实也不是我不想管啦,是社会就这样,靠我一个人的力量哪里管得住这些?组织上也没有通知,也没有证据,这些是需要事实证据的,而且也要……”

    “我不是说这个。”薄荷伸手打断醇儿的辩解,她当然知道这个社会存在着不少赃物诟病,也不是他们想要一举清理就能清理干净的,只要有人,就会有犯罪,只要有人,就会有黑暗,这原是这个社会的法则。

    “我问的是,你说mint真的会有人吸du援jiao?”薄荷冷艳侧视周围,肉眼只能看见那些暧昧的男男女女,至于醇儿所说的,她暂时还未看出。

    “当然啦。你看那边,”醇儿毕竟是在酒吧这样的地方混过的人,当即指着左边角落的一个卡座低声分析道:“那个女孩儿,一定刚刚被抱着她的男生喂了k粉。而他们左手边的女孩一定在和靠着她坐的中年男人准备做援交……”

    “你怎么看出来的?”薄荷再一次阻断醇儿的话,这些看似平常的关系她怎么就能分辨出其中的不同?薄荷作为检察官这么多年都只讲究真凭实据,但没想到醇儿竟然还能一眼就看出这些人之间存在的秘密关系?

    醇儿一副理所当然的仰头:“看眼神,表情还有他们之间的举止动作啊。我从前在道途的时候研究过,再加上我上大学的时候接受过研究表情的训练,所以对于这些人,只看一眼我就知道啦!”

    薄荷又仔细的盯着醇儿所说的那几人打量了一番,的确不像是正经的关系。

    没想到这丫头竟然有如此能力?但是薄荷又不得不疑惑起另一件事来,看着醇儿那得意的表情薄荷诡异一笑:“照你这么说,你岂不是早就看出李泊亚还有梁家乐喜欢你了?”

    醇儿一顿,一张脸在黑暗中一片通红:“那个……所谓当局者迷,我只能看看酒吧里的这些人含着怎样的心,现实中没研究过啦!”这倒是醇儿的实话,她只是对于在酒吧这个特殊的环境里有着超强的分析力而已。

    洛以为早已经适应了酒吧里的氛围,所以一直也在旁边偷偷的听着薄荷和醇儿的对话,听了醇儿的辩解完全是一副不信的表情:“你这丫头心机深重哟,看不出来嘛,要是李泊亚早就知道你……”

    “我没有,没有啦!”醇儿着急的去捂洛以为的嘴,洛以为更加开心的大笑并聪明的往孟珺瑶背后躲去:“心虚啦,心虚啦!”

    “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不知道啦……”醇儿急的跺脚,薄荷看在眼里却是觉得醇儿真的心虚了,不然何以如此紧张?但她如果要知道醇儿心虚的并不是她所想的这件事,而是她和李泊亚在自己英国婚礼的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夜情一定会郁闷的吐血的。

    “喂,她孕妇,你低调点儿啊。”孟珺瑶握住醇儿的手腕低声提醒。

    醇儿悻悻然的朝着洛以为吐了一下舌头扮了一个大鬼脸,洛以为则得意洋洋的摇头晃脑,薄荷在一旁鄙睨的看着此番幼稚行为的二人很想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她真的不认识她们两个。

    倪曼也憋着笑看着有趣的醇儿和洛以为,看戏一样。

    酒很快便端了上来,服务员调好酒并为她们各自倒好一杯才撤下,薄荷将洛以为面前的酒拿过来,倒了一杯开水递给洛以为:“喏,今晚你只能看不能喝。”

    洛以为自己是医生也知道怀孕不宜喝酒,她今晚能出来透透气已经很开心了,所以对于薄荷的霸道动作也不埋怨,乖乖的喝着自己的白开水。孟珺瑶虽然是最兴致勃勃的人,但也只是坐在原位看着这纸醉金迷的场所,仿佛只看着也是一种释然心情的方式。洛以为则是数着哪里有帅哥哪里有美女,薄荷无疑是最无聊的人,自知酒量所以大多喝的是饮料。醇儿和倪曼则是玩的最嗨的人,不一会儿就拉着彼此的手滑到了舞池里跳舞,十分钟后回来还各自带了两杯酒回来,说是别人请的。

    “别人请的酒能喝吗?”薄荷有些怀疑的拿过醇儿手里的酒闻了闻。

    “小姑你不要那么紧张嘛。他们就是看着我们漂亮才请的,男人都是好面子的动物,特别是常常混迹于酒吧的男人,看见漂亮妹妹就像泡。我不相信姑父去酒吧从来不给美女请酒哦……”

    “你姑父?”

    “是啊,有一次姑父和李叔叔就在酒吧里看见我跳舞,还把我叫过去……额……”醇儿神色一顿,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孟珺瑶轻吹一声口哨眉梢一挑看着薄荷坏笑:“原来一凡哥哥也泡吧啊?”

    薄荷磨了磨牙,既然醇儿已经认识他们了,所以是在婚后发生的事情?他竟然来泡吧,而且她还不知道他在酒吧里看见过醇儿!?他竟然瞒着她这些事情,她还以为他不会对自己说一句谎话!薄荷气的端起手中的酒一口豪饮,惊的一旁的醇儿满头大汗都出来:“诶,小姑,喝不得啊,你的酒量……”

    “闭嘴!”薄荷冷眼厉瞪,醇儿缩手缩脚的又坐了回去。背过去,醇儿真想大哭一场,她是不是得意的疯了,不然怎么能说出这种事?小姑现在一定非常生气,姑父如果知道一定会杀了她的,当时姑父根本就是为了她好所以才没有告诉小姑的啊。醇儿暗暗的数着自己的小九九,孟珺瑶却突然坐直身子并盯着前方冷道:“有人杀来了,醇儿准备应付。”

    “有人杀来了?”醇儿回头望去,看到两个男人拿着酒杯正往这边走来,而且看着还些眼熟,一旁的倪曼立即解释道:“是刚刚给我们送酒的人。”

    “啊?还缠上来了?”醇儿为难的揪眉,这种男人她也不是没有遇到过,只是需要难缠一些罢了,但办法还是有的。

    “五位美女。”两个男人看起来都是二十七八岁的青年男子,一个戴着眼镜儿身形清瘦唯一的缺点是年纪轻轻便已经腆着肚子,另一个长得比较黑比较精壮,脖子上吊着一根金项链比较浮夸。他们端着酒走上前来举着手中的酒杯向薄荷他们事宜,“很荣幸今天晚上在这里一眼看见五位美女,而且个个都是顶级的,我和我兄弟前来敬你们一杯,大家给个面子喝个酒吧?”

    醇儿和倪曼是最小但也是最老的江湖,当即便站起来客客气气的点头。洛以为是孕妇自然不可能拿酒杯,所以坐在原处只拉着孟珺瑶的手,而孟珺瑶和薄荷是这里最傲的,特别是孟珺瑶,对于她看不上眼的人从来不屑于多给一个眼神,所以这两个市井人物一出现她便撇开了自己高贵的眼神,薄荷则是喝了一些酒还有些郁闷,也不太给那二人面子。

    当即,五个美女只起来两个,所以这两个男人也有些挂不住脸面了。

    “美女,怎么,还不肯赏脸了?”那个腆着肚子的男人倾身弯腰便要向洛以为这个最艳丽的美女趴去。醇儿立即伸手挡住那男人的头,脸上挂着老江湖的虚伪笑容:“欸,这位先生,我这姐妹不舒服,还望你给个面子,我替她们喝这几杯酒,希望你不要见怪啊!”说完醇儿就好爽的一口饮尽。

    “是啊,你们不要生气,我们两个愿意替她们喝!”倪曼也跟着一口喝尽杯中的酒。

    孟珺瑶夹杂着鄙睨的眼神一声冷笑再次扭开头去,那两个男人原本看着醇儿和倪曼这么豪爽也就想息事宁人的,但突然又被孟珺瑶这样的眼神给刺激的心肝脾肺肾都痛了,这什么意思?鄙视他们?鄙视他们可以,但是旁边多少兄弟看着,还有多少女人也看着,他们怎么可能愿意就这么被鄙视过去了!

    丢了手中的酒杯,那个精壮的男人双手‘砰’的一声撑在桌子上弯腰向孟珺瑶俯身靠近:“哟,怎么,小妞,对我有意见啊?”

    一副痞子戏谑的表情十足,怎么看都是混蛋的行为。醇儿没想到孟珺瑶这么不肯忍,立即上前想要替孟珺瑶解围,那个瘦弱却腆着肚子的男人却伸手挡住醇儿,坏笑:“这位美女,我们不想为难你,我兄弟只想问个理由。”

    “你们最好让开!”醇儿额头青筋开始暴跳,握紧了拳头随时准备开架。但她的理智还在劝着自己,她是警察,如果打架她会受到处罚的……所以此刻她尽量的忍着,低调着,希望这两个不识相的男人能尽快滚开!

    “怎么,还恼羞成怒了?”孟珺瑶抬头看向离自己不过十厘米距离的大脸,冷笑。

    “恼……恼羞成怒?哈哈,笑话,我怎么可能因为你的一个笑就生气!我只是想给你一些教训,不然我看有些人的眼睛长在头顶……”

    “哗--”那男人的‘霸气’还没有泄完就被孟珺瑶泼了一脸的酒水,从头发到下巴,狼狈的就像一条落水狗。

    醇儿和一旁的洛以为都呆了,薄荷的则摇着自己不太清醒的头站了起来,抓起手边的酒瓶子,倪曼及时看见立即伸手抱住薄荷:“荷姐姐使不得啊!”

    “你……你让开……”薄荷推开倪曼,“男人就喜欢骗女人么……呵!”薄荷勾唇一笑,举起手中的酒杯看见眼前有个讨厌的男人想也没想便举手砸了下去。

    “砰!”一声巨响,一股弥漫而出的香气,周围顿时只剩下劲爆的音乐,和全部静默的人。

    醇儿轻轻的咽了口口水,看向已经一屁股再次坐回沙发的薄荷有些无奈的叹息:“小姑,你要砸人,但是能砸的准一些么?太失霸气了!”

    地上是一堆玻璃碎片和洒出来浪费的酒水,而那个差点儿被砸到的男人则是一脸惊呆的表情,这也行啊?刚刚他还真的差点儿以为那瓶子会砸上自己的脑袋,甚至为那气势而颤抖了几秒钟,现在腿都是软的,但感情刚刚那一下根本就是吓唬人的?

    酒香弥漫,那个被泼了酒的精壮男人真的怒了,伸手便掐向孟珺瑶的脖子,洛以为吓得立即拿耳机去砸那男人的头,孟珺瑶则端起桌子上剩下的酒水统统泼向那男人。而那个险些被薄荷砸中的男人也恼了,伸手便要去捉薄荷,醇儿哪里会容许别的人在自己的面前企图伤害薄荷,伸手便挡隔开那男人伸过来的大手,倪曼也着急的抓住那男人的另一只手抓住便咬,痛的那男人当即嗷嗷大叫,伸手便给了倪曼一个耳刮子!

    “倪曼!”醇儿见着倪曼吃了一巴掌气的跳上桌子便给了那男人一脚,那男人一个踉跄撅在地上,醇儿跳下卓一脚踩在男人胸口上大骂:“混账东西,谁让你打女人了!?”

    “啊!醇儿救命啊!”惹恼了精壮男人的洛以为缩在沙发上保护着自己的肚子大喊,孟珺瑶已经被拽了起来,有些狼狈的抵抗着,毕竟是个女人又没有武功的大小姐,空有任性的脾气却没有善后的力气。醇儿气的一脚踹开脚边的男人又回到孟珺瑶身边拽着男人的胳膊从孟珺瑶的身上离开,自己一个漂亮的转身再来一个快速的过肩摔,两个男人都被醇儿两下摔倒,虽然有些没面子但也快速的爬起来并迅速向后退。

    醇儿拍了拍手将孟珺瑶护在身后抬头挺胸:“看你们这些臭男人还来嚣张!”

    刚刚说完,四个男人又从人群里站了出来,那两个受伤的男人则指着醇儿和薄荷他们愤怒的大声道:“就是这几个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竟然还敢使阴招。”

    一个强壮的男人站出来抱怀睨视着她们并冷笑而道:“就是你们几个臭女人?敢打我兄弟,不想活啦?”

    孟珺瑶理了理自己还没有凌乱的头发鄙睨的看着那壮汉回以冷笑:“贱人,还打算一群男人欺负我们这些女人不成?我看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妈生你的时候怎么没把你给扔了干脆把胎盘养大?那样也会比现在面对这么一个儿子好得多吧?”

    倒在倪曼身上明显已经醉了的薄荷笑着回应:“对,对!把胎盘养大……呵呵。”

    “哎呀,小姑,瑶瑶姐你们能不能暂时闭嘴啊……”头大的醇儿暗自低呼,她一个人单挑没练过的两个男人还有完全十足的把握,但是现在你面前时四个男人!还有她们四个根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小姑可能还练过一点儿,但是她现在喝醉了等于半个孩子不惹麻烦醇儿已经感谢天感谢地了,现在还在说这些挑衅的话,是不想回去了啊?

    洛以为也渐渐的有些害怕了,偷偷的拿出手机来报警,醇儿看着那壮汉越加难堪的脸色硬着头皮也只能霸气的迎上去了!一脚踩在茶几上,醇儿穿的是短裙,但是叉的位置刚刚好绝对不会曝光,还会小露一丝霸气,当然这是在家里练过的。一拨肩上的长发,醇儿侧头冷笑着看向那壮汉:“既然你敢挑衅,就不要后悔,但是兄弟,是个爷们儿就单挑!”群殴完全没胜算。

    “好,单挑就单挑……”刚刚说完那壮汉还在拧手指,人群中突然钻出来十个黑衣人并迅速的挡在了薄荷她们五人身前,醇儿认得这些黑衣人的衣服,就是酒吧里四处行走的经理人啊。

    “欸,手机好像没信号。”报警打不出去电话的洛以为小声的附耳醇儿低声道。

    “好像连网络也没有。”孟珺瑶也凑上前来将手机给醇儿看。

    醇儿无语的看着二人:“你们两个人一个在打电话,一个准备上网,到底有没有把我的生死放在眼里啊?”

    全场已经安静的连一根针落下的声音都听得见了,醇儿和她们二人的嘀咕众人虽然听不清,但是也知道她们竟然还心不在焉的在聊天,非常奇怪这都是哪里来的女人啊?

    一个总经理模样的男人走出来,对着沙发来坐着并浑身都不太舒服的薄荷深深一个鞠躬弯腰:“老板你放心,这里交给我们解决。”

    孟珺瑶扭头看向薄荷,她不是从没来过这里吗?还是之前趁她们都不注意的时候跑去偷偷打过招呼?

    而周围的人都诧异愕然了,包括那六个挑事的男人。老板?这个女人竟然是mint的老板?这家老板不是一直都很神秘从未露过面吗?竟然是这么年轻的女人!?

    薄荷迷迷糊糊的挥了挥手不太耐烦的咕哝:“安静点儿……”

    那经理人微笑着回道:“老板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安静的处理。”

    醇儿愕然,这都可以!?醇儿立即放下自己的腿,所以不需要她单挑咯?

    那总经理站直身子,对着自己的手下轻轻挥手,那六个男人立即就被黑衣人门给推攘了出去,醇儿立即大喊:“别出人命了啊,残疾也不必了,我们不想负责!”

    那总经理对着醇儿又点了点头:“小姐放心,我们有分寸的。但他们一定要为他们今晚的行为付出代价。”至于是什么代价就不需要她们知道了。

    “你认识我?”醇儿看了看已经被推的没了人影的一群人才回过神来看着那总经理好奇的问。

    “你和老板长得那么相似,必须认得。”

    “那你认识我小姑啊?你怎么知道她是你们mint的老板?”

    孟珺瑶在一旁也好奇的点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据我们所知,她从来没来过mint。”

    “这……”那男人突然有些为难的看了看薄荷,“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能告诉二位小姐。哦,这些酒水你们也不用买单了,这本就是老板的酒吧。还有这些人刚刚偷拍的照片和摄像你们也放心,我们会处理好的。”

    那总经理办起事来还真是一副一丝不苟又严谨的模样,把醇儿他们的后顾之忧都给解决了。只是醇儿她们还是有些好奇究竟他是怎么知道薄荷就是mint的老板的?而且还出现的那么及时!

    这么闹了一番也没再喝酒的心情了,醇儿和倪曼扶着薄荷,孟珺瑶挽着腿有些软的洛以为出了酒吧,在酒吧门口看着那些经理人一个个监督者出酒吧的人清理手机里的照片和录像,虽然有些得罪人,但是倒不用担心mint的生意,有个那么有头脑的经理人mint的生意怎么可能会有问题,薄荷只管睡着数钱然后数到手抽筋!

    “刚刚没信号没网络,是不是就是那总经理屏蔽的?只为了今晚的事情被有心人传上网络?”洛以为回头看着那门口有持续检查手机的行为有些好奇的问。

    孟珺瑶摸着下巴颔首:“我看很有可能。这个人倒是个人才,要不是薄荷的人,我一定挖过去。”

    “你还说,要不是你,今晚也不会闹这么多事。你下次能把你大小姐眼高于人头顶的性格改一改么?”醇儿真的无语了,进酒吧还那么傲娇,给谁看啊?这绝对不是对孟珺瑶不满,而是希望孟珺瑶下次在酒吧别这样了,毕竟傲娇是孟珺瑶的特性,改了也就不像她自己了。

    “为什么要改?”

    “你不是混过酒吧嘛?既然混过那为什么还不知道在这种地方玩的男人一般都是下流低俗的东西,要么为了一夜情,要么为了纯粹勾搭美女,你还故意那样刺激他们,他们能不上火么……”

    孟珺瑶红着脸撇开自己的头:“我又没来过,我怎么可能知道……”

    “什么?”

    “虾米!?”

    洛以为和醇儿同时呆了,邀请她们来这里,甚至是最自信看起来最老油条的人竟然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下流低俗?一夜情?勾搭美女?”薄荷突然抬头一脸狰狞的看向醇儿,“所以你姑父是来勾搭美女和发生一夜情的么?呜呜,我不信……”

    醇儿额头冒汗又立即扭头来安慰薄荷:“诶诶,小姑啊,我胡说,我胡说。那是大部分男人又不是全部的男人,我相信我英明神武的姑父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你要相信他啊……”

    “你别解释了,她这个时候喝醉了哪里听得进去,让一凡哥哥解释去吧。”

    醇儿望天:“可我怎么有一张我会遭殃的预感?”

    “有警察!”洛以为突然跳脚指着前方的一行人惊道。(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