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63 重逢

263 重逢

    醇儿立即笑着道:“小姑,你就收留她几天嘛,我告诉你哦,她的身上有着非常多的秘密,而且我敢肯定她的这些秘密一定都和一羽的身世有关,难道你就真的不好奇吗?我和她的确是和好了,但是我更偏向您嘛。还有啊,我问过了,她身上的伤的确都是她爷爷造的,还有便是,她七年前突然离开学校是被她爷爷关到了俄罗斯,过着囚牢一般的生活。而且她昨天迷迷糊糊神志不清都能自己找到这里来,说明什么?她的心向着这里啊,她现在从家里跑出来,她也和我说了暂时不想回去,我们不收留她就没人能收留她了,我也天天过来,好不嘛,好不嘛?”

    李泊亚最先一副反对这个提议的表情:“天天过来?”

    “对啊,我过来就是了,你不许过来!如果她去我出租屋那里住,你要天天过来才不方便呢,所以还是小姑这里更好一些。小姑好不,好不嘛?”醇儿不管李泊亚的反对拉着薄荷不停的撒娇请求。

    薄荷看想向湛一凡,暂时收留栾晓晓吗?醇儿说的也的确有道理,她身上有秘密是毋庸置疑的,而这些秘密和一羽的身世有关也是百分之百可能的,但是收留吗?

    “你看着吧。”湛一凡摸了摸薄荷的脑袋温柔笑道,“想做什么便做,你心里有答案。”

    薄荷从湛一凡那里得到了答案,回头有些无奈的看着醇儿叹息道:“那好吧,就……半个月,最多半个月,可不能随她想住多久就多久,我可不想惹上栾老爷子来我家里打人。不过那老头也真是够粗暴的,怎么能对自己的孙女这么狠呢……”

    “是啊,可不是嘛!小姑你说她爷爷怎么能这么狠呢,从前就这样现在还这样,我觉得晓晓真可怜啊……”

    栾晓晓倚在玄关处看着薄荷和醇儿她们消失的背影,不用等她也确信薄荷一定会收留自己。回头看向客厅里正拿着拨浪鼓摆动在逗弄小苗苗的一羽,栾晓晓的心猛的沉痛,她怎么会记不得她昨晚是怎么来这里的。

    她能骗过别人,但却不能骗过自己。

    再一次从爷爷那里争吵并且挨了鞭子的她满身是伤的从栾家跑了出来,保安们在后面追着她,包括家里的猎犬,嗅着她的味道,就是不肯放过她。她不停的跑,即便前面看不见方向,她也想要跑出那座恐惧索命的牢笼。

    没有一个人能理解她这么做究竟为了什么,即便每天受伤,每天却还是要去向爷爷质问,即便遍体凌伤了,即便伤疤消失也要重新沾上新的伤口,她只是想要一个答案罢了。可是昨天她突然明白,就算她问千遍万遍爷爷也不会告诉她,所以她要转变方向,她要自己出来寻找,她要逃出那里,她要来湛家,她要来……看看这个孩子。所以她跌倒了又爬起来,所以她喘不过来气也要一直跑,直到截到一辆车,坐上那辆车来到市区,她来到湛家的家门口,体力再也无法支撑她的意志,所以她才会遍体凌伤的倒在湛家的门口。

    看着一羽的背影,栾晓晓眼眶变得红润,五叔,你究竟在哪儿?我找到那个孩子了,你还会恨我吗?

    *

    薄荷很意外接到言毕的电话,电话里言毕是一通抱怨怒吼:“你到底怎么回事儿啊?给我介绍的什么人啊?一上午就推掉我三个大case,她到底在做什么啊?我指责她,她竟然还骂我无耻!?你赶快过来帮她给我领走,我不要这个助理了!还有还有,让她来上班不是让她来收拢人心的,怎么回事儿啊,第一天就到处发糖,第二天就到处发水果,第三天……”

    薄荷掏了掏自己的耳朵,拿着电话起身走向茶水间,自己泡了一杯奶茶,喝了一口茶,那边的言毕却还在絮絮叨叨,完全没有罢休的预兆,薄荷实在受不了一个男人这么啰嗦,放下茶杯也不客气的硬声截断言毕的话并道:“你说够了没有?”

    言毕在那边顿了一下才小声的回答:“……暂时……够了。”

    薄荷失笑:“你一个大男人受了气干嘛往我这里撒啊?就因为是我介绍的啊,你当初要是不满意大可以不雇啊,现在雇都雇了,干嘛,想反悔啊?我告诉你,你们可是有合同的,如果你要违约,你大可以给她付一笔违约金,我有的是律师事务所给她介绍,她也是个人才,不缺机会。还有啊,我们王玉林那是人缘好,你要羡慕嫉妒也可以,但是你不能阻止你办公室和睦气象啊。再者,你那三个大case一定都不是什么正途出来的,她推掉那也是正确的,她也是为了你这个老板做考虑,避免你继续走歧途,是为了减轻你身上的罪孽和骂名,你应该感到庆幸才是!好了,不和你说了,什么时候有空到我家来一趟,给你见个人。”

    ‘啪嗒’一声干脆的挂了电话,薄荷盯着手机得意的扬起笑脸,就你口才好?她堂堂检察官又岂是白混的。越想越得意,薄荷翻出电话薄又给王玉林发了条赞赏的短信:goodjob!

    王玉林也很快回复:谢谢老大,绝对不让你觉得丢人。

    薄荷抿唇轻笑,几乎可以想象言毕跳脚的模样,总算是遇到克星了吧?哼,这种人就是欠收拾。看他以后还敢给邪恶力量打官司。不过,他自己能不能猜到让他去湛家是为了见栾晓晓?薄荷想让言毕见栾晓晓的理由很简单,他们是未婚夫妻,这个世界上总要有一个和栾晓晓亲密的人知道栾晓晓的行踪,不然等到栾家和她发生对战时,她就百口莫辩了,对于这样的麻烦事薄荷一向习惯给自己留条后路。

    中午因为沈佳明和自己讨论一个重大案子的案情而错过了吃饭的时间,于是沈佳明叫了外卖,在等待外卖的时候沈佳明就和梁家乐在线游戏pk,薄荷也得空和家里打电话,得知孩子们都很乖栾晓晓也很安静时便放心的挂了电话。没想到栾晓晓真的挺安分的,一开始薄荷还怀疑她是不是故意来到他们家,故意留下,所以前面几天也很用心的观察她,没想到四天过去了,她真的很安静的只是养伤,顺便帮她带三个孩子。

    外卖来了的时候沈佳明正在奋血浴战,一边打boss嘴里还喊着冲锋陷阵的话根本没有办法走开,于是薄荷只好自己一个人下楼去取。张煜寒和胡珊正好拉着手在一楼大厅正从外面回来,只是胡珊看起来有些生气的模样,也不知道张煜寒又哪里得罪了她。胡珊看见薄荷从电梯出来甩了张煜寒的手便跑了过来并委屈的挽着薄荷的胳膊抱怨道:“老大,男人怎么都这样啊?”

    “什么都这样啊?”薄荷疑惑的看向同样一脸委屈的张煜寒,这两个人可从来都是亲亲密密的,鲜少吵架的最佳情侣,怎么,现在也终于闹别扭了?

    “你自己问他!他刚刚做了什么。”胡珊不满的望向张煜寒,张煜寒摸着后脑勺窘迫的走上前来:“老大,我真的是冤枉的,我只是看了那女的一眼而已,这很正常啊,只是看一眼,你在街上看见帅哥不也是这反应吗?”

    女的?看了一眼?

    胡珊气呼呼的不理张煜寒转头只对薄荷道:“老大,就在门口有个美女,他远远的看见了就一直盯着人家,我知道那女孩身材火爆脸蛋儿又漂亮,但是他怎么能一直盯着呢?那是一眼吗?你最少看了二十秒,而且还因为这踩了我的脚!你老婆我在你面前你都这样,这要是我不在你面前,你还得怎样啊?”

    薄荷明白了,敢情胡珊这丫头吃醋了,就因为张煜寒多看了人家一眼?

    “老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别在老大面前这样哈……”张煜寒有些窘迫的伸手推着胡珊挤进电梯,薄荷无语的笑着摇头,又想到湛一凡薄荷满意的勾起唇角,他好像从来没有在看某个除了自己之外的女人看落了神过,这点还是让她非常满意的。男人的虐根性在湛一凡身上似乎都不灵验,这么看来她还真的是嫁了个好男人么?嗯,就为了这个今天晚上回家也要好好的奖励他一番才行。

    薄荷走出大堂,在门口看到了一个即使身穿外卖服却也身材火爆的长发美女,前凸后翘还有一双无比修长的美腿,难道张煜寒刚刚多看了几眼的女生就是眼前这个?来来往往的男人视线都多停留在这外卖姑娘的身上,薄荷微微一笑站在那背影看起来就已经很美的姑娘身后轻声问道:“你好,这个……是我的外卖吧?”

    送外卖的姑娘一听薄荷的问话立即回头望来,那张脸……可真是漂亮啊,眉清目秀皮肤又净白无暇,配上这身材难怪会引来众男人的视线。此间,那姑娘也眨着眼睛在打量薄荷,越看越是一副惊讶的模样,像是看到了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似的。薄荷心里渐觉疑惑,为什么她会觉得眼前的姑娘有些眼熟呢?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荷姐姐!”那姑娘显然最先认出了薄荷,不待薄荷反应便已经扑身上前来一把抱住了薄荷,欣喜不停的在薄荷耳边喊着:“荷姐姐,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你,我太开心了!快两年不见了,荷姐姐你还是这么漂亮,不,是更漂亮了,哇……我真没想到原来你是云海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啊,难怪当初你能一手……唔……?”

    薄荷及时的捂住了姑娘的嘴并赶紧拖到了角落里去,再从头到脚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越看薄荷越觉得惊讶,甚至有些难以置信:“你是……倪曼!?”

    “是啊,荷姐姐,你终于认出我啦!?”倪曼开心的能用‘手舞足蹈’来形容,薄荷却是满心的震惊,怎么快两年不见,倪曼变得这么漂亮了?从前也是个漂亮的姑娘,但是绝对没有这么漂亮。白了,高了,身材发育的更好了,而且化了妆之后五官也更精致了,变成了大美人!

    “不过……你不是在b市读书吗?怎么会出现在云海市?而且还穿着……这衣服?”

    薄荷还是有些没有消化眼前的大姑娘竟然是当初在海岩岛遇到的倪曼,那个时候的倪曼还很青涩,薄荷还记得自己救她时的狼狈,也自然记得她还有个哥哥叫做倪豪了,两兄妹有着坎坷的身世,但是一只不屈不挠的生活着。虽然如今的她看起来依然清纯,但却已经成为了清纯的尤物,而两年前的倪曼还只是个小姑娘,如今却已成为了大美女,而且……她也实在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重逢啊。

    “因为现在是暑假啊,我放假了过来实习,休息时间就出来兼职。云海市的实习机会是我辅导员向我介绍的,可我也没想过会和你重逢,这世界真的这样小吗?”倪曼依旧掩不住因为重逢而兴奋的感情,薄荷明白了倪曼在这里的原因,自然也因为这重逢而高兴了。

    再次留下联系方式,其实之前她们彼此也有联系方式,可是后来由于倪曼的手机丢失,所以就此失去了联系,这一次意外重逢,两个人自然又重新续下了彼此的缘分。

    晚上回到家薄荷和湛一凡说起这事,湛一凡也颇为诧异:“就是那个……你为了救她而被暗夜赌场抓去,而我也因为这样买了你的事发之源那丫头?”

    薄荷将毛巾递给湛一凡,自己爬上床背过去让他给自己擦头发。

    “是啊,后来她和他哥哥也帮了我不少,没想到会在检察院买外卖的时候遇见她,这也是一种缘分吧?我请她明天到我们家来吃饭,到时候你也早点儿回来啊。”

    湛一凡帮薄荷擦着头发漫不经心的答应:“嗯……好……”

    薄荷突然反身抓住湛一凡的手腕有些霸道的道:“她变漂亮了不少欸,到时候你不要觉得多看两眼就好。”

    湛一凡突然扬起笑:“一定只看你。不过,”湛一凡抬起薄荷的下巴低头轻啄了两下,双眸里掩不住的盛满了温暖的笑意,“你知不知道,从我遇见你之后,你才是变得最漂亮的那一个?”

    薄荷的脸微微一红:“有么?”

    “嗯,当然。”湛一凡理所当然的点头,翻身将薄荷压在身下并扣住她的双手,低头附近她的唇瓣一边轻咬吮吸一边笑道,“特别是在我身下扭动的时候……最迷人。”

    “不正……唔……”薄荷的嘴又被堵了个满实,原本说好的奖励,怎么就变成了被压?不过不管是谁压谁,只要他开心,她乐意奉陪到底。双臂缠上湛一凡的脖子热烈的回应着,就在二人越来越火热时湛一凡突然抬头无比严肃的问了薄荷一个问题:“宝宝,你这个月是不是没来?”

    薄荷睁开意乱情迷的双眼,想了想歪头也正经的回道:“可我妈说,哺乳期月经不调属于正常。我上个月就没来,检查过,正常的。”

    湛一凡这才松了一大口气,扬起笑脸并再次迅速的低头将脸埋入薄荷的胸前……

    *

    “哇……荷姐姐,这真的是你们家啊?我从前只在电视里看过这样的房子,还是民国电视剧呢,里面那些留洋回来的少爷他们家就住这样的花园,洋楼。没想到我竟然能亲眼看到这样的建筑,还能进来走一走,可真是我的福气呢!”倪曼一进入花园就惊声的赞叹,目不暇接的四处看着花园里的一景一物,薄荷看到她扬起笑意的脸颊心情也不由得变好,“外面有点儿热,走进去坐吧,今天晚上给你准备了许多好吃的。”

    “谢谢你荷姐姐,你对我太好了。”倪曼亲昵的挽住薄荷,因为受到薄荷的邀请,所以她下午在薄荷下班之前就去检察院等薄荷了,薄荷是一路载她回来的,好像她一直都这么兴奋,就没有安静下来过。

    “哇……你们家装修的可真漂亮,这么纯正的欧式风我可从没见过,今天可真是开了眼界了。咦?这是你和湛先生的结婚照么?荷姐姐,你们俩真的在一起了啊?”倪曼回头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薄荷。

    薄荷微笑,将魏阿姨怀里正向自己招手的小苗苗抱过来,道:“说来话长。这是我女儿,小名苗苗,大名晴空。”

    “好可爱的宝宝啊。”倪曼一脸欢喜和惊喜的跑过来伸手摸了摸小苗苗的脸,可能有些认人,小苗苗竟把脸侧向了另一边将自己的小脑袋乖乖的趴在自己妈妈的肩上。

    倪曼有些失望的捧着脸:“啊……她有点儿认人呢。看来我要和你亲密一下还要下功夫让你喜欢我才行。”

    薄荷笑着拍了拍小苗苗的肩:“她最近可能因为长牙总有些不舒服,等牙长出来就好了。”

    “一羽,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的书法啊?”从楼上拉着一羽下来的栾晓晓轻声的询问,薄荷抬头望去,栾晓晓拉着一羽的画面没来由的让她有些不安,一羽本来是个极其认生的,但是她五天就让一羽肯与她亲近并拉手,这栾晓晓的确是有些手段,也让薄荷不得不怀疑,难道她想把一羽认回栾家?

    “湛夫人,你回来了?”栾晓晓抬头看见了薄荷,三步并两步带着一羽便快速的下了楼。

    一羽也脱开自己的手向薄荷跑来并抱住薄荷的腿亲昵的喊道:“姐姐……”

    “一羽,今天过的还开心吗?”薄荷伸手揉了揉一羽柔软的发丝,温柔的如同每一天下班那么问候。

    栾晓晓抢而答道:“他今天过得好充实,而且我发现,他的字写得非常好看,他书写的是楷体,他平日里写的字也都是楷体。这么小大的孩子就这么优秀,湛夫人您教的真好。只不过……他每天要学习那么多,会不会累了点儿?”

    看着栾晓晓有些担忧的神情薄荷淡淡的答道:“不是我教的好,是一羽他听话。我让他学习书法也是想让他的字写得漂亮些,或许他根本就不知道那是什么字体,在他的记忆里只有机械式的记忆和模仿,那对他来说也并不是学习。我只希望他长大后能与别人一样站在同一起跑线上,所以对他才这么严格的要求。”

    栾晓晓经过这几日的相处似乎也明白了一羽和别的孩子有不同之处,现在听薄荷这样说便更清楚了一些,回想第一次在这里看到一羽他对于维护小苗苗时的反映和这几日冷漠安静的性格,栾晓晓终于是忍不住的问出口:“机械式的记忆和模仿是什么意思?还是一羽他……他到底……”

    “咦?小姑这是谁啊?”醇儿站在玄关处一边换鞋一边盯着倪曼好奇的问,也毫不自知自己打断了薄荷和栾晓晓之间有些紧张大的对话。

    薄荷原本也不想在倪曼面前谈论关于一羽或者栾家的问题,听到醇儿的问题便笑着转身将倪曼介绍给醇儿:“这是倪曼,是我在海岩岛认识的小妹妹。”

    “荷姐姐,我已经不小了,今年二十了。”倪曼红着脸争辩,也冲醇儿直率善良的点头:“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是倪曼,你叫我曼曼就好了。不过你和荷姐姐长得好像哦。”说着还来来回回不停的看看薄荷又看看醇儿。

    醇儿快步走过来,也非常爽朗的打招呼问候:“你好啊,我叫白玉醇,你可以叫我醇儿。那是我小姑,我们当然长得像啦。”

    “我叫栾晓晓。”栾晓晓主动介绍了自己,倪曼也非常开心的与之握手,倪曼的青春阳光和醇儿的直率爽朗有些臭味相投,两个小姑娘很快便把话题说到了一块儿去,栾晓晓和醇儿一般大,但是她们都大了倪曼差不多五岁,所以心理成熟一些的栾晓晓除了醇儿之外似乎不太习惯和别的女孩亲昵相近,于是她就跟着薄荷去了厨房,把空间留给了相见恨晚的倪曼和醇儿。

    “湛夫人,刚刚我问的问题……”追到厨房去的栾晓晓还不忘了之前的问题追着问薄荷。

    薄荷将小苗苗放到婴儿车里,然后推着婴儿车从厨房那里推开小门进到花园。一羽一直跟着在一旁扶着婴儿车,栾晓晓一边看着一羽一边也跟着薄荷,走在花园里享受着傍晚的暮风薄荷才看向栾晓晓反问:“那你能否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栾晓晓有些疑惑的看着薄荷:“您说。”

    “一羽当年为什么会被你五叔抛弃?”

    栾晓晓的脸色一白,仓惶的低头:“我……我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薄荷轻佻眉梢冷冷回道:“那我现在也不能告诉你。”

    栾晓晓顿了脚步望着薄荷推着婴儿车带着一羽向前走的画面,心里被猛的刺痛。

    快步追上,栾晓晓追问着:“湛夫人,求你告诉我好吗?我只是想知道一羽的近况……”

    薄荷扭头看着栾晓晓眼神一厉毫不客气的回道:“你们栾家的人真正的关心过他吗?当年他怎么会被我母亲收养,当年他过着怎样的日子,他的未来又会过着怎样的日子,你们栾家真的在乎过,有人关心吗?晓晓,他现在是我的弟弟,是白家的儿子,他有被收养的手续,你们栾家想要将他带回去,我只能告诉你三个字:不可能!”

    栾晓晓轻轻的咽着口水,听了薄荷的话,红了眼眶,低头看着一羽轻声而道:“我……我没想过要把他带回去。栾家的确没人关心他……就像没人关心我,没人关心五叔一样……他如果回去,他不会像现在一样幸福快乐。可我也有不能告诉你那些真相的苦衷,一切答案要找到我五叔我才能告诉你,我也才能知道全部的真相啊……有许多事我也迷糊着,我也不解……我真的不知道……”

    薄荷有些意外的看着栾晓晓脸上流下的眼泪,栾晓晓是坚强而又聪明的,在第一次海岩岛与她的相遇之后薄荷就知道这个姑娘城府极深,所以照理说,她这样的人不该是容易掉眼泪的。但这么多次交往下来,见她掉眼泪也不是第一次,好像每一次都是与那莫晟壬有关,她和她五叔的关系,真的非常好吗?

    深深的吸了一口薄荷冷静的道:“就算你是一羽的堂姐,我也不得不告诉你,一羽他是你带不走的,只要你没有这个心,那我……可以告诉你他的情况,也不会阻止你和他亲近。”

    栾晓晓慌张的擦掉眼泪不停的点头应着并竖起三根手指真挚诚恳的道:“我发誓,我一定不会把他带回栾家。我自己就是栾家人,我多么清楚那个家会给他带来怎样的伤害……再说,我爷爷也不会认他的。”

    看着栾晓晓脸上那一抹谈起栾家便浮现的失落之色薄荷低头看着一羽平静的道:“一羽他真的和普通的孩子不一样,他两岁的时候被诊断出患有童年瓦解性精神障碍,也称作heller综合征。他的智力会在两岁之后迅速倒退,但是也并不是傻子,只是不再主动思考不再主动学习,而且语言能力、社交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都会衰退甚至丧失。这几年我们都在积极的给他治疗,情况也越见好转,但是这种病是好不了的,他一辈子最好的情况也是如今这模样了。这两天是在家休息,再过两天我们会再次把他送去儿童孤独症机构培训治疗,这样才能让他继续保持现状,长大后他才能在没有别人的照顾下自理生活和生存下去。”

    抬头,看见栾晓晓通红的双眼和满脸的泪痕,薄荷快速的侧开自己的视线蹲下来拉着一羽看着一羽平静的双眸继续道:“这种病也就是所谓的孤独症一种,有一部分的遗传基因,也有在他妈妈怀着他的时候受到一部分刺激导致他的基因转变,而你五叔神出鬼没,又是写侦探小说的人,这和他有没有一些关系?”

    栾晓晓心痛无比的捂着自己的胸口看着一羽满脸的愧疚:“我五叔……他年少的时候患过严重的忧郁症,后来虽然好转甚至痊愈,但是他严重的时候甚至企图自杀过,这些难道对一羽来说会有遗传基因吗?”

    “这就对了。曾经给一羽看病的医师说,如果一羽的父母有一方患过抑郁症,那么对一羽来说边有可能会是造成他患孤独症的最大原因。那他妈妈呢?”

    栾晓晓猛的咬住双唇,咬的下唇泛白顷刻间便没了血色,她也并没有回答薄荷的问题而是猛地转过身去用自己的拳头用力的捶着胸口,眼泪如同崩溃绝提一般的往下流:“她是世界上最坏的女人,也是最不称职的母亲,我恨她,这一辈子一羽都没有必要知道……所以劳烦湛夫人您不要再问起。好吗?”栾晓晓侧头望来的视线是那么的绝望悲痛,有那么一瞬间薄荷从她的双眼里仿佛看到了一些故事,可是又不明白,她究竟想要隐瞒什么。

    栾晓晓跌跌撞撞的向前跑去,薄荷低头看向一羽,惊恐的发现一羽的手正被小苗苗抓着用力的啃,而一羽竟然面无表情一点儿痛感都没有似的。薄荷立即伸手阻断正在长牙所以咬人咬的还是有点儿痛的小苗苗,并将小苗苗从婴儿车里抱出来放在地上,扶着小苗苗在地上迈步。快七个月的小苗苗虽然还不能站立,但是最近已经有点儿喜欢别人提着她,然后自己迈着歪歪倒倒的步子在地上往前迈啊迈。

    *

    “湛先生,荷姐姐,谢谢你们今天邀请我到你们家做客。还能再见到你们,而且看到你们已经结婚了,还有了宝宝,我真的为你们感到高兴。我现在敬你们一杯,祝你们永远幸福,也祝你们全家平安!”

    倪曼端着到了香槟的酒杯对着满桌的人和饭菜笑盈盈的祝道,薄荷也倒了一点香槟,如果只是一小口,如今的她到已经不怕了,所以面对着倪曼的敬酒也豪迈的举着杯子和众人同饮。

    放下酒杯醇儿坐下笑问:“哇,小姑,我听曼曼说你们是前年十月份认识的,那个时候你还遭遇了非常糟糕的事情,是什么事情啊?”

    薄荷看向倪曼,倪曼吐了吐舌:“我可什么都没说哦。”

    “大人的事,小孩操什么心。”湛一凡冷冷的瞥了醇儿一眼冷言而道。

    醇儿噘嘴:“我还小啊?我比曼曼还大五岁好么。可她叫小姑为荷姐姐,我却矮一个辈分,我真是吃亏,走哪里都成不了高辈分!”

    “吃亏的是人家李泊亚吧?”薄荷似笑非笑的道,“人家明明就是你姑父的好兄弟,结果遇见你,非得变成我外甥女婿。”

    醇儿也笑了,笑得满脸幸福:“那是他活该,我又没求着他和我好。”

    薄荷摇了摇头:“明明就得意的要死,要非要嘴上硬两句。”

    “那个……”倪曼突然打断薄荷和醇儿的对话,有些好奇的看着她们问道,“你们说的是我曾经见过的李先生么?就是那个戴着眼镜总是微微笑着脾气很好很温和的李先生么?”

    薄荷笑着和倪曼解释:“是啊。就是那个李先生。”

    “哦……他曾经也帮过我,所以我很感激他。他和……醇儿你……?”倪曼又好奇的看向醇儿,没问出口的话大家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醇儿有些害羞的红了脸:“我……那个……嘿嘿。是啦,我是他女朋友来着,本来他今天也要来的,可是姑父让他去出差了,要是三天后才能回来呢。原来你和他也认识啊?”

    倪曼爽朗的点头:“是啊,我还认识那个酷酷的外国先生呢。也是一直跟着湛先生和荷姐姐呢。”

    栾晓晓眸光一闪,垂头给一羽夹了一筷子菜:“看来你们曾经发生过很有趣的故事。”

    倪曼笑了笑没再说话,薄荷也轻佻眉梢没接话岔,湛一凡则是有些不善且冷漠的看向栾晓晓,栾晓晓似乎也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即举手表示:“ok,我话太多了。”只是那倪曼在听到李泊亚和醇儿好上的消息后,似乎有些失落?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就不得而知了,但愿在座的其他人也能在刚才捕捉到那一丝的微妙。

    吃完饭倪曼就被小丁开车送回去了,因为她实习,所以住在公司的宿舍里,在回去的路上也顺道送了醇儿,因为醇儿喝了点儿酒,所以李泊亚留给她的车她也开不了。

    上楼回到房间,薄荷将小苗苗放在地上让她自己玩玩具,湛一凡在一旁看着,魏阿姨则和刘姐张姐他们一起收拾家里每天洗干净的衣服和碗筷那些杂物,总因为她自己闲不下来,而薄荷他们每天也需要时间和小苗苗独处玩耍,所以魏阿姨才会在每天这个时候去帮忙找些事做。薄荷洗了个澡出来,笑着将小苗苗抱起来:“走,妈妈给宝贝游泳洗澡去。”

    湛一凡放下手里的书也爬了起来,薄荷看他:“你要做什么?”

    湛一凡拍了拍手看着母女一脸微笑:“当然是和你一起给我们女儿洗澡了。来,我抱。宝贝,走,我们一起洗白白!”说着便将小苗苗给抱了过去。

    薄荷眨了两下眼立即跟上:“你今天不忙公事啊?”

    湛一凡回头看着薄荷微笑:“嗯,不太忙,和你一起给女儿洗澡的时间是有的。”

    薄荷抿了抿唇,脸颊漾起两坨微微的红晕。

    小苗苗和她妈妈一样都非常的喜欢水,薄荷喜欢游泳,小苗苗似乎也很喜欢,在自家浴缸里也要坐着小鸭子让爸爸扶着然后游来游去,还咯咯的笑得开心的不得了。薄荷将泡沫往正在骑小鸭子的小苗苗身上摸着,湛一凡在另一边扶着女儿的小胳膊看着开心的母女二人突然而道:“那个倪曼……你还是让醇儿少接近她一些。”

    “嗯?”薄荷愣了一下,不明白湛一凡怎么突然说到了曼曼。

    “今天吃晚饭的时候,醇儿说起她和李泊亚的关系,倪曼似乎有些失落。也许你没察觉到,但我相信栾家那六小姐一定是看出来了。”

    薄荷神情一滞:“不是吧?你的意思是,曼曼对李泊亚有些意思?”

    湛一凡点了点头,不过语气间又有些不确定的犹豫:“也许是我想多了,但还是要注意一些,他们的感情来之不易。”不管是与不是,他总觉得这一次倪曼所来有些怪异。

    薄荷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毕竟还是醇儿更重要,也不是防着倪曼,对倪曼也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只是更相信湛一凡,如果湛一凡这么说,那她必然是没有什么怀疑的。

    还有便是,即便倪曼对李泊亚有一些好感,薄荷也不觉得意外,当初李泊亚的确是帮了倪曼不少,只是那个时候她们都没有真正的了解过李泊亚,不知道李泊亚的帮助和和善都是出自于湛一凡的命令和他自己的对外面具。而如今,不能让这股好感再继续在倪曼的心里发生蔓延下去了。

    ------题外话------

    ——真的很感谢在复选第一天就如此支持七儿的妹纸们,你们的行动让七儿无比窝心在感动,原来在写文这条寂寞的道路上真的有人爱我,真的有人在不停的支持着我……所以昨天胳膊再酸再痛七儿也坚持给大家写了万更出来!o(n_n)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