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62 谢谢你成为我朋友

262 谢谢你成为我朋友

    湛一凡这一次也是束手无策毫无头绪,只是叹息道:“四月十四号那一天我让李泊亚去看过,等了一天,没有人回去401,第二日去问邻居,邻居也说奇怪他今年没有回来。而且莫晟壬也有一年没有出书了,他的行踪一直都很诡秘,出版社也从来不知道怎么联络他,因为从来都是他联络别人。这个人,神秘的让人不得不怀疑他的身上藏着一些秘密。”

    薄荷扭头双手牵着湛一凡的手斩金截铁道:“一凡,不管如何,为了保护一羽,我们一定要弄清他究竟是不是栾家的孩子,又为什么会被抛弃,这样我们才能保护他,也能避免他长大了不再受到任何的伤害。这是我对妈妈的承诺,也是对一羽真切的保护之心。”

    湛一凡反握住薄荷的双手并将她收入怀中抱紧:“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保护好一羽的。就像他拼命的保护我们的苗苗一样,嗯?”

    薄荷这才渐渐的放宽了心,只要有湛一凡--她的英雄在,对于前方的路,她总是无所畏惧的。湛一凡看着薄荷似乎放了心,自己弯腰将薄荷一把抱起来,低头笑道:“今天是我生日,别的不许再想,接下来就想着怎么好好伺候我吧。哈哈……”

    “讨厌。小声点儿,别让醇儿他们听见了。”

    “知道啦,今晚我想在沙发上做……”

    “闭嘴!”薄荷恼羞的捂住湛一凡的嘴巴,湛一凡始终含笑并且激动的抱着薄荷迅速滚回房间,*一刻值千金,对于他来说,今晚没有什么比要她更重要的事情了。

    *

    翌日

    薄荷惊讶的看着李泊亚从醇儿的房间大摇大摆的走出来,要不是她起来得早去跑了一圈步也就不会在回来的时候看到如此一幕啊!醇儿躲在李泊亚的背后看见薄荷吓得全身一僵顿时面色全无,瑟瑟发抖的犹如风中摇曳的风筝。

    “醇儿你们……”薄荷指着楼上那一对婚前就发生了某行为的情侣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看着样子,这两个人或许早就睡在一起了?

    李泊亚拉着醇儿的手腕将她拽到前面来,醇儿不停的踢着李泊亚的小腿,李泊亚笑眯眯的看着薄荷:“夫人您也看见了,我和醇儿是情侣,我们睡在一起,没那么惊讶吧?”

    “可是你们还没结婚啊!而且这还是在我家里,这样做对吗!?”薄荷隐隐的有些生气,在她眼皮子底下李泊亚竟然也敢把醇儿吃干抹净,看来生了雄心豹子胆嘛!

    醇儿举起三根手指急急解释道:“我发誓,我们什么也没做啊!”

    薄荷看向李泊亚,李泊亚笑道:“昨晚的确什么都没做,只是抱着睡来着。”

    薄荷无语的望天,这一语双关意思是告诉她,他之前就和醇儿做了什么吗?

    湛一凡端着奶茶从厨房出来并塞到薄荷手里:“喏,先喝点儿。”

    “你好好问问他!”薄荷瞪了湛一凡一眼,端着奶茶向楼上走来,她还要去看小苗苗呢!

    湛一凡伸手朝两个人勾了勾手指冷冷道:“下来吧!”这么胆大妄为的敢在他的地盘胡作非为,还让他被宝宝瞪,这两个人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

    醇儿又使劲儿的踹着李泊亚的小腿,要不是他昨天晚上偷偷跑到她房间,她怎么会被小姑和姑父抓包啊!

    湛一凡自然很是严厉的批斗了两个人一番,最后更是总结了李泊亚的企图:“我看你是想表态娶这丫头了?”不然怎么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做这样的事情。

    李泊亚摸了摸鼻子竟然没有反驳,醇儿原本就受骂受的正懵,听姑父这么一说顿时吓得六神无主:“姑父,你说什么啊?他真的就抱着我睡来着……”

    湛一凡一副‘我怎么会相信你们’的表情,李泊亚握紧醇儿的手打断醇儿的话:“我会寻个时间去白阳镇一趟的。”

    醇儿惊讶的抬头望向李泊亚:“李叔叔,你……这算是求婚?”

    湛一凡摇头无奈的笑了笑,这丫头就这么中了李泊亚的陷阱现在还全然不知,这么正大光明的牵着醇儿的手从一个房间走出来不正是向薄荷和自己说明了他的态度么?这丫头竟然还问是不是求婚,这是直接宣告!

    李泊亚笑而不语,醇儿一脸郁闷的揉着自己的脸:“什么嘛……我怎么有一种被暗算的错觉?”

    “砰!”一声巨响突然传来,众人抬头望去,一脸迷茫的栾晓晓正站在一楼客房的门口扶着门一脸迷茫的看着他们:“这是哪儿?”

    “湛家。”抱着小苗苗往楼下走来的薄荷淡淡的回答。

    栾晓晓看向醇儿,看向湛一凡,看向李泊亚,看向楼上的薄荷,终于接受自己醒来时这陌生的环境究竟是哪儿。

    “我……我怎么会在这儿?”栾晓晓望向薄荷,还有她身上的衣服是谁换的?

    薄荷将小苗苗交给魏阿姨抱下去喂奶,薄荷看着魏阿姨抱着小苗苗的背影消失在厨房门口才又回过头来看向还在等着自己回答的栾晓晓,伸手示意她回房间,栾晓晓踌躇了一下才转身又回到房间,薄荷则和醇儿一起跟着也走了进去。

    “哦,对了。”薄荷合上门的那瞬间突然回头看向门外的李泊亚和湛一凡微微笑道,“帮忙去照顾一下一羽和桐儿,我把他们都叫醒了。”

    李泊亚望向湛一凡一脸退意:“boss,我看给小孩穿衣服这种事还是你比较有经验……”

    湛一凡唇角一勾:“我看,你是不想去白阳镇了?”

    李泊亚镜光一闪:“我去给一羽穿吧。”说完就向楼上大步而去。

    湛一凡转身在沙发坐下并翘起二郎腿拿起杂志悠哉的道:“一羽不需要你穿衣服,指导他刷牙洗脸就行。桐儿也是一样,两个孩子自己都能把衣服穿好,就麻烦你了。”

    李泊亚回头一脸的不可思议,所以他们夫妻俩就这样把两个孩子的早晨完全交给自己去负责了?

    *

    栾晓晓有些失神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醇儿和薄荷:“所以……昨晚我倒在了你们家门口,是你们救了我?”

    醇儿点了点头:“是。是小姑收留了你,还叫了大夫来给你看你身上的伤。不过你怎么会到我小姑他们家门口,你自己真的不知道?”

    栾晓晓摇了摇头:“我那个时候意志不清,要去哪里我自己也不知道,没想到……我会迷迷糊糊中来到这里。谢谢你们昨晚救了我。”说着栾晓晓还站起来向薄荷和醇儿深深鞠了一躬表示谢意。

    “是醇儿给你擦药给你换衣服,她做的最多,如果要谢,你就好好谢谢她吧。”薄荷朝着栾晓晓微微一笑然后便留下醇儿自己先走了出去,相信现在栾晓晓也不会说什么她想知道的信息,还不如让她们叙叙旧。

    薄荷出去后醇儿反而有些手足无措了,她没想过自己还会和栾晓晓两个人独处一个空间,她甚至以为自己这辈子都不会再遇见她,所以没想到她们两个人在七年后不仅见了,还会有这样再次相处的机会。

    “你……其实不用谢我,我也是看你身上那些伤……”醇儿指了指栾晓晓露在外面的小腿,伤虽然已经结疤了没有昨天晚上那么恐怖,但是现在看起来就那样盘踞在她的腿上甚至身上,醇儿依然觉得有些触目惊心。

    栾晓晓缩了缩腿反射性的伸手想要掩住自己身上的伤疤,但遂即自己也反应过来,这些伤不是她想遮就能遮住的,而且她昨晚已经替自己擦过药,想必哪里有伤,她比自己更清楚。

    抬头,有些尴尬苦涩的冲着醇儿笑了笑:“还是要……谢谢你,醇儿。”

    “还是……你爷爷打的吗?”其实她知道答案,可是还是想从栾晓晓的嘴里得到答案。

    栾晓晓点了点头:“嗯。”伸手摸着膝盖上那一道长长肿胀的鞭伤笑容凄苦失落:“估计,从小到大,我是家里挨他的鞭子最多的人吧,就连我爸爸他们那一辈也及不上我的‘叛逆’,总是犯错,不得他的喜爱便算了,还总是让他气的拿出鞭子,他一定想把我逐出栾家。”

    醇儿起身坐到栾晓晓身边,就如从前一样用力的抱住栾晓晓:“晓晓,不怕,他不喜欢你,可还有别的人喜欢你啊。你就是你自己,没必要为了别的人而改变!你是那么的强大,只要你不想让别人伤害,别人是根本做不到的!”

    栾晓晓转身抱住醇儿的胳膊呜声的哭了出来,醇儿微微一怔,就好比回到了七年前栾晓晓抱着自己大哭时的场景,她哭的也是这么伤心,哭的也是这么绝望,而自己也是这么用力的抱着她。好像一切都没有变过,但是……真的没有变吗?她这一刻是真心的安慰着栾晓晓,但是心里对栾晓晓的感情已经不如七年前那么纯净了呀,栾晓晓呢?还把自己当做她唯一可以抱住哭诉的人吗?

    哭了一会儿,兴许是哭累了,栾晓晓放开醇儿,低头擦拭着眼泪有些歉意的道:“对不起,把你衣服弄脏了。”

    醇儿立即摆手并送上纸巾:“没关系,反正……我是要换警服去上班的。”

    栾晓晓吸了吸鼻子,看着醇儿一脸认真的模样自己反而‘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还和从前一样,简单,快乐,一个真正的二货,我真羡慕你。”

    醇儿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憨笑:“有么?你这是骂我呢还是夸我呢。”

    栾晓晓擦干净眼泪看着醇儿平静的道:“当然是夸你了。不过……你怎么还愿意安慰我?我曾经不告而别,我妈一定还会说一些伤害你的话,不在现场我也能猜到你会对我多失望。你一向敢爱敢恨,你不恨我吗?”

    这些话藏在她的心里早就想问醇儿,毕竟她白玉醇可是自己青春年少时唯一真心的朋友,也是这一辈子唯一用真心去交往过至今也忘不掉的好朋友,那是她纯真的符号,也是证明自己也曾美好的记忆。

    “恨,当然恨了。一开始,恨死你了。可是后来……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想你,我要忙着去实现我的梦想,当个刑警,所以我使劲儿读书要考警校。再后来我有喜欢的人,再后来失恋,再后来和我的小姑重逢,我一直都很忙的,哪有时间去恨你呀!”

    栾晓晓轻笑:“是啊,你一直都是这样的,没心没肺,不会为不值得的人伤神,所以我根本就浪费不了你多少的脑细胞,也占据不了你多少心思。只是可惜啊,我还常常想你,常常回忆我们高一在一起的那些日子。那是我人生最美好的记忆之一,时时刻刻的提醒着我,我也有那样美好,那样青春年少无忧无虑的年华。”栾晓晓伸手握住醇儿的手,无比真挚的看着醇儿的眼睛借着道:“其实我一直都想对你说,谢谢你醇儿,谢谢你当年成为我的朋友,并且在我的人生里留下那么多美好的记忆。”

    醇儿摇头。

    “其实,当年如果能和你告别,我一定会去的。可惜我在期末考试之前就被我爷爷送去了俄罗斯,连和你送别的机会也没有,我在那里读书,在那里一个人渡过了三年,四年前才转回国内的大学。我一直想联系你的,但是我爷爷他们不允许我和任何人联系,我没有电话,我甚至不能写信邮寄,因为时时刻刻都有人跟踪我,就连我的卧室都有监控器监视着我,如果被发现写信,信会被没收不说,我还有可能一天都吃不到饭,那个时候我生病了,我不吃饭就不能活下去,所以冒险了几次之后我就妥协了。醇儿,你能原谅我吗?如果可以,我怎么会愿意失去你这唯一的朋友呢?”

    醇儿惊愕的看着栾晓晓,她实在没想到当年栾晓晓竟然经历了这些,她被她自己的爷爷囚禁在俄罗斯了!?而且还用了那些非人道的方法,只为了隔绝她和所有人联系!?

    “可是……为什么?你爷爷为什么这么对你呢?你是他的亲孙女啊,他从前就打你,现在还打你,你身上这些伤疤,你当年被送去俄罗斯禁闭,这究竟都是为什么?”醇儿不解,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事,这样的爷爷!?

    栾晓晓咬着唇摇了摇头:“很抱歉,这些我不能告诉你。如果你还是因为我不能告诉你而不肯原谅我,我了解,毕竟没有人能忍受朋友之间藏有秘密……”

    “是因为你五叔吗?或者,还有一羽的身世?”醇儿截断栾晓晓的话,栾晓晓讶然的看着她:“你……”

    “很抱歉。”醇儿低头,脸上闪过一抹歉意:“我忍不住才问出来的。我知道每个人都有保持沉默和各自秘密的权利,但其实……你也是我曾经青春岁月里唯一真正的朋友,所以我很不忍心看到你这样。如果是因为同一个问题挨打,那你在坚持什么,你又在固执什么,你又在执著什么,我真的很好奇。你不回答也没关系,听了你当年离开的原因我已经原谅你了,以后我们还是朋友,好不好?”

    栾晓晓微微的笑了出来主动展开手臂抱住醇儿:“你还是和从前一样,有什么话都会直说,我不会怪你,就像是我真的无法说出我究竟遭遇了什么是一样的。谢谢你,朋友。真的想要谢谢你……能在这个时候拥抱我。”

    醇儿微笑,也轻轻的回抱着栾晓晓,七年前的隔阂和误会在这一刻释然,她们都思念着彼此,所以愿意做回彼此心目中那个唯一。

    *

    薄荷依次亲了亲三个孩子的额头,抱过小苗苗蹲下身来看着桐儿和一羽做着如同往常每一天一样的交待和吩咐:“你们两个在家要做作业哦。桐儿练习钢琴,一羽练习书法和跆拳道,下午会有老师过来教一羽画画,桐儿你照顾小舅舅一下,嗯?”

    桐儿乖乖的点头:“嗯呢!”

    “还有你自己的听力练习你要做哦。虽然我们都不在家,但是张姐和刘姐还有魏阿姨的话要听。嗯?”从前母亲在会监督着他们做事,但是现在母亲不在,薄荷总是不太放心,所以几乎每天早上都要嘱咐他们一遍。

    “小姑你放心吧,还有晓晓在呢!”醇儿在一旁笑盈盈的提醒道,薄荷抬头看向一直站在一旁的栾晓晓,自从醇儿和栾晓晓从房间里出来后两个人就颇有默契似的,感情这两个人和好了。

    “今天就劳烦你照顾一下这三个孩子了。”薄荷将小苗苗交给魏阿姨,冲着栾晓晓微微笑道。

    栾晓晓也客气:“湛夫人您就放心吧,为了报答你收留我,我一定会用心照顾好他们的。”

    薄荷轻蹙眉梢没再说什么只转身和挽着刚刚亲过小苗苗的湛一凡和醇儿李泊亚他们一同出了门。

    走在花园里,薄荷看着醇儿才问:“你们说了什么?怎么友谊和好了?还有,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收留她了?昨晚的确收留过了,那是因为她受伤了,但是今后……你就替我向她答应并且应下了?”她湛家又不是收容所,自然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