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62 意外之客

262 意外之客

    晚宴结束大家各自准备回家的时候,湛家突然来了一个意外之客。

    洛以为扶着后面又喝了点儿酒的有力,不想回去的醇儿被李泊亚死拉硬拽着往外走,摇摇晃晃上了酒劲儿的孟珺瑶则被薄荷扶着相劝今晚就在湛家休息。花园里灯火通明,车子都停在小喷池那里,湛一凡亦步亦趋的跟在薄荷后面,只怕孟珺瑶不小心跌倒也连带着薄荷倒了,所以也全神贯注的只照看着自己眼前的两个女人。

    守在铁门边的小丁突然一声嚎叫,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一脸惨白的指着门口的方向大喊:“先生,夫人,门口……门口躺了个女人,好像,好像受伤了啊!”

    薄荷扶着孟珺瑶的手一顿,就连喝的迷糊的孟珺瑶也清醒了一半,身为警察的醇儿则是一甩李泊亚的大手便向门口方向奔去,接下来每个人都不再拖拖拉拉一起向大门口的方向奔去。

    “哇呀!”醇儿小心翼翼的翻过背躺在地上的女人,一看那脸当即吓得脸色一白跌坐在了地上。

    李泊亚已经奔了过来,一把扶起地上的醇儿,醇儿连带着李泊亚赶紧向后退去,指着地上的女人对着已经过来的薄荷紧张道:“小姑,是……是晓晓啊!”

    “什么?”薄荷呆了,低头向地上的女人看去,躺在地上一脸惨白身上还带着血渍的的女人,不正是栾晓晓吗!?她怎么会来这里?她怎么又会满身是血!?

    醇儿自己也反应了过来,再一次推开李泊亚向前扑跪在地上,伸手小心翼翼的探向栾晓晓的鼻息。

    “还、还有气儿。”醇儿欣喜的抬头看向薄荷。

    薄荷看向栾晓晓惨白的脸,紧皱的眉梢一看便知她还好端端的活着。

    “她怎么会在这儿啊?”洛以为也两步上前来,毕竟是个医生,上下查看了一下栾晓晓露在短裤外面的腿上的一些伤口也蹙紧了眉头:“她身上有不少伤。像是鞭子打的,还有别的伤口,目前不能判定是不是摔伤。”

    “鞭伤!?”醇儿呆了,她怎么也不会相信那个聪明的不可一世的栾晓晓会有这样的遭遇啊!

    “快把她抱进去。”醇儿立即看向一旁的湛一凡,湛一凡顿了一下看向小丁,这个时候他可没有薄荷那么着急,他的怀抱是只留给他的宝宝的。

    薄荷无奈的明白了湛一凡的迟疑,也看向小丁,小丁自然不会犹豫,立即弯腰将栾晓晓费力的抱起来转身冲向屋宅。

    洛以为则掏出电话急道:“我打电话让我哥过来一趟。他医术高明,又有各种药膏。”

    “好的,以为。我们快进去看看吧。”薄荷拉起湛一凡的手又快速的折身回去,孟珺瑶的酒已经醒了大半,跟着薄荷和湛一凡一起回去,醇儿也不耽搁拔脚也准备跟上去,李泊亚一手拉住她低声道:“回去吧,这里你也帮不上什么忙,明天还要上班……”

    “不行。”醇儿甩开李泊亚的手有些生气道,“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走呢?栾晓晓曾经也是我最好的朋友,就算现在……现在不是,我也不能看着她晕倒自己就撒手回家啊!”说完醇儿就拔脚追了上去,李泊亚看着自己被甩开的手微微叹气,一旁的有力颇有一股看笑话的意味:“什么时候这么没出息了。该走就走呗,那才是你的风格。”

    李泊亚朝有力微微一笑:“我也没见着你有多么出息。”

    说完就被一旁正在等洛倾城电话的洛以为笑话:“你们两个算是在彼此发泄对我们女人的不满么?我看你们谁都比不上对薄荷最有耐心的湛一凡。哼。”

    李泊亚和有力对视一眼,兄弟俩同情的看着彼此,原来男人‘没出息’的最高境界是boss。

    张姐将热水打来,薄荷拧了水亲自替栾晓晓擦着脸上的脏污,张姐看着栾晓晓腿上那明显的伤痕心疼无比:“这是谁造的啊,人家一个好端端的姑娘,这伤疤留下了,以后可怎么办呢?”

    “好像是发烧了。”薄荷将帕子放下,抬头看向湛一凡:“要不要送医院啊?”

    湛一凡冷静无比的分析:“她会跑到这里来,显然是不想去医院也是不能去医院的。等洛倾城来吧。”

    “那要不要通知栾家?”

    湛一凡摇头:“我看暂时不要。”

    “我也赞同。”醇儿喘着气跑进来,看向沙发里躺着的栾晓晓皱眉低声道:“她受伤,从不让她家人知道的,从前就是这样,现在也必定如此。”

    “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个多月不见,她似乎消瘦了很多啊。”因为这一个多月发生了太多的事,薄光的去世母亲的离开让薄荷暂时没有心情继续去查一羽的身世,所以对于栾晓晓也几乎没有再接触。没想到再次见她,会是这样的情形。

    “五叔……五叔快跑……五叔……爷爷……打死我……爷爷……”栾晓晓突然呢喃起来,一声声低喊越来越清晰去也让人听得越来越糊涂,只有薄荷和湛一凡才还有醇儿才明白她口中的五叔是谁。

    薄荷低头看向一旁一直站着的一羽,一羽似乎也很好奇沙发上躺着的女人究竟是谁,盯着她目不转睛,照理来说,一羽和栾晓晓算是堂兄妹,是有血缘关系的。可是薄荷的心就是隐隐的有些不安,这股直觉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忐忑,薄荷伸手接过魏阿姨怀里的小苗苗然后一脸拜托的看着魏阿姨道:“阿姨,把桐儿和一羽带上去睡觉吧,麻烦了。”

    魏阿姨立即点头伸手一边牵一个转身将两个孩子带走,薄荷又将小苗苗横着抱在怀里轻轻拍着小苗苗的身子想要哄她入睡,于是不一会儿,在洛倾城赶来的时候小苗苗便真的睡着了过去。

    此时小丁已经帮忙把栾晓晓抱去了客房,孟珺瑶和洛以为还有李泊亚、有力都在客厅里坐着,湛一凡去了书房继续那会儿没有处理完的公事,所以房间里只有薄荷和醇儿守着,洛倾城薄荷便去放小苗苗,醇儿留在房间里陪同洛倾城给栾晓晓做检查,十分钟后薄荷下楼洛倾城和醇儿也从客房里一起走了出来。

    “退烧药和消炎药已经给她服下,这个药膏给她身上的伤口都涂抹一遍吧。”洛倾城将药递给薄荷,薄荷伸手接过。

    洛倾城这才看到沙发里坐着的孟珺瑶,于是立即朝她温和的点了点头,孟珺瑶也立即回以一个点头,洛以为看着有小小互动的二人心觉诧异,她家洛倾城可是木讷的几乎不和任何女人打招呼的!从前就是薄荷去了她家好几次他才习惯和薄荷打招呼说话,这孟珺瑶什么本事啊,第二次见面就让她家洛倾城主动点头示意了,好本事!

    “她究竟什么伤啊?”醇儿还是最关心栾晓晓的人,毕竟她和栾晓晓曾经是最好的朋友。

    洛倾城表情淡定的道:“那一道道的长条应该是鞭伤,身上大约有二十道。其余的伤口应该是磕绊摔出来的,鞭伤有新有旧,磕绊的伤口是今晚才有的。在给她擦药膏前,要先用碘伏消毒。那药膏是中药制成,不仅会很快消肿愈合还有去痕的作用,坚持用吧。”

    “谢谢你哥。”洛以为站起来走过来替薄荷道,薄荷也朝他点了点头,洛倾城温雅的颔了颔首道:“不客气,既然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

    “啊!”洛以为突然大声道,“哥,你开车来的吧?”

    虽然从他家步行到这里只要十五分钟,但是这么玩了,而且来的这么快,洛以为猜都猜得出洛倾城必定是开车来的。

    “嗯。”洛倾城脚上还穿着人字拖,套着体恤和短裤,看得出已经在家里准备休息了是匆匆赶来的。

    “那个……既然你开车你把孟珺瑶送回去吧。”

    “我……我?”孟珺瑶从沙发里惊跳而起,完全惊讶洛以为的提议。

    “是啊,难道你准备酒驾啊?我看今天这里也没有你的客房了,你还打算不回去?”洛以为理所当然的道。

    孟珺瑶急急的瞥了眼完全没有表态的洛倾城一眼:“可、可是我可以打……”这多尴尬啊,她和他又不熟,说什么送她回家的话,这洛以为是疯了不是?

    薄荷一眼看穿孟珺瑶的尴尬也看穿洛以为的主动撮合,缘分这些东西虽然不能强求,但是也是能制造的!所以立马打断孟珺瑶,薄荷也全力的配合洛以为的提议而道:“我也觉得这提议不错,倾城,那瑶瑶就拜托你了。”

    洛倾城显然没有明白薄荷和洛以为在计划着给他和孟珺瑶制造相处机会,点了点头竟答应下来:“好吧。”

    孟珺瑶顿口,茫然的望着薄荷,薄荷立即走过去将孟珺瑶往外推:“快走吧,快走吧,车子明天下午来开便是,或者我让小丁帮你开回去,这么晚了你快回去休息,时差倒好,明天还要工作呢!”

    孟珺瑶还是觉得万分不妥,挣扎着不肯就那么被薄荷推出去:“可,可是我……我和他又不……”又不熟!但麻利爽快的拒绝还是没有说出口,上了洛倾城的车,孟珺瑶才觉到,她是不是掉进了薄荷和洛以为挖的陷阱里了?

    薄荷在窗外摇手做再见,另一边洛倾城也坐上了车,扭头看着一脸不安的孟珺瑶微微笑道:“孟小姐放心,我一定把你安全送到家的。”

    孟珺瑶当然相信洛倾城是君子,她看人的眼光还是挺准的,但正因为他是君子,所以她才只能瞧着而不敢生有玷污沾染的心思啊!她孟珺瑶要么不爱,要么不惹,这就是她的原则,所以她苦恼啊,对于这洛倾城她才见第二次而已,但是她深觉自己对他似乎没有什么抵抗力,他说话她还挺喜欢看挺喜欢听的,但越是如此她就越是告诫自己,对于毫无抵抗力的君子,她要远离。

    “孟小姐?孟小姐!?”洛倾城喊了几声孟珺瑶才恍然的扭头看他,“啊?什么?”她竟然想事情想的岔了神,看着他有些担心的眼神她不由得红了脸,她这是怎么了!?

    “你家地址……”洛倾城指了指导航器。

    孟珺瑶尴尬的扣了扣下巴:“那个……我对中文听得懂说的流利,但是看得不太明白。我给你说吧,在那个xx路……”

    洛倾城一直看着孟珺瑶忍不住的勾起唇角,这个女人外表看起来很聪明,但实际上是有些犯迷糊的。

    看着洛倾城的车远去洛以为才啧啧叹道:“我哥绝对对孟珺瑶有点儿意思。”

    薄荷含笑的看向洛以为:“不知道谁啊,最开始反对,不久前还不赞同不支持的,现在竟然全部支持了,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洛以为撇嘴:“还不是我哥,你没看见他刚刚都完全没有拒绝的意思吗?明明孟珺瑶的家离这里必定是十万八千里的距离,他却连半点儿拒绝的意思都没有呢。要是从前,甩脸就得走人。所以我哥目前一定对孟珺瑶是有好感的,这对我们家来说就是个好苗头啊!”

    薄荷想一想,洛倾城对孟珺瑶似乎的确是没有半点儿拒绝的意思的,而孟珺瑶虽然嘴上说着拒绝行动也小有挣扎,但是实际上也就半推半就了,所以这两个人还是颇有发展前途的?

    洛以为和有力接着也走了,薄荷回到客厅醇儿已经替栾晓晓擦了药出来。李泊亚在客厅里等着,醇儿有些歉意的对他道:“李叔叔你还是先回去吧,我今晚就在我小姑这儿,我想等明天早上她起来,我有些事情……想问她。”

    李泊亚缓然的起身看向薄荷:“夫人,还有别的客房吗?”

    薄荷笑看二人:“有倒是有,不过这可是你第一次留宿我们家哦。放不下她啊?”

    李泊亚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醇儿红着脸拉着薄荷去一边低声抱怨:“小姑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和你说说栾晓晓吧。”

    “嗯?”栾晓晓?她怎么要突然说到栾晓晓了?

    两个人撇下李泊亚来到醇儿常驻的客房,也就是后来百合常驻的房间,醇儿关上门拉着薄荷到床边坐下便道:“小姑,你知道我和晓晓曾经是高中同学还是好朋友的事吧?”

    “嗯,你和我说过。”

    “七年前,我们那个时候才读高一,她是我的好朋友,我以为会是一辈子的好朋友。可是她藏着许多的秘密,那些秘密是我也碰不得的,我尊重她,也从未想过要去挖掘她的秘密。直到上一次你们说起一羽的身世,而结论是一羽的身世和栾家有关时,我就觉得,她的那些秘密是否和一羽也有关呢?刚好七年!”

    “这么巧?那你快给我说说,你还知道些什么?”事关一羽的身世薄荷不能不更多的理解一下。

    “她身上的鞭伤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见了。”

    “不是第一次?”谁这么狠?会常在一个女孩的身上留下这样的伤和印记!?

    “高一下半学期的时候,五一劳动节放假她从家里回来,手腕和腿上就带着这样的伤,当时我也吓呆了,问她她却什么都不说,过了好几天那些伤疤快消失了她才抱着我哭着说那是她爷爷干的。”

    “栾老爷子?”薄荷吓得从坐床上站起来,他可是栾晓晓的亲爷爷啊!不论这个,他一个老爷子,一个大企业家,还是老舅的好友,他怎么能做出这种禽兽般的事情!?

    “是。我问她为什么她就不再告诉我了,后来也让我忘了她说的话。她说他们家的家法就是这样,没什么好奇怪的,谁犯了错都会被烙上这样的鞭印。”

    家法?什么家法这么暴力残酷!?栾家,还真是一渠深不可测的水,不是谁能趟的。

    “所以小姑,这一次一定又是她爷爷做的,所以刚刚姑父说不让栾家人知道她在这里是正确的,就让她暂时留在这里吧!”醇儿一脸担忧的望着薄荷。

    薄荷想起醇儿曾经说过的话,看着醇儿疑惑道:“你还很关心她?你不是说,她曾经背叛了你,她曾经一句话也没有留下就走了,所以你再也不会把她当做朋友吗?”

    “……是,我这样说过,但我现在想问她,当初究竟为什么那么做?如果她是有苦衷的我会原谅她,而且万一这个苦衷和一羽的身世也有关呢?”

    醇儿平日里看起来没心没肺,但实际上她心里像是有一面明镜似的什么都清楚。薄荷感激的伸手摸摸醇儿的脑袋:“多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会看着办的。睡吧,明天还要上班。”

    醇儿微微一笑:“如果能帮助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出了房间,薄荷很意外湛一凡竟然守在外面。

    “开完会了?刚刚没受影响吧?”因为刚刚突然的断电而导致湛一凡在伦敦高层的会议突然中断薄荷还有些内疚。

    “开完了。”湛一凡伸手过来拉着薄荷的手往房间回走,“和醇儿谈了些什么?”

    “说了一些关于栾晓晓的事,一凡,你查到了莫晟壬的信息吗?真的什么查不到吗?”薄荷现在越发觉得栾晓晓和那莫晟壬之间应该存在着秘密,而且确信这个秘密就是和一羽的身世必定相关的。

    ------题外话------

    ——今天年会作者开始复选咯,大家要多多支持七儿,给七儿投往桂林的票票吧!╭(╯3╰)╮群么!(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