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59 会好起来的

259 会好起来的

    面对湛一凡的要求,沈佳明接过钥匙:“你怎么就知道我自己没开车?”

    湛一凡环视了一下四周,除了薄荷的奥迪越野几乎没有什么更高档的车,沈佳明笑了:“果然是老大的丈夫,就是聪明。我自从听了老大的诸多教诲之后就学会低调啦,原本是打算打车回家的,看来今晚有车开了。”

    因为是曾经帮过自己的将军的孙女,所以湛一凡也对沈佳明好言道:“叫代价送你回去吧,喝了酒别自己开车。”

    沈佳明握紧钥匙抿唇一笑:“谢谢呐。”

    湛一凡撇头看向车窗里又问:“她说什么让你印象深刻的话了吗?”

    “老大?有啊,刚喝完的时候趴在桌子上好像……哭了。嘴里还说什么,爸爸我对不起你,妈你要好好的……什么之类的话,老大她没事吧?”这也是沈佳明内疚和害怕的原因,她没想到因为劝酒而把老大灌醉了,还让老大伤心的哭了这么些出来,在她面前老大可是一向坚强的像铁壁人一样,从未这么脆弱过啊!

    湛一凡沉默了几秒钟,提着薄荷的包转身绕过车头走向驾驶座。沈佳明立即退到一旁看着车子驶离才转身又回到小酒馆,梁家乐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身等在门口,等沈佳明一进酒馆便伸手一胳膊将沈佳明圈进怀里并拖向酒桌:“送行送那么久,快快,再陪我喝几杯!”

    沈佳明偷瞥了梁家乐几眼,瞧他一副要喝到天昏地暗的模样,又回想他刚刚在酒桌上不停的喃言:“她拒绝了我……呵,我原本以为那丫头心里至少也是喜欢我的……可她拒绝了我。我连她喜欢的人是谁都不知道……”

    沈佳明推开梁家乐,在梁家乐一副茫然懵状的表情下回到自己的位置,操起酒杯向梁家乐:“来,喝!”

    梁家乐豁然一笑,一拍手掌:“干脆!”

    在回去的路上,湛一凡一边开车一边观察着薄荷,还好她现在已经睡得比较熟,所以整个人都非常的安静,就是眼角偶尔瞧见泪光,是真的伤心了吧?薄光过世已经一个月了,她表面上看起来像是没事,其实心里一直压抑着一股痛和悲伤,他不是不理解。

    回到家,湛一凡将薄荷从车里抱出来,老舅早已经回到白阳镇去了,婆婆宋轻语担心湛国邦也在白合离走后的第三天追着杰森的脚步回英国去了,所以前段时间热热闹闹的湛家现在只有张姐、刘姐、魏阿姨、小丁和薄荷湛一凡带三个孩子了。

    因为回来的有些晚,所以家里的人都已经基本睡下了,只有客厅里还为他们留着一盏灯。湛一凡抱着薄荷进入客厅,张姐从偏房出来站在角落里恭敬的问湛一凡:“先生,要给夫人准备晚饭吗?”

    “准备点儿醒酒汤吧。”

    “好的。”

    湛一凡抱着薄荷上楼,将薄荷温柔的放在床上然后开始脱衣服,几分钟后便换好了薄荷睡觉时穿的体恤和短裤,又将薄荷的头发散开,打湿毛巾准备给她擦拭一下。

    恰恰张姐将醒酒汤端来放在床头,张姐并未立即离去而是站在一旁体贴的询问:“先生,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下去休息吧。”湛一凡端起醒酒汤吹了吹,没有回头看张姐。

    张姐点了点头这才转身轻轻的退出房间,湛一凡将勺子里的醒酒汤先吹的温热然后才喂给薄荷,但是薄荷没有什么意识,所以汤到了唇边也没有喝下去的*或下意识的动作。

    “宝宝,张嘴。”湛一凡只好低声的命令,希望能让她听见一点而且能对自己做出反应。

    无意识的薄荷竟听见了这句话,而且也真的乖乖张了嘴,湛一凡立即又吹凉一勺醒酒汤温柔的喂到薄荷的嘴边,这一次薄荷听话的吞下,没再漏出来。如此方法,湛一凡给薄荷喂了大半碗才放下碗,只要确保她明天早上起来头不会痛才罢了。

    薄荷此刻已经睡得非常熟了,湛一凡又帮她擦了擦脸和手还有后颈,看着薄荷安静熟睡的模样湛一凡才起身并关小灯光,退出房间。

    湛一凡去婴儿房看小苗苗,魏阿姨躺在旁边的大床上已经睡着,湛一凡便轻手轻脚的走到婴儿床边蹲下来,伸手摸摸女儿柔软的脸颊,已经六个月的小苗苗相比才刚刚出生时的模样真的长大了很多,五官的轮廓也逐渐有了他们两个人的模样。而且小家伙没有别的小孩那么闹腾,晚上总是睡得很香。突然,小苗苗咧嘴一笑,像是梦里面遇到了什么让她开心的事,开心的小模样让人心里痒痒的小快乐着。

    这个世界上,除了薄荷的笑容之外,他就觉得这小家伙的笑是最美的。

    “宝贝,你妈妈这些天真的很不开心,因为你外公和外婆,知道吗?”看着女儿的睡颜他竟轻声的低述喃言起来,明明她就听不懂,他却还是想看着她说出心里的话,好像除了他们的女儿,他不知道该告诉谁,其实他很关心着她。

    “她习惯了把所有的事埋在心里,越是痛苦悲伤就越是藏的深,这一点和你外公还真是像的让人毫不意外。今天晚上你妈妈喝醉了,他们说她哭了……不是在我面前哭得,所以爸爸很生气。她的眼泪怎么能在别人面前留呢?在别人面前哭,没有人能安慰她啊……你妈妈是不是不听话了?可是爸爸这个时候应该体谅她,她失去了父亲,那个她想要原谅想要重新开始父女关系的人,你外婆又不知所踪,她找了她妈妈那么久,不担心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是爸爸相信时间是治疗伤口最好的药,所以爸爸在等她痊愈。还有啊,爸爸曾经做过很过分的事情,你外公如此落魄的结束人生和爸爸也有关系,可是他们都不怪爸爸不恨爸爸,爸爸反而内疚惭愧了起来,宝贝,你说爸爸做的对吗?因为你妈妈,爸爸好像也越来越多愁善感了,对一个商人来说,这可是不妙的事情啊……小家伙,笑什么?你又在取笑爸爸,是不是?不许笑,还有,忘掉今晚爸爸说过的话……快睡吧。”

    薄荷轻轻合上门转身快速的回到卧室躺回被窝,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其实,她的酒早早便醒了,在他将她从车里抱出来的时候她便醒了。一杯扎啤而已,一开始的确是晕了,但是毕竟是醉过的人,这点酒已经能抵抗,就算是晕也晕不了多久。但是,窝在他的怀里就是不想突然醒来,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会责怪的眼神,他曾经说过不许她沾酒,可她终究是没有抵抗住胡珊他们的煽动喝醉了,当如果不是装醉,她怎么会跟着他去婴儿室,又怎么会在门口偷听到他心里的话,原来她心里的苦闷他竟然都知道。而且他竟然还在自责他曾经收购了薄氏的事,原来内疚自责的人不止她一个人,痛苦伤心的人也不止她一个,她竟然不知道。

    “咔——”开门声响,薄荷立即闭上眼睛,装作熟睡。

    不一会儿,床上一重,身边的位置渐渐的下陷,是他上床了,还能闻见属于他独特的味道。身上一暖,是他的怀抱,他总是习惯将她抱着入睡,而她也深深的眷恋着他给予的这温度。

    薄荷勾唇笑了笑,伸手摸到湛一凡的手,小手轻轻的握住他宽厚的大手,湛一凡有些讶异的低头:“宝宝,你醒了吗?”

    “被你灌了那么多醒酒汤,怎么还能不醒。”薄荷埋头咕哝,才不会承认其实她早就醒了。

    湛一凡低笑,五指顺着薄荷的长发顺着按摩她的头皮:“头痛不?”

    薄荷摇头,依旧是没有抬头去看湛一凡,埋在他的怀里久久没有再出声就像是又睡着了一般。湛一凡也磕着眼睛缓然入睡,渐渐的梳理薄荷头发的手也不再动了,直到传来均匀的呼吸声薄荷才抬头看向他的脸,轻轻的放开自己紧握住的他的手,抬手在湛一凡眼前晃了晃,看着他似乎没有什么反应薄荷才又趴下躺入湛一凡怀里,握住湛一凡的手轻轻的亲吻过他的手背微微一笑:“我知道了……我不会再伤心,我会好起来的。”

    她得到的远远比失去的要多,她一定会更积极的面对生活,不再让他担忧。

    闭上眼睛再次入睡,所以没有发现男人因为她说的话而轻轻扬起了弧度的唇角。

    窗外的月光静静的透过白色的飘窗渗透进房间撒在地板上,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如果他们不能承受,那么还将如何携手一起走向未来的人生?所以他们坚信,他们一定会紧紧握住彼此的手,一辈子!

    *

    薄荷抚着自己的额头,对面的沈佳明就像长着一双透视眼似的一直盯着她。薄荷伸手拿过沈佳明一直勾在手指上的钥匙,抬眼赏了久久都不愿自动撤离的沈佳明一眼冷光:“工作做完了?”

    “下午两点才有庭审。不过老大,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昨晚湛先生回去有没有惩罚你?我可是一夜没睡着啊,毕竟昨天湛先生来接你的时候脸色那么的难堪呀,我还以为他回去会和你天雷勾地火的吵一架呢!”

    沈佳明试探的眼神那么的明显,薄荷才不会轻易上她的当!

    薄荷一声冷笑:“得了吧你,他不会和我吵架的。”

    沈佳明心里这才隐隐的松了口气,不过嘴上却依然是装的有些失望:“哎,让我白期待了,我还以为你们会吵一架呢!”

    “我们吵架你那么高兴啊。”

    “当然咯,如果吵架你今天一定会负气不来上班的,这样我们就能,嘿嘿……”

    胡珊投来一记同意的目光,虽然他们都没人真的期待老大吵架,但是这个却是真的,谁都知道老大和她丈夫的感情有多少,如果真的吵架指不定真的不回来上班。

    “不要诅咒我!我看你也是欠谈恋爱了,要不要让我向你爷爷提一提?”反正湛一凡现在是经常见沈老将军,也许人家也正操心着沈佳明的恋爱问题呢。

    沈佳明脸色一变,丢下手里的东西便闪人大喊:“老大我错了,我去工作!”

    薄荷摇头低笑,谁看不出来啊,沈佳明这丫头对梁家乐那小子感兴趣。不过梁家乐现在正在追醇儿,只怕一时也是忘不了的,而且那家伙天生感情反应迟钝,只怕他会是办公室里唯一不知道沈佳明感情的人吧。而且,薄荷觉得这事还是不要说明白的好,沈佳明的家世太过庞大,她的爷爷也是决计不会让她和一个同为检察官的男人在一起的,一切还是让他们自己顺其自然吧。

    中午王玉林又来找薄荷,在检察院外面的茶餐厅两个人一起吃午饭,薄荷将言毕的名片递给王玉林:“这是言毕的名片。今天上午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让你直接去便是。”

    “那个言律诗……他的作风不太好吧?”王玉林曾经也是检察官,所以心里的正义感更多一些,如果总要为一些罪犯打官司,她心里会不安的,而且至从经历了穆晓琳,她对涉黑和犯罪的人更是打从心里面的不再喜欢和反感。

    薄荷轻笑,这言毕虽然名声很大,但同时也很臭,所以怪不得王玉林的偏见。

    “你做你自己的便是,关于他的作风问题,现在已经变好不少了,不用怎么担心。”

    “哦……”现在有份工作对王玉林来说已经是非常幸运的了,双手接下名片还是万分感激的看着薄荷道谢:“谢谢你,老大。如果不是你,我一定一时找不到工作的,每个律师事务所不管你从前有怎样的经验都会要你先实习一年……”

    “我和他说了,你也要实习,不过他给你的薪酬会比别的事务所都高,放心吧。”

    王玉林这才算真正的放了心,对工作也有些期待起来。

    “那你离婚的事……怎么样了?”薄荷想起薄烟来,那天被自己那样羞辱,她还会玩出怎样的幺蛾子她实在不能预料,毕竟薄烟一向都是不按牌理出牌的,总是会没有下限的出乎自己的意料。

    哪知王玉林竟是一声冷冷的苦笑:“从来没结过婚,何来离婚?”

    薄荷心里一惊:“这话什么意思?怎么……从来没结过婚呢?”

    王玉林苦涩的摇头:“我也是学法律从事法律的人,但偏偏犯了这方面的糊涂,真是爱的让人盲目,现在醒悟却什么都来不及了。前段时间我和他当面提出离婚才知道,原来他拿回来的结婚证根本就是骗我的。他说他的身份很特殊,所以他把结婚需要填写的表格拿回家让我填写,我填写好了他就让他民政局的朋友拿结婚证给我们。原本我也是半疑半惑,这样的事情怎么也可以托关系呢,但是我曾经做过这方面的案子,的确是有的,也是法律有效的,他也说我不相信他的能力,所以我当时就信了他,但谁知道他根本就没有去民政局,拿的结婚证是假的,就为了骗我,只有孩子的出生证明才是他真正靠关系弄来的,所以我根本就不是他法律上的妻子。现在倒省了一些事,只是我担心他会趁我不小心的时候抱走雷雷!”

    王玉林伤心的捶着她自己的胸口,薄荷实在难以想象穆萧阳为了孩子为了骗王玉林竟然能干出这样的事。如今王玉林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个孩子,但是穆萧阳会有良心的放过她吗?她一介女流,薄荷实在担心王玉林迟早会失去雷雷。

    “一定是薄烟给他出的主意……”薄荷叹气,在蔡青奕身上发生的故事薄烟竟然能搬到王玉林身上,薄烟可真是狠,她原本应该恨毒了这样的事情才是,没想到她竟然能为她自己所用。

    王玉林痛苦的摇头:“如果我失去雷雷,我不知道我还有什么勇气能生活下去!至于那个薄烟……”王玉林说起薄烟,双眸黯然失色,“我承认,当初她上报纸头条被人人指着骂人尽可夫时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进入穆萧阳的网站将她当年的破事捅出来,她也不会和她前夫离婚。所以这根本就是我的报应……我没什么好怨的。但如果她想就这样抢走我的孩子,除非拿我的命,不然我一定不会给她!”

    薄荷伸手握住王玉林有些冰凉的手:“别怕,她不会得逞的。”

    王玉林依然满脸的不安,神情间都非常的紧张而又忐忑。

    *

    湛一凡的生日那一天,家里总算是热闹了一点。

    孟珺瑶是最早来的,给湛一凡送了一篮子鲜花:“喏,从英国你们家农场摘回来的。”

    薄荷帮忙接过孟珺瑶送的鲜花自己抱在怀里低头满意的闻着:“你回过英国了?”

    孟珺瑶没精神气儿的点头:“嗯啊。被我爸骗回去的,这半个月都在家里折腾,这不才借着一凡哥哥生日的借口出来。对了,我见着安娜了,她和查尔过得很好,他们的儿子也非常健康漂亮,还让我给你带礼物,在那边的袋子里。”

    薄荷立即将手里的鲜花塞给湛一凡跑向孟珺瑶带来的袋子找安娜带来的礼物,拉开袋子却看到两只活蹦乱跳的兔子,薄荷回头无语的看向孟珺瑶:“你送兔子送上瘾了么?”

    孟珺瑶坏坏一笑:“上次见桐儿把那只兔子养的很好,所以这次就从英国带兔子来让她养啦。哈哈,上当了吧!见到安娜是真的,礼物没有,她让你回去的时候请你吃饭。”

    “你爸骗你回去相亲?”湛一凡将花递给刘姐拿去安置,薄荷则提着兔子准备上楼去找在书房和一羽一起练字的桐儿。

    孟珺瑶一脸窘态,薄荷听了这话也止了脚步,扭头看向孟珺瑶笑问:“想不想见洛家那倾城的帅哥?”(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