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58 白合的信

258 白合的信

    薄荷看着手中的书信,难以置信。

    “杰森,这真的是我妈……留下来的!?”薄荷抬头看向已经完全失魂落魄的杰森,是杰森将信从白合的房中找出来并交给大家的,所以他一定是先看过了!

    杰森黯然神伤的点头,一句话都不想再说了。虽然上面是白合书写的娟秀中文字迹,但是对于已经学习中文一年的杰森来说,认识上面的字已经不是什么问题。

    得到杰森的答案薄荷狠退了两步,双眼盲然放空,妈,你怎么能突然就留信离开!?

    湛一凡从后面扶着薄荷,低头看向她失去了颜色的脸,伸手将她手里的信抽出低头看了两行。老舅和醇儿已经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一大早起来,老舅还在花园里练太极,醇儿正在吃早餐准备去上班,谁料到听到这样的消息呢!

    湛一凡看了两行再没什么耐心,将手中的信递给醇儿:“你念。”

    醇儿立即接过来,湛一凡则扶着薄荷到沙发坐下,蹲下来亲自给薄荷倒了一杯茶捧到她的手心里。同样很关心白合的魏阿姨抱着小苗苗坐在餐厅给她喂食早餐,时不时的投来关心的眼神,桐儿和一羽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听大人的话和小苗苗一样乖乖的吃着自己的早餐,不敢在这么紧张的时刻多问半句。

    醇儿看了两行,一旁的宋轻语真的着急了:“哎呀丫头你快念啊!”

    醇儿紧张的狠狠的吞咽着口水才在众人的目光中开口念出白合留下的这封信。

    荷儿,妈走了,请不要为我担心。

    妈只是想一个人走走,不会遇到危险的事情,带足了钱,带上了身心和你爸爸的一点骨灰,想和他去旅游旅游,我会把他撒进高山和大海。

    也许,妈妈这么做会显得有些任性,因为一定会让你们担心,是啊,我都五十多岁了,怎么还能做这么任性而又幼稚的事情呢?但是我的人生,除了坚持和你爸爸在一起的那一次任性之外,其余几乎从未做过让人担心的事,这一次,我还想再为他任性一次,那就是毫无顾忌的去旅游,去完成梦想。

    妈妈从未和你说过吧,我年轻时候的梦想就是和你爸爸走完中国的每一片山川,看看这片大地,欣赏沿途的风景。曾经,这是我和你爸爸商量结婚蜜月时要完成的事情,但是岁月摧残了我们能够相守的时光,终究我和他还是错过了,蹉跎了岁月的爱情,究竟值不值得?我恨了他一辈子,在基地的时候,我以为自己会被他禁锢直到终老,我以为不管自己再恨他,也一定会和他死在一起,我以为那就是我的结局。但是你来了,你如同天使一样牵着我的手带着我回家,带给我阳光和雨水,让我干涸的生命里再一次感受到雨露和甘甜,让我还记得,原来我也是人,原来我真的还能找到我曾经最渴望的自由。

    你爸爸问我,爱不爱他?这个问题妈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会不会让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失望?他走的那一刻,我的心痛的几乎窒息,这个时候我才明白,我从未把这个男人真正的放下过。说放就放,谈何容易,他纠缠了我三十年,就算离开了,身上也会有他的味道,闭上眼睛也总是他带来的噩梦。

    他把他大部分的财产全部遗留给了你,这也算是他对你爱的弥补吧,虽然不多,不及一凡所能给你的荣华富贵,但是他的那颗心妈妈想,你一定也感受到了吧?他是爱你的,而你也爱着你的爸爸,所以余生不要再怨他,每逢清明,能为他烧上一注清香,也是能做的事情了。而至于我,在得知他得了胃癌时便明白,我和杰森再也无法走下去了。

    杰森,对不起,我终究还是负了你。你一定不会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除了我爸爸哥哥之外对我最好的男人,你和阿光不同,你给我自由,你给我滋润的爱情,你给我任何事情的选择权利,你尊重我,你有着我理想中男人的一切。能遇见你,是我上辈子的福气,更是我余生最大的幸运。

    但是杰森,我还是要说对不起,薄光曾是我生命里最恨也最爱的男人,他带着我青春年少甚至人生大半生命的一切,也带着我所有对爱情的渴望,美好,甚至黑暗的那一面。我的爱情和婚姻,不管是鲜活的时候,还是逝去的时候,都是他充斥在我的生命里,我无法骗自己,因为我根本无法忘怀。

    他最后在病痛里折磨着他自己,也用他的死亡来折磨我。我忘不了他倒在血泊中的模样,也忘不了那件婚纱,更无法在这个时刻开始新的人生,和你去英国开始与你的婚姻。

    杰森,对不起……不管你能不能理解我这一次的行为,我都想告诉你,谢谢你在我人生并不美好的时候遇见你,谢谢你对我伸出的手,谢谢你的温柔,谢谢你对我的爱,谢谢你对我的呵护,谢谢你……我余下的人生因为你而变得美好,变动的真实。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请不要等我。

    荷儿,你也不要来找妈妈,妈妈答应你,一定会平平安安。让你舅舅也不要担心我,我不再是小丫头,我是能自由自在一个人行走的白合。一羽就拜托你们了,看着他一天天成长比以前要好那么多我也就放心了。

    至此,告别。

    白合

    醇儿的话音一落,整个客厅安静的能听见彼此间每个人的呼吸声,薄荷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昨天……昨天从爸爸那里回来不是一切都还好好的吗?

    不,不好。

    薄荷突然想起来,从爸爸那里出来在回来的车上时,妈妈问过她一句话。

    “荷儿,你早就知道你爸爸得了胃癌的事情么?”

    “……也就前几天的事,我来找过他。”

    “你没告诉我,是他嘱咐的?”

    “……嗯。虽然我也是这样打算的,但他的确嘱咐过。妈,爸爸他走的时候一定是心满意足的,你别自责,好吗?”

    薄荷现在还记得白合当时的笑,有些苦涩,却非常的灿烂,薄荷以为妈妈是释然了也就没有再多想,但是现在回忆起来,那笑根本就是苦中带涩,她根本就忘不掉也放不下!爸爸去世,对妈妈的冲击似乎太大了,而她这个做女儿的竟然没有提前察觉……她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竟然忽略了只会比自己更难过的妈妈,现在薄荷真是后悔万分!如果昨晚能和母亲聊一聊……也许事情就不会到这一步了。

    杰森悲痛的捂着脸坐在那里一句话也没有说,妈妈的离开对他也是一种伤害,可是妈妈现在已经无法维持心里的平静,她没有办法再继续珍惜杰森,所以薄荷看着杰森也渐渐的理解了母亲离开的决定。

    “哎……罢了,她要走一走散散心,对她也许是好的。”老舅转身悠然的出了花园,似乎最先想明白白合离去的这件事。

    醇儿将信叠好放在茶几上转身继续去吃早餐,薄荷看向湛一凡,湛一凡微微颔首,起身和宋轻语一起走向杰森。

    杰森终究还是没有理解白合,他不明白,他付出那么多为什么也换不来她的陪伴。他以为白合的离开就是最后的选择,他以为他们已经分手,她就不该再为薄光而抛弃自己,掉眼泪可以,因为他不管怎样都会陪着她,但是白合的决定似乎连陪也不愿意再让他陪伴下去。杰森很失落,所以他很快整理了行囊便和薄荷他们告了别回了英国,从此再也没有了联系。

    薄荷还是暗下找了白合几日,但是终究了无音讯,母亲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让她依然有些不安,直到半个月后白合寄来一张明信片还在背面报了平安,薄荷这才放心了下来。只是依然不知道她在哪里,不知道该怎么与她联系,所以关于杰森离开的事,也无法告知白合……也许她要的就是这种结果吧,不要杰森再等她,她想自己一个人无拘无束的来一段自由的旅行。

    *

    王玉林通过司法考试的那一天在检察院的门口等着薄荷,薄荷和胡珊是一起走出办公楼的,沈佳明因为把王浩和李圆的案子做的非常漂亮所以薄荷也将不少的案子交给她去做,所以工作认真的她比胡珊还要忙碌,常常是最后一个出办公室的人,不然她一定会和胡珊抢着上前来挽薄荷的胳膊。

    “玉林!”胡珊看见老朋友王玉林十分的激动,放开薄荷便冲了出去一把抱住如今骨瘦如材的王玉林。

    “我总算知道在你心里谁才是最亲最爱了。”薄荷对着胡珊的背影冷冷笑道。

    胡珊立即笑道:“嘿嘿,老大你就别酸我了,我这是两个月没见着玉林了,对您是天天见呐,所以才对玉林这么亲来着,我对您可是比明月还真挚啊!”

    王玉林也忙不迭的点头道:“就是老大,我羡慕你们天天在一起都来不及呢,你就别调侃我们了。”

    薄荷嫌弃的看着二人:“得了吧,看你们两个,我说一句你们就一人一句的反驳我。走吧,我开车,今晚看来有事情需要庆祝了。”

    王玉林笑而不语,胡珊雀跃:“走走走,等会儿我给煜寒发短信,让他等梁家乐和沈佳明一起,我们五个人去好好喝一顿!”

    薄荷听见‘喝一顿’三个字立即发出申明:“我不喝啊。我回家还要抱孩子,苗苗不能熏着了。”

    胡珊坏笑:“老大你明明就是怕湛先生吧?哈哈,还拿孩子当借口。”

    “瞎说,我哪里怕他了?”虽然心虚闪过眼底,但是在她们面前坚决不能输了气势。她怎么能说自己酒量太差,一杯就倒呢?

    “真的?那你还不敢喝!”胡珊明显不信。

    “你就算了吧,自己结婚一年还不生孩子,怎么会知道我们这些当妈妈的心呢?所以我也不喝,晚上回去还要去我妈那里把雷雷抱回家,你也少喝点儿,如果准备怀孕,三个月之内最好都不要沾酒。”

    “切,我还这么年轻才不要生小孩,我和煜寒说好了,我们再过两年再说生娃的事,现在都没心思呢!”

    看着胡珊这么快乐的模样,薄荷和王玉林都有些羡慕起来,虽然他们深爱自己的孩子,但是对于自由自在还没孩子的女人就是莫名的有些羡慕啊……!年华,似乎随着孩子的成长已经在渐渐的远离着自己。

    胡珊想要开薄荷的好车,所以主动请缨当司机,薄荷和王玉林自然乐得坐在后坐。王玉林将自己通过司法考试的证件递给薄荷:“老大,我想第一时间与你分享。”

    薄荷接过来看到结果缓缓一笑:“不错啊,玉林。恭喜你,通过自己的努力终于又能重新走上职业的道路而来。”

    王玉林抹掉自己因为激动而流下的眼泪:“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再轻易的放弃。我要为雷雷的未来负责,也要为我自己负责。”

    因为成为母亲,王玉林也成长了,不再像从前那样天真的以为爱情能胜过一切,通过失败的婚姻和爱情他似乎真的认识到了每个人在社会中不同的价值,也认识到了自我的价值对自己的人生有多么的重要。

    “玉林,加油。至于你想成为律师这事儿,我会替你安排的。”这也是自己唯一能帮王玉林的,王玉林从前也是检察官,所以如今成为律师应该也是非常容易的事,言毕的律师事务所一定会想要她这样的人才,而她也需要在律师事务所工作,因为报酬肯定是不用担心的。薄荷倒是不担心言毕的行事作风会影响王玉林,她反而期待做事一向有条不紊的王玉林能影响一下言毕。

    “谢谢你老大!”王玉林也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巨石。

    薄荷回想王玉林刚刚说她把孩子放在她母亲家,有些疑惑的便问:“你难道把事情已经告诉你母亲了?”

    “嗯。”王玉林点了点头,叹了口气道:“我妈先察觉的。我又要看书准备考试还要照顾雷雷实在没有精力就把雷雷放到托儿所去照顾,被我妈发现了,她就问我到底怎么回事,我没有瞒她就把真相告诉她了,我原本以为我妈会打我或是骂我一顿,我从小就没给她丢过脸,但现在我这个唯一的女儿面临着离婚这样难堪的事情,我还怕我妈承受不住打击会崩溃,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妈她竟然理解我也支持我,还说男人最要不得的……就是在外面有女人。我爸这一辈子虽然没什么出息,现在也被病拖着让我妈劳累,但我妈说她感激我爸这辈子没找过别的女人,至少在感情上我妈和他之间是最干净的。我妈还说……她一早就觉得穆萧阳的日子过得不太靠谱,如果不是我当初太倔她也不会答应我们结婚。现在我妈让我更加明白,原来母亲对于孩子的爱真的可以那么无私和包容,我对雷雷的期望就像我妈对我的期望,不管雷雷以后做错什么,我想我也会像我妈一样包容他,正确的给予教导。而妻子对于丈夫的期待,更是理所当然,我可以和你一起共患难,但你一定要对得起我,不管是身体还是心,从前无论如何,婚姻是需要两个人一起维持的,一方没有心没有坚持,另一方也就崩塌了。从前我不懂这些,现在我才懂,我妈还能对我爸这样,完全是因为她的坚持,也是因为我爸对她的那颗心啊。”

    王玉林的一番话虽然有些深沉和厚重但是却说到了薄荷的心里。想到自己的父母,他们会如此错综复杂的爱恨一生,就是因为当初爸爸跨错的那一步吧?他娶了蔡青奕,就是他从此失去母亲爱他的心的开始。

    晚上湛一凡来接薄荷的时候,薄荷已经喝的烂醉。

    终究是没有抵挡住沈佳明和胡珊二人的攻击,一扎啤酒就让她失了往日里维持的威严,趴在桌子上就开始胡言乱语和傻笑。沈佳明吓得最狠,掏出电话找到湛一凡的号码就拨了过去,原本就是认识的人,所的话自然是可信的,所以不一会儿湛一凡就开车来到了小店亲自来接喝醉了的妻子。

    梁家乐和张煜寒两个男人还在划拳喝酒,但是见到湛一凡进来都吓得有些心虚,毕竟他们两个大男人没有护住老大啊。胡珊她们三个则是最心虚的,真的没有想到老大的酒量这么差,一杯就倒,胡珊也喝了两扎了,但就是像个没事儿人似的,难怪薄荷从前聚会怎么都不肯喝酒!

    看着趴在桌子上傻笑的薄荷,湛一凡有些无奈的叹息,弯腰将薄荷抱了起来,沈佳明则提起薄荷的宝宝主动道:“我还是帮忙送出去吧。”

    “谢谢。”湛一凡淡淡的看了沈佳明一眼,转身抱着薄荷便向店外走去,连招呼都没和张煜寒他们打。张煜寒他们也是不拘小节的人,明白湛一凡此刻心里可能窝着火,所以就都伸着脖子望着他们出去,不敢说一句话。

    湛一凡将薄荷抱到副驾驶座上坐好,放下椅子并喜好安全带才关上车门。接过沈佳明递来的包,湛一凡将薄荷的车钥匙找出来递给沈佳明:“拜托你把车开回你家,明天早上再开回检察院。”(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