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早安,检察官娇妻 257 薄烟的恨

257 薄烟的恨

    几套价值不菲的房产,还有总共两千万的存款余额,他怎么会有……这么多财产!?薄氏企业被收购时也才三千万,几乎拿去还债了,基地也被毁,薄荷一直以为他的生活该变得很拮据才是,但爷爷奶奶养老院的钱还有这些遗产,究竟是怎么回事?

    其实惊呆了的不仅是薄荷,其余的人都很意外,谁也没想到薄光还会剩下这么多的财产!薄烟则是满脸的不信和不甘,只有百分之十,也就是两百万留给她和妈妈,这么少!?薄荷有一千万,还有那么多的房产,她凭什么!?

    而白合除了惊愕薄光遗留给薄荷的大额财产之外,还惊讶于薄光的胃癌。他得了胃癌!?怎么会!?想到他沧桑和满头白发的模样,白合的心剧烈的疼痛起来,为什么他从来不曾说过?

    “其实这并不是薄先生所立下的第一份遗嘱。在两年前他就立下了第一份遗嘱,只是后来薄氏集团遭遇不测,薄先生所剩遗产便发生了变化,所以他又重新立了第二份遗嘱,这份遗嘱是去年七月所立,薄先生说过,他要把他大部分的财产留给他和最心爱的女人的女儿,也相信他们的女儿会好好的孝顺她的母亲,这是包括房产地契和分割出的银行存款卡一起放在这个匣子中,这也是我第一次打开,现在原封不动的转交给第一继承人薄荷小姐。”赵律师将匣子递给薄荷,薄荷低头看着手中的匣子还是有些难以置信,抬头看向湛一凡,湛一凡向她轻轻颔首,薄荷这才将匣子合住并转交给湛一凡替自己拿着。

    “我不相信!”薄烟突然站起来冲着薄荷和赵律师大喊,“爸爸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把一切都给她!你是不是和她事先勾搭好了……”

    “啪!”一个耳刮子脆响打断薄烟的愤怒指责,薄烟捂着自己浮肿的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打了自己的薄荷:“你……你打我?”

    “这一巴掌,早就该赏给你了!”薄荷狠戾冰冷的看着薄烟,掌心传来的疼告诉她,刚刚那一巴掌打的真是过瘾!

    “你凭什么打我!”薄烟哭着大喊,眼泪滚滚而落。

    “烟儿……”薄老夫人这才站起来维护薄烟并查看她被打的留下五根手指印的脸颊,“你没事吧,烟儿!”

    “奶奶……她打我……好痛……”薄烟一抽一搭的伏在薄老夫人的肩头越哭越伤心了起来。

    薄老夫人查看了薄烟的伤势,一脸心疼的抬头怒视薄荷便是低呵:“你太过分了!别仗着你爸爸疼爱你,你就这么嚣张!她好歹是你妹妹吧?”

    “妹妹?”薄荷一声冷笑,“她配吗?还有,妈,你什么时候给我生了一个妹妹了?”薄荷看向白合,白合伸手拉着薄荷过去,轻轻的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在这里和他们辩嘴。薄光将他自己大部分的财产留给了薄荷,这其中对薄荷的弥补和疼爱难免让薄烟嫉妒,更何况白合不想在这里和他们争吵,如果阿光的灵魂还在这里久久没有散去他听见这一切又怎么会安宁离去。

    “奶奶!”薄烟哭的更委屈了,“她现在有爸爸的遗产,还有她的妈妈也健健康康的陪在她身边,她还有丈夫的疼爱,她已经得到了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要这样对我……呜呜……爸爸难道就不觉得愧对于我吗?我也是他的女儿啊,他为什么这么对我,这么对我的妈……呜呜呜……”

    薄老夫人抱着薄烟,听着薄烟这样说,她心里似乎也觉得真的对薄烟是非常不公平的,抬头怨恨的看着薄荷:“我从前……真是白疼你了,才疼出你这么个白眼儿狼!你爸爸是对不起烟儿,你怎么还能这么对她?”

    湛一凡和薄老爷子一直坐在一旁两个男人都没有开口插话,薄老爷子没有开口是不知道他听了这遗嘱在想些什么,湛一凡不说话那是因为他完全相信薄荷有能力自己处理这方面的事,他也清楚薄荷并不希望他插手,她应该更想自己解决,所以他只是沉默的坐在一旁,作为薄荷最坚强的后盾而存在着。

    薄荷听了薄老夫人这话已经不如从前那般生气了,有的只是更多的无语。心底的冷意变成冷笑挂在嘴边,看着满脸泪水的薄烟和奶奶,薄荷反问了一句:“难道,她这一切是我造成的吗?”

    “你……你什么意思?”薄老夫人似乎不太理解薄荷这话,充满了冷意的薄荷让她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惧意,在她身上,她仿佛看到了年轻时的阿光!

    “她从前也拥有着我如今所拥有的一切,我也不曾拥有幸福二十八年,有谁对我说过‘对不起’吗?薄烟如今失去的一切是她自己造成,是你们造成的,与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们还要我为她的人生负责不成?我想爸爸的遗嘱已经说明一切了,他不爱薄烟和她妈妈,他爱的是我妈妈。所以薄烟你还有什么好抱怨的?你夺走了我二十八年应该得到的一切,母爱,父爱,包括爷爷奶奶对你的宠爱,还有别的一切的一切,你剽窃这一切二十八年,你又有什么不满意的?薄烟,你真的不曾想过,你的今天根本就是你自己和你妈妈造成的吗!?”

    “你……你撒谎!”薄烟捂着耳朵摇头大喊,“爸爸……爸爸他是爱我的!我才是她最疼爱的女儿!”

    “是吗?那遗嘱是怎么回事?你还不肯面对现实吗?”

    “不!”薄烟抱着头痛哭流涕独自蹲在地上,“爸爸他……他是爱我和妈妈的……”

    薄荷冷笑看着地上的薄烟摇了摇头,多说无益!让薄烟难受的目的她已经达到,再多和她废话下去,她还觉得浪费时间。

    薄荷转身拉起母亲准备离开,薄烟却突然又扑上前来抱住薄荷的双腿,抬头泪眼朦胧的望着薄荷一脸的委屈:“姐,我求你了……你什么都有了,爸爸留给你的,都是不足以入你双眼的啊,你就不能给爷爷奶奶吗?你给他们吧,他们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爸爸,就连生命都不知道还能有多少……姐,姐夫,大娘,从前是我错了,你们原谅我,只要姐你把房契和财产还给爷爷奶奶,我做什么都愿意啊!”

    “烟儿啊……”薄老夫人泪眼婆娑的望着趴在地上为了自己争取一切的二孙女,心里面已经被她的此番行为彻底感动。

    薄烟这场哭诉真可谓是惊天动地般的感人肺腑啊,她的孝心都足以明月可鉴天地为证了,为了爷爷奶奶她就连自尊都不要了,谁要是再不感动那就是没心没肺,都不足以为人了!但偏偏薄荷就是不吃她这一套!

    弯腰,伸手,握住薄烟抱着自己双腿的手腕用力推开,薄烟也顺势的倒在了地上,可怜兮兮的抬头望着薄荷不停流泪还不忘最后的求道:“姐……求你了……”

    薄荷鄙夷的看着地上的薄烟一脸冷笑:“薄烟,你不觉得你演的戏,实在是假的可笑吗?究竟是你想要我匣子里的一切,还是为了爷爷奶奶?”

    薄老夫人一顿,疑惑的视线也投向正狼狈跌倒在地的薄烟。

    薄老夫人的反应让薄荷打从心底里面觉得薄烟可怜,她演足了戏却还是不足以取得薄老夫人的信任,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让爷爷奶奶完全信任甚至疼爱的人吗?谁可怜,谁就是他们怜悯的对象,她小时候便是如此,成了他们怜悯的对象,可怜自己还一直以为他们是真心疼爱自己!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我当然是真心为了爷爷奶奶……”

    “那你是真心爱爸爸吗?”

    “我当然是了!”

    “可你从没有来过这里。别撒谎,你在一进入院子的时候你的表情就已经出卖了你,赵律师应该也看见了吧?”薄荷扭头看向赵律师求证,赵律师的确是看见了,所以并没有撒谎的点了点头。

    薄烟低头,十指在水泥地上狠狠的扣抓着,眼泪滴答在地板上溅起一朵朵的水花,没想到就这样被她揭穿,她怎么甘心!

    “你听见爸爸得胃癌,你的表情也丝毫没有变化,你更关心的是爸爸把他所剩的财产都留给了谁,有多少。薄烟,你别再骗你自己也别再骗我们了,你恨他!你在葬礼上留的眼泪是假的,你在这里为爷爷***恳求也是假的,你的假面具早已经被撕毁,你再演戏装可怜,你真的觉得还会有人同情吗?你以为你还是别人心目中眼中那个活泼开朗的薄家二小姐!?别***搞笑了!”

    “是!我恨他!”薄烟抬头嘶声的痛哭低吼,终于将她的真面目和真心话说了出来,“我恨不得他早点去死!他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他这些年这么对我,这么对我妈,我妈因为他都疯了!他呢……他连死也只给我留下那么一丁点儿的财产!是可怜我么……”薄烟伏在地上,因为她自己的真心话而痛哭不已,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都变了脸色,对于薄烟的这番话既是不可置信又是可怜可悲。

    薄荷看着薄烟,一脸的平静:“我曾经也恨他。因为我所遭受的远远比你所遭受的还要多很多很多,但是后来我放弃了恨,恨太累,我恨不起。再后来,我渐渐发现,在我心里,他依然是我的父亲,不管他做过什么错事,他意识到他错了,我依然愿意接纳他,因为他是我父亲,我是他女儿,我愿意原谅他,甚至重新去尊敬他爱他。可惜‘子欲养而亲不待’,我到今天才体会这句话的意思,要后悔,却已经来不及了。薄烟,我和你说这些是因为我可怜你,希望你能明白其中的意义!”

    白合叹了口气,拉着薄荷的手轻声道:“我们走吧。”

    “嗯。”

    “荷儿……”薄老夫人像是明白了什么,看着薄荷的背影轻唤。薄荷不愿意回头,另一只手挽着湛一凡的胳膊,三人向铁门走去。

    “小姑!”醇儿突然跑了出来,怀里抱着‘哇哇’大哭个不停的小苗苗。

    “怎么了?”薄荷立即伸手抱过来,醇儿着急的解释道:“她一直哭啊哭,就连长得最像你的我都不管用了。”

    “是不是要换尿片了?还是饿了?”

    “我妈看过了,她说不是,奶粉也不吃,尿不湿也刚刚换过呢。”

    薄荷将小苗苗竖起来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又慢慢摇晃着口中并温柔的呢喃而道:“苗苗乖,妈妈在这里,妈妈抱着呢,乖啊……”

    小苗苗一抽一搭这才渐渐的安静下来,脸上还挂着伤心的泪珠,一双大眼睛咕噜噜的转着,确定这是妈妈了才乖乖的趴在妈妈的肩头上不再哇哇大哭了。

    醇儿惊叹的看着竟然真的安静了的小苗苗:“真是奇怪呢,难道她这么小就开始认人了啊?魏奶奶还伤心的说她整日带小苗苗,可到了关键时刻她还是最依赖你,这就是母女连心血缘亲情吧?”

    湛一凡摸着女儿长着黑色柔软发丝的脑袋无奈的笑道:“可是偏偏这种执拗的时候连我抱也不愿意……”

    四人一个小孩就这么走出了薄老夫人和薄老爷子的视线,薄烟还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上,她怎么能生出那么可爱漂亮的孩子!?她怎么能拥有着世界上一切最美好的东西!丈夫,孩子,财产甚至她的母亲,而自己……却什么都没有!

    “我想起来,薄荷小时候也是只让我抱的……”薄老夫人回忆起薄荷的小时候慢慢的也湿了眼眶,是什么让她们婆孙俩走到了这样的地步?

    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薄老爷子一声叹息:“那个小孩子,是我们的重外孙啊……薄家血脉是有后了。”

    薄老夫人擦了擦眼眶,上前挽住自己的丈夫:“老爷子,我们回养老院吧。等你身体养好一些,我们就到阿光生前住过的这个院子里来直到终老。别的事……我都不想再管了。”

    “阿光的选择,如果我们早些年能尊重……就好了,也许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阿光也不会这么突然的就去世了。”薄老爷子叹息着摇头,眼角分明也挂着充满悔意的湿润。

    薄烟看着薄老爷子和薄老夫人就这样从她面前离去,他们说这后悔的话却完全没有顾忌她的心情。他们对她也失望了吗?他们对她终于不再有任何的期盼和怜悯了?他们在后悔他们当年的所作所为,也是在后悔她薄烟不该出世来到这人间吗?

    薄烟捂着脸哭的凄凄哀哀,眼泪湮没着她对亲情的最后一丝期盼。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抛弃了她,父母,爷爷奶奶,前夫……所有的人。而薄荷得到了一切,遗产,家庭,丈夫,亲情,孩子……她拥有着她最羡慕的一切。为什么她们两姐妹的人生要如此不同!?为什么薄荷能那么幸福,而她薄烟却那么落魄!

    穆萧阳固然爱她,可是爱有什么用!他始终只是一个小混混,他就连他的儿子都舍不得抱给自己来养,整日和那姓王的女人说着抚养权的事情,却没有真正的下过狠心做过行动上的表决!没用!连孩子的事情都解决不好,他还怎么帮她向薄荷报仇?还怎么能呢……她没钱又没权,她怎么能让薄荷好看!?

    薄烟伏在地上,眼泪还在不停的往下流,这个世界的一切都背弃了她,她该怎么重新站起来?难道就此认命,真的败给薄荷,并且败的体无完肤一塌糊涂吗?

    一只宽厚的手毫无预兆伸到她的面前,她擦掉眼泪抬头望去,一个俊朗硬挺的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蹲在她的满前并向她伸出了大手。

    “你是谁?怎么会……进来?”看这个人的气质神韵和容貌,薄烟都确定,这个人一定不是一般的角色!

    “你恨这个世界吗?”男人握住薄烟的手将她从地上扶起来,握着她白皙圆润的肩头轻柔摩挲着,问。

    微微一怔,哪有人见你一次便问这样的问题。可是男人的眼神深入大海,她几乎是没有什么犹豫的便坚定大的回道:“恨。”

    “你恨你的姐姐,爷爷奶奶,包括你已经去世的父亲吗?”

    握紧拳头,双眸里迸发出浓浓的恨意:“恨!”

    “那你还等什么呢?”男人放开薄烟,从衣服里掏出一支烟来点上,深吸一口递给薄烟。

    “你是谁?”薄烟没有接过烟而是先发声质疑的问。

    男人勾了勾唇角,英俊的脸上闪过一抹戾色:“我?和你拥有同样目标的人。就看你愿不愿意把握眼前的好机会了。”

    眼前的男人就像是突然从天上降下来帮助自己的人,不管他的目标是什么,但他既然问出这个问题薄烟就确定他一定和自己一样深深的恨着薄荷!薄烟伸手接过男人指尖的香烟深吸了一口并缓然的吐在男人的脸上,男人眯了眯双眼,薄烟踮起脚尖,脸上还挂着泪珠,眼底却已经盛满了笑意,贴近男人的唇角薄烟宛然一笑:“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烟’了……”说着,自己红艳的双唇便贴了上去。

    只是,紧贴的四瓣唇还未真正的紧贴,薄烟的脖子上就多了一只手,说轻不轻说重不重,只需稍稍用力薄烟便会香消玉殒。

    冰冷的声音从左耳戏谑无情的传来:“我,从不喜欢主动的。”

    ------题外话------

    ——推荐《中校大人——结婚吧》心静如水,简介:她身份成谜,人生成茧,不按理出牌,却玩转别人的人生——破茧成蝶。

    他未婚妻被抢,却淡然以对,反倒是将这处处成谜的小妞儿绑捆于婚姻中——画地为牢。

    当明骚遇见闷骚,当风骚遇见木讷,又会产生怎样的jq与火花?

    简而言之,这是一个闷骚男终被祸水女王调教成为忠犬的故事。

    有兴趣的娃纸可以追文哟,已经五万字了呢!o(n_n)o~(奇书吧 www.qishu8.com)


同类推荐: 超品相师三界微信群重生之我的神级抽奖系统海洋牧场重生之改天换地好莱坞之路韩警官都市超级医圣